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Ahntem

    分享
    avatar
    Freedom Koo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247
    注册日期 : 14-08-25
    地点 : 格陵兰海鲨鱼窝

    Ahntem

    帖子 由 Freedom Koo 于 周一 八月 15, 2016 3:02 pm

    该怎样形容那被我们称作Ahntem,由人类和机械结合而成,当受诅咒的怪物?我可以像其他许多人一样,描述它们是如何将最纯净的金属锻造成黄金城的心脏,告诉你它们是用多么精湛的技艺制造出填充身体的机关和螺丝,或许我也可以介绍一下潜伏在它们心口以增强自己邪恶力量的魔鬼。但我不会这么做的,这些事情我已经在许多官方作品中提了又提,如果你只对单调的理论研究感兴趣,去读那些吧。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将Ahntem看待得这么简单,对它们摧毁的一切来说简直是种侮辱,所以,我要给你讲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年轻的时候,至今已有百余年,但那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我和我的朋友以撒正准备由欧珀城出发,前往玛瑙城,这是我们第一次出远门,以至于出发的那晚,我们彻夜未眠,相互讲起了故事。我们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讲起童年时的恶作剧,例如从劳伦斯大师处偷走珍贵的记录本,或是污损城堡外镶嵌的小钻石。他给我讲述来到这个城市前的宏伟冒险,我又谈起比之毫不逊色的经历,虽然我们早已彼此吹嘘过不下千遍。

    随着夜色的流逝,我们的故事开始更加黑暗且私密,我不知道我们为何所诱,但很快我们开始相互讲述未曾对其他任何一个灵魂透露过的秘密。夜幕将尽的时候,他告诉了我一个足以颠覆我们生活的秘密——他睡了城主雅各的女儿。他向我保证此事只有我二人知晓,但我还是惊讶地说不出话来,那晚余下的时间里我脑海中充满了对于他所描述的美妙情景的种种幻想。

    第二天我们出发去往玛瑙城,旅途开始的几个星期以来风平浪静(或者说对于玛瑙路来说已经够平静的了),我相信我们的确是安全的。可就在这时,隼鹰不期而至,抛下一张小纸片:猎物。以撒已被标记为猎物,而我作为他的灵魂伴侣自然与他同罪,车夫离开了我们。

    我吓坏了,两个刚刚步出童年的年轻人,没有作战和生存经验,独自走在玛瑙路上遭躲避Ahntern的追杀?下一个太阳升起之前我们足可有一千种方式死去。短短一小时内我数次祷告宣誓,但结果都是一样的——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被遗弃了。

    幸运的是当我徒劳地发愿时以撒一直在思考,他得出两个结论,一个明显不过,另一个甚至于没有。首先,我们必须躲起来,其次,我们不能离开玛瑙路。他解释说我们的猎人会以为我们离开了路面,就不会再费心寻找路上的事物了。我赞同了他,但尽管如此想要留在玛瑙路上也不怎么轻松,我们在大量光线的包围下安营扎寨,并且轮流警戒。

    我实在不记得夜间究竟发生了什么,那固然可怕,但与我第二日所见相比黯然失色,我只记得我们在玛瑙路上度过的那夜遭受了无数次攻击,并在数次攻击下侥幸生还,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还活着,这是最重要的。

    新的一天开始了,临走时准备的112瓶水,97包食物和12箱魔法物品现在只剩下了12瓶,15包以及11箱。接下来我们需要制定一个行动计划来补给我们失去的水和食物。我坚持用魔法物品与他人贸易,以撒则打算拦路抢劫下一个旅客,经过几番争吵和殴斗,我们决定交易。

    我们从来没有过机会。当我终于看到远方出现了马车的影像时我挥手呼唤他们,以撒按下了我的手,他指出尘云中隐藏着什么东西。我紧张地瞪大眼睛观察他所说的地方:黑色灰尘中隐约透露出耀金的微光。

    与那些和Ahntem正面相遇的倒霉人一样,我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尽可能快地逃走。我们跑至公路边并到达另一侧。出于某种原因,我们认为像Ahntem那样残忍且毫无人性的怪物是无法跟随我们到达真实世界的。这是个可悲的错误,但事实证明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当我回头看到空气碎裂,追兵突破而至,我对当前的处境不再抱任何希望。我瘫倒在地,以撒想要帮助我,但我无法挪步,只能在原地啜泣,直到Ahntem欺身而上。

    正如我开头所说,Ahntem的外貌已被多部作品详细描述,不过据我所知那都是从学术角度而言的,下面我会尽可能地道出一个普通人面对这样的野兽时最直观的恐惧。

    我盯着面前的庞然大物,八英尺高,五英尺宽,伤痕累累的紫色皮肤,金铠包裹了半个头部和后背,环绕在胸前并取代了左腿和右臂。在那些机械制成的黄金肢体上,我可以看到成千上万的齿轮和螺丝步调一致地运转着,它们相互撞击、律动,喋喋不休,演奏出只有最为罪恶肮脏的生物才会享受的交响乐。并且,还有另一种声音交织其中——一透过位于它躯干的中心玻璃,我可以看到一个烟熏绿色的生物,眼睛和嘴脸勉强可辨,它正拍打着禁锢住它的玻璃监狱,嘶声哀嚎。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种声音,尽管想用语言进一步形容也是不可能的。声音抓挠着我,以一种更为原始也更加本源的方式穿透我的灵魂并抵达更深的层次。事实上面对着那种声音,死亡都显得再仁慈不过。我闭上眼睛,等待着。

    死亡没有降临。十分钟后我睁开眼睛,我面前的Ahntem与另一个并肩而立,它的手中抓着以撒的尸体碎片。它们一同凝视着我。

    “你将加入我们,”为首的说,“你会为欧泊城主雅各效力。”

    我点点头,它们抓起我,将我带至雅各面前聆听判决。他告诉我虽然我是以撒的灵魂伴侣,但他觉得不该错杀一个在物质层面上没有犯错的人。取而代之的是,我的舌头被切除,我不得再前往琥珀城,而是留在欧泊成作为他的守卫。我敢肯定,他认为这是一种怜悯。

    为什么我要写下这些?因为我希望你们能够明白,Ahntem不是战士,不是刺客,它们是厄运的缔造者,你无法与之抗衡或者逃脱,你没有胜算,你唯一能做的只有祈祷速死。

    ——发现自Hadius Moor,欧泊城第七百五十一位守护者的个人著作中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六 九月 23, 2017 10:21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