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互動式小說】獨角獸公司

    分享
    avatar
    特工獨角獸
    惊奇口味冰淇淋
    惊奇口味冰淇淋

    帖子数 : 17
    注册日期 : 15-07-28
    年龄 : 30
    地点 : 台灣,台南

    【互動式小說】獨角獸公司

    帖子 由 特工獨角獸 于 周四 一月 25, 2018 6:01 pm

    最近寫了一篇套用SCP基金會和腦葉公司世界觀的彩虹小馬同馬小說,因缺乏投票人數所以轉貼到這裡,希望大家也能盡量參與(註:為避免譯名產生混肴,發佈在此的角色除原創的之外一律用英文原名)

    原帖:https://forum.gamer.com.tw/Co.php?bsn=00775&sn=10660





    序章-歡迎加入




    「歡迎加入,新馬,無論你是誰、是哪個種族、在自哪裡,這裡將會決定你的未來,我們公司都非常歡迎您的到來。」在套在頭上的麻布袋被拿下,踏過鋼鐵大門來到內部後,一個客製化的馬聲伴隨著音樂從走廊的撥放器播放出,聲音響遍了整個房間。




    這是一個名叫獨角獸的公司,其本身在於保護與探索異常事物的價值,同時利用它們嘗試創造一個小馬真正意義上的完美世界....






    再走了沒多久,兩名穿著防彈衣和奇怪的貓耳頭盔的小馬,身旁還掛著著奇怪的金屬物體,推測是這裡的保安馬員,至於身旁的金屬物體似乎是槍,但所有槍枝早在第一次斑馬國戰爭時被Celestia公主下令全面銷毀了,不過比起這,你的目光還是被他們的頭盔吸引住。


    「我們已經幫你安排好入職蹄續了,所以請跟我們走,記住我們有權利處決所有不合作的馬員,所以盡量不要做傻事。」那名守衛發現你呆呆的一直盯著他的頭盔看,於是用冷酷又帶有點威脅的語氣將你拉回現實。




    在跟隨著警衛的路上,偶爾也能看見一些巡邏的保安和拼命奔波各處的科學家,甚至還看到了一大隊的武裝軍隊正在運送著某種詭異生物,似乎是由一大堆蠕動的灰色肉塊所構成類似史萊姆的生物,仔細看還能看見肉塊內有一些眼球探出,雖然你沒修過神話學,但一般馬也看得出那怪物連"神話生物"都稱不上...


    「對了,你是犯了什麼罪被送來這裡當測試馬員?」那一名警衛回頭看了一下你。


    「謀殺....」你簡單的回答了那名警衛的問題。




    「這聽起來真的蠻嚴重的...畢竟小馬國很少發生這類事情,如果你沒被召募的話現在肯定在太陽上度假了。」那名警衛先是驚訝,隨後用調侃的語氣說著,作為回應你則是翻了白眼給他看。


    在到達了報到處後警衛讓你把身上的衣物脫下來,在經過警衛的鹹豬蹄搜身後,他們把你帶進了消毒區,經過一大堆奇怪的光線和奇怪的化學液體洗禮,你緩緩的走出消毒區。一名工作人員遞給你新衣服和一個奇怪的蹄錶。


    再穿好衣物後,本來以為會是亮橘色的囚服,但卻是一個嶄新的西裝,深黑色的西裝外套配上潔白的襯衫,以及印著公司LOGO的肩徽,很難想像這是給作為實驗白老鼠的測試馬員所穿的制服,唯一比較特別的是一條繡有編號的橘色領帶。




    通過了蹄紋辨識系統,打開了門,裡面也盡是穿著著相同制服、各種不同的種族正坐著,直直盯著一個立體全息影像版,在你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後,銀幕隨著吵雜的電子音開始撥放。




    異常事物總是圍繞在我們身邊,即是在這魔法世界也依舊有許多我們無法理解的事物,由於異常事物皆有他獨特的價值性和危險性,我們的任務就是收容些異常並進行研究,以確保整個小馬國種族的存續和創造美好的未來。




    你們的工作就是測試和維護那些異常,若工作表現良好,你將可以獲得減刑的機會,在這之前,你得先了解以下資訊。


    1.狀態


    還記得剛進入公司時我們發給你一個蹄錶吧,此錶為一個多功能裝置,除了有定位地圖和查詢對方ID訊息之外,此錶還裝有生命檢測裝置,可確保五大屬性及其他健康狀態。




    你可能想詢問五大屬性是什麼,即入職須具備的能力值,分別為勇氣(紅)、機智(白)、自制(黑)、正義(藍)和決心(紫),分別對應本能、洞察、溝通、壓迫和試驗。每個屬性越高越能輕鬆完成工作,甚至能救你一命。




    每個屬性值都能讓你對某些威些產生一定抗性。如:勇氣能抵抗物理傷害和提升力量,智力能抵抗精神傷害及提升感知能力,自制能提升工作效率,正義能提升體力和跑步速度,決心能抵抗魔法傷害等。這些數值會在日後完成特定條件後緩慢提升。






    2.馬員分級


    就像一般公司一樣,我們也會為公司內部馬員分配其位階,你可以依照他們的穿著和領帶來判斷他們的等級,以下是依照你的權限可得知的等級。




    1.灰領階級:一般在不了解公司大部分情況下招募的馬員,任何時刻都不得接觸任何異常和馬員,通常負責文書處理、後勤和清潔工以及掩護高層馬員包養小三等工作。




    2.白領階級(研究員):穿著白袍,是公司由各個科學界權威所召募馬員,負責研究各類異常,一般一名研究員進行研究時至少要配置兩名以上的警衛。




    3.藍領階級(保安):雖然是藍領但你不會看到他們的領帶,因為壓在防彈衣下面,不過你可以依他們的頭盔辨識身分,放心,他們只是一群友善又拿著槍的好心馬,他們只被授權射擊逃跑的異常和不聽話的馬員,還有嘲笑它們頭盔設計的小馬,因為他們的頭盔是老子設計的。




    4.褐領階級(機動特遣隊和戰術馬員):我們這裡的主要戰力,被分成不同小組,在非正式成員甚至還包含知名的"座狼"傭兵團。




    5.橘領階級(測試馬員):可簡稱為"雇員",即你所屬的等級,由小馬國各地重刑犯和難民所招募,你們的主要工作就是隨時穿著工作服和服從我們的命令,你會得到一個編號,編號將會取代你的名字,記住一定要善待你的制服,因為是我設計的。




    6.無領階級(特工和收容馬員):通常穿著便服或根本沒穿衣服,無領階級是獨角獸的眼睛和耳朵,他們被訓練來搜索調查所有異常事件,並負責將異常運送到這裡。


    3.異常分級


    我們收容的異常也會依其危險性和價值進行分類。




    1.威脅等級:目前威脅等級共分為7類




    Alpha:已完全理解其性質,並確定並沒有展現出攻擊性或是傷害員工的想法。項目甚至在合適的情況下還能產生一些正面的影響。




    Beta:存在不穩定因素,可能會對員工造成傷害,但只要操作合理多數情況下就不會產生任何危險性。




    Euclid:具有一定危險性,其威脅程度和性質皆為未知數,具有智能的異常一般都會歸類在這裡。




    Danger:具有強烈攻擊性,會造成大量職員傷亡,須嚴加看管。


    Keter:已知最危險的分級,收容室以Keter級來說等同於糖果屋,員工則是餅乾。Keter對獨角獸和小馬國所有種族都有著嚴重威脅,無法完全有效的收容,通常都需耗費巨大的馬力和物資確保其危險度能降低。





    Delte:研究和收容已經完全無效,依目前甚至未來的科技都無法解釋和理解這類的特殊事物,危險程度未知,可能造成超越Keter的災難,但Delte本身非常稀少,能夠被收容的項目更少之又少。




    terminated:因為其威脅性大過價值而被以特殊方式銷毀或永久消除其異常性質,因意外導致失效化的異常也會被歸類在這等級。


    2.威脅類型:


    此外,我們並不只會將異常的威脅程度進行編級,還會針對項目的威脅類型以顏色劃分,一個異常可最多同時存在4種類型的傷害。








    紅:物理傷害,絕大多數異常都具備的傷害類型,會在身體上造成創傷,包括:鈍擊、咬傷、抓傷、割傷、燙傷、化學燒傷、凍傷、輻射傷害等等。




    白:精神傷害,雖不會產生外傷,但會導致員工的精神衰減影響工作效率。若遭受過多或過強的精神攻擊輕則發瘋,攻擊其他員工或自殘自殺,重則[數據刪除],一般受到精神損傷的小馬可透過其眼睛和動作來判斷。


    黑:腐蝕傷害,與紅白色傷害獨立卻可同時產生出物理和精神傷害。


    藍:未知,推測為現實傷害,目前大部分案例都顯示遭受此傷害的馬至今仍未尋獲屍體,現實扭曲效應導致受到攻擊的員工存在被抹去的可能性尚在審議中。




    綠:生物傷害,可細分成3類:1.病毒和細菌2.寄生3.變異。




    紫:魔法傷害,作用機制和傷害蹄段最多的類型,容易對魔法抗性較低的種族造成巨大傷害。




    粉:因果傷害,傷害不會立即產生,類似詛咒的形式卻又不盡相同,可以依宿命論大致進行推斷其運作模式。




    銀:模因傷害,即思想傳遞,模因傷害並不會造成精神方面的損失。因為模因是屬於一段訊息,該訊息能像病毒一樣被傳播,並導致受影響的小馬思想被改變,所以請別再把模因傷害跟精神傷害或魔法傷害混為一談否則我會好好教導你什麼是物理傷害




    金:未知,危害最大,無法理解此損傷的任何相關資訊,自[數據刪除]事件後,未能再尋獲可造成此傷害的異常。






    4.收容與工作類型


    在聽到上一條資訊後,你可能打算選擇死亡,但先別急著叫保安殺死你,在收容措施上我們會做出許多安全措施,最基本的包括逆卡巴拉計數器,可以確認異常安不安全,通常我們都不會把雇員分配到計數器之標指向高危險區的收容房內。




    你的工作也簡單,總結來說大致上分為5種:本能、洞察、溝通、壓迫和試驗。異常都是屬於神秘且複雜的生物,無論收容措施多完善,取悅異常確保他們不會產生逃脫的想法無非也是重要的。在小馬國能發現各種各樣的異常,它們有各種不同的外型,但即使外型千奇百怪,它們仍有自己的基本需求,以下就是你需要做的。








    本能工作:
    通過進行這項工作,您能滿足那些異常的生理需求,不,不是那方面的,但如果你想要的話也是可以啦,前提是你想死......所以,跟異常進行直接接觸是這個工作不可避免的部分。比如,供給特製的食物給那些異常,清潔那些異常。每個異常都有不同的對應方法,當然,這些細節都寫在異常的文檔上。注意,因為這項工作具有極大風險,要跟異常進行直接接觸是需要極大的★勇氣★的。




    洞察工作:
    通過進行這項工作,您能改善異常的收容室的環境。作為隔離那些危險的異常的必要措施,收容室必須時刻處於一個良好的情況。所以,必須格外注意收容室是否完好。比如,清理房間內的異物,調整室內空氣,播放放鬆的音樂,這對於那些具有複製性,傳染性的特殊能力,以及一些脾氣暴躁的異常來說尤其重要。當然,也有一些異常更喜歡髒亂或者令人不適的環境,盡量勿在未能理解異常習性的情況下擅自清理他們的收容室,否則當心它們會清理你的屁股。您需要更★機智,謹慎★的進行這項工作,以便根據異常的需求對收容室的環境做出正確的處理。




    溝通工作:
    您可以通過這項工作滿足部分異常的社交需求。正如上文所說,所有的異常都有它們的基本需求。而一些異常也有社交方面的需求。你需要跟異常交流,比如交談......或者其他什麼交流方式。所以,你需要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自制力★,防止做出不該說話的時候說出錯誤的話......或者其他會讓異常不悅的事情。




    壓迫工作:
    您可以通過這項工作來限制異常的慾望,這可能是最爽快的工作了。與上面三種工作不同,這項工作將會限制異常的需求和慾望。異常不是完美的造物,有時,一些異常不能很好的控制它們自己的慾望,然後它們將會做出過激的反應。你必須通過壓迫工作來控制它們的情緒,但記住,不要太超過,過多的壓迫既多餘又沒好處,進行壓迫工作的員工需要強烈的★正義感★,你必須擅長做出權衡,必須保持理性而客觀,不要把異常當出氣筒玩花式***。





    試驗工作:
    您可以通過這項工作了解異常的特殊能力及性質,這項工作將會從雇員之中隨機進行挑選,你沒有拒絕試驗工作的權利,所有拒絕者都會遭到處決。但你也不需要太擔心,即使擁有巨大的風險,我們並不會要求你做出明顯會致死的事情,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服從上級的命令,當你被指派做這項工作時,你必須擁有必死的★決心★。








    每當你做完一件工作就可得到一些點數,酬勞會因為異常的危險程度和你的工作表現有所提升,你可以用點數從我們的員工商店購買一些物品,還可用點數升級你的裝備和房間。當你的工作期限達到要求時,你就可以自由了,我們會給你新的身分和一筆錢讓你可以重新進入社會,代價是你在這裡的所有記憶。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留在這裡繼續工作,這都由你決定。








    以上為雇員所需知道的事項,請遵守我們的每個規則。


    獨角獸萬歲,願美好未來與你同在。




    影片播放結束後,在場的眾馬有些議論紛紛,有些則仍然一臉黑人問號的表情,只有你仍然淡定的坐在位子上。此時一位員工正在發單子並要求在場每位在單子內填進各馬資料,你也拿了一份。








    雇員編號:A-5230




    年齡:21




    性別:女




    種族:
    天馬


    由特工獨角獸于周四 一月 25, 2018 6:04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特工獨角獸
    惊奇口味冰淇淋
    惊奇口味冰淇淋

    帖子数 : 17
    注册日期 : 15-07-28
    年龄 : 30
    地点 : 台灣,台南

    回复: 【互動式小說】獨角獸公司

    帖子 由 特工獨角獸 于 周四 一月 25, 2018 6:02 pm

    在帶有點陰森的走廊中,一隻母天馬正在走廊上跟隨一個警衛,她有碧藍色的身體、孔雀綠與杏黃色相間的鬃毛,並且紮著一個短馬尾,以及鮮紅色的瞳孔她的可愛標誌是三顆星星繚繞著漩渦狀的線條那隻天馬正是妳,星雲漩渦,A-5230,最近被徵召的獨角獸的雇員....而護送妳的警衛正是先前跟妳聊天的那位


    在警衛的帶領下,走向了的員工宿舍當電動門一打開,裡面的景象讓妳目瞪口呆,25坪的房間陽光從珍珠製的天窗灑落進牢房內...不,這不可能是牢房....潔白的大理石地板的花紋與琥珀色的牆壁,天窗中間掛有一個帶有現代感的水晶吊燈




    除此之外,擺設還包括一張舖有潔白羽絨的雙馬床,獨立的衛浴設備和廚房,還有紅檜木製的衣櫃和同樣材質製作的書架,上面擺滿了各種書籍從天馬無畏系列小說到各個公主的傳記應有盡有,最令馬難以置信是房間裡還有一個200吋的水晶銀幕電視.....這裡絕對不是牢房


    「怎麼了?這樣就嚇呆了,怎麼每隻小馬看到自己的房間都這種反應這間還只是基本的,等妳點數夠了還可以再升級。」那名警衛邊笑邊說,這令妳感到不舒服




    「請問....我的工作真的非常危險嗎。」妳望向了那名警衛並提問




    「危險程度跟妳的待遇成正比。」警衛笑得更大聲了,妳這下真的感到不安了




    「麥克!妳這獨角獸的走狗!」突然一陣喊聲從妳背後傳來,著實把妳嚇到了,一轉身,一隻有著斐紅色鬃毛淡紫色身體的年輕雌馬站在妳和那名警衛的背後,她是一隻獨角獸且還有洋紅色的眼睛,穿著跟妳一樣的制服,妳可以看到她的可愛標誌是一朵紅色的花放在一杯茶杯裡而且還能看得出她眼睛正燃燒著一絲怒火


    「該死的,洛洛,我說過我只負責運送妳,其餘的事都跟我無關。」那名警衛冷淡著看著那隻紫色小馬,一副無關要緊的樣子


    「妳就是這樣,什麼事你都不在乎,我明明有證據證明我是被陷害的,但你卻選擇無視它!」紫色小馬憤憤的踏著地板


    「回去你的牢房吧,洛洛,不要把最近的事怪到我頭上。」警衛仍然保持著冷靜態度


    「我不怪妳該怪誰?我最近可是常常接到高危險的任務,這絕對不是巧合,我認定是獨角獸故意想害死我而且這絕非指控!」洛洛的音量隨著時間漸漸升高


    「哦...不好意思...我打擾到你們嗎。」妳見到戰火越燒越大,於是妳打算說點什麼來平息戰火


    「喔,妳是新來的對吧?,我是洛神花海,編號A-9487,你可以叫我洛洛」那紫色的獨角獸一轉頭看見妳就停止了爭吵,並露出了微笑跟妳打招呼


    「妳好,我叫星雲漩渦編號A-5230,今後請多多關照。」妳也向紫色獨角獸禮貌性的點頭


    「順帶一提,我的名字是麥克,麥克.阿夫頓,今後若有問題可以來問我。」警衛也重新向妳自我介紹


    「喔,也很高興認識你,麥克。」


    「別理會這隻小馬,他搞不好會在妳背後偷偷桶好幾刀,畢竟他是個馬渣。」


    「嘿!」麥可似乎瞪了洛洛一下


    「妳如果有問題的話就問我,我可是這裡的資深雇員。」洛洛自傲的吐了吐鼻氣


    「也是這裡出了名的痴女雇員。」麥克偷偷湊在妳耳邊說


    「嘿!閉上你的鳥嘴!。」洛洛生氣的指著麥克


    「哈哈,你們兩個真速配。」妳帶著看戲的心態說著,但被他們瞪了一眼後妳趕緊閉上了嘴




    「才不是!」


    妳被他們突如其來的大喊嚇得連連後退,結果不小心撞上了另一名警衛


    A-5230小姐?。」那名警衛詢問


    「我就是。」


    「妳有工作了。」


    「欸?那麼快。」妳有點驚訝地瞪大眼睛


    「是的,因為我們近期成功捕獲到了一個新異常,而且剛好沒有空閒的雇員可以為溝通測試接蹄,所以請跟我走。」警衛解釋


    「好吧。」在警衛地給妳一份資料後妳便著他走,準備開始做工作,而洛洛和麥克則目送妳逐漸走遠




    「10個點數打賭她死定了。」


    「閉嘴啦麥克。」






    來到了正式的收容區域,妳有點忐忑不安的站在門前,在警衛輸入密碼打開門前妳快速地看了一份文檔內的資料




    異常編號:O-03-03


    異常名稱:一罪與百善


    威脅等級:Alpha


    威脅類型:


    逆卡巴拉計數器極值:不適用


    PE-BOX產量:一般


    軍事價值:




    異常描述:一罪與百善(O-03-03)是一個無害的異常,該異常表現為一個懸浮在離地一米處、巨大的小馬頭骨,並且一個由羅馬鍛鐵鍛造的十字架被鑲嵌在該異常上,上面刻有無法辨識的文字。一個荊棘製的頭冠緊緊接著兩者


    該異常能通過員工的懺悔食用罪孽,即便一罪與百善以小馬的罪孽為食,但在長期未進食的狀態下仍未表現出任何負面效應。被指派進行工作的員工必須站或跪在一罪與百善的前方,並進行懺悔,承認自己的罪過。對於一罪與百善如何食用
    罪孽,目前不得而知


    近期,研究發現一罪與百善能帶來一些積極的效應。一項針對一罪與百善的研究表明成功進行了懺悔的員工在完成懺悔之後恢復了部分精神值;但這種積極效應的原理尚未明了。同時,如若員工承認的罪孽是內容不實的,這種效應將不會發生。




    收容措施:該項目被收容於Alpha標準收容房內,由於會異常會產生微量的精神傷害,一個低等級精神阻尼器被設置於門口




    管理方式:尚未制定




    管理須知:
    1.當工作結果為優時,一罪與百善將會為員工恢復精神值。如果員工在一次工作中成功產出了所有的PE-BOX,那麼一罪與百善將會恢復該區域內所有員工的精神值。


    2.即使一罪與百善能產生出微量的精神傷害但同時一罪與百善也會回複員工精神值。一罪與百善是少數完全有益的異常,所以被指派進行工作的員工無須擔心精神傷害的問題


    異常需求:
    本能:一般
    洞察:高
    溝通:數據不足
    壓迫:低




    在妳閱讀完後,警衛把門打開了在妳踏入了收容室後門也隨即關上,眼前的生物讓妳愣住
    正如文檔所說的,那個生物是一個被十字架穿過,並且捆著交叉的荊棘環巨大的頭骨,真的非常巨大,比一般小馬的體型還大上兩倍,彷彿一口就可以直接把妳吞掉...


    它的眼神....空洞的眼神彷彿無底深淵,渴望著將望向它的小馬拖入其中。在妳踏入收容室的一煞那,那個生物就朝妳的方向望去,窺探著妳,窺探著你的靈魂


    妳的理智快被恐懼感占掉一半,看著眼前巨大的頭骨能感受到妳的存在卻不為所動,妳不禁感到一陣惡寒,擔心著它的下一步會做出什麼事。即使得知這生物無害,但它詭異的外表卻讓妳的不安感逐漸增大


    妳鼓足了勇氣緩緩走向一罪與百善,一罪與百善仍然望向著妳卻未做出任何動作,在途中,妳開始注意到一罪與百善身上發出了微弱的金色光芒,當光芒照向妳時,輕微的刺痛感從妳腦內傳出,妳無法確認它是否打算傷害妳,但考慮到在工作結束前他們是絕對不會放妳出去的,妳只能硬著頭皮上


    即便妳跟一罪與百善有一段距離,妳仍然感覺妳站在她的面前,妳想說點什麼話,但卻擠不出半個字,直到過了一段時間妳才終於有勇氣說出話


    「你...你好....。」妳眼前的巨大生物並未對妳的聲音做出任何回應



    「我....我是....星雲漩渦。編號....A-5230...」妳戰戰兢兢的向眼前的怪物介紹自己,但它仍然一語不發的盯著妳看


    「所以...你想聽聽我的罪孽嗎?你想理解真正的我嗎...」在確認了它並未打算攻擊你你開始回復冷靜的詢問


    「在妳踏入我的領域時,我早已理解了妳一罪與百善終於開始說話了,那是一個神聖且溫柔卻帶有莊嚴的聲音,那聲音迴盪在妳的腦海中


    「所以你能看穿任何小馬的心思」妳向一罪與百善詢問,隨然仍然恐懼感還未消散,但妳已經可以冷靜的溝通了


    「我不僅僅能看穿小馬的思緒,我能看穿一切,從表象的認知到內在的靈魂都顯現在我眼中,我的孩子


    「我聽說你能吸收罪孽,你是藉此在追求什麼嗎你在吸收時又是否有任何感覺,像是....飽足感?


    「不,我並不追求任何事物,我只等待著罪惡當罪人決定經受折磨時,一半的罪孽將會被赦免。而我就是那赦免者...至於你問我吸收罪孽時的感覺,我只能回答妳這絕非慾望驅使。我從來沒有任何情緒每次在吸收罪孽時,我才能感受情緒,除了傷心....憤怒....快樂....我至今都無法理解為何我感受不到....」雖然一罪與百善保持著冷靜的態度,但妳仍然能在談話中感受到一罪與百善心中那一絲的感傷,但對於一個沒有情緒的怪物來說,這只是妳對它的猜測


    「既然如此,我會誠實地說出我的罪過,我希望你能從中獲得一點做馬的感覺,我也請求你赦免我的罪。」妳向眼前的怪物祈求,但一開始它並未說出任何話正當妳打算放棄時一罪與百善終於開口了


    「妳很特別,我能看見妳的恐懼....但很少有小馬能在恐懼中保持著善良的內心,我感受到了....同情,一種全新的情緒,但我還時無法理解同情是什麼,即便如此...我仍然會盡全力幫助妳,但是妳不需要說出妳的罪。」


    「為何?」妳提問


    「我能知悉所有人的罪惡,我會要求他們說出自己的罪惡,只是想測試他們是否能誠實的面對自己我已看透馬性的黑暗和慘忍,看透塵世間的一切我知道妳的罪,對我來說是如此的普通...但我卻感受到了一絲不對勁,這又是一種新情緒。向我禱告吧,我的孩子我將深入妳的內心,確認妳是否可以得到我的赦免」妳無法理解眼前的生物所說的話,正當妳打算詢問時,一罪與百善緩緩的朝妳飄過來


    原本回復過來的冷靜瞬間消失但說不出是出於信任或恐懼妳跪了下來將雙蹄合成十字狀,放在妳的胸膛前。現在一罪與百善與妳的距離可說是只有一步之距,即便恐懼,妳還是勉強保持鎮定,闔上雙眼




    一罪與百善在妳的腦海中要求妳回想起妳過去的罪孽,多個恐怖的片段從妳眼中不斷出現,痛苦的回憶使你瀕臨崩潰,妳在腦海中以尖叫表示抗議,但是妳卻無法動彈


    妳分不清一罪與百善是打算幫助妳還是打算折磨妳,直到那些片段消失在黑暗中,妳突然感受到一種感覺安心感




    一陣微弱的光芒刺入妳的眼睛,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中,妳躺在草地中的一片花田,仰望著星空,你可以清楚看見銀河的運行,多麼美麗,多麼平靜。妳很快的就了解到這裡是妳內心所追求的寧靜,天界早已沉寂下來,沉寂在妳的心中


    不久妳看見了一隻跟妳長相一模一樣的小幼駒,看起來多麼純真。一開始小幼駒只是狐疑的看著妳,之後便緩緩地靠近妳,露出了天真而燦爛的笑容。妳站了起來,看向了幼駒,正當妳打算詢問她的名字時小幼駒跑走了一切天旋地轉,原本的寧靜慢慢地殞落了






    怎麼回事....妳再度張開眼睛,印入眼簾的是那巨大的骷髏頭


    「原來如此,我都了解了....看來我所看到的都是表象...孩子,我赦免妳的罪,但光靠我的赦免是不夠的,聽我說,有一個被稱為"沉默"的世界,那裡是我的家鄉,妳必須尋找那個"沉默",只有妳在"沉默"時,才有機會洗清妳的罪孽


    你說你住在那個地方,那你又為會何來此地?又為何不回去」你不解地詢問




    「那裡原本正如其名,非常安靜是為罪惡者提供清洗罪孽的機會,是個和平的地方。我正是那裏的除罪者,為那些迷途羔羊指引明路。但有一天,一切變調了,沒馬在真心懺悔了沉默為此不得不採取激烈手段,它利用小馬內心深處的恐懼傷害他們,強迫他們懺悔....隨後沉默認為再也不需要任何除罪者。於是利用黑暗吞噬了它們,將它們從這宇宙中焚燒殆盡.....


    「它殺了那裡所有的除罪者.....可是,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因為我天生跟其他的除罪者不同,我能感受到那些乞求赦免的罪馬。它們心中所有感受我都能體會到,我甚至開始學習他們表現的情緒,因此我被視為除罪者中的異端,因為除罪者若不能保持絕對的理性,那它的身份便毫無意義。當沉默清洗了所有除罪者時,只有我活了下來。我能活下來是因為它們拋棄了我...我能活下來是是因為它們害怕我、憎恨我


    「......」妳沒說什麼話,仔細聆聽著她的遭遇


    「我現在只能感受到失去的痛苦,和同類全滅亡的孤獨感。這兩種感覺揮之不去,我嘗試透過吸收罪孽感受其它小馬的內心情緒以填補痛苦和孤獨....但哪些美妙的情緒感覺非常短暫。我明明是代表公正的除罪者,諷刺的是,我卻受到了我不認為錯誤的罪。唉,孩子啊,我不能像其他小馬一樣,陪妳哭、陪妳笑,畢竟我毫無用處。我從來不該存在.....我的存在就是我的罪孽




    頓時現場一片鴉雀無聲,正當妳打算說點什麼破除尷尬時,後方的門打開了




    A-5230,溝通測試已結束,請你立刻離開收容區返回妳的宿舍。」一陣廣播從收容傳來
    一罪與百善返回了它原本的地方,空洞的望著前方


    沒有道別,妳就只是離開收容室。當門關上後,妳跪了下來開始啜泣


    雖然妳同情他,但是回想起當初見到它那份恐懼感,還有當時那些回憶,因害怕而產生的淚水止不住的從妳眼中流出。妳很害怕,真的很害怕


    "'剛剛....真的好恐怖....."






    此時再一個類似監控室的地方,兩名系著白領,穿著白袍的小馬正在透過全息影像板看著剛剛所發生的事。其中一名是一個有著櫻花般的粉色捲髮的母馬


    「太有趣了!實在太有趣了!」粉色捲髮的小馬旁邊的研究員不斷說著


    「我原本還對這傢伙一無所知,但現在我都了解了!那傢伙吸收罪孽的同時也會將測試者的情緒與自己做出同步,那些罪孽...並不是被它吃掉,而是轉化成腦內啡。它真正想要的不是罪孽而是情緒!這就解釋了為何這個沒有情緒起伏的異常仍然能產生腦內啡,天啊這事我一定要稟報O5!」身旁那名研究員喋喋不休,但捲髮小馬並未理會,反而一直注視著影像裡面的雇員


    「隨便你,反正這意味著我們要重新編寫文檔,但更讓我在意的是這名雇員....」那名捲髮的女研究員低下頭來,若有所思


    「請不要再說什麼陰謀論了,妳還沒從上次三維折射變體的假警報事件學到教訓嗎?」另一名研究員雙蹄交叉毫不在意地說著


    「不...不是這個意思,她是新來的,但卻異常冷靜,剛來的馬正常來說不是拼命敲著們要求放他出去,就是緊張的胡言亂語沒有馬能像他那麼冷靜。而且剛剛的談話,已經超脫出了詭異,我感覺她並不是不完全理解這裡的狀況....」她用犀利的眼神仔細的觀察該名雇員


    「誰知道呢,搞不好她有精神疾病。」研究員靠在椅背上,將雙蹄放到腦袋後方,仰望著天花板


    「也許吧,但我知道一件事,就是我會緊緊地盯著她的.....




    -------------------------------
    溝通成功,工作表現結果為:優,獲得10經驗和20點數,等級L.1


    文檔收錄解鎖:一罪與百善,與一罪與百善關係已提升至友好,獲得技能"一罪與百善的祝福",妳的精神抗性提升了,妳現在可以跟更高等級的異常進行接觸了


    完成第一次與異常接觸,獲得1 點屬性點,請選擇初始屬性


    【1-勇氣,增加血量與力量值並提升物理傷害抗性


    【2-機智,提升精神抗性和智力


    【3-自治,工作效率提升,工作失敗率降低並增加任務成功的獎勵


    【4-正義,提升耐力值和體力


    【5-決心,魔法傷害減免





    妳目前有20點數背包:無任何道具
    avatar
    特工獨角獸
    惊奇口味冰淇淋
    惊奇口味冰淇淋

    帖子数 : 17
    注册日期 : 15-07-28
    年龄 : 30
    地点 : 台灣,台南

    回复: 【互動式小說】獨角獸公司

    帖子 由 特工獨角獸 于 周二 二月 06, 2018 3:34 am

    1-1 噩夢之後的重逢 


    經過一天實驗的折騰,妳回到了牢房,褪去了妳的西裝,直接迎面撲向床,調適著自己的情緒,但妳卻無法說說服妳自己已經陷入地獄的監牢,天窗外的星空在此時顯得格外淒涼....在白天,不僅要面臨隨時都會死亡的風險,晚上還要受到噩夢的折磨這種情況不算太糟,一想到這些使妳輾轉難眠。 




    你依稀還記得當初的噩夢,在夢境中,妳在一個充斥著灰色的迷霧的古老小鎮,朦朧的大霧伴隨著灰燼瀰漫了整個村莊,遠處的景觀因大霧而難以看清。然而充斥在空氣中的不僅僅是霧氣,還包括死亡的氣息,這裡非常的安靜,猶如災難出現前的寂靜....一陣寒風在此時從妳身邊輕輕掠過,令妳打了個寒顫。 

    在這時,妳注意到遠處有黑影,雖然輪廓有些模糊,但依稀還能看出是一隻小馬。妳朝黑影的方向走了過去,但當妳靠近時,黑影消失了。隨後在離妳不遠處又出現了剛剛的黑影,但當妳追上去時卻再度消失.... 

    起初的夢境並不算可怕,只能說得上是詭異,之後才是真正噩夢的開始。 

    一樣的小鎮,但這次黑影卻未再出現,正當妳四處張望嘗試理解情況時,一陣劃破天際的防空警鈴猝不及防的出現,巨大的聲響迫使妳住摀緊耳朵,此時你發現整個世界開始變暗。一抬頭,映入眼簾的是逐漸擴散,如同鮮血般赤紅的雲朵,而且妳還能看見一些生物在嘗試遠離紅色的雲。 


    那些飛在天空的生物看起來像天馬,但仔細看那些小馬的可怕外表已經稱不上是天馬了...它們的眼睛看起來就像是被挖出後又強塞回去並且與眼皮縫合再一起,導致他們的眼睛就像金魚的凸眼一樣。他們的翅膀的部分被自己的肋骨取代,並且肋骨被插上了許多形狀如同羽毛般的生鏽刀片,還有一些肌肉組織黏在"翅膀"上。 

    胸腔因肋骨被拆出而完全外露,可以清楚的看見他們的血肉以及跳動的心臟和肺,皮膚如同皮革般粗糙卻有些腐爛,四肢被截斷後縫補起來。嘴部像是被硬生生的撕裂,露出了如同龍般的尖銳牙齒。 


    那些生物似乎沒注意到妳,只顧著逃命,其中一隻來不及逃離不幸陷入雲中,隨及在慘叫聲之後大量紅褐色的液體隨即從雲中落下,溫暖、帶有點腥臭味的液體直接灑落在妳身上,很明顯這是剛剛那生物進入雲中的下場。妳打算在這個小鎮被黑暗吞噬前立刻逃離,但前的景象讓妳四肢麻痺無法動彈,直到天空完全被紅色的雲覆蓋,光線被密集的雲遮擋住而無法穿透,現在妳完全陷入一片黑暗。 

    妳伸蹄在自己的眼前晃,但還是什麼都看不見,妳雖然不是一隻怕黑的小馬,但眼前的情況仍然使你感到不安。妳嘗試在黑暗中寸步前行,之後妳發現之前的房子似乎都消失了,只留下空蕩蕩的空間,而且異常的安靜,整個空氣彷彿凝結,沒有任何聲音,甚至連自己的呼吸聲都聽不見。 

    突然間,一陣陣低沉的呼吸聲從妳背後傳來,妳嚇的前進一步並立刻回頭,但一片黑使妳無看見任何東西,即使如此妳仍然感覺有東西朝妳緩緩靠近.... 

    隨著呼吸聲越來越大,妳感覺那潛藏在黑暗的生物與妳的距離越來越近,而且還伴隨著低哼聲和踏步聲,恐懼使妳開始慢慢的朝聲音的反方向退去。這時,一陣亮光突然閃現,妳無法確定光源在哪,但妳可以確定,這裡什麼都沒有,一片空蕩蕩,連牆壁都沒有,就只有妳。 

    亮光過了不久便消失了,之後原本的呼吸聲也變成尖銳刺耳的噪音。妳用尖叫來表示抗議,妳無法再繼續忍受這可怕的聲音了,妳開始奔跑,可是那聲音卻隨著妳的蹄步越快而越大聲,正當妳認為妳快被追上時,一聲巨響及時把妳從夢中嚇醒。 

    妳醒來後發現原來剛剛的巨響是因為妳房間的吊燈太老舊,導致燈泡脫落而摔碎。妳擦掉一身冷汗後立刻飛去拿掃把,把地上的玻璃碎片掃乾淨後,快速沖了一下澡便回房重新入睡。 


    妳本以為這場噩夢已經結束了,畢竟那些夢境不是真實的,但是之後的噩夢卻越變越恐怖。妳夢見了妳在一個陰暗的森林裡被一隻高大瘦長的無臉鬼馬(Slender pony)追殺,隔天夢境則是妳掉進了一個湖中拼命掙扎,妳感覺有生物抓住妳的後蹄讓妳一直下沉,妳感受到肺部產生了如同撕裂般的痛苦和灼燒感,妳在水中拚命想要換氣,水卻毫不留情的灌進妳的氣管,直到妳感覺自己正在失去意識。 

    還有一次,妳夢見了妳被一隻外型酷似夜翼的巨型生物襲擊,她正在撕裂妳的身體,嚼食著妳的血肉和內臟,之後妳做了類似的夢,只不過這次妳變成了那隻怪物並且慘忍的殺害了其他無辜的小馬。 

    其中最恐怖的一次,妳夢見妳再次變成了怪物,只不過這次妳仍然維持著原本的樣子,但內心早已完全黑化。妳看著一隻妳曾經深愛著的小馬,那隻小馬似乎無法動彈,只能透過他的眼神看出他的絕望與悔意,妳看著自己身上的血液,然後拿起利刃緩緩走向他.... 

    妳醒來後立刻奔向浴室,邊流著淚邊把腹中所有東西都嘔吐到馬桶,那夢境實在是太真實了,那些恐怖的景象不斷的迴盪在妳腦海裡。妳打開洗手台上的櫥櫃,拿出一罐裝滿白色藥片的藥罐,妳將一些藥片到倒在妳的蹄中,硬是吞了下去,當妳關上櫥櫃後,妳透過鏡子看見了自己憔悴的臉龐,妳的眼睛佈滿了血絲,還帶有重重的黑眼圈。 

    多年來妳飽受噩夢的折磨,妳嘗試過尋求各種幫助,妳做了許多心理諮詢,去過了許多精神科醫院看病,參加一些互助自救的小團體,甚至開始到教堂裡禱告,但這些動作都徒勞無功。妳每夜還是被噩夢纏身,這使妳的精神狀況越變越差,開始變得孤僻,噩夢連連隨之產生的失眠症讓妳每晚必須吞下大把安眠藥才能稍微好睡點。出於每天夜晚來臨時的恐懼與痛苦,妳甚至開始產生自殺的想法,但最終妳仍然沒有勇氣做出這種事... 

    妳轉開了水龍頭,讓冷水盡情的撒落在妳身上,刺骨的寒冰感立刻傳入了妳的體內,冷水澡使妳的身心暫時得到舒緩,但仍然無法沖淡那些可怕的記憶和傷痛,妳回想起了在當初妳做出了那件恐怖的事,禁不住開始哭泣,分不清是灑落在臉上的冷水,還是悔恨的淚水。妳在這時終於想清楚了,妳一直深陷於噩夢之中,就是因為妳沒有勇氣承認自己的罪惡,也許如果自己有勇氣面對自己的罪惡尋求救贖,也許自己才能真正解脫。 


    第一次,妳真正的找回了失去的勇氣,妳決定明天將要去自首,但當妳終於有勇氣做正確的事時,上天卻跟妳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隔天一早,警鈴的聲響把妳吵醒,正當妳還無法理解情況時,警察已經破門而入把妳押走。妳呆呆的望著門外一些圍觀的小馬,其中有幾位比較熟悉的小馬對妳投以不敢置信的眼光,媒體蜂擁而上,拼命的拍攝著自己。後來其中一名警官告訴妳,他們已經找到屍體和凶器了,而且凶器上還有沾有妳的蹄紋,一瞬間,妳感覺世界一陣天旋地轉。妳不敢相信天底下竟有如此巧合之事,妳好不容易才有勇氣承認罪行,但是卻在這之前被發現,妳怨恨上天為何如此作弄妳,妳以怒吼表達著自己內心的冤屈與憤怒。 



    很快的判決結果就出爐了,放逐太陽。雖然沒見到她本馬,但這是Celestia親自下的判決。由於Equestria是個平等而和平的國家,幾乎不可能發生任何凶殺案。即使是代表黑暗與恐懼象徵的Nightmare Moon,也不曾有馬見過她殺死過任何生命,所以謀殺在Equestria是相當嚴重的一條罪,而妳自己卻還來不及承認就必須背負這一條重罪。 

    非常諷刺的是,妳本來打算以死解脫但卻沒有勇氣,但是真正將面對死亡時妳卻又找到了活著的理由。妳打從心底感到不甘心,妳本來以為這輩子都沒機會贖罪,直到一次重大的轉折。 


    一名穿著黑色西裝,打著紅色領帶的小馬來到了妳的牢房前,有兩名穿著類似武裝軍隊的小馬隨同在她身旁,她給了你一個活著的機會,但作為交換條件妳必須替他們辦事。妳當時沒想太多立刻答應了他們的條件,回想起來,妳當時對他們的印象還算蠻深刻,尤其是妳看見旁邊的武裝小馬,他們的防彈背心上寫有醒目的大字: 

    "獨角獸" 


    回到現在,妳開始疑問自己的選擇,妳雖然早已不再畏懼死亡,但在這難免會發生比死亡更可怕的事,也許當初被放逐到太陽上也是一次救贖的機會....現在想想妳是多麼的可笑,妳本以為這是一次值得把握的機會,但結果自己仍然是囚犯,而且活得毫無尊嚴。妳回想起一罪與百善那比妳悽慘數倍的遭遇,又看見妳現在正住在一個被精心布置成豪華套房的牢房,妳先是一陣嘆氣並搖著頭,接著開始冷笑。有高級的房間又有何意義?穿著西裝筆挺又有何意義?妳仍然是一隻困在籠中的小動物,任馬宰割.... 



    沒有安眠藥的幫助,妳本來以為將會因為噩夢而徹夜難眠,但妳隨著眼皮越來越沉重,開始進入了夢鄉。 

    妳又回到當初的平靜夢鄉,一樣的草地,一樣的浩瀚星空。妳坐在花田中靜靜等待著恐怖的事情來臨。 

    「星雲漩渦...」一個叫聲呼喚著妳,那是妳聽過最溫柔且優美的聲音。 

    妳一轉頭,看見的不再是追殺妳的恐怖怪物,而是一隻發著光芒的馬,她有著最漂亮的臉龐,最令馬動聽的聲音,妳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面前的小馬,妳似乎早已認出她是誰。 

    眼淚又再度流出,但這次不在是恐懼的淚水,而是喜別於重逢的淚水。雌駒溫柔的擦乾妳的淚水,撫摸著妳的臉頰,妳感受到了她的蹄如同晨曦陽光般的溫暖傳遞到了妳的毛皮。 

    妳擁抱著眼前的馬,開始放聲痛哭,這些年的恐懼與痛苦都得到了舒緩,此時此刻,就只有兩馬之間的暖心重逢。 


    「媽...我好想妳...」在睡夢中,妳迷糊的說著夢話,淚珠緩緩的從妳臉頰滾落,滴在潔白的被單上。 




    很快的天便亮了,妳感覺被一個奇怪的金屬物體戳著,一睜開眼睛,原來是一名警衛正用槍枝戳著妳。 

    「你平常就像這樣叫醒其他小馬?」妳帶著抱怨的口氣提問。 

    「早餐時間到了,要不要去吃隨便妳,妳不吃的話至少能替公司省下不少錢。」那名警衛的態度令妳感到厭惡。 

    妳擦乾眼淚神了伸了伸懶腰,換上了西裝,妳從未睡得如此舒適過,當妳走出去後妳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洛洛!」 

    「星雲漩渦!」 

    於是妳和洛洛兩馬開始邊前往食堂邊聊天。 

    「昨天的工作怎麼樣?」 

    「我想我應該做得還不錯...」妳聳聳肩回答。 

    「那就好,等等...妳昨天在哭嗎?」洛洛看到妳的眼睛有些紅腫,關心的詢問。 

    「沒事,只是昨天發生了...一些事。」洛洛看見妳欲言又止的樣子便沒再繼續追問。 

    「很高興妳沒事,要在這裡好好工作真的很難,有時倒楣點可能會遇上了逃脫收容的異常,妳可能走在半路上就會被陸生鮟鱇吃掉,或是被燒焦的女孩燒成灰燼,或是被死亡利爪撕成碎片,慘一點妳可能還會遇到Circus Baby,那個陰險狡詐的小婊.....」洛洛此時停下腳步,一回頭看見了妳愣在原地望著她,現場此時陷入一片尷尬。 

    「對耶,我都忘了妳還沒見過那些異常,一不小心說了那麼多,哈哈...」洛洛害羞的騷了搔頭。 

    之後洛洛的表情變得相當嚴肅。 
    「不過說真的,如果妳遇到了Circus Baby,千萬別相信她。」 

    「Circus Baby?」 

    「她是一個綁著兩個辮子、有著小丑外型的機器女孩,但別被她可愛的外表給騙了,我上次被她欺騙誤以為她是個善良的異常,結果那次我差點被她用麥克風打成殘廢。」洛洛打了一個冷顫。 

    「好吧...」走了一段路後妳終於來到了食堂,這裡的景象讓妳眼睛為之一亮。這裡完全是自助式的,現場有一些穿著白襯衫和灰褐色的西裝背心,打著灰色領帶的服務員奔波於收拾碗盤和招待客馬。除了服務員和其他雇員之外,妳還看見了一些穿著紅色西裝外套和灰色領帶的小馬,推測應該是文員,還有一些科學家和警衛也在這吃飯。 

    妳望向吧檯,有一些小馬國常見的佳餚,胡蘿波濃湯、蔬菜沙拉、土豆泥、櫻桃醬塔可餅和一些稀奇的水果應有盡有。甚至還有很多異國的美食,如鞍拉伯的咖哩雜燴飯和橙汁烤薄餅,還有鷹獅國的酥炸蘑菇佐起司醬,妳還看見了一些七彩的寶石,似乎是給龍族享用的。 

    妳和洛洛快速的裝滿一大盤食物,盤子上裝有雞蛋、成堆的炸甘草和薯條、漢堡、米飯、一個盛滿被冰鎮過的水果的果盤之類的,看見桌上有如此多的美食。妳首先抓起了一杯湛藍的果汁一飲而盡,冰涼的藍色液體順入妳的喉嚨使妳感到一陣暢快,之後妳和洛洛大口的享用,花不到幾秒的時間便把桌上的食物一掃而空,速度之快使某些員工忍不住的一直盯著妳們看。 

    妳感覺肚子快被撐破了,妳從昨天開始沒吃東西,所以當妳吃完後滿足的靠在椅背上,喝著裝在一杯雅致的水晶杯裡的墨綠色汽水。汽水有股牧草的鮮味,這味道讓妳的胃稍微舒服一點了。 


    此時一位面容憔悴且佈滿鬍渣狀似中年男子的雇員跌跌撞撞走進食堂裡,是一隻陸馬,體型還算標準,原本白色的襯衫都沾染了黃色的污漬,可愛標誌是兩顆相撞的帶電球體,球體之間還有類似爆炸的圖案。他口齒含糊不清且帶有咒罵聲,他身上傳出了一股酒精的臭味,這味道害妳差點把食物都吐出來。 

    「唉。又是那酒鬼...」洛洛用蹄將自己的頭撐在桌子上,無奈的看著他。 

    那名男子根本沒有在意食物或是周圍的目光,自顧自的將一個金屬水壺內的透明液體混進紅色的果汁裡一口喝下,味道之濃烈讓妳推測那是某種威士忌。隨後他開始劇烈咳嗽,完全沒摀住嘴,任由唾沫四處飛散,直接毀了一桌好菜....其中一名服務員只能苦笑著把吧檯上的食物都換過一遍,但當服務員要拿走果汁碗時卻被那名男子阻止,他似乎還打算繼續喝。 

    他才來到這裡大約兩分鐘就令現場所有的小馬反感,洛洛因為受不了那隻陸馬的行為於是從椅子上離開前去理論。 


    「嘿!你!不要在喝了。」洛洛伸出蹄拉住了那名男子。 

    「我喝酒又哪裡礙到妳了?小姑娘。」雖然因為喝醉讓講話含糊不清,但大致上還聽得出他在講什麼。 

    「你應該從昨天就開始喝酒了吧,拜託停下來,你已經嚴重影響到我們用餐了。」洛洛不滿的說,隨後男子望向了妳坐的地方後隨口說了一句「妳不是已經吃完了?」 

    「很可笑...」洛洛見勸阻無效,直接一蹄拍掉了他蹄上的杯子,杯子應聲碎裂在地面,杯中鮮紅的液體順勢四濺各處,還有一些撒在了他的袖口上。 

    「好吧...」男子先是一愣,隨後攤了灘蹄,最後冷不及防的往洛洛的下巴重重的打了一蹄,力道之大導致洛洛飛出去撞碎了一個桌子。 

    妳不敢置信的看著他就這樣打飛了洛洛,洛洛是一個堅強的女孩,她跟自己一樣也嘗試在這裡存活下來,而那名男子,只為了一杯酒就毫不猶豫的傷害了她,妳頓時感到氣憤難耐,此時妳看到蹄子旁一把銀色的餐刀,妳決定... 

    【1-暴力解決】 
    【2-勸導】 
    【3-無視】 

    《屬性:勇氣-L0 機智-L0 自制-L1 正義-L0 決心-L0》 
    《妳目前有20點數,背包:無任何道具》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日 二月 18, 2018 6:30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