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到底该信谁呢?

    分享
    avatar
    阎麟
    D级人员
    D级人员

    帖子数 : 13
    注册日期 : 14-11-13

    到底该信谁呢?

    帖子 由 阎麟 于 周五 一月 20, 2017 3:51 pm

    最开始的起因是某次中国分部去美国本部的人员交互,在那次本来普通的交互中稍微出了些问题。少了一个,在机场数着人数的安全人员说着,他发誓来的时候比现在多一个人。那是个每天都需要服药的病患人员,而他现在不见了,他们得面对四个可能性。
    要不然他根本没上飞机,要不然他把自己藏在飞机的什么地方被弄死了,再不然希望他因为某个潜在的SCP而就这么从世界上偶然的消失掉,千万不可以是他一下飞机就自己跑掉了。那样会引起大麻烦,毕竟他可是个“魔王”。

    “嘿,这可爱的小眼球是什么?”

    当安全人员在五分钟后看到那个大麻烦现在已经到了基地,而且正蹲下身和两只滚轮下身的眼泪状SCP玩,甚至毫不自知的向他们问这是什么,已经能让安全人员恨不得立刻把子弹打到他头上……事实上,要不是那两只小东西的活跃,他们已经动手了。
    安全人员示意长官,长官让他去看着这该死的家伙,而其他人得带中国分部的正常人去做人员交互。安全人员给枪退了膛,用尽全力避免自己毙了地上的混球,从行进队伍中站出一步撤出,迈着笔直的步伐走向那该死的混球,站到了他的面前,站得笔直。不屑而冰冷的复述:

    “SCP-131,收容级别Safe级。如果你喜欢,可以学着那些研究员叫它‘眼豆’。”

    接着,他又不高兴的继续说了一句:“要是你看过SCP报告,我想会知道更多。”

    “嘿?”那个混蛋两只手各自捏住一只“眼豆”的凸起部分,“这重量挺沉。”他开始试图扯起这两只楚楚可怜的SCP,它们最开始还没什么感觉,但很快开始咿呀咿呀的叫起来,那声音可真是让人心疼,但那混蛋没有一点怜悯,只是更用力的扯了起来。好吧,他算是成功让那两只小可爱脱离了地面,但它们那眼泪状的身体被拉得有些变形,恐怕是因为下身太重了些。

    “该死的!你得停下!”安全人员举起了枪,开始对准他,“听着,现在再进行你的虐待行为。博士,你得相信你会死的很惨!”

    “对该项目的非正式交流是被允许的,”那位明显有什么神经有问题的博士面对枪杆子居然露出了笑容,“但建议此类交流应该最低限度地避免生物对有关人员产生依恋。既然如此,做些事情把好感毁掉不就行了吗?况且,C先生,你的枪杆子对付不了我,你杀不死一个魔王!”他松了手,把那两只“眼豆”扔在地上让它们直哭,站起了身,直直站在安全人员的面前,“需要我一个个报出你的家庭情况吗?蠢货。”

    “████!”姑且还有些理智的安全人员把枪杆子当成了棍子,往那疯子头上狠狠的一砸,他甚至有想过这要是个现实扭曲者,现在就拼着被他变成只麻雀养在鸟笼的风险也要打他一顿。
    但是,什么也没发生。
    这位脑子有问题的博士就这么被轻易的打了一下脑袋,他一脸嚣张的表情僵在脸上,直直往后倒了过去,摔在地上发出闷响。

    ——

    “很好,非常好。你的嚣张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现在上头觉得你是个现实扭曲者,而我们什么都证实不了,因为我们██根本证实不了整个中国分部是不是都被你洗过脑子!” ██研究员坐在那病床边狠狠地臭骂着,“而我因为是你的研究助理,他们觉得我或许也是个潜在SCP,这就是你做的!”

    “呵哈哈哈哈!”明明头上刚动过手术,被绑了一脑袋绷带,但那位博士还是脑子有病般笑着,直到██研究员打算卸了他的手为止,他才终于不笑了,“那几位传奇博士没注意到这里对吧?”

    “这倒是没错,基金会本部说实话比你能闹腾的还多。” ██研究员冷静的应了,“但你得知道,不管是那个clef还是踹飞之王都是能拿得出实绩而复位的能人。而你,你知道自己精神病多重吗?”

    “那可不是精神病,我确实是个魔王,我毁灭过一个世界,还有过一位漂亮的夫人,我们生儿育女,啊,说到这里你一定想知道我女儿技术多好……”

    “你给我把嘴闭上!” ██研究员用热水烫了一下精神病博士的手,“我不想知道你那些精心编写的故事,你去年说自己是天魔,前年说自己是死神,大前年你还说自己是106!” ██研究员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能保持平静,“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再说你那龙傲天汤姆苏的设定我就会立刻从门口出去,再也不管你,”他指着门,“我发誓。”

    “多谢帮我暖手,”精神病博士面色发红,得意地晃着被烫出水泡的手,“好吧好吧。我跟你直说了,我觉得那对眼球让我想起了什么东西。”

    “说。”

    “那是我在日本分部看到的,或许在其他分部也会有不少。不过这里不得不说日本人真是能干,脑子居然能反应出来自己对付的是什么,大和血统的感知力挺高嘛~”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不过你要知道,大和的妹子看起来也不错,我想……”

    “啪。”门被狠狠关上,床边的椅子上已经没人了。

    不过时间没过多久,门发出有些怪怪的声音打开了。
    进来的东西以博士的角度看不见,但大概是可以猜得出来的。

    “我觉得杀人灭口这种低级的方法不适合你们,毕竟能力给我我可以拿去炫耀一遍,再同化全世界,那样到处都是我的王妃。”

    听不见的滚轮声继续着,两位小小的SCP来到床边。

    “咿呀咿呀!”橘色的“眼豆”垫在对方身下,使尽了力气,用那一点点弹性把黄色的“眼豆”抛上了病床,因为没有制动能力,橘色的向后滑了一段,而黄色的差点因为被子而滚回床下。

    “嘿!”精神病博士一手拢下黄色的,然后动了动身体,侧过去把橘色的端了起来,带上床,就这么放在肚子上,“你们想怎么杀人?”他棕色的眼睛打量着两个小小的SCP。

    小小的SCP于是用那水蓝的大眼睛看着他,他也很乐意的用眼睛瞧着,它们开始蠕动并咿咿呀呀的叫,他心底的信心多了些,心情也放松了些,接着它们开始交流,那是某种高频的声波,他听不清,但大概可以感觉得到它们只是三三两两的几句话,不过很快开始话多了起来,到了后头他开始感觉身体瘫在床上无法活动,身上不断的出着汗,有些烦躁和恶心,但这些小东西在就好多了。

    “呜呕——”

    本想笑出来,不由自主的吐出来,那难闻的胃液和未消化物涌出,床上有不少,但呼吸道也有很多,他可以感觉到自己会被呕吐物搞得窒息,不然就是神经瘫痪。

    “噢,很感谢你们的表演。”

    他伸出了手,把它们揪住,然后随手扔下了床。
    它们像是被打而炸了毛的猫一样在原地发出示威性的叫声,但它们很快就跑了,就像只野猫一样。

    “我猜猜,什么时候能回中国呢?”

    尽量冷静的处理了一下口腔,再把鼻腔里那些恶心东西喷到床边垃圾桶里,神经病博士瘫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感觉有些不太舒服,眼前逐渐有些发红,脑袋里似乎挤着一股浆糊,他很清楚那是什么,“这具身体就这么死了可是很麻烦的,快来个人救我……”倔强的坚守着自己的个人设定,蠢货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

    “说起来,你怎么知道那个安全人员叫C先生?”在飞机上██研究员终于可以舒缓一下因为处理混蛋闹得事而紧绷的神经,“别告诉我你们上辈子认识,也别告诉我你在红灯区见过他,你这该死的处男。”

    “基金会会给所有人取个代号。”动了两次脑手术的混蛋还是老老实实靠在座椅上,因为自称要是睡一觉自己的智慧之泉(脑浆)会溢出来从而酿成SCP这种该死的理由,他大概是打算不去睡了,棕色的眼睛看着窗外,“但本名终究是无法掩盖的,特别是安全人员这种,要同时兼顾接我们和为我们指路,我想他们都有一定的相关经验,我不知道本部有没有导游的培训,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哪个大学出来的。”

    ██研究员屏住了呼吸,他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是的,现场培训是不合理的,也就是说这帮人至少得这方面的前科,而本身安全人员有军队前科、警务部门和监狱监管人员。美国本部特别去其他国家招募一帮人显然是不合理的,而同时他们还是可能多次举行这样的人员交互工作的,怎么数应该也不会超过20人。”

    “你在工作室里用文化交流为理由和其他博士套了话,然后根据提供的口音、习惯和肤色以及身高等因素进一步选定目标,再加上一点运气?”

    “事实上只是找到了这一个,运气很巧,先让我找到他的身份,然后又让我和他单独相处。”说到这里,他突然变了个脸,“不过要是其他人在,凭魔王的直觉,这些曾经的迷宫手下肯定也会被我一一点名就是了!”

    “我想D.H先生会把你送去喂鲨鱼。好吧,你先张开嘴,不要乱动,对,乖乖把这药吃了,一切会好起来的。”
    avatar
    阎麟
    D级人员
    D级人员

    帖子数 : 13
    注册日期 : 14-11-13

    回复: 到底该信谁呢?

    帖子 由 阎麟 于 周五 一月 20, 2017 3:52 pm

    想写个SCP-131阴谋论,然后不知不觉变成了这种感觉。
    那么,到底该去信谁呢?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六 十一月 18, 2017 4:40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