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分享
    avatar
    ilovecforever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49
    注册日期 : 13-12-24
    地点 : 任何图书馆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ilovecforever 于 周四 四月 16, 2015 1:02 pm

    之后的是《逃避狩猎(Avoiding Predation)》之后的文章翻译。
    不定期更新。
    avatar
    ilovecforever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49
    注册日期 : 13-12-24
    地点 : 任何图书馆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ilovecforever 于 周四 四月 16, 2015 1:05 pm

    翻译者:我是烤面包机
    原翻译地址
    The Dead Thing原文链接




    死物

    死物置于死木之箱中
    腐尘所围,蛆虫所食
    蛆虫从土中被拔出,为鸟儿所食
    鸟儿飞走,被射下,切片调味烧烤,送至 胃中,停止饥饿的渴望
    爬行动物穿过昔日的丛林
    陨石撞击终结了一切
    百万年后 它们因研究而被挖掘
    展示给纽约客,肉体化作石油
    鼓舞了孩童,但仍渴望昔日之草
    孩子们被枪击,仅因一堆烂蔬菜
    调查结束,罪犯锒铛入狱
    陪审团将他从正常人的土地上驱逐
    他被困笼中,只有囚犯为友
    当他自由,他就会重复此事
    吃些坏肉,让你的胃蠕动
    身染重病,长卧不起
    你的内里之物昆虫亦不会食
    皮肤破裂
    毛孔流血
    最终你长眠于那死木之箱中

    avatar
    ilovecforever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49
    注册日期 : 13-12-24
    地点 : 任何图书馆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ilovecforever 于 周四 四月 16, 2015 1:11 pm

    翻译者:我是烤面包机
    原翻译地址
    原文链接




    叹息田野

    这是一片田地
    伴随着鲜艳花朵与明亮草甸
    有时有人会听见它们歌唱
    是那金色光芒之花蕾
    它们生存,繁荣,存留,延续
    空气是如此甜美
    疲惫的旅行者,欢迎归来
    渴望获取故事的真相
    相视而叹,放声高歌
    风是如此甜美
    轻缓你的负担,与我们同留
    去掌握那空虚的日子
    不再为恐惧所缚,举步维艰
    留在这知足者停留之地
    我们清楚你的恐惧,你的痛苦
    你心中的旧伤,你丢失已久的笑容
    你的孤独,你破碎的梦
    让你的烦恼暂时停止
    梦境是如此香甜
    加入我们的歌唱,他们低语着
    与我们休息,与我们歌唱
    再也没有缺少鼓舞的日子
    让你与我们被黑暗环绕___
    终焉如此甜美
    avatar
    ilovecforever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49
    注册日期 : 13-12-24
    地点 : 任何图书馆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ilovecforever 于 周四 四月 16, 2015 1:16 pm

    翻译者:我是烤面包机
    原翻译地址
    原文地址




    弗拉基米尔·斯坦

    从前有个小男孩叫弗拉基米尔·斯坦
    他住在梧桐巷对面的房子里
    伴随淅沥的雨,他无法入眠
    于是他躺在床上直到Ol' Biglio来临
    Ol' Biglio到来,悄无声息
    像一个神秘,邪恶的罪犯。
    他把弗拉基米尔的被子拿开, 醒来的弗拉基米尔冷的跳起
    伴随这些噪音他如何入睡?
    Ol' Biglio的凝视吓到了弗拉基米尔
    它外形瘦高,四肢臃肿,骨骼惨白地外露
    他的眼睛闪烁如地狱之火,
    他的发上有蛆来去蠕动
    但他的气息甜如蜜桃,衣着华丽不失优雅
    他示意年幼的弗拉迪下到他的巢穴
    出乎意料地弗拉基米尔的床下是几列楼梯
    他爬入下方,直到听到号角之声
    他看到地狱群魔乱舞,穿着蕾丝 内 裤
    avatar
    Kiliff
    人畜无害小猫咪
    人畜无害小猫咪

    帖子数 : 91
    注册日期 : 13-09-20
    地点 : SCP-999-J的内裤里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Kiliff 于 周五 四月 17, 2015 3:22 am

    最后一篇的蕾丝内裤好毁气氛哈哈哈哈哈哈
    avatar
    ilovecforever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49
    注册日期 : 13-12-24
    地点 : 任何图书馆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ilovecforever 于 周五 四月 17, 2015 6:22 pm

    翻译者:Freedom Koo
    原翻译地址
    原文地址




    叶之歌

    这里有一颗树,长满神秘之叶,时隐时现。

    有人说,它看起来像一棵橡树,宏伟壮丽;也有人说,它是一棵柳树,婀娜多姿;还有一些人说它只是一棵桦树,披着纯白的树皮。

    尽管传言不免些许偏差,但有一点毫无疑问:树上的叶子闪烁着彩虹般的光芒。

    那些从远处看到这棵树的人纷纷发誓,它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

    那些冒险接近它的人则说,它的叶子像宝石一样闪耀,在他们面前飘落,彩虹色的脉络交织成错综复杂的文字。

    叶子枯萎,化灰,随风飘散,飞往四面八方。

    少数有幸被选中的人记住了叶子上的文字和奇迹,好奇超过了他们对闪闪发光的手迹的凝视和对这树本身的思考。

    多年之后一些记得这文字的人声称,那不仅仅是无聊的谈话,而是写给他们的诗歌,给他们,只给他们:
    天空是晴朗的
    云层是透明的
    这里一无所有
    你应当恐惧
    天空是晴朗的

    被赠予了这诗的男人被黑暗束缚在长久的恐惧里面,他最后一次被人看见的时候正坐在盘绕交错的树根旁边,目不转睛地望着枝桠。午夜他漫步走进阴影当中,一片从笔记本上撕下的纸屑留在那里,直到黎明降临。

    哦 甜蜜的海风
    盘旋着穿过树林
    在我的耳边低语
    请再一次
    哦 甜蜜的海风

    得了树的诗歌的女人已经做了三次寡妇,她见到这树三天之后,人们说她淹死在了河里,她的尸体至今仍未找到,但这首诗被发现在一本日记中留下。

    啊,如果我说我需要你
    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如果我说我爱你
    我发誓是真的
    啊,如果我说我需要你

    从树叶那里得到这些诗歌的孩子在前一天晚上失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她花了一整天在树枝下面,试图将链状的鲜花缠绕在树干周围,为树冠加冕,同时口中喊着一连串古怪的话语。她终于鼓起勇气爬上了树梢,却再也没有从那上面爬下。

    哦,请告诉我你不会离开
    我们的友情即将开始
    这很难将我们分开
    你不会借给我你的心吗?
    哦,请告诉我你不会离开

    这些话语令人们意识到树的秘密,就在你读到它的这一天。不能为它的存在花费太多时间,不能用太长时间去寻找那缥缈的幻象,忘记了现实正淹没在虚假的文字当中。何为真相?

    这棵树是孤独的,它寻求友谊,它寻求被人铭记,它寻求诗歌的读者。

    它生长在你不经意间流浪到的地方,它的繁茂只展现给那些漫无目的经过的旅客。从它那里偷去了些许好处的人不会记得它的归来,但它并不介意,因为新伙伴们总是令人愉快。

    这里有一颗树,长满神秘之叶,时隐时现。


    由ilovecforever于周五 四月 17, 2015 6:27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ilovecforever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49
    注册日期 : 13-12-24
    地点 : 任何图书馆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ilovecforever 于 周五 四月 17, 2015 6:25 pm

    翻译者:Freedom Koo
    原翻译地址
    原文链接






    静默无声的天空和困倦的叹息
    摇摇欲坠的谎言和游移的双眼
    你害怕说再见吗
    你害怕剪断这条线吗
    你害怕结局到来吗
    或者过错将会归咎于自己头上
    静滞不前的天空和柔声的叹息
    温柔甜蜜的谎言和失明的双眼
    你害怕分离吗
    你害怕孤单一人吗
    你害怕得知真相吗
    你唯一的安慰是你自己吗
    — 蚀刻在一棵悬挂着碎布的垂柳树的树皮上
    avatar
    Freedom Koo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247
    注册日期 : 14-08-25
    地点 : 格陵兰海鲨鱼窝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Freedom Koo 于 周日 七月 26, 2015 9:25 pm

    原文链接



    白波之战

    我至今犹记
    海滨夏日的一天 
    我和我的家人在沙滩上漫步
    经过一座座船坞
    东南方向的海岸隐约可见
    为那些即将到来的一切

    晴朗的早晨

    无云的天空预示着美好事物的降临

    苍蝇抓咬的刺痛稀少

    不错的环境
    理所当然的灌丛草地,沙滩和海洋
    些许灵魂围绕其侧

    我们所处之处
    于计划之内
    足以使我的父母消磨时光

    我开始游荡
    因我当时惯于
    横渡低潮的海滨

    我穿越一片浓雾
    古老海角附近的海面
    起伏的波涛正剧烈地轰鸣

    海浪冲击
    即刻猛撞在礁石上
    如同奔向堡垒

    以一个男人的名字命名
    他领导革命和建设
    在二百四十年前

    信念
    为自由的渴望而死
    随着他英勇的指挥

    我站在那里
    注视着雾气
    几乎要将它看穿

    片刻
    一艘银白色的军舰从中驶出
    船员们穿着相同的装束

    这或许是我脑海中的幻象
    但我能感受到那舰队的存在
    对此我确信无疑

    我偶然向上看去
    更多白人的身影模糊在雾气之中
    我看到堡垒和暗淡的枪支

    雷鸣声咆哮着淹没了
    炮火和风暴的怒吼
    震耳欲聋

    并且我看到了
    幽灵军队的归来
    刺刀已经备好

    就在这时
    他们的狂怒向我扑来
    我落荒而逃

    我不敢回头
    直到一个伟大的奇迹化为乌有
    但雾气仍旧徘徊不散

    我被严正的惩戒
    为我孤寂的离去
    然而我并不感到罪恶

    尽管如此
    被景象所折磨
    我仍只知道一样:

    刺耳的杂音
    与君主制的斗争
    我将铭记久长
    avatar
    Freedom Koo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247
    注册日期 : 14-08-25
    地点 : 格陵兰海鲨鱼窝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Freedom Koo 于 周日 七月 26, 2015 9:29 pm

    原文链接




    亲爱的珍妮

    迷路的男孩,多么可爱的幼儿
    走过你长满灯心草的岸边
    他驻足凝视你碧绿的眼眸
    你的祷告逐渐停歇

    哦,我亲爱的珍妮,你是否将那摇篮曲低唱
    当你的眼睛那样深,那样深地吸引他时?
    他们是否向你许下隐泉般的承诺?

    他询问你的名字,多么亲爱的男孩
    你回答说绿牙珍妮
    他向你伸出他的手,他叫布鲁斯麦考伊
    于是你将他拖入了水中

    哦,我亲爱的珍妮,你是否将那摇篮曲低唱
    当你那样深,那样深地将漂亮男孩拖入河水之中?
    是否会歌颂起那沦为渔者的国王?

    水面静寂,无波无澜
    忧戚惨恻,无声无息
    土壤破碎,无迹无踪
    浅滩虚影,盛筵难再

    哦,我亲爱的珍妮,你是否将那摇篮曲低唱
    当你那样深,那样深地将这幼童拖入河水之中?
    他还愚守着那些浊世之物吗?
    avatar
    Freedom Koo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247
    注册日期 : 14-08-25
    地点 : 格陵兰海鲨鱼窝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Freedom Koo 于 周日 七月 26, 2015 9:37 pm

    上篇译注:


    绿牙珍妮(Jenny Greenteeth)是英国民间传说中的人物。一个河女巫,她会把孩童或老人拉入水中溺死。

    钓鱼王Fisher King或Wounded King,是亚瑟王传说中的人物,总以伤态出现,或腿或股,总之自己不能行走,而且他的伤势总和国运相联,伤重之时亦是王国势微之。

    某人告诉我是他的[数据删除]受了伤所以土地中长不出果实,只好一边钓鱼一边等人来治疗他的[数据删除]。
    avatar
    Freedom Koo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247
    注册日期 : 14-08-25
    地点 : 格陵兰海鲨鱼窝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Freedom Koo 于 周日 八月 09, 2015 12:31 pm

    原文链接



    凋零


    我目睹她穿越青春的面纱,
    同我一般的人类。"来吧,亲爱的
    "让我们把你妆点,来吧,亲爱的
    "让我们将你滋养。”多么—
    —令人悚然。
     
    哦,于死亡降临时熄灭
    在年轻的岁月里枯萎
    让我在成长的过程中死去
    而非重归孩童,逐渐凋零
    未曾死亡,不过离去
     
    因我们全部的努力与救赎
    世界是否更似乐土
    当我们死于二十八岁的青春
    仍以愉悦的心灵期盼命运的降临
    仍怀揣年少时的愿想?
     
    疾病无法治愈
    却未必致死
    死亡绝非病症
    却终结一切
    它将降临,带来解脱
     
    不,还有另外的话语我当讲述
    关乎理性与构筑的回响
    它已降临于我的造主
    也将落在“幸运者”的头顶
    于是我开始忧虑前方的旅途
     
    我畏惧的不是死亡或地狱
    而是遗失成熟,沦为孩童
    停滞,失去力量和挥舞的双手
    死亡终将至于每个人的身旁……
     
    但我们无需推迟它的到来
    avatar
    Freedom Koo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247
    注册日期 : 14-08-25
    地点 : 格陵兰海鲨鱼窝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Freedom Koo 于 周日 八月 09, 2015 12:37 pm

    原文链接



    在那树下


    在那树下
    垂死孤狼沉眠
    在那树下
    小径你所探寻


    木门破碎
    她播撒下野种
    木门破碎
    玻璃石制房屋


    脱离子宫
    世界于它膝上
    脱离子宫
    她曾试图逃走


    血液凝结
    清晨即将到来
    血液凝结
    群鸟高飞云霄


    黎明破晓
    她正低吟浅唱

    黎明破晓
    皎月遗落光辉


    在那树下
    她同孩童守候
    在那树下
    荒野山庄呼啸


    ——在那树下,曼尔森·范德·科尔克所著《呼啸荒野》第三页





    由Freedom Koo于周五 二月 19, 2016 7:54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Freedom Koo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247
    注册日期 : 14-08-25
    地点 : 格陵兰海鲨鱼窝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Freedom Koo 于 周一 八月 10, 2015 10:43 pm

    原文链接



    The Amphiptere and the Fruitrating(求译名)

    从前有只安菲瑟
    怠惰地从天空飞过
    他已疲于偷窃与劫掠
    决意动身寻找果实
     
    于是安菲瑟吃下一只苹果
    心底泛起格斗的渴求
    然后他吃下两只鸭梨
    矗立在旧楼梯的顶部
     
    于是安菲瑟吃下一颗番石榴
    口中喷吐燃烧的岩浆
    然后他吃下一颗大草莓
    扮出无数吓人的鬼脸
     
    于是安菲瑟吃下一只柑橘
    却在飞行途中撞入门的铰链
    然后他吃下一串葡萄
    目睹猫群抓毁崭新的窗帘
     
    于是安菲瑟吃下一颗无花果
    用柳枝清理锋利的尖牙
    然后他吃下一只成熟的芒果
    甜蜜的滋味令他幻想起探戈
     
    于是安菲瑟吃下一枚洋李
    很快他不再感到忧郁
    然后他吃下几颗百香果
    伴随悦耳的笛音起舞
     
    于是安菲瑟吃下一捧美味的椰枣
    留意到朋友举起了些许重负
    然后他吃下一枚甜杏
    期待更多的娱乐之所

    于是安菲瑟吃下一个西瓜
    打倒了逃窜的恶棍
    然后他吃下一只鳄梨
    带着傲慢的虚荣言说

    于是安菲瑟吃下几颗香柚
    搭配好些可口的果冻
    然后他吃下几个白兰瓜
    找到了我丢失的皮鞋

    于是安菲瑟吃下一颗樱桃
    现在他感到非常快乐
    然后他吃下一些油桃
    来自一个拥有魔豆的男人

    于是安菲瑟吃下一只酸橙
    时间所剩不多
    然后他为玩乐吃下一只蜜桃
    决意他已经完成

    安菲瑟飞离了小镇
    现在他的皱眉已然不再
    所以告诉我,自他消失以后
    今日他吃下了多少果实?

    一……二……

    ——孩童跳绳时唱起的歌谣
    avatar
    Freedom Koo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247
    注册日期 : 14-08-25
    地点 : 格陵兰海鲨鱼窝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Freedom Koo 于 周一 八月 10, 2015 10:47 pm

    上篇译注:


    水果龙Amphiptere也就是安菲瑟是一种蛇形生翼的龙,一般被称为飞蛇。

    据称Amphiptere有近似3米长,背上长着一对小翅膀。它们还有两条舌头,一个是正常的形态,一个顶端长有刺毛。它们守卫着生长于阿拉伯半岛沿尼罗河两岸的乳香树,也同样守卫着金子,珠宝等一切珍贵的东西,但主要囤积的是知识。按推测它们理应知道了宇宙的秘密,例如如何成为永恒不朽的存在以及以及如何把铅变成黄金。

    它们的身体十分特殊,如果你服用了他们的血,这将赋予你与动物沟通的能力。以及用他们的眼睛与蜂蜜混合的药剂可以治愈头痛或是疾病。如果你种植了它们的牙齿,军队及勇士会起来援助你。



    (说实话真是很萌的一种东西。。如图)


    avatar
    Freedom Koo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247
    注册日期 : 14-08-25
    地点 : 格陵兰海鲨鱼窝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Freedom Koo 于 周三 八月 12, 2015 8:27 pm

    原文链接


    重蹈覆辙

    幽灵徘徊在古老门廊之中
    皮肤遭烈焰所焚,心绪为追思所溢:
    关乎陷落的城池与悼亡者的恸哭
    诸神的战争与死去的神明
    上帝以疲惫的目光凝望,书本坠于地面撕毁.
    生命与传说,遗失。伟人已经逝去
    逝去


    古老门廊之中,幽灵正徘徊;
    思想的构筑千变万化:关乎游魂
    他之创造与他之所是,观念成形
    而后遗忘。交付于生者
    使幽灵未竟的愿想
    无数次地诞生,一次又一次诞生
    诞生

    陌生人徘徊在古老门廊之中 
    对极乐天堂的幻想皆已泯灭
    令骑士们停驻的后腿与四足之蛇
    容许言语与世界于火焰中洗礼
    并那圣洁之物一道,烟雾燃起升腾
    魔鬼放声大笑,就在那奇迹消逝之时
    avatar
    Freedom Koo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247
    注册日期 : 14-08-25
    地点 : 格陵兰海鲨鱼窝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Freedom Koo 于 周六 八月 29, 2015 1:30 pm

    原文链接






    混淆寓言




    今日我渴求你的身影
    于窗边的林线
    于溪旁的小径
    于清泉蜿蜒的丘陵
    于赤鹿逃窜的空地
    我见你无处不在
    却无迹可以追寻



    她思念星空下酣睡的他
    她想他为何在远方沉眠
    他为何忧心忡忡
    树叶沙沙似耳语
    他为何筑起高墙
    他为何独自入睡



    劳碌时你占据我全部的思绪
    长发若飘散的枝叶
    褐肤光滑而又粗糙
    嘴唇似樱红色花瓣
    我再次驻立在窗旁
    我想你无处不在
    却无迹可以望寻



    她注视着他一天天长大
    自他初次坐在空场中央
    她同样年幼,但他需艰难谋生
    他饥肠辘辘地向她走来
    摘下果实,送入唇齿之间
    后来他健康到足以携带一把斧头
    用木料将自己填充
    当他持枪回到她的面前
    剥离撕扯去血肉
    如今他的皮肤暗淡且粗糙
    骨架挺拔却坚固
    气息如潮湿的尘埃
    双眼似灯火般闪耀
    有时她看到机械离弃他的身后
    她曾知他是个孩童
    但他现在开始想念
    她仍将倾其所有
    但她不解他心中所求



    为何我永远无法触及
    是否我只有保持距离
    我放弃了它
    我的家园
    他们可保留
    我的财富
    我背负的行囊
    将被丢入河水
    但一切尚未发生
    如褐肤男人之语
    错误将折磨我终生
    当我独自等待沉眠
      
    她仍记得他侧卧在空场
    于秋日晴空中长息
    缓缓地,在阳光之下
    他伸展着四肢
    曾令天使坠入尘埃
    最终他到达从未有过的远途
    到达她的身旁
    然后将她推开
    她不得不退缩
    他是否已超越了我
    她问那褐肤的男人
    也只有感叹和遗憾
    他们从未停止生长
    却不曾向彼此靠近
      
    我厌烦了寻望
    厌烦你吹拂在我脸颊的呼吸
    仿佛和煦的微风
    厌烦你拥抱的双臂
    仿佛舒展的枝桠
    厌烦你的双眼
    仿佛雨水滴答的坑洼
    明亮而清澈
    厌烦你无处不在
    却无迹可以探寻
      
    褐肤男人怀揣诸多疑问
    他飘忽掠过树丛
    若如蝴蝶之翅翼
    故他偶尔听不清她的回应
    他与她失去的伴侣交谈
    但当她询问他们的话题
    或是对此作何感想
    褐肤男人无法作答
    他说这就好比为平面解释“向上”
    她开始激愤,针锋相对
    怒不可遏
    质问他如何企盼她的痛苦
    他无法为任何一方效力
    他们已深深陷入了寓言
      
    她仍想获悉他的立场
    他仍望知晓她的意旨


    由Freedom Koo于周六 八月 29, 2015 1:42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Freedom Koo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247
    注册日期 : 14-08-25
    地点 : 格陵兰海鲨鱼窝

    回复: 《长影之书》后续翻译

    帖子 由 Freedom Koo 于 周六 八月 29, 2015 1:39 pm

    原文链接

    翻译者为:我是烤面包机



    不存在的:化石的六节诗


    于鸦片的朦胧快感中
    Mary躺在床上,注视着地上的雕版
    曾属于她的蛇颈龙骨架,现在钉在博物馆墙上
    寒气从窗边潜入,钻进她的毯子
    而阿蒙神就在那被遗忘的珍玩之中


    他就作为一件珍玩在那众多古董之中
    岁月为珍奇小件积灰,又或许是鸦 片的作用使然
    她充满爱意地扫视着空贝壳和头骨,阿蒙低语:“找到这些真好”
    她保持她的姿势,如婴儿般蜷缩在毯子里一动不动
    “这里一无所有”她喃喃自语,“唯有墙壁的吱呀声”。


    唯有三月的风让墙壁吱呀哀嚎
    博物馆空负盛名,只留馆长常在
    在她生命消散之时,她握紧了毯子
    只余鸦片酊的麻木感在旁相伴
    她又想起了她找到的蛇颈龙
    静止于海滩,菊石相伴
    她再次看了一眼那个男人,他有一对扭曲的公羊角


    Amon跪在她身边,“你把你一生都刻在一堵墙上,从未停歇,可怜的女人”
    他在说什么?她在朦胧之中想道
    我一生的工作只是有关于贵族和流言者的好奇心。他们利用了我
    鸦片酊剂在桌上沉默,反射着隆起的毯子的微光


    “别那样想
    那些以遗体覆盖了地球的动物将被铭记”阿蒙说道
    “而挖掘者们将会被神话传颂。”她的心脏的震动开始减弱
    这让她肿瘤覆满的胸腔略微平静
    墙上的死物们静静凝视着她,这个捕手将在接受治疗前加入它们
    “别嘲笑一个快死的女人,你有我在。”


    他转过身去
    他的角惊扰了货架上的灰尘
    数百个未卖出的痂壳和粪化石精致无比
    她轻叹一声,乞求着盗墓的特赦
    她的双眼紧闭,好奇鸦片去了哪里。


    菊石在近海固化,最终形成了阿蒙的形状
    一个女人在海边卖贝壳,最后也陷在了墙上
    邻居们纷纷到来,看到了鸦片最后用毯子把她包上





    “她在海边卖海贝
    她卖的海贝是真海贝
    若她在海边卖贝壳
    我确信她卖的是真海贝”
    我们都说童谣里的人是虚构的
    真是这样的吗?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三 七月 26, 2017 6:52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