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mtf大赛-梦之队]Black Lotus/黑莲花行动

    分享
    avatar
    ashausesa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69
    注册日期 : 12-12-04

    [mtf大赛-梦之队]Black Lotus/黑莲花行动

    帖子 由 ashausesall 于 周五 三月 04, 2016 6:09 pm


    数百万人类仅存在于梦中。它们是梦神族,居住在其他苏醒人类的潜意识里。它们自由地在不同的人间漂流,在全球各地构建起复杂的集合体。
    基金会已经掌握了成为梦神的方法,现在还可以用这力量去收容它们。他们用了数十年按时间向特工们教授这一技术,使意识间可以进行联合。
    很少有人能忍受漫长训练带来的残酷考验。
    很多人失去了自我,或者永远陷入昏迷。
    那极少数心智坚强的人挺了过来,组成了一支特遣队。他们就是MTF-OP “梦之队的首批队员。
     



    代号:食梦者

    目标:
    削弱潜意识神经网络强韧度


    行动基地:
    Site-18Dr.Glass


    当前行动:
    黑莲花;情报收集与隐藏的神经网络威胁评估
    绽放玫瑰: 收集关于已知威胁实体和利用神经网络的同行组织情报。


    机动特遣队:
    OP “梦之队


    当前项目:
    食莲者:招募与训练
    空房间(Site-19,双用): 前队员复职
    预算███: █████████
    蝉协议:[仅限阅览]



    黑莲花行动



    姓名:Sherry Wilson
    经历:2002,美国海军,Site-18,食莲者项目
    健康:高血压,分裂性情感障碍
    背景:无重罪记录
    婚姻状况:未婚
    父:殁年27岁,自杀
    母:殁年32岁,药物
    吸烟
    事故:无
    影子: Sci·Fi·苹果派


    姓名:Urooj Demopoulos
    经历:1997,希腊HASite-19,安保,1998年调入食莲者项目
    健康:梦样精神病(在苏醒时,多次事故),轻度精神变态倾向
    背景:醉酒闹事(多次),袭击和斗殴
    婚姻状况:未婚
    父:殁年63岁,心脏病
    母:现年74
    吸烟
    饮酒
    有吸毒史
    事故:在恍惚状态下曾攻击守卫:似乎已通过袜子玩偶测试,之后被研究员制服。事后曾在监控中发现其与玩偶密谋。

    影子: 塑形者·死铃·Urooj
    姓名:Johann Michaël Kästner
    经历:2003Revolutionäre ZellenHeidering监狱,食莲者项目
    健康:偏执型人格障碍
    背景:被指控试图对前东德联邦财产制造爆炸
    婚姻状况:未婚
    父:D殁年34岁,在试图逃离东德时被边境守卫枪杀
    母:D殁年64岁,心脏病
    事故:在苏醒后,用身边的钢笔刺伤了实验室技术员(参见安保备忘d.d. 09/24/2006),在苏醒后以疯狂的表现冲出实验室,被发现在Site-18外六英里处,全身赤裸并覆盖着一层未知粘性液体。
    影子:混凝土坟墓



    备忘录Site-18: 就职潜意识安保扫描
    我进入了志愿者Virgil Mayreder的心里。那时我的影子还能够在心灵间“跳跃”,跨过整个Site-18。为进行试验,我们可以推定一个神经矩阵(即一个人)能在约一米的距离外被连接。更远就不行了,至少对我是如此。很多我进入的心灵都有危险,难以解读,即使他们的心理档案冰清玉洁。随便哪一个都让我有迷失自我的风险,所以必须快速移动。
    我可以从好客心灵里收集到情报,但相当困难。要做到这一点,我必须将自己对另一个人的意识“开放”到相当程度,存在迷失自我的风险。在从探险中苏醒后,我需要数日时间才能从苏醒时的解离断片中恢复。
    此区域适于安全行动。
    Sherry Wilson


    自:Rebecca Sanders | Site-18高级干事
    至:Dr. Glass | Site-18
    主题:记录汇编“黑莲花”
    机动特遣队OP
    代号食梦者
    黑莲花行动
    起始日期:██-██-████
    Urooj Demopoulos:失踪
    Johann Michaël Kästner:
    回收
    Sherry Wilson:
    回收
    发现:根据在绽放玫瑰中所获情报,被称为齐邵的实体位于一名为Jason Graham的男性身上。此人曾身在西雅图一家扩充护理设施内。我们的一名侦察睡眠者潜入其中,确认该设施内有多名宿主;至多有55个秀槃州。很多住院病人也是宿主。他们的行为与未被寄居人员无差别。
    Jason Graham单独生活,但去年五次住进疗养院。Graham最后已知的关系人是一名为齐邵的女性,此人在十年前被诊断为脑癌,现确认其已完全转化为纯正梦神族。
    Graham被成功转移到安全设施内。疗养院中的秀槃宿主已进行记录,留待未来利用。当前在疗养院按照[已编辑]设置了接纳标准,确保与黑莲花无关的目标不被感染。我个人仍然认为应将秀槃人在[已编辑]下重写为可接受风险。


    简介: Jason Graham患有系列情绪与情感表达障碍。也有证据表明其患有轻度分裂性情感障碍问题、并发性抑郁与焦虑症。虽然其心理状况造成了环境危险,在其潜意识内仍居住有超过50000名秀槃梦神族-由齐邵重写的集合体。在与 Graham进行接合时必须极度注意。还应注意Graham知晓梦神族的存在,且活跃地参与干涉自己的潜意识。这种行为基本属于自灭。


    附录AJason Graham探索记录:Sherry Wilson的抄录
    攻击我们的实体可以飞,有着巨大的翅膀。齐邵可以被描述为一个七鳃鳗和蜻蜓的混合体。它很巨大,也很敏捷。我估计得有50米长。它还有某种清明能力在事故中它呼唤出了很多和自己很相似的小型实体。


    我的手掌移相器,以及Urooj的毒粉对这个实体没用。我不确定这次坟墓做了什么,他似乎就冻在了空间中,变成了一坨真正的混凝土块。


    Urooj在我们探索秀槃领地的第三年[247个苏醒日]被该实体掳走。我在这三年里没有清楚回想起该实体,但我能感觉到OP的体验加强了。这地方满是惊惧,大部分似乎是抽象的恐惧和发展性创伤。我得相信在[数据删除]的训练或至少是“必要之恶”。我们能在极小的心理反弹之下每天承受这些。


    齐邵发现我们之后,它立马从空中落下,用舌头抓住了Urooj。他的有毒外衣没有阻止住齐邵或对它造成威胁。它似乎完全无视了坟墓。我靠着悬崖边逃脱了,然后启动了火箭鞋。我没能立马在Urooj被抓走后追赶齐邵,我必须人工扫描崖边下方。由于清明度迟钝,我的鞋子如预期动力不足。


    我们需要我的鞋子和很多个小时的心理准备才能保证穿过其他大陆。我必须丢下坟墓。他就是坨石头毫无反应了。之后他还是自己从Jason Graham的心灵里飞了出来。
    我一直没找到Urooj的位置,直到两天后我发现了齐邵的神庙。神庙很大,必然是为容纳这个实体。我发现Urooj正被齐邵审问。我听到齐邵向Urooj问起了Jason Graham的事。我用听觉增强器***审问,看起来我们的任务失败了,西部梦神完全没有被怀疑成我们的同谋。我认为这个实体可能已经察觉到了SCP基金会及其宿主被收容一事。


    我在神庙阶梯附近的小缝隙里驻扎。第二天早上我再次检查发现Urooj还活着,但已经被切成了无数小块,每一块都在经受不同的折磨。Urooj居然能挺住拷问,直到他最后被那个实体给吞噬。


    我想有可能齐邵怀疑到了西部梦神。我说不清处决齐邵的宿主或是把它释放到整个梦神族中是不是安全的选择。


    我建议将Urooj除名,他的影子显然已被感染,他的潜意识里现在有了新的秀槃州。他作为OP的一员已经没用了。现在他的身体还处在昏迷中。


    成为秀槃宿主对该人的日常生活、心理或是梦境影响很小。他们到底还是不是真正活着只是个哲学问题。塑形者Urooj是死了,但Urooj Demopoulos可能在某天还会醒来,可能是僵尸活着不是,看起来和动起来都和以前一样。在我心里这不是个问题。很多人███ ████████ ██ ████-██ ██ ███████████ ██ ███████, ███ ██ ████████ ████ ████, 但如果这人████ ████ ████████ ████ ███ 他们会有反应。这对我没影响。自动驾驶和“梦神驾驶”间没什么明确差别。


    除了齐邵自己所居住的起源州,秀槃人不能与它们的宿主对话。没有信息来往,没有安保问题。它已经回不来了。[已编辑]绝对是最佳的行动。


    附录B: Urooj Demopoulos状态
    对象对外界刺激没有反应。当前对象已陷入昏迷达六个月。
    进入对象的尝试成功。Sherry Wilson报告称Urooj的心灵已成为秀槃的空白副本,与预期相同。Urooj的影子已下落不明;可以说现在的Urooj已经变成了一个“僵尸”。我建议我们跟进到本年末如果对象仍未苏醒我们再撤掉生命维持也行。若他能醒来,我们可以再次招募他获取安保细节,或者让他退役。无论决议如何我建议都要安排一些监控措施。当然用上预算███会更便宜。


    附录C: 混凝土坟墓状态

    对象无法回忆起遭齐邵攻击的情况,但允许Sherry Wilson进入其心灵。据 Wilson所言,Kästner眼中所见的遭攻击情景在一汽车剧场内反复播放,但齐邵被换成了1988年电影《地狱光临青蛙镇》中罗迪·派彭所饰演的角色。Kästner的表现毫无反应地靠在混凝土结构上观看着影片。Wilson建议使用EMDR疗法打破此循环。
    avatar
    十六夜咲夜
    人畜无害小猫咪
    人畜无害小猫咪

    帖子数 : 81
    注册日期 : 15-04-15

    回复: [mtf大赛-梦之队]Black Lotus/黑莲花行动

    帖子 由 十六夜咲夜 于 周五 三月 04, 2016 8:51 pm

    所以梦之队竞赛是基金会针对梦神进行的计划咯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日 十月 22, 2017 5:2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