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I Was Not Magnificent 我并不高尚

    分享
    avatar
    EyelessKay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16
    注册日期 : 13-02-03
    地点 : 魔都

    I Was Not Magnificent 我并不高尚

    帖子 由 EyelessKay 于 周日 三月 20, 2016 12:48 am

    I Was Not Magnificent 我并不高尚
    某个临窗卡座
    Shirley尽全力表现得没有被 O5-4打动的样子。

    他们的会面场所,Kalamazoo外的一家 Denny's,是相当的不正式的。不过这是她坚持选择的位置,没有什么地方能够比一家Denny's更能显示你因为被忽略的愤怒了。

    你想要什么?”她问道,一边从那脏兮兮的杯子里吸着冰水,”我想他们全天都供应餐食……”

    我在来的路上吃过了。我更希望我们进入正题。”

    好吧,先生,为什么?我难道得自己想办法加入 Alpha-9?”

    O5-4有些怂得耸耸肩,我们计划在基础工作更加完备之后再接触你。你在基金会工作的经历是合格的。”

    仅仅只是合格的?” Gillespie对着来接受点单的服务生笑了笑。她点了冰茶以及一块百吉饼。她的会面对象则要了一杯咖啡。

    事实上,是杰出的。你应对大量无生命SCP个体的技能被基金会认为有相当的价值。

    Gillespie移开了她的水,把手臂放到了桌子上。那么,为什么你门不一开始就来找我,别告诉我你们觉得我对此不感兴趣。”

    我们认为你对于这个计划本身持反对意见,鉴于你以前强烈反对Omega-7的事。O5-4从外套口袋里取出一张纸,小心翼翼地挡在脸前,你为了防止任何和Site-77相关的人物被调配到这个项目做出了大量的努力。

    但是并没有成功。”Gillespie的茶终于到了,她向里面倒了一小包糖。

    “没错。”

    咬了一口酥脆百丽饼之后, Gillespie擦掉了嘴上的残渣。我从未说过我反对那个概念,我只是说没有任何人去考虑监管甚至处决那只……机动特遣队。”

    那这次什么使你改变了注意?”

    只有一点,”Gillespie道,又向百丽饼上加了一小块芝士奶酪,你们没有安排来一个愚蠢的领导,你们只是派来一个有趣的人物。”

    主任,Sophia Light有能力管理好这只机动特遣队。

    我非常确认她有这个能力,并且她也非常有名,足够让人觉得也许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我认为我们对于Sophia的信任是合理的。恕我跑题……我们非常高兴之前误会了你的态度。你接收这个位置会让很多人满意。

    Gillespie点头,“在我做出最终决定之前,我想和行政见个面。但是我想我不会因此改变我的主意的。”

    O5-4用餐巾擦了擦嘴,主任,很高兴你这样说。”

    我想先和Light见一面,在Site-77

    “……很好,我们可以安排。”





    Site-77
    茶室

    Shirley Gillespie站点主任和Sophia Light主任隔着一张茶室的小桌子尴尬地盯着彼此。Anderson已经送上了饼干,但自从她们坐下开始气氛就一直很紧张。

    Light把更多的糖拌到了茶中,“主任,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了。”

    Gillespie点点头道:同感,闻名已久……我很喜欢读你的工作的报告。我完全同意你关于我们应当施加压力来观察事物的真相的观点。”

    谢谢。”Light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到不新鲜的饼干上,Gillespie的眼神就像是激光锁定一般。

    你还是站点主任吗?” Shirley问道,一边优雅地向着茶吹气。

    事实上,我不是了,我自愿辞去了主任的职务以专注于Alpha-9的任务。 Site-41也许还在等我,有可能罢了。”Light耸耸肩,吮了一口茶。

    啊,那可真遗憾。”Gillespie喝着她的茶,并发出了满意的哼声。我很幸运能找到一个无限期的代理主任。我的孙子,Ralph。你见过他吗?

    Light停下了喝茶的动作,我……也许,有些耳熟。”

    “他非常棒,我不是因为他是我孙子才这么说的。”

    Light笑了笑,道:那是当然。”

    “不过我想你应该不是来听这些的,我们来进入正题吧,关于我们能做些是什么。”

    “主任,我洗耳恭听。”Light把手肘撑在了桌子上,身体前倾。“告诉我你想做什么?” 

    我的理想,我在这里的研究的中心,就利用SafeEuclid的异常来让我们了解异常世界的本质。查明交叉实验能够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直到出现不自洽的情况。

    没听说你的站点也有一个物品被重新分级为“已理解(Explained)的吗? Light问道。

    你没必要炫耀。”Gillespie的嘴唇拉紧了,她低下头看着茶水。

    噢,我不是这个意思。”Light抬起了手保护自己,真的,我只是以为我们正在谈论这个。”

    没关系,”Gillespie道,静静地喝完了茶,“我认为……我向你展示几个我指的案例之后会更好。我不希望我们间有什么误会。”



    SCP-213 收容区,Site-77 Euclid
    我认为这个项目很有可能为机动特遣队增加战斗力。”

    她们站在一个玻璃收容区外,玻璃区里是一间封闭的金属屋。房间内外弥漫着有毒气体,扭曲成灰绿色的圆柱。两名守卫站在玻璃区外,全副武装。

    里面有一个我们在他小的时候就发现他的男人。”Gillespie递给Light两张照片。其中一张是老旧的偏光照片,一个矮胖的,满脸痘印的少年,手上有两团强光。他试图表现得坚强些却显得很害
    怕。另一张新的照片上是一个满身疤痕的,秃顶而面色苍白的年轻人。

    自从我们唤醒他,他就很配合治疗。我们遇到过很多身份认同问题,有些成熟个体很难。但他是个可造之才,足够年轻,还没定型。”
    Light把目光从收容区移到照片上,又收了回去。但是,如果他非常合作的话,为什么会有这么严格的收容措施?”

    “合作?如果他可以的话他会的。”

    那么他身上的眼球们还有别的影响?”

    Gillespie抽出了最后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比较大,她把她举到Light眼前。这是带给他异常能力的未知寄生虫。它们很享受这样。”

    Light对着照片露出怪异的表情,这真不幸。我以为你说他是可行的候选人。”

    幸运的是我们取得了一些进展……我们知道了如何,如果有机可乘的话,抑制那些寄生虫。我们能做到,但是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分配给这个项目。”

    这就是你的目的是吗?增强,而不是去理解。”

    概括地说,是这样的。”Gillespie轻轻一笑,对着电梯比了个请的手势,不过,这样过于简略了。我希望能够增强,然后去理解。我想向你展示一下我最想理解的事物之一。”




    SCP-2322, Site-77管理办公室 
    除了它只会重复我过去1999年在这里的一天以外。

    你自己进去过吗?”Light看着门问道。穿过Site-77的主任办公室的门看去,能看见走廊。那门看上去并不起眼,除了没有门把手,周围有武装安保以及大量标识高安全等级的的警示标志以外。

    从未。自从我知道这个项目的异常性质开始,我和我的员工们就觉得这是一个坏主意,风险太高。”

    它太过奇异,并且某一天突然就出现,就像以前一直在那里一样?”Light道,努力躲避着从走廊里凶猛地冲出来的官员们。.

    Gillespie点头道,我们试着从一边钻孔,但是没有哪种钻头取得了进展。我不想为修补一大片我们已经缩水的工作区域买单,只是为了在一扇门上戳一个洞。”

    Light放弃继续躲避人流,直接靠在门边的墙上,我不明白武器化213能怎么帮助理解这个项目。

    并不是那样。”Gillespie用手搭在门上,这只是看待未知事物的一种新方式的例子而已。我们只要能跨出第一步,能将某种已知的事物运用在别的未知上,我们就能开创新的时代。”

    Light还没能回答,一只机械手臂从人群中伸出并将一把刀指着她的脸。 

    穿着沾血商务装的机器人看起来并不那么真实。Light退入了SCP-2322之中。

    安保中离Light最近的那个,被金属钉扎在了大腿上。在倒下前,他发出了惨叫。另一个安保趁机掏出手枪,却被一把刀捅进了肚子里。

    Gillespie把手伸进手提包中,但是这人造人已经混进了恐慌而混乱的人群中,到处挥舞匕首。那只没有动作的机械手握着一只古老的手枪,整个机器人都在电流的作用下发出嘶嘶声。

    那一刻SCP-2322的门是打开的,而 Light被推入其中。

    Gillespie愣住了一瞬间,想了想然后也冲了进去。门自动要关上,过去从没有多人同时进入,但是那慈善杀人机器用刀锋撬开了门,也跟着进去了。



    SCP-2322内部

    GillespieLight一瞬间就觉得被强烈的既视感笼罩。她们几小时前才路过同样的入口走廊。四周只是科技感稍微弱了一点,但是总体的氛围是一样的。

    如你知道的一样,”Gillespie道,这本来应该是我人生的单人模拟,过去从没有两个人一起进来过。通常……这里都表现的很不寻常。由于内在的事物导致的死亡不是永久的,外来事物的实验都很……微妙。” 

    Light靠过来耳语道。我下面有一个小鬼在跟着我,这是正常的吗?” 

    Gillespie低头,然后惊讶地道:“Ralph 

    Light的身边,小小的Ralph Roget一只手紧紧抓着她的裤子。在1999年他还不到十岁,他也确实显得那样年幼,除了他是半透明的以外。

    Light把目光从Gillespie移到Roget,然后又移了回来,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继续往前走,让循环继续下去。”

    这是你的人生,你记得往哪走吗?”

    她们左边的哨卡警卫晃动着墙,嘴里嘟囔着什么,在她们走过的时候只顾着看杂志。

    Gillespie皱眉道,前面有一个电梯,我们可以乘那个去我的办公室。” 

    Light在快速通过入口区的时向四周看了看,不被所有人盯着的感觉真好。”

    Gillespie刚张嘴想说些什么,一声尖利的枪响打断了她,Light捂着腹部倒在地上,小Roget只是静静地站在她身边。

    Gillespie一瞬之后才抬起头,一个人,不是人类, 穿着红色外套和假胡子的家伙正拿着枪指着她们。Gillespie的大脑飞速运转起来。;在这里面这都不应该会成为现实,一切都是假的,但是这假人是个真的机器人。不,太糟了。

    机器人扔掉了抢,向她们走过来。它从外套里掏出了一支沾血的乐器,SOPHIA LIGHT,它用刺耳的机械声宣告道,“回报!为了你所得到的。财富必须要献给慈善。没有肾的感觉怎么样?我们可以告诉你。”

    她尽全力扛起Light走向电梯。Roget鬼魂跟在后面,一摇一摆。而机器人却在后面懒洋洋的样子,看着她们挣扎。她们刚刚到达电梯里面,Light挣扎起来按下了关门”,而门在鬼魂刚刚要进来的那一刻关上了。

    该死!”Light叫道,捂着自己的腹部,真他妈疼!”

    你中弹了吗?”Gillespie俯下去寻找地上的血迹,哦不,我们得马上找医生,这里可不是一个……”

    Light掀起了自己的衬衣,一边做了个鬼脸一边滑座到边上。 

    Gillespie看着她,你为什么穿着防弹衣?”

    自从监督者们(Overwatch)安排我到这个位置以后我就一直穿着,我们认为……哦,见鬼,……这样的事早晚会发生。”

    Gillespie站起来,扬了扬眉毛,按下了她知道的通向行政办公室的按钮,你让我担心了,我不希望任何人在这里受伤。”

    我没事,我想我们有更大的问题要担忧。那究竟是什么?”

    Gillespie抬头回忆了一下,我想,我们在我来这里任职以前就收容了它们,从Manna慈善基金手上,它们差不多就是从所有人手上抢钱来帮助所有人的变态罗宾汉。

    Light轻轻地按压着防弹衣下的擦伤,疼得有些抽搐,以前它们突破过收容吗?”

    Gillespie摇了摇头,从来没有过,我不知道它们怎么能靠自己冲出来,他们通常都非常温和。如果有人协助它们,也许……我们可以在回去以后检查安全记录。”

    到达的铃声响了,电梯的门缓缓滑开,半透明的鬼魂小Roget正在那里等着她们,它紧紧跟着Light一起穿过布满防火门的青色走廊。Gillespie的办公室和今早见到的没什么两样,墙上挂着同样的画,墙也被涂着同样的眼神,地上铺着同样的地毯。

    Light四周看了看道:我有很强烈的既视感,”

    Gillespie坐在了办公桌边的椅子上,是的,是的……我们得想出个行动计划来,如果这个循环到现在都还在继续,我们可能必须得等到它整个结束,我不认那些站点安保的复制体能够给我们多少保护。” 

    Light坐在了面前的一张椅子上,我们就先在这里等会儿,让他们来找我们吧,Manna的机器人不会像你一样了解站点的,所以它可能要花很长一段时间找到我们。

    那扇门过了一会儿打开了,SCP-2322版本的安全主管 Anderson走了进来,坐在了主任办公桌边另一张椅子上。

    一串无法听清的嘟囔从他的嘴里发出,同时他把一些文件放到了桌上,LightGillespie看了看那些文件

    Shirley编号:Gillespie
    项目等级:Gillespie
    特殊Gillespie措施:Gillespie 将被Shirley标准的Gillespie Gillespie,其位于Stanley Gillespie Shirley GillespieRalph Roget Roget Ralph Roget Shirley Stanley Gillespie Gillespie.。收容Gillespie将被每周一次由穿着不透明Gillespies保管人员 ……

    Gillespie抬头看着Anderson。然而他注意力早就转到别的什么上面了。他跪在地上,在. Light面前和Roget玩了起来。

    Gillespie他叫道,揉着鬼魂小孩的头发。Roget咯咯笑着,也回应一起玩闹。Light尽量坐得离Anderson远了一点, 她看着Gillespie,后者也正看着她。她们的目光在Anderson,和彼此之间不断游动,直到她们都清了清嗓子。

    Anderson抬起头,嘟囔着说了些无法辨识无法理解的话。他开始拿出更多的文件放到桌子上,文件都和之前的一样。在他想说点别的什么前,喇叭里突然响起了警报。

    站点人员注意!这显示了情况的紧急。全级别收容失效,推定使用代号棕色城堡措施。”

    该死,”Light站起来道,这正常吗?”

    不。”Gillespie坐回了椅子上,她用手指不断敲击着桃木桌子。“Anderson,走吧。”

    Anderson站起来,点头并且快速离开了房间。Gillespie从桌子里拉出一面抽屉,拿出了一大瓶白葡萄酒。她给自己和Light各倒了一杯,道:来一杯吧,它能让你冷静下来,我们需要冷静。”

    这里有某种安全屋吗?我们能躲进去然后等一切结束。”Light问道,一边从办公室门向外看去,一边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酒。

    Gillespie闭上了眼睛喝了一口酒,道:“我还记得安全区过去在的地方,也许。”

    远处,一切都沉默得可怕。

    片刻之后,Gillespie站了起来,按下了桌子下面的一个按钮,打开了撤离电梯的门,我不喜欢这样,但是我们得走了。”

    点点头,Light当先走进了电梯。 Gillespie在放下空酒杯之后也跟了进去。电梯默默地门关上了,她们向安全区出发了。


    avatar
    EyelessKay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16
    注册日期 : 13-02-03
    地点 : 魔都

    帖子 由 EyelessKay 于 周日 三月 20, 2016 12:49 am

    SCP-2322Safe级别项目区

    电梯把她们带到了一块安静的区域,她们靠着墙,转弯时悄悄地检查着周围的情况。偶尔,远远的一声爆炸或者惨叫会提她们现在正有大麻烦发生,这让她们越发地小心自己的脚步起来。

    我们到底在找什么?”Light轻声道,一边小心翼翼穿过这片区域如同捕鼠夹一般的似乎无尽的转角。小Roget也在下面跟着她,在Light穿过转角之后耸着鼻子。

    一些有用的东西,”Gillespie回头悄悄地道,同时她也仔细辨认着门上的标签。一切能给我们帮助的东西。”

    等等,”Light 突然蹲下道,看,那扇门是开着的。”

    确实是半开着的,就在走廊的远端。门上没有任何标识,或者围栏,这说明有什么东西从里面出来了。

    在后面,传来了人声:是你吗?”

    Light的眉毛皱了起来,那是' Lament的声音吗?她紧张地盯着那里。 

    看起来就是那样。Lament从打开的收容区里走进光线里, 我听到情况马上就来了,一切还好吗?”

    Light皱皱眉,低头看着 Roget“……”

    这个幽灵男孩正忙着玩Gillespie的鞋带,根本没有注意这边。Gillespie自己则是沉默而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

    Light皱着眉把目光收回到Lament身上,我们第一次约会你给了我什么?”

    Lament摇着头走进道,别这样,Sophia,是我,我说过了我听说了事态马上就过来了。

    Light摇着头退后了一步,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第一次约会你给了我什么?”

    就在这时Lament的脸开始融化,Light…………Gillespie……Gillespiesgddgdsd随着他的靠近,他的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就像浓雾中的船只一样,Light 知道Lament不在这里。只是一个

    变形虫,”Gillespie靠着Light撑住自己,只是那……该死的……变形虫……”

    但也不尽然,一张橡皮一般的皮肤一拳在它的黏糊的表面上打了一个洞,露出下面的机械骨架。它只伸出了头和手臂就卡住了。它不断挣扎着想出来。

    Gillespie紧紧握住了Light它正在利用我的样本!”

    Light低头,抓住了Gillespie的手,我们必须立刻离开这里,你能跑起来吗?”

    不……可以,我可以的,我只需要休息几秒钟。”Gillespie靠在墙边,面如死灰,我没事。”

    那机器人继续在黏糊的表面挣扎,它看起来陷入了麻烦,两个女人警惕地远远地看着它。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你。”

    一只手撑在墙上,一只捂在胸前,Gillespie有些生气地道:我说了我没事。”她站直了,道:“我们继续吧,我们能克服这些困难。”

    我们到底要去哪?武器库?”

    Gillespie摇摇头,指向前面站点里的某处,我不会射击,也不认为枪械有用……你知道他穿着死人的皮肤吧。”


    Light皱起了鼻子,我会想知道吗?”

    并不会,但是那比你的防弹衣还好用。”Gillespie一边盯着机器人,一边向远处走去。

    Light跟上,道:“所以我们不是在找抢。”

    不,我们在找拖把。”

    机器人从皮肤中伸出了另外一只手,并且拼命地想从中把自己弄出来。她们快速逃走了,一路顺着走廊离去。

    Gillespie带路来到了一个巨大的装满干净液体的透明容器前。温和的水流是一个清洁拖把悬浮在水池的中间,拖把不断旋转着,而不会碰到边缘。拖把的一段不断渗漏出绿色的液体,然后和液体中的化合物混合之后消失。

    Light能听到那机器人追来了,浑身滴着粘液。她盯着袭击者可能袭来的路线,而Gillespie拿起了一对大架子把拖把从容器中取了出来。

    Gillespie把拖把递给了 LightLight盯着拖把看了一会儿才接了过来。那个机器人已经行动自如了。在它转过来之前在墙上投下了一片阴影。

    Light在机器人转过来时站住了位置。它全身是油,看起来就像是装错骨头的男人。它胡乱地挥舞着匕首冲了过来。

    SOPHIA LIGHT,”它叫道,为什么不向破碎神教捐款,为了唯一的——”

    Light很快地一刺,把拖把塞进了它的嘴里,没遇到募捐的人。”

    她快速地转动把手,把酸液激烈地洒在它的皮肤上。随着拖把不断地旋转,它宽松的皮肤下面开始出现难看的突起。机器人野蛮的挥击也逐渐慢了下来。有毒气体从皮肤的各种洞中冒了出来,然后它倒在了地上,不断抽搐着。

    Roget开始鼓掌。






    SCP-2322Euclid级别项目区

    通向Euclid收容区的通道意外得安静,只有远处有爆炸声和尖叫声,不时会有电力不稳的情况发生。看起来应该是个能找到有用东西的地方。她们来以后只发现碎片和四散的假人,没有什么是完整的。 

    Light小心地从死去的安保身上抽出手枪,幻影小鬼躲在他祖母的腿后面。我想有什么已经通过这里了

    为什这样认为Gillespie问道,同时用一根断掉的钢筋拨弄着地上的残骸。

    Roget小鬼,可能害怕得都有些麻木了,歪歪扭扭地又走向了Light

    Light拉上了外套拉链,寒颤道:有些冷了,那是什么不妙的东西吗?”

    不……我不这么认为,可能,也可能不是。”Gillespie坐在了一堆乱石碎块上道。除非你现在看到下雪。”

    Light继续向里走去,踩过了一片检查哨的残骸。她的脚下是吱吱作响的玻璃碎块,一股冷风又铺面而来。肯定有什么在操控着温度,我在这里都能感觉到。”

    Gillespie从坐的地方看过去,你觉得我们应该继续深入吗?”

    Light耸耸肩,凝视着走廊的远端。这是你的站点,你比我更加清楚。”

    Gillespie站起来,小心地跟着Light穿过了那片碎片。我不觉得我们现在正在遭遇危险……我们应该继续前进,我们会没事的。”

    随着她们更加深入这片区域,站点的破坏变得更加严重了。每一扇门都只剩下原来的框架,破碎的玻璃和扭曲的金属布满了烧焦的走廊。

    照明越来越糟糕,她们只得扶着墙走。只有偶尔闪烁的灯光和Light的手机光线能照亮前路。一团薄雾围绕在她们的脚踝边

    在那一刻,她们都没有注意到Roget的脸上露出一丝开心笑容,在黑暗中,他溜到了她们前面。

    就在那一刻照明恢复了正常。

    LightGillespie都开始查看四周寻找有无异常。顺着走廊,一扇打开的钢制安全门里不断喷涌这结霜的冷气。Light用枪指着那,并且开始慢慢靠近。我想我们发现谁让这里变冷了。”

    Gillespie跟在Light后面,在Light把门开到最大位置时仔细读墙上的标记。

    Walt

    Light扫了一眼她,道:什么?” 

    Walt Disney,我们有他冰冻的头。”

    屋子里传来了小孩子兴奋的叫声,Gillespie的头转向了声音的来源,Ralph

    Light什么也没来得及说,Gillespie慌忙地冲入了这个人体冷冻收容室。

    Light跟了上去,出现在眼前的景象却是Gillespie的孙子的透明复制体被一群跳跃旋转着的,响铃的,穿着电话线做成的外衣的小羊们围绕着。羊头的位置被一部电话替代了。

    Walt Disney的冰冻的头被安放在屋中的一块支架上,其上连接着两部电话,其中一部电话里传来了人声:主任!很高兴再见到你!”

    Gillespie向前靠近,道:你好,Walt

    请接收我对于这寒冷的道歉,主任,恒温器出了一些问题,幸好我的绵羊梦程师能够来帮忙。”

    恰好此时,所有的羊都开始响铃响个不停。

    现在,主任,我能怎么帮您?” Walt问道,他那无法动弹的脑袋让他的嘴唇留在了玻璃之中。

    “……从哪开始呢?”Gillespie呼出一口气,把手臂叠在身前。今天不是个好日子。”

    嗯,今天您和您的孙子都来了,能有多糟呢?”

    相当糟,Walt。他的到来有些帮助,不过还是很困难。

    一只羊上前,Roget骑在了它的背上。一根小纸牌火柴被放到了电话上。这可能能帮到你,”Walt.说到,“我用它在我的梦程师不在的时候保持体面。”

    Light拿起纸牌火柴,检查着道:这是什么?”

    Gillespie看着Light道,这是装满冬天的火柴盒,亲爱的。”

    哦,真棒,”Light道,同时 Roget也从他的战马”上下来了。谢谢,Walt 

    Walt什么也没说。Gillespie Light 手上抽走了火柴之后,示意Roget跟上之后转身离开了。

    Walt在身后突然道:还有一点,主任。”

    Gillespie在门槛处转身道,嗯?”

    独身一人非常危险,请小心。”

    Gillespie点点头,道:我会的,Walt

    Light跟着她离开了房间,我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可没想到能见到Walt Disney

    Gillespie绕到安全门的后面,并且开始推门,帮我把门关上,我们不需要再降温了。”

    点点头,Light走到Gillespie身边也开始推门,天啊,这可真沉,为了锁起一颗头这有必要吗?”

    Gillespie也在一边努力着,这扇门缓缓地在尖锐地摩擦声中关上了,推上就对了,我想,在这之后我们得休息一会儿。”

    Light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好主意。” 

    门回到原位锁起来之后,她们靠在上面休息,擦着汗缓缓滑倒门根上。冰冷的钢门感觉不错,就像冻住的冷水浴一般、她们互相靠着,疲惫一下涌了上来。

    最终,Light开口道,糟透的一天,是吧?”

    是的……但是我猜这对你来说并不新鲜。”

    我不会主动去冒险,很多我的故事都是……夸张的。”

    噢,”Gillespie低头看着火柴,你刚刚使拖把那几下棒极了,那个机器人不堪一击……”

    噢,嗯……谢谢。”

    Gillespie摸了摸地上的霜,“开始变得暖和了,我们应该走了。”

    Light呻吟道,“再休息一小会儿。”

    Gillespie闭上眼睛,道:很高兴你也这样想。”

    她们在那里躺了一会儿,她们的呼吸逐渐平缓下来,太累了,太困了。Roget小鬼蜷缩在他祖母的膝盖上。在嗡嗡作响的日光灯下,躺在冰冻的钢铁上,她们开始享受这片刻的平静。然而,平静很快
    被弥漫走廊的恶臭味打破了。

    你闻到了吗?”Gillespie问道,缓缓从Light的肩膀上抬起头。

    是的……像是从某个生化实验室,或者我的垃圾桶里传出来的。”Light站了起来,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肌肉,抱怨了一下这粗鲁的起床信号,是从那边来的。

    从她们来的方向传来了这股味道,她们面前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半植物杜宾犬,和一个人的头。那是一颗被斩下来的上年纪头,布满了软体动物和下垂的苍白的肉。那些藤条和叶子在它靠近的时候威胁地旋转着。

    在她们俩敢动弹之前,它已经来到了Light的头顶上,用树枝一般的爪子按住她,Gillespie尖叫着跑开了。Light吓得都忘记了反抗。

    那怪物张开了嘴,露出了软体动物一般的舌头。

    它就像人类最好的朋友一般舔着Light的脸,然后顺从地坐在一边,等候着指示。

    Gillespie找到了 Light的枪,然后那怪物正盯着她看。

    Light喘了一口气,道,:“……我想,它是友好的。”




    SCP-2322Safe级别SCP

    Light花了大概十五分钟才决定原Gregory把粘液弄得她满脸都是。坐在它的背上非常舒适,而且一路上还有可爱的花朵可以看。

    差不多此时,它越过了Site-77的区里的临时路障。如果Gregory没有过来帮助她们,她们可能还精疲力尽地坐在Walt的门外。

    Light靠向Gillespie,后者急忙停下了手上的动作。Roget爬上了她的大腿,而她正在指引Gregory穿过Site-77。“你找到了吗?

    Gillespie摇摇头,还没有,但是我们应该接近了,我他们在移动它之前就把它设置在这里。

    Light看着路过的房门和碎石,如同一团幻影,Gregory快速地穿过其中,如同潜意识一般地服从指令。你很擅长这个。”

    Gillespie耸耸肩膀,操控着缰绳,道:我以前参与过1513的相关实验。”

    Light笑了笑,道:“真的?你以前就该让我看看这个!”

    她们向左来了个急转向,Gillespie紧紧抓住来了长草的脖子。我本来是想要……哦,见鬼!”

    撞在一团水仙花上,Light的脸上发出嘎吱的脆响,而此时地板突然解体,她们脚下地板逐渐崩坏,而Gregory被一段墙的残骸绊倒,把 LightGillespie缠在了一团长满花的藤条之中。Roget从墙
    中穿了过去,消失在视线之中。

    Light 在藤条之中看到了她们遭遇了什么,是那机器人——没有皮肤了。但是它非常完好,穿戴着——耳机,看起来像是低音扬声器。它的头部已经残缺,并且大块大块地掉东西,露出一大块扬声器。 

    SOPHIA LIGHT!我们可以放过你试图清算资产的尝试……但是也许是时候了,你应该***更多,SOPHIA LIGHT,我们能帮忙。

    Light痛苦地捂上耳朵,“应该把你回炉再造……它到底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她看向身边被藤条绑起来的同伴。

    Gillespie扯断藤条站立起来,她已经从包里扔出了一个小白盒子。 盒子滑过了地板,滑到了机器凶手的脚边,看起来好像有雪花从中射了出来。

    机器人把它的头专利过来,并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D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

    Gillespie蹒跚地退了回来,捂住了耳朵,身后的植物怪兽伸出厚厚的叶子盖住了她。

    藤条释放了Light,而Gregory扑向了那机器人。它们在搏斗中叶子不断地晃动,偶尔有被叶子盖住的隐约刺耳声传出。混杂着金属被撕裂的声音。 

    Light抬头找到了Gillespie,她正从衣服上剥去沾上的叶子。

    雪花正在增多,Gillespie看着它们,然后转向Light道:我们要离开这里,顺着走廊走到防爆门,扶着我!”

    话不用说第二遍,Gillespie是个身材娇小的女人,而Light坚持了多年的严苛锻炼。她扶起Gillespie并带着她尽快顺着走廊逃走,身后打斗的声音更加剧烈了。

    到达安全门时, Gillespie快速地输入了一串密码,厚重的绿色防爆门嘎吱嘎吱地打开了,霜冻的最后残余被新鲜空气吹散了。

    一声尖利的响声传来,雾中传来一声长嚎。门已经打开了,Light Gillespie走了进去。

    门在她们背后关上了,Gregory的身体因为冰霜和毁掉的机器而变得沉重,就在转角附近。它在走廊中嚎叫着,只差一点点就能及时到达金属门,有那么一会儿,门上不断传来挠门的声音,然后就是沉默。

    Gillespie抓紧了Light,喘息地道:我就知道那会起作用……”

    Light拍了拍Gillespie的头,欣慰地喘了一口气。她们开始向着走廊的尽头走去。她们身后,Roget 从破烂的墙体中伸出了头,然后跑着跟上了他的祖母。Gillespie放慢步伐等他,然后停下来,走向墙上繁多的门中的一个。她输入了另外一串安全密码,打开了门。

    里面是一件洁白的无菌室,正对面是一扇海军蓝的门。门后的灯泡发出的光线透过门缝射进来。Gillespie走进门,自言自语道:它在……等着我们?是的,是的,这会起作用……”

    Light跟在她的后面,打量着房间,问道:发生什么了?”

    电灯炮响着,Gillespie温柔地笑道,找到有用的东西了。”

    Gillespie打开门,弄出里面的一块金属装置。她仔细地检查了一下,然后目光有神地转向Light 道,比我想象的要好,我们有机会了。”

    LightGillespie做了个请的手势,那么,接下来去哪?”

    Gillespie把她的新玩具放到了口袋里,然后走出房门,“我们要烧楼了。”
    avatar
    EyelessKay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16
    注册日期 : 13-02-03
    地点 : 魔都

    续2

    帖子 由 EyelessKay 于 周日 三月 20, 2016 1:14 am

    SCP-2322,停车场
    Pontiac Azteks?”(车名)

    Gillespie走过成串的Azteks,在摸到这车奇怪的车尾时皱了皱眉,这部分已经崩坏了,这些车在1999是不存在的。

    Light,从房间的另外一端,叫道:这辆车有顶篷!”

    摇摇头,Gillespie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后排那辆Aztek的顶篷上,从包里拿出粘合剂,她把激光笔固定在了车顶上,指向了最远的墙。之后,她还使劲拽了拽,确保它已经被牢牢固定了。

    Light慢慢退开,越过 Gillespie的肩膀向前看去,“这不会有危险,对吧?”

    也许吧。如果我们造成了足够的破坏,循环很有肯能被终止,然后把我们踢出去。”

    说完之后,她打开了镭射。在停车场另一端的墙上出现了一个红点,从车子到墙上的红色射线几乎不可见。她们没什么时间欣赏这景象,激光笔的效果是即时的。停车场的所有车,几十辆Pontiac Azteks,都转动发动,蓄势待发。

    所有的车都开始去追逐红点,轮胎的摩擦声不绝于耳。几乎是一瞬间,大部分的车都撞在了别的车上。但是没过会儿,僵局就解除了,车辆不断地撞向墙壁,全力对准了红色的小点。

    这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车子们不断地砸啊砸,碎块从墙壁堆到房顶。不断的撞击使得灰尘四起,天花板也不断地落下碎块,整个房间抖得像只吓坏了的吉娃娃。.

    劈啪,嘎吱,破碎。

    这墙就好像是来到了1989Azteks开始为了位置而战。Gillespie Light看着它们冲到了隔壁,隔壁的隔壁。直到视线之外。 

    她们听着Azteks深入站点的破坏声等待着。 

    这说不定能放倒整座站点,对吗?”Gillespie问道,从袖子上拂去一些碎石。

    “……是的,也许吧。只要它们持续下去。”Light顺着洞往远处看去,你想在车里等着吗?也许试试无线电能不能工作了,或者别的什么。”

    Gillespie穿过那洞口,捡起一块褶皱的没能坚持到穿过第一面墙的Azteks的碎块。她选了一辆然后拉开门到驾驶席上去,而车门直接脱落掉在地上。

    耸耸肩,她走向第二近的那辆,那辆的尾部已经基本毁坏完了。这台相对还算完整。”

    她首先坐进去,Light紧随其后,关上了副驾驶的门,并锁住了它。然后她靠在座位上闭上了眼睛,呼……”

    你为什么那么做?” Gillespie问道。

    做什么?”Light睁开一只眼睛,看着Gillespie

    锁住车门。”

    Light透过窗户看向远方,小Roget幽灵正在残骸堆里玩一块扭曲的齿轮。Shirley,你永远才不带外面有什么。

    我知道,然后别叫我Shirley

    Light坐了起来,仍然盯着窗户外面,我们还没到称呼名字的关系吗?”

    Gillespie摇摇头,不是那样,只是……算了,如果你想你也可以那样叫我。”

    整个房间突然开始剧烈震动起来,远处有几处很响的爆炸声。天花板的碎块像是雨点一样落在车顶上,把一切还没有被砸凹下的部分砸凹。Gillespie吃惊地抬起头。

    我本希望循环在这样的情况发生前被终止……”Gillespie看着窗外,捂住了自己的嘴。

    怎样的情况?” Light问道,小Roget幽灵穿过车门来到了后座上,静静地等待着。

    所有的东西真正开始崩溃。我们从没有进行过这样的毁灭性实验……”

    一大块金属从天而降砸坏了挡风玻璃也打断了她的话,Gillespie急忙缩回来,手捂在心上,噢,我的天,我的天…
    …”
    坚持住,我们得熬过去。我们会没事儿的,别担心。”Light握住Gillespie的手,放轻松。”

    就在那一刻,一大块长毛的物体砸到了挡风玻璃上,车外,她们听到了一个童声,我的天,Jane,那里面有人!

    该死。”Light抽出手枪,外面 Roget害怕地看着蜘蛛们快速地爬来。

    Gillespie 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那块毛发的主人飞快地爬到车前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一只巨大的蜘蛛,毛发弯曲并且在下颌上涂满了口红。

    蜘蛛们爬了上来,从地上的残骸和损坏的墙壁上逐渐靠近。她们不断利用蛛网从房顶上吊下来,又突然猛地收回去。

    车辆开始不断摇摆,之前没见到的蜘蛛们的同胞,跳到车顶上加入了进来。

    很快,每一面窗户都被昆虫的外骨骼包围了,它们一边撞击着每一处平面一边喋喋不休。挡风玻璃弯曲了,但还没有完全破碎,几块碎玻璃溅到了前排座位上。

    车子继续来回晃动,两个女人都只得紧贴在座位上,互相依靠彼此。她们陷入了黑暗之中,因为外面已经被蜘蛛爬满。后窗玻璃被打碎出了洞,十几只蛛脚蠕动着想伸进来。

    她们两个蜷缩在前排座位上,Light用枪指着后面敲打着的虫子的脚。车顶快要撑不住了,大约三只蛛脚开始随意地抽打起来。Gillespie叫出了声,她前臂被蜘蛛脚扎过以后疼得厉害。

    就在那时两人突然觉得耳膜要炸了。

    立刻,蛛脚开始僵硬了起来然后粉碎了,四周的敲击声一瞬间都消失了。窗户外仍然什么都没有,但是已经没动静了。Gillespie呻吟了一声然后抓住了自己的手臂。亮光开始从车顶的洞中投
    入。Light向四周看了看,情况有多糟?”

    Gillespie看了看她手臂的肿胀,道:断了……”她嘟囔着,靠在座位上握紧了方向盘,她的指节因为紧张而发白。看看外面……是不是结束了?我们出来了吗?”

    Light使劲推开了门,看着外面。

    外面不一样了,我想我们打破了它。”



    ???

    不知道原来是什么的陶瓷碎片悬浮在空中,凹凸不平而又扭曲的车子,停在一块悬浮的平台上。蓝光照耀着悬浮的混凝土块。空气很污浊,尖利的铃音四处回响。

    Light扶着Gillespie穿过空地。Gillespie的呼吸很短促,眼睛也是闭着的。Light 不知道走在什么上面,她不断地走过悬浮在空中的房屋碎块。偶尔,有人类的部分身体,Light尽量不去看那些。

    四周有啸声。

    你现在感觉如何?”她问道,调整着姿势扶住Gillespie虚弱的身体。

    还好……还好,”Gillespie深呼吸道,继续走,他应该马上就来了。”

    Light向前看,远处有什么正发着微光。粉红色的微光,不断地在接近。 

    啸声也更加响了。

    粉红火烈鸟,以V字的队形飞来了。本该是爪子的地方却是尖锐的金属刺。其中的三只叉着被厚重的皮条缠着的,滴着油的,缺了一只腿又被藤条裹着的慈善机器人,手上的匕首荡悠着,并且无声地嚷着什么。

    见鬼。”Light皱着眉退后了一步道,这该死的玩意儿就是不肯躺下。”

    火烈鸟们从天上落下,比好了金属叉。俯冲下来围住了Gillespie Light感觉叉子刺进了自己的背,血液四溅。

    火烈鸟们回到了天上,回到了队形中,机器人被吊在了最前面。

    它们又一次从天空发起冲锋,机器人挥舞着手臂,身上的每一处伤口都在溅出火花,无数电线露出到了身体以外。

    Light紧张起来,在它靠近的时候就地滚开,扶起Gillespie开始逃跑。刀锋插在了地上,把机器人拽到了地上。 

    Light把虚弱的 Gillespie安置到地上,然后自己站了起来。

    机器人爬向她们,笨拙地冲她们挥舞着匕首。它的眼珠从眼窝中弹出,惨败的嘴唇在地上拖拽时不断裂开。

    Light向后退,把手握在手枪上。

    一个人飞快地冲来并且一脚跺在了机器人的头上,把它踩成了碎片。

    Light警惕地看着这个人,手依然搭着手枪,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他是个毛发浓密的小个子,只有Light臀部那么高。他穿着D级人员的连身衣。

    Gillespie主任……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Gillespie勉强抬起头,睁开眼睛道,噢,……太好了,结束了,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了。”

    E-8812走了过去拂开她眼睛前的头发,我也非常高兴,对你来说今天真是糟透了。”

    我也不……希望这样的。”Gillespie靠着Light才能站住我从未想过这样……见面。”

    E-8812握住她的手,马上她脸上的痛苦就被抚慰住了,“噢……”

    痛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无论是被烧灼,被压碎或者死亡,以及其他无数的悲惨的方式,都会带来疼痛。就算是来自虚假的人也会带来真的疼痛。”
    Gillespie看着远方。

    E-8812看看周围,道:你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会存在吗?”

    因为你创造了它?”

    他摇摇头,指着Gillespie,“是你让这一切发生的。你是第一个……在很多时候展示你的仁慈,真的,这创造了这里。”

    摸摸口袋里面,他掏出了一张小照片。是二十年前的Gillespie,她和她的丈夫在夏日中,站在白色的门廊前一起笑着,这是你的世界,Shirley,我们都在其中。

    Gillespie握住照片,你从哪拿到这张照片的?”

    我不知道。在这里,我们是处于时间之外的,对不起,你是唯一一个有最终决定权的人。”E-8812轻轻拍了拍然后挥了挥手。光线组成了一个蓝色盒子,盒中有一片闪光的白色螺旋。无论如何,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做什么了。”

    Gillespie点点头道:说下去。”

    白色的螺旋继续发出明亮的光芒,然后转变为了数字三。“你炸毁了我的基地,造成了上千人的死亡,却没有重启这一天,但是我很期待你的下一次尝试。”

    Gillespie点头,然后逐渐消失,Light听到了门关上的声音。

    至于你,”E-8812走进道,“别再来了。

    白光变成了巨大的红色的零,Light感觉脚下的地面消失了。眼前的一切在一瞬间变成白色,然后视觉和听觉才逐渐恢复。在耳鸣中,Light听到他们在叫她的名字。


    午餐柜台

    GillespieLight靠着彼此坐着,在柜台的正中间。Gillespie的手臂被吊着,但是她的兴致却从未有过的高。

    我只见过Bowe一次,他是在对付某种有可武器化能力的类人存在的时候,顺便来检查Site-77的,很明显,他希望能够使用213。但是那是213仍然在昏迷,你不会相信他为了能让我们的医生唤醒他许诺了什么。

    Gillespie摇头道,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事情不会那么顺利。”

    Light咯咯笑道:“听起来很对。”

    Gillespie用没受伤那只手端起茶杯,摇晃起冰块来。那么,Lament在你们第一次约会上,到底给了你什么?

    Light笑道:“栉水母,真是棒极了。”

    Gillespie也露出了笑容,那样的礼物总是意义重大,后来它们怎么样了?”

    Light大声地笑了出来,“你会喜欢这个的,一个年轻研究员把它们喝了下去,虽然它们并不异常却差点把我们整个区域搞得封锁。”

    Gillespie咯咯笑道,很遗憾你失去了它们。”

    Light耸耸肩,最后变成了一个好故事,有时候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是的……我听过一些关于你和Lament故事,流言。当然,如果你不介意…
    …”
    不,当然,我不介意。”

    你们还……有关系吗?”

    Light摇摇头,只是朋友罢了,我们都认为这样对我们更好。

    Gillespie同意地点点头,很遗憾,你们本来能成为一对拥有回天之力的夫妻。但是我想你最不想要的就是拥有更多的力量。” 她闭上眼睛,慢慢喝完了饮料。站起身,她说道:“我们回到站点去吧,在我们离开之前我有很多要给你看看的。我们已经让O5-4等了相当长的一会儿了。

    Light站到她的身旁,笑着道:带路吧。”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日 八月 20, 2017 4:28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