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MTF大赛——“Omicron-8”] SCP-2416 The Day the Clown Died / 小丑死去的那一天

    分享
    avatar
    wddzyz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0
    注册日期 : 15-12-26
    地点 : 帝都

    [MTF大赛——“Omicron-8”] SCP-2416 The Day the Clown Died / 小丑死去的那一天

    帖子 由 wddzyz 于 周日 二月 21, 2016 3:10 pm

    项目编号:SCP-241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SCP-2416的样例(现在为SCP-2416-21)将被控制于Site-59,实施药物诱导昏迷并监视其生命体征。如果SCP-2416因任何原因死去,机动特遣队Omicron-8 “Send In The Clowns(交出小丑)”将保持高度警惕,并且替换样例将尽快被拘押并以相同方式收容。
     
    描述:SCP-2416代指为多个名为Joseph Grunderson-Pike的35岁高加索裔男性的样例。尽管具有无异常的脑活动也并无精神障碍史,SCP-2416表现出智力水平低下和牵扯入致命事故的高可能性。
     
    在1/14/2006,SCP-2416-1,最初的1样例,因为在芝加哥的高速公路上行走而被杀死。这不被相信是自杀;短暂于其被一辆高速行驶的小货车撞击之前,他最后的话据称是“嘿,这里不是斯戴特街!”之后为SCP-2416-1举办了葬礼,火葬了他,并且他的死亡被芝加哥的数份报纸所报道。
     
    在3/15/2006,一个活着的SCP-2416实例,SCP-2416-2,在奥马哈,在他把一名已定罪的杀人犯的鞋带恶作剧似的系了起来之后被捅死。SCP-2416-2被执法人员确认为一名在奥马哈没有朋友也没有亲属的外人,之后被埋葬。
     
    未知新的SCP-2416样例是如何在前一个样例死去后出现的。最新出现的个体总是声称完全没有关于曾死去过的回忆,并在给出此声明时通过了数次测谎。一个样例“转世”的原始地点从未被成功定位过,并且所有SCP-2416样例的目击都是在其出现之后了。
     
    样例
    死因
    注释
    SCP-2416-3
    食用了过多的辣椒酱
    目击者称SCP-2416-3尝试成为“最火辣的那个”
    SCP-2416-4
    头被桌锯劈成两半
    遗言汇报为“给我一个吻”
    SCP-2416-5
    被一只美洲豹打死
    在动物园的美洲豹栖息区把未烹煮的培根卷在身上
    SCP-2416-6
    响尾蛇咬
    遗言汇报为“给我一个吻”
    SCP-2416-7
    在高速公路中间睡觉
    他“累了”
    SCP-2416-8
    [编辑]
    獾只承受了微小的伤害
    SCP-2416-9
    被智利的无政府主义者射死
    遗言汇报为“给我一个吻”
    SCP-2416-10
    参与了破碎之神教会科学家的自愿人体试验;死亡的最终原因是颅内出血
    在一次基金会突袭CotBG营地的行动中尸体被发现。Dr. ███████报告称尸体与一则都市传说中从死亡归来的男人相似
    SCP-2416-11
    尝试不用专用器械攀登克莱斯勒大楼
    死亡报告证实了异常属性;Dr. ███████下令抓捕SCP-2416
    SCP-2416-12
    吸食可卡因过量
    死时在儿童博物馆里
    SCP-2416-13
    酒精中毒
    死时在幼儿园里
    SCP-2416-14
    把脚塞进搅拌机,失血过多
    情况未知
    SCP-2416-15
    因为访问一个STURM级信息危害被Site-59员工射杀
    这个迭代是第一个来到基金会监管下的
    SCP-2416-16
    在Site-59被食物噎死
    “相当喜欢”燕麦粥
    SCP-2416-17
    因为把头往收容隔间的墙上撞,颅骨骨折
    正尝试减轻头痛的痛苦
    SCP-2416-18
    爬进了Site-59的焚化炉
    正在找厕所
    SCP-2416-19
    取得了访问一致命认知危害的权限
    当时“只是好奇”
    SCP-2416-20
    过量服用对乙酰氨基酚
    见下
     
    受访者:SCP-2416-20
    采访者:Dr. Ichinose
     
    <开始记录>
     
    Dr. Ichinose请陈述你的姓名,SCP-2416-20。
     
    SCP-2416-20那是SCP-2416-20还是别的什么?
     
    Dr. Ichinose我们叫你SCP-2416-20之前的那个名字。
     
    SCP-2416-20哎呀,这可真复杂。我叫Joseph Grunderson-Pike。你的名字是?
     
    Dr. Ichinose你有没有回想起曾在芝加哥居住过?
     
    SCP-2416-20那是个又臭又长的名字。

    Dr. Ichinose请回答问题。

    SCP-2416-20啥问题?
     
    Dr. Ichinose[叹气]你在芝加哥住过吗?
     
    SCP-2416-20你从哪里搞到这种想法的?我一直是明尼阿波利斯人!冲啊包装工队!
     
    Dr. Ichinose记下来了。···你感觉还好吗?
     
    SCP-2416-20好极了!
     
    Dr. Ichinose你变得好红,而且在疯狂出汗。
     
    SCP-2416-20决定我想怎么流汗,非常感谢你的关心。
     
    Dr. Ichinose你吃了早晨给你治头疼用的药了吗?
     
    SCP-2416-20都吃了,就像你说的。可不止一片。
     
    Dr. Ichinose整瓶都吃了?
     
    SCP-2416-20没有。
     
    Dr. Ichinose很好。
     
    SCP-2416-20只吃了瓶子里所有的药片。
     
    Dr. Ichinose噢他妈的。能不能找个医疗小队过来?
     
    SCP-2416-20噢,妈了个饼——
     
    <结束记录>
     
    结语:SCP-2416-20过后癫痫大发作,很快就死了。SCP-2416-21之后被发现在旧金山的大街上闲逛并被拘押。
     
    脚注:
    1、在基金会能顾觉察的范围内;再先前样例存在的可能性未被排除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日 八月 20, 2017 4:2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