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SCP-2054 The Double/莫辨双身

    分享
    avatar
    ashausesa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69
    注册日期 : 12-12-04

    SCP-2054 The Double/莫辨双身

    帖子 由 ashausesall 于 周五 十月 30, 2015 11:18 pm

    项目编号:SCP-2054

    隔离中的SCP-205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054被隔离于 Site-23人形拘留中心的最高级安保翼区。所有营养和医疗需求、以及审讯都将以自动机器完成。任何情况下人员不得与SCP-2054发生接触。每周一次,可在最高安保复原中心进行一次锻炼,须有安保守卫看守。标准娱乐包EEF-115 可在其保持配合期间提供给SCP-2054

    描述: SCP-2054是一变形实体,能伪装成其他人类的外貌。当前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区分出SCP-2054与被其伪装的对象。

    发现记录:SCP-2054是在用于评估基金会遭敌对特工渗透可能性的推测性统计模型下被首次假定存在。于2002年,Dr. Martin F██████在统计部配合下得出此种意外的概率非零。一支研究团队被选中开发识别此类特工的手段。

    在调查开始后不久,Dr. F██████警报安保人员他在宿舍遭遇闯入。在保安抵达后,有两名一模一样的Dr. F██████被发现在现场打斗。双方均被制服并隔离调查。

    在随后的安保筛查中,研究员Nancy Y█████—Dr. F██████的一位同事被发现下落不明。推测Y█████研究员已在过去某个时候遭 SCP-2054杀害并顶替,SCP-2054原本准备伪装后除掉Dr. F██████,掐灭任何会使自己暴露的机会。

    研究员Nancy Y█████自1977年被基金会雇用,负责着多个Keter级项目的分析和收容工作。这些项目被立即分配为重新评估优先度一级。迄今尚未发生相关收容突破。

    审问中发现完全无法分辨出SCP-2054Dr. F██████。两者拥有完全一致的才能、记忆,包括如胁迫密码、加密协议等机密信息。物理、心理和医学检测均不能得出结果。

    批准执行强制审讯手段,包括程序221-克兰肖622-大西洋,均未起效。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审讯缩减到每周一次。

    非机密抄录记录:


    [20025]
    抄录: SCP-2054/Adelaide与一名同事Dr. Amal Sengupta的对话

    Sengupta: 这简直不可容忍。我无法想象你是什么感受。我要见伦理委员会。我要去抗议。

    F██████: 我很高兴,Amal,真的。这会很费时。我觉得你还没丢掉讽刺所以要找出冒牌货,我已经成了首要嫌疑人。

    Sengupta: 我很高兴你还没有丢掉幽默感。这就是卡夫卡式。

    F██████: 陀思妥耶夫斯基式。不是卡夫卡。团队工作怎样?.

    Sengupta: 好吧,你知道Richardson的。他还在说明明警告我们这种可能性但他还是把这当作对研究的实例验证。

    F██████: (笑声)这混账。没人想象过有个冒牌货在我们的队伍里。

    Sengupta: Samantha快被内疚逼出紧张症了。

    F██████: 请让她知道我不怪她。告诉她风险管理已经勤奋尽职。她已经检查过三次了。她的监督很公正。

    Sengupta: 我知道,Martin,我会告诉她的。Martin,他们只给了我们5分钟时间。Dr. Chinaski接下来要和你说什么。请保重。小心点。注意周围。

    F██████: 我会的。还有Amal… 谢谢你来看我。他们你会去和另一个家伙聊

    Sengupta: 不会。我不能让自己牵扯进来。

    F██████: 好吧,我想到会是这样。这也许能帮我摆脱这里。你们又怎么确定得了我是真的那个

    Sengupta: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保持冷静的。

    F██████: 痛哭无济于事。

    Sengupta:那好吧保重… Martin

    F██████: 你也是。

    [200410]
    抄录:SCP-2054/Baltimore和指定辩护者Ellis McPhee的对话

    McPhee: 伦理委员会拒绝了我的申请。正式的。我很抱歉。还有两周的时间你就要被正式分类成SCP-2054-Baltimore。你的对应,SCP-2054-Adelaide。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F██████: 我还没当上头牌?() <停顿10>是的,是的,我知道这什么意思他们从什么开始?

    McPhee: … 那个,嗯是对无反应拘留者的标准强制拷问。

    F██████: 好吧好吧我觉得这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另一个家伙怎样了。

    McPhee: 我被禁止谈论另一个家伙的状况我甚至不能见它的辩护者确认

    F██████: 不,不。我理解。

    McPhee:需要什么吗?

    F██████:不,我很好不过,你能不能找些非保密研究让我做做?我在这可是有大把时间。

    McPhee:
    为什么不呢。至少在接下来的两周里。我会提出正式申请。

    F██████: 我很确定能在fMRI上找点事。

    McPhee: 我知道说起来很容易,但还是请你不要放弃希望。我们还有两周。

    F██████:好的。

    [20067]
    抄录SCP-2054/Baltimore和调查员Alison Lawrence


    Lawrence: 这里是调查员Lawrence。现在是707,周三,200679,对象SCP-2054/Baltimore

    Baltimore: 是不是太早我不记得见过你。

    Lawrence: 我们没见过。刚调来。Alison Lawrence

    Baltimore: Martin F██████。

    Lawrence: 我申请调过来的。

    Baltimore:
    毫无预兆。好吧,我就这么开始了:为什么一定要找我?

    Lawrence:
    我会帮助你。若你是Dr F██████,那你就会明白: SCP-2054可能已经在基金会里潜伏了几十年。我们甚至不知道Nancy Y█████是何时被掉包的。损失不可计量。

    Baltimore: 我理解。真的。好吧。是我自己搞了那个概率模型,天哪。

    Lawrence:
    请不要无谓地激怒自己。

    Baltimore:
    你能不能给些让我证明

    Lawrence: 个人而言,我觉得你是冒牌货。不过无关紧要,真的。



    Baltimore: 真是胡言。所以今天要怎样?

    Lawrence: 我想首先回顾一下2002年初期隔离时的采访。有个地方值得注意等等。稍等。稍等我刚刚得知有结果了明白了。知道。是的。是的。谢谢。相信我,我会告诉他

    你就是冒牌货。真正的Dr. F██████已经被释放了。你被重新归类为敌对战斗员。因此,你不再享有特定权利。由此,我已决定使用774-布拉扎维。

    Baltimore: 我知道你在撒谎。根本没结果。我知道和你的搭档在给那个冒牌货说一样的话。你是个骗子。

    Lawrence:
    你这么觉得可真不幸。

    Baltimore:
    该死。那就来吧。还在等什么?我知道你们想耍我。快点解决了。还好那家伙也要受这一遭。它会露馅的。我准备好了。我说我准备好了。来啊。

    Lawrence: 也许你该考虑一下这种可能,你只是觉得自己是Dr. F██████。

    Baltimore: …我想过我想过这种可能,但这不是我该担心的。你们才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再清楚不过了。你们有没有想过我就是我?你们的选择可是五五开不是么?你要来吗?倒是快来啊。

    Lawrence: 伸出你的手臂。Bob,你可以过来了。开始注射。

    对象被注入异丙酚,40mg。备注:当地时间调整+14小时

    Lawrence:对象SCP-2054/Baltimore被施以短期行动麻醉。他这样要多久?

    Roberts: 大概5分钟。醒过来的时候会严重迷失。

    Lawrence: 那么晚上好,Baltimore。你在听吗?Bob,能帮帮他吗?打一针兴奋剂。

    Baltimore: <呻吟>我不多久出什么事了?

    Lawrence: 你不会记得。里面有记忆删除成分。你撑了很长时间。可以说很难忘。我们得到了想要的。这里是调查员Lawrence。采访完成。时间2120分。对你表示遗憾。

    Baltimore: 我不明白。

    Lawrence:我们不会再见了。享受你的余生吧。

    Baltimore: 你怎么觉得我会不等等。等下。回来。你欠我个解释。Lawrence Allison。你得告诉我。到底

    Lawrence: 标准程序要求接下来进行72小时感官剥夺。尽量自寻安宁吧。Bob,我们可以称之为一夜。

    [url=javascript:;][2007年10月-2014年9月][/url]

    抄录:在监禁期间,SCP-2054 Adelaide/Baltimore有多次被允许以CCTV交流,目的在于进行所谓伊普西兰蒂试验(1),期望能在此过程中刺激冒充者以识别出真正Dr. F██████。

    Adelaide: 他们会查出来的。你自己知道。迟早。他们很主动。

    Baltimore: 你倒是很有意思。你没发现吗?只有我你糊弄不了。

    Adelaide:
    到头来他们还是放了你一命。但他们会剖开你。有没有麻醉倒是取决于你了。

    Baltimore:
    你这样吓不倒我。我不会玩这种把戏。

    Adelaide:
    我没想吓你。

    Baltimore:
    我猜你已经给他们提过我一生的经历。字面意义地和我一样。我想,好吧是有可能,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冒牌的。也许是某种某种周期性的同化,但并不完全知晓就像就像《满洲候选人》里的劳伦斯·哈维。一位失忆的双重特工。

    Adelaide:
    多么神奇。你发现这对你自己同样适用。

    Baltimore:
    哈!

    Adelaide: "
    哈!"

    Baltimore: 滚吧。



    Baltimore: …不该是这样严密。

    Adelaide:他们要在邪恶意图被调查揭露之前顶包冒充计划领导。犯罪意图。就是这样。

    Baltimore:没必要。也许这是一种尝试交流的方式。或者是理解方式。一种初步反应。随后

    Adelaide: 很方便。

    Baltimore: 也许你是对的。太方便了。太接近对我们最方便的说法。

    Adelaide: 可以这么想:事实是我看到了一阵亮光,不管那是什么,而你没有也许你是被打晕了。这就解释了你为什么不记得这部分。你被狠狠地敲了一下。

    Baltimore:这是我正在思考的另一个问题。也许这不是一次攻击。

    Adelaide: 你什么意思?

    Baltimore: 你要这么看:它,嗯,复制了我们。是完美的复制。它觉得它是我们。是2230,它累了,它回到我们的寝室,就像我早些时候那样,或者你晚些时候那样。也许它不是来攻击我们。它只是想回家休息。

    Adelaide: 我从来没想过。然后它开始打斗。就像我们肯定会做的已经做过了。

    Baltimore: 对。

    Adelaide: 这就对上了。很合适。但Nancy Y█████又是怎么会事。她肯定出了什么事不是么。不那么干净的事。

    Baltimore: 也不一定。要是要是本来的Y█████从来就不存在呢。

    Adelaide:上帝啊。

    Baltimore: 这样的话

    Adelaide:这样的话

    Baltimore: 这样的话,根本没有谋杀,没有邪恶计划。从一开始它就是她。这好想法。总之我们可以这么扯上一整天。今天我已经够了下棋?

    Adelaide: 棋?

    Baltimore 是的,棋。下棋对弈?和音乐剧相对的那个?

    Adelaide: (
    )…他们好像没给我们棋盘。

    Baltimore:
    那就盲下。

    Adelaide: … 我觉得可以为什么不呢。我先手。。好,e4

    Baltimore: 那么e5

    Adelaide: f4

    Baltimore: 王翼弃兵?刺激。你是想引向穆齐欧弃兵吗?我得说这会

    Adelaide: 下棋不语。

    Baltimore:兵吃兵。别着急。

    备注:SCP-2054 Adelaide/Baltimore进行了一千次以上对局,占了三分之二的时间。胜率基本持平。

    Adelaide: 你是怎么你是怎么挨过去的。挨过审讯。

    Baltimore:比你好。比你好。你呢?

    Adelaide: 我的辩护者说没事。

    Baltimore: 他说什么?

    Adelaide:他说他说只有一个办法能让我脱罪。或者我们。或者随便什么。不然我们就得永远被囚禁。

    Baltimore: 他真有幽默感。



    Adelaide: “罗森格兰兹”?

    Baltimore: 是的,“吉尔登斯吞”?

    Adelaide: 他们再也不会让我们出去了。

    Baltimore: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两个都知道。你又梦到了吗?

    Adelaide:最近没有。

    Baltimore: 我梦到了。昨晚。有些新东西。以前都是我在折磨你,你哭着,我很羞愧,但这次

    Adelaide: 这次怎么了?

    Baltimore: 你在对我低语。

    Adelaide: 低语什么?

    Baltimore:你低语着“我原谅你”。

    Adelaide: 噢,为记录声明一下,我没有。

    Baltimore: 噢,为记录声明一下,我有。我原谅你。你控制不了自己是什么。和我一样控制不了。

    Adelaide: … 伤感突发了?

    Baltimore: () 也许。

    Adelaide: 明天又是锻炼日。

    Baltimore: 我希望我们能再看到天空。

    [程序221-克兰肖]

    等待██████████委员会编辑程序重审,不可访问

    [程序622-大西洋]

    等待██████████委员会编辑程序重审,不可访问

    非保密试验/审讯方法:

    无结果测试列表:

    医学检测包括fMRIPETCAT扫描、脊髓穿刺、Van Slack测定、细胞分裂化验、基因组分析、树突差异反应

    物理检测包括差别光谱、iNFR介子衰变探查、德布罗意干涉拆分、分子再结合、物质/反物质对产生分析、重力与惯性质量差异

    心理检测包括罗夏测试、MMPI、本德尔完形、随机文字表回想、随机刺激反应时间、消极刺激反应时间、痛苦阀值。大部分方法借用自对解离型身份紊乱(正式名称是多重人格紊乱)的差别诊断。最初这似乎为很有希望的调查途径,但最终和其他测试一样没有结果。





    备注:渐变审讯技术仅在伦理委员会批准下才可进行,依照1997指令AE-229.11

    在诉诸622-大西洋221-克兰肖前使用了传统技术,如多种波动描记器、吐真剂、建立友好关系、瑞德审讯术、敌或友法、骄傲与本我打击法、谵妄剂、孤立、伤害威胁等。所有手段均无法辨别Dr. F██████和冒充者。与 SCP-████和SCP-████的额外测试也同样没有结果。

    伪造了一次收容突破并撤走安保,试图观察此二者的反应,确认其是否会尝试逃跑。双方都自动前往撤退位置,被安保正常控制。

    有多次审讯手段被放松以使推定存在的真正博士构想自己的研究方向。可以推测他有强烈动机如此做。

    SCP-2054 Adelaide/Baltimore曾多次被共同审讯。其他时候,两者都曾被允许观察对对方的审讯,并就提问方式给出建议。

    随时间推进,双方都在审讯中做出过各种坦白,但始终没有决定性结果;双方也都不能给出不可置疑的证明。

    备注:在两者的正式供词中,唯一的不同之处是对首次遭遇伪装者时的描述。SCP-2054/Adelaide描述称它为一四散的透明发光体,SCP-2054/Baltimore 则坚称其已经伪装成了自己的外貌,可能是要试图惊吓他来抢占先机。但这一差别没有对研究产生有意义指导。

    附录:因当前状况对员工士气产生影响,批准对Dr. F██████的同事施以记忆删除。放出Dr. F██████已经KIA的掩盖故事。

    2014年,SCP-2054Dr. F██████于一次无关的收容突破隔离期间自杀。尸检没有得到决定性结果。存活的一方自此被安置于自杀关注下。考虑到已经不可能确定谁是真正的Dr. F██████,审讯被无限期推迟。在这名存活者去世后,Dr. F██████将被追授Thaumiel荣誉奖章。

    Footnotes

    [url=javascript:;]1[/url]. 一种精神病案例研究,试验中将三名自认为是耶稣的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患者放在一起,最终其中一人恢复正常。
    avatar
    CannibalTheHanniba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18
    注册日期 : 13-01-31
    地点 : 少林寺驻武当山办事处

    回复: SCP-2054 The Double/莫辨双身

    帖子 由 CannibalTheHannibal 于 周一 十一月 02, 2015 12:32 am

    真假美猴王!这时候需要@如来
    avatar
    ilovecforever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49
    注册日期 : 13-12-24
    地点 : 任何图书馆

    回复: SCP-2054 The Double/莫辨双身

    帖子 由 ilovecforever 于 周一 十一月 02, 2015 5:25 pm

    然而还是Safe?!
    avatar
    cirenci
    新D级人员
    新D级人员

    帖子数 : 2
    注册日期 : 14-10-05

    回复: SCP-2054 The Double/莫辨双身

    帖子 由 cirenci 于 周六 四月 08, 2017 3:18 pm

    这个scp说实话可以是keter,他们想要除掉基金会的谁就直接复制一个送到基金会就好了,基金会会帮助他们处理掉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日 七月 23, 2017 8:49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