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Sarkicism Hub/欲肉教主页

    分享
    avatar
    ashausesa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69
    注册日期 : 12-12-04

    Sarkicism Hub/欲肉教主页

    帖子 由 ashausesall 于 周六 三月 12, 2016 6:56 pm

    概览


    在一本欲肉教魔法书中发现的纹章,具有重要意义。此印章(以及其中的单个符号)在世界范围内的欲肉教据点中都曾被发现。

    欲肉教(从希腊语σάρξ“血肉”变体而来)是一個宗教/哲學體系,其中涵蓋了多種傳統、信仰和灵性活動,内容主要来自该组织被神化的創始人「大术士亚恩」的教導。其教徒实施儀式食人、人祭、肉體强化、奇術、以及維度操控等活动。組織高度保密,公眾似乎對其存在没有直接認識;唯一例外的是破碎之神教會,他们在末日论(1)中对该组织有所提及。生物操控使得欲肉教派的教徒变为異常存在,超出基線人類的物理限制。疾病被欲肉教所崇敬,曾发现其宗教祭坛上供奉有腫大淋巴結和腫瘤的祭品。欲肉教視传播為奉獻,是一種「淘汰弱者」、淨化群眾的手段,因此積極追求自身的扩张。


    基金會將已知的欲肉教派分成兩個不同派系:原欲肉(Proto-Sarkic)和新欲肉(Neo-Sarkic)。原欲肉教可在整個歐亞大陸最偏遠地區的封閉社群内找到,其追隨者普遍貧窮(如自给自足)且敌视外人。這些團體視現代性為禁忌,顯示出嚴重的科技恐懼,並被迷信和禁忌約束。相比之下,新欲肉则是世界性的,公開包容現代性,對科技沒有明顯的不安;他們面對大眾的生活與其他文化和社會地位的人並無大分別。信徒主要是富裕家庭,有着豐富的歷史和传闻。此二者均尊奉同一信条,核心信仰包括以下概念:
    登神
    相信个人可以升格为神。欲肉教似乎是将大术士亚恩 (更宽泛地说法下还有他的Klavigar) 视作已经登神的存在。对原欲肉派而言,登神终会发生且亚恩是唯一途径。但对新欲肉派,他们几乎认为若有人有能力篡夺亚恩-这便是他们的权利(若非职责)。登神之路等同于对力量的意图。
    意图
    对力量的意图是人的主要驱动力。个体追求将万物纳入自己的主宰下,行使力量(效力)的指向,同时其他个体也在做相同的事,时常出现对立。意图之于力量就如形体之于物质;反过来,“欲望是万物的尺度”(2)。
    神餐(3
    圣典性地进食神明。欲肉教认为宇宙间有诸多神明(但他们不信奉),可以通过某些方式“吞食”这些实体。信奉者相信这种寄生关系(无论是字面或寓言意义)是他们奇术能力的主要来源。
    牺牲
    在原欲肉教派中,这一点似乎表现为为多数利益牺牲自己;新欲肉教派则完全相反,他们信奉为了个体利益而牺牲多数。肌肉承受痛苦,只为待治愈后变得更强;对心灵同样如此,而方式则是培养对常规下难以想象事物的耐受力-毁灭与重生的循环。争斗,在欲肉教看来是最好的导师。
    "引领血肉"
    相信所有生物都来自于同一先祖(在神话部分会有更多介绍)。信奉者认为此种共同血脉(4)是肉体强化 (或称"Lihakut'ak")的关键;欲肉教徒有权引导并畜牧有机质。
    原欲肉似乎相信亚恩正处在登神的过程中,待他完成变形,这个“缺陷、死产”的宇宙将被毁灭,被重塑成名为 “Ikunaan”的乐土,大众终将在那里知晓救赎与快乐。新欲肉教派则不同于此解释,他们认为亚恩已经完成了登神,而个体应当向亚恩奋斗,并通过获得力量、发展技能、舍弃局限潜能的伦理束缚等方法来成为诸神一般的存在。


    欲肉教徒使用一种独特的语言,似乎是古乌拉尔语、印欧语系和γλῶσσαχάος(5)的合体,但主要为古乌拉尔语。欲肉教的践行者(或称欲肉教徒)并不以“欲肉”自称-这一词语实际是古代Mekhane教徒(6)对其敌对者的贬义词。这曾经被认为是其真名,并先后被全球超自然联盟和基金会的彼岸计划(Sitra Achra)使用。事实上,欲肉教教徒将自己的信仰系统称作Nälkä(7),在潜伏相关教派时基金会特工决不可使用“欲肉”一词或其变体。


    这些Mekhane教徒用语使得基金会和GOC不自觉地接受了来自破碎之神教会(8)的“血肉/机械”宇宙观叙事,而这实际是对欲肉教完整内容不准确而极度粗略的描述。本文件意在指出并纠正过往错误,但“欲肉”(及其变体)仍然是基金会专有词汇中的正式用语。



    最後,确信基金會和GOC對欲肉教和其追隨者的意圖仅有极少了解。根據現有資料,推測欲肉教的目標将意味着一次SK 級支配地位轉變,甚至有 XK 級世界末日情景的可能。




    已故的Cornelius P. Bodfel三世(术士Sulkisk),内殿觉醒前领袖

    文化与结构
    必须理解欲肉教并非只是一种信仰系统,而是一种秘密存在的古代文化,它保有自己的语言、传统和社会规范(但在表面上与所在地的主流文化相适宜)。要理解欲肉教的心理,必须记住他们的心理是在完全不同的社会环境中塑造。因而,被大多数人视作超出底线的行为(杀人、虐待、强奸等)在欲肉教徒中可能是完全可接受的(9)。


    新欲肉教成员间的书信已被破解,其中揭示出在宗教等级外另一极度复杂的阶级系统。作为某种形式的家谱,似乎新欲肉教徒(10)极度重视血脉-这些隐秘贵族的婚姻构成了契约和强大欲肉教家族的基础(被其尊奉者称作“高等血”,有时是“黑血”(11))。个人基本从出生便加入欲肉教,新鲜血液则通过细致挑选引入。


    在欲肉教中教派和家族间并无明确界限。招收外来者一般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欲肉教徒在维系成员数量上很少遇到困难-他们的生殖能力和健康似乎并未因世代近亲繁殖而受到影响。即便是非术士(术士及以上级别的存在在生物学上不死)的教徒在死亡率上也显著低于普通人类(12),只有极少成员活不过100岁(暴力和事故除外)(13)。


    数据显示欲肉教派间的等级结构基本是相同的,且已经保持相对不变超过3000年。级别最高的两个阶层Ozi̮rmok(大术士)和 Klavigar (高阶术士)在经文和古代文献之外再无佐证,无法确认其是否为当代欲肉教阶层的一部分,抑或仅是作为一个虚构的基础。包括这些内容在内,标准的阶层系统(从高到低)包括有:


    Ozi̮rmok
    又称大术士。为先知亚恩单独保留的最高等级。亚恩会在下文详细提及。
    Klavigar
    又称“高阶术士”。大致可类比为圣徒。当前已知有四名Klavigar。新欲肉教徒大多宣称拥有一位Klavigar的血统。参间历史部分中的圣徒行传获取每一Klavigar的信息。.
    术士
    欲肉教组织中的宗教与世俗领导者。术士被认为在生物学上不死,且具有不同的形体(14)及异常能力。有理论认为它们能通过释放复杂的荷尔蒙来控制自己的Halkost15);推测KlavigarOzi̮rmok 也有类似能力。
    Võlutaar
    术士的顾问。在原欲肉教派中不知为何以女性为主。
    Zend
    欲肉教阶层中的中间等级。有与Orin不一样的一定程度力量及保护。
    Orin

    阶层中的最低等级。没有继承欲肉教血脉的信奉者须从该等级开始做起。

    1. 注意:某些分支教派(如“麦克斯韦宗”)也会认为欲肉教在数千年前就已被消灭,或者仅是对“束缚于”生物本性者的寓言警示—告诫他们有机生命的“缺陷”。
    2. “欲望是万物的尺度。勿为道德缰绳所缚。行汝所愿为,对汝所愿之人”-欲肉教格言
    3. θεός (Theós,“神”)和 后缀-phagy(进食,或吃/吞噬)的合体
    4. “Weri”;使用英语的欲肉教徒一般称此为“血”。
    5. 希腊语“混沌-舌头”;基金会用此名词称呼在欲肉教中经常出现、却又没有任何人类对应的未知语言。猜测这些词语并非为人类的声带设置,其发音仅是近似。
    6. 破碎之神教会的前身。
    7. 来自古乌拉尔语ńäxli + -ka,意为“饥饿”。
    8. “我相信这种关系是Mekhane教徒这边那些自我实现预言的产物。在第一次遇到欲肉教时,它和Mekhane图表中提到的末日大敌(“血肉”)非常相似。毫不奇怪机械教徒们将两者联系在一起,但欲肉教这边完全没这种感觉。对欲肉教而言,Mekhane教徒只不过是一帮挡路的普通人-从来不是什么预言中的精神大敌。” Dr. Low
    9. “对原欲肉,狂热施行此种行为是为了更大的利益。对新欲肉,它则是以最放荡的形式表现;为了变得同神明一样,个人不能被凡俗的道德概念所缚-没有神圣,没有禁忌。”Dr. Fashingbauer
    10. “这种概念似乎并不存在于原欲肉教派中。确实,阶层之分和早期欲肉教中的平等主张是相悖的。” - Dr. Low
    11. 这和贵族和其他一些乱伦者所用的“蓝血”一词类似。
    12. “确实,有一个欲肉教团体被发现,是因为在研究中世纪晚期数据时出现了异常低的死亡率;最明显的是这些成员没有受到黑死病之类的瘟疫影响。”- Dr. Low
    13. 注意:这也有可能是达到特定年龄后的新欲肉教徒通过诈死以在异常增长的寿命里躲避公众视线。
    14. 虽然已知的所有术士似乎都曾是非异常人类,仅有极少部分仍维持人类外形。
    15. 一群被一名术士控制的异常有机实体。 
    avatar
    ashausesa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69
    注册日期 : 12-12-04

    回复: Sarkicism Hub/欲肉教主页

    帖子 由 ashausesall 于 周六 三月 12, 2016 9:06 pm

    神话

    《Valkzaron》中对吞噬者的描绘。


    宇宙观:
    可见宇宙处在数量有限或无限的众多宇宙中(包含在一个元宇宙内);每一宇宙又可依次划分为有限或无限多个迭代。元宇宙的结构,使得诸界得以显现的自然律是永恒不变的-无始无终;从另一方面说,诸宇宙被创造又终将被毁灭。


    除此之外,欲肉教的宇宙观相当简略,也不被其信奉者所重视。存在仅被视作全然赤裸的事实-腐化、不谐,缺乏意义。


    古神:
    亚大伯斯(16)(又有Važjuma"(17)、“噬神者”、“吞噬者”、“他翻覆的无垠”等等多种称呼)被欲肉教视作宇宙中的至高力量。尽管对其怀着尊敬,亚大伯斯并不被教徒信奉,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被视作亚恩的下仆。《Valkzaron的已翻译片段中写到亚恩通过某种方式掌控了这一宇宙实体,将这“噬神者”的肉体用作某种护盾,并在其身体内开凿出一个王国。这和欲肉教中的所有事物一样,很难将其在现实和神话间做出区分。欲肉教和该实体间的关系也许可以类比为寄生虫和宿主(又或者可能更象征性)。
    伤口,在整体的肉上砍出-将未来与过去深深分开。诸神被上古的脓疮吸引,如苍蝇聚集尸体般涌来。我们在无血的脉中等待,对我们不可知的充满信念-不可想象我们可能胜过它们。
    此地我等沉睡-直至我们的魂成为肉。
    Sone Alku


    亚大伯斯被描述为毁灭者和无意的造物主,以诸神和群星“为食”并“吐出生命”。生命实为噬神者存在的自然副产物; 被智力所茫然引导,其扩散和胚种(18)几乎无异。
    亚大伯斯“盲目”且仅为本能驱使,有六名异界实体“统领”(在某些原欲肉教派中又称"Vultaas")陪伴。欲肉教文献将这些实体描述为无面的原始混沌显现,其真实形态无法为人类心灵理解。诺斯替派和Mekhane文献中也对统领有所提及,将其描述为“恐怖而贪婪的天使”。
    猪倌拜俯在巫王前问道,“伟大的巫王和Ozi̮rmok,人之心与众光之光。我为冷沼地的平民代言。我们害怕红灯的舞蹈不谐;我们的灵导警告疾病的先兆。”
    亚恩安抚男人,“我已凝视了无面者,他翻覆的无垠之仆从。它们的主人是盲目的-被我们的言语和意图阉割。他唱着无序的歌曲不会再来。这些可怖的灵不配我们的爱;勿要献上牺牲直至群星齐对。”
    Sone Vith



    "亚恩的六磨难" 指统领给亚恩提出的六个挑战。在通过考验后,亚恩完全掌握了欲肉的仪式和践行-从凡人限制的“拘束”中飞升。对亚恩与亚大伯斯及其统领间的关系(还有此“磨难”的具体性质)仍然未知(19)。
    向着他的大群,亚恩说道:“我已行过梦之浮冰;在古老者荒凉的领地同它们对面。
    我已承受它们的难堪之力,跨越无尽亘古。
    我已见识无数死亡世界,将死亡她自己杀死。
    我已阅历我等造主的内部,注视永恒铺展。
    知晓我等的乐土将近。而我等必用双手将它建起。”
    Sone Skaal


    历史
    大部分与欲肉教历史和神话相关的情报来自Bodfel 抄本。该抄本回收自SCP-2480,内有《Valkzaron》的部分翻译和相关旁注。 结合考古证据后基金会已能建立起欲肉教的历史。
    本文件和抄本一样仅有基础记录,在时间线中存在较大空白,下列内容中也有较多部分完全属于推测,可能会进行更改。

    早期历史:
    欲肉教的武器、护甲和饰品在圣托里尼岛(前锡拉岛)的克里特文明遗址中被发现,这可能将其起源推到约公元前1500年(20)导致克里特文明彻底毁灭的火山爆发事件前。可追溯到公元前1800年的Daevite碑文上记载了极北省份发生的一起奴隶起义,其领导者是一名极有魅力的异教首领和“混血”。在其中发现的卷轴内有欲肉教派原型的文段和词语,包括“大术士亚恩”。这些发现说明欲肉教已经存在了近4000年时间。所有证据,无论是文献记载或考古学,都指出西伯利亚西部是欲肉教的发源地。

    亚恩之印
    亚恩,若其仍然存活(或者说此人真实存在),很可能表现为一高等级现实扭曲者,已将其编为PoI-93(22)。对这名大术士、“内殿(22)的巫王”所知甚少,所有与之相关的信息都存在某种神化或妖魔化,缺乏事实可靠性。《Valkzaron称亚恩是由Daevite母亲所生,与其父为非婚姘居-暗示此种结合所生的男性命定为奴。亚恩受奴役的确切状况未知,但他可能拥有的才智说明其并非被用在战斗或劳役中,可能为炼金术师或女祭司的仆从。
    未知亚恩的教义与革命间究竟何者为先。若这些事件存在现实基础,很可能宗教是随奴隶起义一同发展,且是法典化其异常战争手段的方式。在亚恩的起事中,有四名Klavigar协助了他。他们是欲肉教的圣人和受尊崇的人物,可能是亚恩的使徒。

    圣徒行传:

    Klavigar纳多克斯


    纳多克斯之印
    与情报,智慧,感知和神秘相关。称号包括:无舌说客,秘密之主,全视者,以及亚恩之期望。他曾是Daevite极北领地的一位宣讲和平与平等的哲学观念的智者,在穷人中获得追奉。
    这种行为激怒了Daeva族,将他逮捕并公开受刑-那些被他帮助的穷人现在朝他投石。在数百“在愚痴中恶毒而陶醉”的民众面前,Daeva女祭司割下了他的舌头,将他的嘴缝上,并阉割了他(23)。它们没有处死纳多克斯,而是将他“标记”-一个无法去除的符号被印在了他的前额上,将他标为“受苦者”-依照Daeva法令,是要永受折磨而不得杀死的人。
    纳多克斯以贱民身份在大地上游荡;他被避难所和安全路拒绝,被石头击打又被刀刺–全都是他曾希望解救的人们所赐。据记载他在高烧的梦境中见到了一位救世主;能够将他、人类从“苦与泪”的存在中解救的人。之后纳多克斯开始向北旅行寻找救主,指引亚恩走向他的使命。
    于是亚恩将六根手指举起,战士们便用自己的矛刺穿自己。"为你! " 他们哭着被血溺住舌头。亚恩说道,“现在你可瞧见?”于是纳多克斯哭泣,更多人在以亚恩之名刺穿自己,他已瞧见并知晓他言语的真理。
    Sone Suraas


    Klavigar拉娃塔

    拉娃塔之印
    与性、爱、性亢奋、母性、疾病和无节制生长(繁殖,癌症,赘生等)相关。称号包括:亚恩最欲者,高等血救主,母亲(极少数情况是“育”或“巢”母)。她曾是一名女祭司和Daeva女族长的女儿,一开始与亚恩完全对立-后者的革命威胁到了她的生存之路。据记载她对亚恩的憎恶最终转化为某种迷恋。因为在心中无法摆脱亚恩,她寻求将对方俘虏后收为配偶。
    为让亚恩成为自己的所有物,拉娃塔派出了一波又一波的奴隶猎手,但没一个回来,最后亚恩自己主动找到了她。据记载亚恩在夜晚来访,绕开守卫出现在她的卧室。他没有进攻,而是坐在床边向她安静地诉说。所说的内容未知(24)但结果是拉娃塔和亚恩在为期十二天的时间里达成了“结合”。在第十二天,两人离开了宫殿,再未回来。
    黑月之下,她的献身化为一把石刀,就如Adí-üm的驯鹿人一样。刺穿,琥珀色的血,被古罪染色,从伤口中涌出-她的泪就如远夏的热雨。
    在毒月之下,琥珀不再流淌-雪被她染红。[无法破译]为亚恩深饮拉娃塔吻中的酵蜜。亚恩在她苍白的胸前躺下-一同分享狂喜的休憩。
    亚恩仍然饥渴,拉娃塔的黑唇中流出话语,“服侍便有悦乐。”笑着,他[弯/低]下头- - 知晓沉醉的愉悦,如奶和甜美的酵蜜。
    Sone Tal

    Klavigar欧若科

    欧若科之印
    与力量、战争、暴力、野性、狩猎,以及看似完全相反的两者-忠诚及背叛相关称号包括:角兽,蛮主,苍白猎手。欧若科据称有着非自然的肉体力量,是对奴隶进行的炼金术与奇术实验的产物。他迷恋着城邦内殿的统治者-女族长Aśvighoṣa,是一名护卫和坑斗士(25)。
    据记载亚恩在夺下Jel城时进入了女族长Aśvighoṣa的宫殿(推测为城市的最高权威)。他要求女族长离开此地并给“Daevas的Daeva族”带去口信,否则就要遭到报应。女族长拒绝了亚恩的要求,命令欧若科毁灭他。 欧若科迟疑了,他的“奴役符文[让]他饥饿的灵魂灼烧,他的身体成为灵”;他倒戈转向主人Aśvighoṣa,用拳头像她过去殴打自己一样猛击,把她的身体轰成"渣滓与灰烬及天上的星光”。
    欧若科向Kytheran人(26)说道: “力量由弱者的痛苦早就。此地弱者死去。此地强者诞生。我驱使自己,从亚恩血肉献祭的苍白镜像到难堪之力,蜕下脆弱的壳层。我同自己的akuloth(27)之核相谈–我神圣的变形已成。”
    Sone Szusk

    Klavigar撒恩

    撒恩之印
    与黑暗、隐秘、欺诈、毒和正义(或jaka28)相关。称号包括:低语者、曲影、无面者和亚恩之审判。她曾是一名年轻的家仆,无声地忍受着Daeva族对她的虐待。在忍无可忍后,她冷静地用毒药、绞索和匕首杀掉了主人全家。在被捕后她被关进了要塞城市Kurst(29)。
    撒恩在等待处刑中第一次见到了亚恩“如夏日雪融的雾气般”穿过了地牢墙壁。他说“风低语着你的行动。审判之中没有邪恶。你没有选择成为我们意图的容器。很多意图在今日死去但你必须存活”。据记载先知的手化为“狼的大口”,用牙齿撕开监狱墙壁解放了撒恩。
    运用自己的能力,撒恩最终建立起一个间谍与刺客网络。Daevite碑文用象形文字描述其行动,包括男女在街上被肢解、Daevite婴孩在摇篮中被“叛仆”扼杀。
    心脏就此[寂静/停止]。
    在她的匕首现形之前。
    瞬间凝结在一[击/刺]。
    审判-无可逃脱,无可避免。
    惊愕;难以置信的死亡,
    向着Daeva的傲慢。
    凯旋;黑暗中的匕首。
    以那暴君之血,
    我们的孩童正安眠。
    Sone Vaku


    在公元前1600年-前1200年间对欲肉教仅有极少信息,但这段时间被认为是欲肉文明的“黄金时代”。在这期间Daevite文明衰落(30),仅在今日的蒙古留有一座小城邦。有理论认为Adí-üm帝国所余考古证据甚少的原因,是欲肉教建筑都是由活体有机物组成。

    Adí-üm帝国的战争和灭亡:
    欲肉文明发展到定点后开始扩散到高加索、安纳托利亚、巴尔干和累范特及美索不达米亚部分地区。受其异常能力感召(或被恐吓),多个部落团体开始在Adí-üm的旗下战斗;包括Kaskians、古色雷斯人、利西亚人和伊利里亚人等。希泰国王Suppiluliuma二世未能抵御入侵者,导致了希泰帝国的灭亡(31)。

    Adí-üm帝国在地中海地区建立了据点,开始入侵/殖民塞浦路斯岛、克里特岛和伊亚罗斯岛。虽然不清楚由谁首先发起,但多个王国间建立起联军共同应对欲肉教的威胁,并由此在公元前1200年左右开始了一场战争。集体坟墓、武器、土地破坏和主要文件来源(如在伊亚罗斯岛和咸海发现的卷轴)显示此战十分极端(且有异常性质)。基金会史学家估算死亡人数在二千万到三千万间,使其成为有记载历史上毁灭性第四的战争。根据已回收的文献,参与应对Adí-üm 帝国的联军包括埃及人、迈锡尼希腊人、克里特人(32)、迦南人、亚述人和Mekhane教徒(33)。

    基金会尚不知晓关于此次战争的大部分细节。有猜测认为巨像(如SCP-2406[破碎神教的高达])的投入战场,以及某种类“希腊火”(34)物质的大量使用逆转了战争局势。在战争结束时,Adí-üm帝国连同整个欲肉文明被消灭了。但实际上,欲肉教继续隐秘存在-在其乌拉尔山的发源地和曾在Adí-üm旗下战斗的部落中(如色雷斯人和达西亚人)继续。战争对地区造成巨大破坏,很多文明就此无法复原,致使多个王国崩溃,出现难民危机和艺术、文学、科学技术衰退,以及因欲肉教生化武器造成的流行病和饥荒;这一事件之后被史学家称为晚期青铜时代的结束。

    Adí-üm帝国的灭亡也使得欲肉教发生转移,在阿拉伯半岛和印度次大陆发展出完全不同的欲肉教派。由于缺乏可靠信息,基金会只能推测欲肉教在公元前1100年-1300年间的活动。

    新欲肉教的兴起:


    智者János(术士Sverok),1560;所罗门尼及 “疯子”Balázs二世的宫廷魔术师。

    大部分已知的新欲肉教派(35)似乎发源自某些受原欲肉所罗门尼派影响的咯尔巴阡贵族。未知是所罗门尼主动渗透进了咯尔巴阡宫廷,抑或是后者无视或拒斥(可能是接受)该教派崇拜恶魔、施行巫术的传闻而主动找到了他们。 从SCP-████回收到的文献和器物说明某些所罗门尼担任“宫廷魔法师”,在炼金术、医学、天文学和超自然问题上为领主们充当顾问。

    这种情形随时间逐渐演化为欲肉教“大族”;富有家族按照自己对欲肉教的理解来践行之,将个人置于集体之前并使其适应他们为自己服务的需要。这种新派欲肉教在欧洲通过联姻传播开来;一旦立足点建立,大族将开始乱伦。

    不同地区的单独教团都有不同,但可大致划为两个主要类别:原欲肉和新欲肉。这似乎不代表信仰的差异,而仅是为适应环境所做的不同改变。
    16. 该名称最初由Mekhane教徒和诺斯替派使用。
    17. 字面意义为“古神”。
    18. 该理论认为生命以孢子或微生物形式在宇宙中传播,并在合适环境下发育成长。
    19. 相关“sone”被认为记录在一本尚未发现的欲肉教魔法书《Eluvanklaas》中
    20. 没有足够证据显示此处存在入侵和占领。这些文物更有可能是经克里特商人和中亚贸易路线来到此处。当前确信欲肉教在公元前1200年之前(理论上与青铜时代衰落有关)并未扩张到地中海。
    22. 古代Mekhane教徒称之为“不可数不可说罪孽之城”。被认为是欲肉教的首府,若其仍以某种形式存在地点也是未知的。
    23. 完全切除生殖器;在母系氏族的Daeva族这是常见刑罚。
    24. 记载称这些话语仅为拉娃塔一人所说,故从未被记录。
    25. 显然被认为是当时最优秀的格斗士。
    26. 凯西亚(Kythera)这一地名在欲肉教和破碎之神教会的经典中都曾被提及。《Valkzaron》中描述了对凯西亚的征服及对其居民的转化。麦克斯韦宗《惊惧书》则将此地和一次预言中的NK级世界末日情景相联系。 
    27. 一种植入欲肉教徒体内的象征性生物。详见生物部分。
    28. Jakat可被翻译为“划分”、“分离、“剔选”。欲肉教以此称呼宇宙正义的概念,即将强者与弱者、信者和异端分离-消灭命定大敌和无用者。
    29. “第一个倒下让他崛起”;据称是第一个被内殿消灭的国家,后来成了抗欲肉教者反抗无用的典型。
    30. 假说认为Daeva为应对领地不断被欲肉教徒夺取的危机而寻求以异常方式维系自身存续。
    31. 该信息,以及其他所有与欲肉教相关的信息,都不得向公众披露。幸运的是,大部分非基金会史学者都将晚期青铜时代的衰落事件归结于神秘的“海族”。
    32. 似乎克里特“反叛者”站到了Adí-üm帝国一侧。克里特文明在此战争期间一直在走下坡路。
    33. 有理论认为Mekhane教徒为对抗他们眼中的世界末日威胁而寻求盟友,是此次联合军的推动者。虽然希腊是起源地,Mekhane教的庙宇已经遍布地中海;甚至扩散到了埃及和累范特。
    34. 一般认为是在公元672年才被发明。
    35. 猎手黑屋是唯一已知没有此传承的新欲肉教派。可能会随基金会发现更多欲肉教组织而进行改动。


    由ashausesall于周四 三月 17, 2016 9:56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3次
    avatar
    ashausesa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69
    注册日期 : 12-12-04

    回复: Sarkicism Hub/欲肉教主页

    帖子 由 ashausesall 于 周六 三月 12, 2016 9:46 pm

    原欲肉
    原欲肉践行者不会公开活动,除非其身处极其隔绝的地区。这些教派表现出强烈的技术恐惧并抵制现代化,在遇到先进电子设备时甚至会做出破坏活动(36)。原欲肉教派普遍重视谦逊和自我牺牲。

    已知教团:


    GoI-0246: 所罗门尼派
    所罗门尼(37)派的先祖可能在公元前1200年-前600年间定居在了喀尔巴阡山脉。当前假说认为这些欲肉教徒吸收了当地的古色雷斯人,最终演化为达契亚人-古希腊和罗马的资料对其有所记载。
    在南部喀尔巴阡被发现的一座欲肉教要塞(38)被认为曾是所罗门尼派的中心,现已编为SCP-████。假说认为所罗门尼派和达契亚人的查摩西斯教有所关联(或者根本就是同一宗教),已经融入了古代色雷斯人的文化中。
    从SCP-████和SCP-2191回收到的文献显示所罗门尼派虽然隐秘但保有高度影响力,一直持续到15世纪-可能遭匈牙利军事与政治领袖约翰·匈雅提摧毁。有多个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的波维尔贵族,特别是匈牙利贵族中的Gutkeled家族,被确信为处于所罗门尼派控制下;此种影响后来促使了新欲肉派的发展及其在西方的扩张。
    考虑到从SCP-████所获信息,当代践行者是否仍应被视作所罗门尼派存在争议。大部分仍居住在喀尔巴阡地区与世隔绝的谷地中,相互之间仅有极少联系。当前,该教派是地方民俗和所罗门尼血祭的混合体。

    GoI-0074: 红获教会
    红获教会在1936年被格勒乌部门“P”发现于 SCP-2133中。基金会在苏联解体后接管SCP-2133,随即发现了此教派。
    SCP-2133是北乌拉尔山的一处无名村庄,其居民是仅有的已知红获教会成员。 此教会践行一种再生仪式,将最近的死者作为新生儿从SCP-2133中遍布的芜菁田中重新收获。其成员将这种再生过程称为“古老契约”的一部分而无法被打破,且会一直持续到“乐土”(内殿)归来为止。
    当前确信红获教会有一名术士 (“术士Alka”)直接控制,该实体住在附近山脉下方的地下洞穴内,以通往村中教堂的隧道系统联系村庄。


    GoI-0041: Vātula 
    The Vātula (梵文:वातुल)派最初因多个略有相似的仪式被误认为一种Aghori派(39),在2010年才通过广泛研究将其与欲肉教联系起来。
    The Vātula派为印度拉贾斯坦邦、喜马偕尔邦、查谟和克什米尔邦、哈里亚纳邦及古吉拉特邦的乡村贫民所恐惧而尊敬。他们将自己的起源追溯到自称从西北来的术士Vaski-给他们带来赐福并向敌人散播瘟疫。

    新欲肉


    Otari "Zver'" Vladislav,猎手黑屋的领导者

    新欲肉教和原欲肉教派在历史和当代都仅有表面性的相似。原欲肉排外而陈旧,被迷信和禁忌所束,而新欲肉则接纳现代化;原欲肉处于分散状态(每一团体都存在在一段真空内),而新欲肉则是世界性且统一的。
    未知新欲肉是相对较新的演化结果还是原欲肉教派主动变革而成。新欲肉教徒对技术毫无排斥且时常出现在人口密集地区,他们的日常生活和同一文化及社会状态下的其他人相去无几。对新欲肉教派而言,个人生活的正确道德目标应该是追求个体欲望及获得力量。

    已知教团:

    GoI-0490: 内殿觉醒
     
    从一名内殿觉醒教徒尸体上获得,可能是1952年11月28日事件的邀请函
    内殿觉醒活跃于美国东北部,被认为是北美最早的欲肉教组织,其存在可追溯到1650年。该组织被推测于1952年11月28日遭摧毁,但不早于SCP-2480被创造-这被彼岸计划发起者认为是一系列复杂而隐秘冲突的“第一枪”。
    科里尼厄斯·P·博得费二世(术士Sulkisk),一名富豪工业家和超自然爱好者,在于1952年死亡前一直为内殿觉醒教团的领导者。基金会在1932年仅将其视作“堕落社会团体”而搁置处理,致使在1952年11月28日的事故前他们的异常能力一直未被察觉。
    基金会担忧内殿觉醒在首次失败后仍有存留。理论认为重组的新教派当前处于Vivian Durant-Croÿ (Durant Bodfel财团的CEO与董事长)控制,此人是匈牙利人Bertók Croÿ (Abraxas军备CEO,疑似欲肉教徒)的妻子。

    GoI-0432: 猎手黑屋

     猎手黑屋成员的常见纹身“欧若科之颅”
    GoI-0432是一异常犯罪性邪教,主要在前苏联地区活动。其名称为“猎手黑屋”(或简称为黑屋),GoI-0432与敲诈、谋杀、抢劫、赌博、卖淫、贩卖人口、贩毒、贩卖军火、地下格斗场等活动均有关联。这些活动并无异常性,但GoI-0432 的异常能力对其行动有特别的影响。
    基金会首次发现黑屋组织是在03/22/1998从国际刑警的线人中收到提醒后。更多调查后,从新近解体的格勒乌部门“P”处发现了GoI-0432相关文件,并在之后得到了前成员证实。格勒乌部门“P”似乎不能完全控制或消除黑屋组织带来的威胁,有一处资料将其描述为“九头蛇”-曾有多次被认为已遭剿灭,但数月后再次出现,而且“比之前更强”。
    黑屋组织的受害者曾被发现遭巨大的有机质脊柱(40)钉穿-这些死者通常表现出遭仪式性食人的迹象。


    GoI-0385: 白虫秘教团

    Vörös家族的族徽,其成员对该教派有巨大控制力。
    白虫秘教团(Ezoterikus Szövetség a Fehér Féreg)主要活跃于欧洲, 是一伪装为超自然主题兄弟会(41)的欲肉教派。与其他“秘密结社”一样,其存在是个公开的秘密,但其确切性质不为大众所知(42)。
    依据从SCP-████档案中回收到的文献,该秘教团可能是最早的新欲肉教派之一。由深受所罗门尼“宫廷魔法师”影响的匈牙利贵族创立,从原本的隐秘异端信仰变成了士绅贵族的秘密工具。
     Vörös家族 (匈牙利一户贵族)的死者被认为占有秘教团的领导地位。

    生物
    欲肉教最迫切的威胁来自其对活体生物的异常(43)创造及操控。在这些生物中已发现有足够多的固定模式,使其可被分为不同“种类”。这些生物没有恐惧或痛苦的表现,能以反常速度自愈伤口。下面是部分此类实体的列表:

    SK-BIO类型A
    被人员通称“贝希摩斯”。这些实体身高4米以上,重约7000kg,有着苍白松弛的皮肤。其面部没有可见眼、耳和鼻-主要被一张巨大的多齿大嘴占据。第一个被记录到的SK-BIO类型ASCP-2480-2。它们似乎有有限智能。


    SK-BIO类型B
    高约1.52米,重约250kg。口部为垂直形,约有一整张脸长;细长的手臂末端长有5060cm长的指甲。身体被白色的壳质外壳保护-壳下的肉体为暗红色,在关键处露出。


    SK-BIO类型Γ
    也被分为SCP-2191-1SK-BIO类型Γ在基因上为人类,但经历了多个严重且似乎致命的变异。SK-BIO类型Γ没有主要内脏,仅保留着心、肺和脑干。其表皮没有色素沉着,呈现出类似破裂瓷器的状态,这可能与丑角综合症有关。实体似乎为雌雄同体,没有或是以某种方式去除了第二性征。其眼部退化并被一层皮肤覆盖,这使其几乎失明但仍能对光有所反应(一般对波长>100 nm的光会有厌恶)。其他与普通智人的不同包括明显扁平上翘的鼻子和漏斗状的耳朵;这被认为与其依赖嗅觉和听觉感知有关。SCP-2191-1看起来并非以语言交流,仅会用舌头发出某种持续的咔哒声-猜测是某种回声定位。


    SK-BIO类型Δ
    人员通称“拐人者”,是一种暗红色的触手形生物,为适于抓握的有机结构。SK-BIO 类型 Δ不能移动,常被欲肉教徒用作守卫特定地点。


    SK-BIO类型Ε
    被欲肉教徒称作"Kiraak"SK-BIO类型E为被用作庙宇建筑的有机质活体生物。基金会当前收容一个已死亡的个体(SCP-2095)但仍有可能存活的其他个体在世界上存在。更新:外勤特工已经遭遇了存活个体;更多信息等待更新。
    " Kiraak的创造要比原先假想的恐怖得多。活人被‘涂膏’后反复喂食塑形,大脑逐渐萎缩直到变为一座活庙。欲肉教徒对肉和骨头的蓄养可能就像人们摆弄盆栽一样。" - Dr. Tsukino

    SK-BIO 类型Ζ
    被欲肉教徒称为"Akuloth"和“他神圣的白虫”,SK-BIO 类型Z个体是在欲肉教徒和欲肉教生物体内发现的一种共生生物。确信它们是作为第二免疫系统存在,使其宿主能抵抗疾病且再生能力增强。SK-BIO类型Z也被确信与部分欲肉教徒发生的身体变形有关。


    SK-BIO 类型H
    SK-BIO 类型 H可能代表了/是多个“种类”的集合,大致泛指没有固定物理形态的 SK-BIO类。(不过许多欲肉教生物在受到重伤时都会出现此种情况)。此类生物以胶状体存在,能通过吸收所遇生物来扩大自身体积(没有已知上限)。通过仪式人类可能会被转化为SK-BIO 类型HSCP-2075造成Dr. Albert Cronenberg变形死亡就属此种情况。

    36. 尤其厌恶通信设备。
    37. 历史上也曾记载为ZgrimțieșHultan。
    38. 与该地区的灵异传说相符-一处在罗马尼亚民间传说中的“黑魔法”学校。
    39. 崇拜湿婆的禁欲主义苦行僧,以对尸体进行仪式闻名。
    40. 这些脊柱似乎表面为壳质,虽和珊瑚在结构上极为相似,其中却有人类DNA。
    41. 一种为实现各种宗教或世俗目标而组建的人合教团、组织、结社或团体。虽然以“兄弟”称呼,但其实该团体不限男女。
    42. 和其他此类团体一样,该组织也曾是各种阴谋论的对象。基金会并不相信此类言论有确凿事实基础。
    43. DNA分析显示某些欲肉教生物是通过人工选择创造;繁育生物(包括人类)到其不再与亲代相似的程度。 
    avatar
    Dr. Fujino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3
    注册日期 : 13-08-12
    年龄 : 66
    地点 : 美国东部时区

    回复: Sarkicism Hub/欲肉教主页

    帖子 由 Dr. Fujino 于 周六 三月 12, 2016 10:35 pm

    你2楼帖子的注解16到35不见了。
    avatar
    阿希巴尔德1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516
    注册日期 : 13-10-06
    地点 : 私立莉莉安学院(旁边的意面馆)

    回复: Sarkicism Hub/欲肉教主页

    帖子 由 阿希巴尔德1 于 周六 四月 08, 2017 6:25 pm

    原条目有更新:http://www.scp-wiki.net/sarkicism-hub
    avatar
    CannibalTheHanniba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18
    注册日期 : 13-01-31
    地点 : 少林寺驻武当山办事处

    回复: Sarkicism Hub/欲肉教主页

    帖子 由 CannibalTheHannibal 于 周三 四月 19, 2017 7:21 am

    好宏大的构架。。。一点点慢慢啃
    翻译君辛苦啦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六 七月 22, 2017 12:48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