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SCP-828 ᖃᓪᓗᐱᓪᓗᐃᑦ/极地鱼女

    分享
    avatar
    heartlessed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80
    注册日期 : 13-11-11
    地点 : Site-CN-██的员工娱乐室

    SCP-828 ᖃᓪᓗᐱᓪᓗᐃᑦ/极地鱼女

    帖子 由 heartlessed 于 周日 三月 15, 2015 3:49 pm

    项目编号:SCP-82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828-1须收容于位于加拿大北冰洋群岛萨默塞特岛距海岸十公里处的Site-641海洋哺乳动物收养中心处。项目需与场地工作人员保持联系,并接受场地心理医生的访谈。SCP-828-1享有有限度的自由行动权。项目须戴有带GPS定位系统的电子脚镣,以保持对项目的监视。如果SCP-828-1进入离海岸五公里的地区,场地安保人员须阻止项目,并将其收回。在场地主任的命令下,SCP-828-1可以被置入禁闭室内。SCP-828-1不得接触任何幼年人类。如果该事件发生,SCP-828-1须立即置入禁闭,且基金会将严格调查所有场地人员1。SCP-828-1需喂以鱼和当地栖息的小型鲸类2。SCP-828-1只有在受控制的试验场合接触SCP-828-2。

    SCP-828-2须收容于Site-641位于坎宁汉湾的场地储物柜里。被两周须对其进行检查,已确保项目没有损坏。一名纺织品修复员须每两月检查SCP-828-2。对项目的修复可由驻扎在场地,经过特训的因纽特族萨满协助。

    描述:SCP-828-1为一人形生物,身高1.4米,生有白色而没有瞳孔的眼睛,头上生有毛发般的Alaria esculenta3类海藻。项目的皮肤质地类似Myoxophalus4鱼类的皮肤。SCP-828-1是双栖生物,但不能在水外待超过十分钟。项目的手脚上都有网膜,已协助其游水。对“头发”的检查发现其内部有广泛的买官系统,以协助项目呼吸。项目的躯体消瘦,但项目一直没有要求食物。如果被给予食物,SCP-828-1会“出于礼貌”而进食,但目前尚不清楚项目是否需要进食维生。项目被发现时牙齿已严重腐蚀,在收容后接受了植齿和其他护牙措施。在出水后,项目的皮肤会散发一种所有幼年人类形容为香味的异味。值得注意的是,儿童人员在采访中以“舒适”以及“母性”形容该异味。对项目皮肤分泌物的分析显示里面含有一种可作为信息素的刺激性有机体。目前猜想该分泌物可协助项目接近儿童。对这方面的研究仍在继续。

    SCP-828-1在收容后一直与基金会十分合作。心理辅导显示SCP-828-1患有创伤后压力症的症状,包括间断侵扰性回忆,失眠,以及过度警惕。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症状在项目面对大海,大海的图像,海生哺乳动物以及该类动物图片时会加剧。SCP-828-1同时显示出了对基金会和基金会人员的创伤性感情链接。心理学专家建议收容人员应用该链接以协助对项目的收容和研究。

    SCP-828-2为一严重水浸的amauti5上衣,SCP-828-1收容前穿着项目。衣料为因纽特族传统的制衣材料,包括海豹皮,麋鹿皮和厚实的羊毛布料。当SCP-828-1将一名儿童置入项目的衣袋中,该儿童不会受低气温和深海压的影响,且无需呼吸。该儿童在SCP-828-2中时意识保持清醒。

    收容过程:SCP-828自加拿大Pangnirtung镇发现。一名之前通报失踪的儿童,Nathan Qappik,在被认为在暴风雪中丧生后在无人寄居的Iglunga岛上被附近作业的渔夫发现。以下采访是由加拿大皇家警队的人员进行:

    受访者:Nathan Qappik

    采访人:Filigree下士

    前言:以下采访在发现该儿童进行。本采访翻译自因纽特语。原文可在申请后提供阅读。
    Spoiler(用来隐藏帖子的内容):
    <记录开始>

    Filigree:小朋友,你要不要告诉我你是怎样到这岛上的啊?

    Qappik:我是不是惹麻烦了啊?

    Filigree:当然没有了。大家都很担心你呢。你能平安无事回来,我们都很欣慰。我们只想知道你是怎么跑到这儿来的啦。

    Qappik:哦。我在镇外的大石头上玩。我知道我不该的,但大石头上可好玩了。有时你坐在上面看海,能看到鲸鱼呢。我喜欢鲸鱼。这时,我看到有什么东西在水里游。我看不清它,想靠近些看个仔细。但石头上很滑,我掉了下去。[停了一停]

    Filigree:不要紧,继续说下去。

    Qappik:浪很高很猛,否则我只会掉在地上的。一股大浪冲过来,将我敲晕了。然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记得了。

    Filigree:不要紧,告诉我们你记得些什么。

    Qappik:你不会以为我胡说吗?

    Filigree:当然不会。

    Qappik:我醒来时,我在海里。我可以看到穿过海面的阳光。但我一点也不冷,也不湿。我觉得安全,我觉得温暖,像裹在毛毯里。哦,我看到鲸鱼了呢!

    Filigre:呃…

    Qappik:[兴奋起来]然后我感到一股浪潮将我推上岸,然后我到了那座有旧屋的岛上。我觉得我像是在水下冲浪一样。我想鲸鱼肯定也是这样的吧。然后,我的朋友——

    Filigree:你的朋友?

    Qappik:我的鱼人朋友啊。我一开始有些怕她,因为她长得怪怪的。但她人很好呢!她在我掉下去时接住了我,至少她是这么说的。我的头撞到石头,所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将我从大衣里抱出来,我身上一点也不湿呢!她叫我这么生火,还给我带来烘烤的肉。我住在一个港口的小屋里。那是我们的秘密聚集地。

    Filigree:你的朋友叫什么啊?

    Qappik:她说她叫“Piichuq6”,但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我能见见她吗?她似乎很忧伤和孤独呢。她大概没有什么朋友吧,没有人应该没有朋友的。

    Filigree:她有没有伤害你,或做过什么怪事啊?她有说她是哪儿来的吗?

    Qappik:没有。她人很好,而且很会抓鱼。我想,那是因为她游泳好,不用划船。她从来没说过她是哪儿来的。我现在能见她了吗?

    <记录结束>

    结语:采访继续了一阵。Qappik一直声称SCP-828-1天性友好,没有伤害他。该叙述没有公开。当地执法部门认为叙述是该儿童在岛上由于低温导致的幻觉引起。

    在寻回该失踪儿童的数周内,镇上开始流传关于在港口游荡的海怪的传言。数名平民在港口地区见到一个怪人,引发了一系列谣言。Site-641站点萨满Teriaq LeChatlier在通过家人出获知该传言后,与MTF-89E特遣小队“托马的拖拉机”的人员展开调查。SCP-828在躲避数周后在试图进入Qappik家中时被捕获。SCP-828被带回Site-641,以作处理。

    被采访者:SCP-828

    采访人:Teriaq LeChatlier

    前言:本非正式采访是收容人员在乘坐新装备的渔船“洁安号”返回Site-641时进行的。SCP-828采访时时关押在船的鱼仓内。LeChatlier声称“大海已经为此恼怒。我们应该尽快行事,以免意外。”,坚持进行该访问。本采访翻译自因纽特语。

    Spoiler(用来隐藏帖子的内容):
    《记录开始》

    LeChatlier:你好啊?

    SCP-828:Angakkuq7,你是来食我的肉,好夺取我的能力的吗?你是籍海母之名,来收服我的吗?我以后要为你卖命吗?我得奉*献*出我的骨做你的tupilaq(因纽特传说里的一种邪恶魔法。萨满将动物或人的骨头雕成恶魔的形态,来诅咒仇人。其中儿童的骨头力量尤其强大——译注)?不必向我隐瞒,告诉我你的意图。

    LeChatlier:什么啊?不不不,我只想在你的海母发作前和你谈一谈而已。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抓走那个孩子。

    SCP-828:你想迷惑我。

    LeChatlier:我是认真的。我为想见你这样的生灵的人服务。

    SCP-828:你另有主人么。他们想对我怎样?

    LeChatlier:就想看看你,问你些问题而已。你在这底下舒服么?

    SCP-828:【SCP-828恼怒地瞪了LeChatlier一眼】我要和你的主人们谈谈,Angakkuq

    LeChatlier:我就问问。

    《记录结束》

    结语:SCP-828在剩下的旅途中一直一言不发。

    被采访者:SCP-828

    采访人:Scout Fullbrush特工与Teriaq LeChatlier

    前言:以下采访在收容数周后进行。由于SCP-828显得焦躁不安,LeChatlier建议调解项目的情绪。

    Spoiler(用来隐藏帖子的内容):
    《记录开始》

    【Fullbrush与LeChatlier进入访问室。SCP-828被束缚于房间另一边的椅子上。】

    Fullbrush:下午好,SCP-828。我们发觉你最近不太合作啊。

    SCP-828:“SCP-828”是什么?

    Fullbrush:那是你的编号。

    SCP-828:是名字吗?

    Fullbrush:是编号。

    LeChatlier:你可以看作是名字。

    SCP-828:好吧。

    Fullbrush:言归正传。收容和研究人员报告,说你最近情绪焦躁,且开始抗拒收容。我们是来知道你为什么这样的。

    SCP-828:【指了指Fullbrush】这是你的主人么,Angakkuq?那个qallunaat(因纽特语里为对白种人的称呼——译注)掌控着你吗?

    Fullbrush:你在说什么啊?

    LeChatlier:Fullbrush在这里只代表他自己。

    Fullbrush:我的…同事的意思是我们都为同一个组织效力,但我不是他的上级。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同一个组织的人员。我们只想更好地了解你。

    SCP-828:他也是这么说的。

    LeChatlier:我不会向你撒谎的。你应该知道撒谎的代价是什么,不值得的。

    SCP-828:我,我现在脑子有点乱。当你们抓住我时,我以为[声音减轻]

    Fullbrush:你以为我们会解剖你,杀了你或强迫你为我们服务?你的担忧可以理解,但我们不是这种人。我们想保护你,更好地了解你。

    SCP-828:【SCP-828一言不发,陷入沉思】

    LeChatlier:我们会保护你的。这儿可以是你的家。

    SCP-828:我不用[迟疑了一下]我不用再去找孩子了?

    LeChatlier:不用了。你在这儿可以独享清静。除非有人想采访你,不会有人来打搅你。这是他们的行动方式,你不要问我为什么。

    SCP-828:那么如果…[迟疑]

    Fullbrush:什么如果?

    SCP-828:如果我想和人交谈呢?如果我需要这呢?

    Fullbrush:一般的话,我们只要适当收容了你就行了。如果你表现好,肯与我们合作,可以有奖励。

    SCP-828:我要怎样算合作?你想要什么?

    LeChatlier:这事你要跟上级说么,Brushy?

    Fullbrush:如果你合作的话,我会和上级说,看看我们能做到些什么。

    《记录结束》

    受采访者:SCP-828

    采访人:Issac Rosenthal博士和Teriaq LeChatlier

    前言:本采访是SCP-828在与站点管理层的协商后进行的。Issac Rosenthal博士再次的责任为确认SCP-828的背景和异常特点。

    Spoiler(用来隐藏帖子的内容):
    《记录开始》

    Rosenthal博士:好啦828,你先和我们谈谈你的过去。

    SCP-828:你要我从哪里开始呢?

    Rosenthal:最开始吧?就从你生命的开端开始。

    SCP-828:我的记忆比我的amauti还残破,umilik(因纽特语当中为“领导者”的意思,一般作为族长的称呼——译注)。我被带走时,她在上面撕了洞。我只记得她允许我记得的。

    LeChatlier:这个“她”是哪位?

    SCP-828:不过有些记忆还在。我住在Qikiqtaaluk岛8的一个村庄里。那儿的水冰冷乌黑,有一个很狭的湾。我们那时很隐蔽。西方的侵略者(因指从亚洲迁移来的因纽特人。从北美大陆的角度看,亚洲属西方——译注)还没深入这儿。东方的侵略者(指欧洲殖民者,同上——译注)尚未涉足此地。我那时还有个家。我有儿女。[声音减弱]

    Rosenthal:你还记得你的家人怎样吗?

    SCP-828:我的丈夫[迟疑]我的丈夫已经不在了。死了。也许是被熊咬死;或是被大浪卷入海里;或是死在嫉妒的兄弟手里;或是暴风雪;或是被侵略者杀害。那不重要。我和我的儿子相依为命。我丈夫的兄弟继承了我。我记得他一直打不到足够的猎物。他并不强壮。他总是待在神帐(Sweat Hut,印第安人会设一帐篷,在里面点燃大量含有迷幻物质的植物。以与神灵交流)里,和萨满交流。我们一家是族人的负担,而负担在这冰雪世界里是难以生存的。

    Rosenthal:这和你现在的状态有何关系?

    LeChatlier:耐心点,她就要讲到了。

    SCP-828:我的儿子那时已经不小了,但还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他见到大人们打猎,并暗暗地学会他们的技巧,学会他们怎样埋伏在冰湖的下风口,慢慢向猎物靠近。这孩子真聪明,会雕锥动物的骨头和石头。他猎到一只海豹,然后和猎犬们笑着回到家里,一只手还挥着小猎刀。我也报以微笑。他一次次出去打猎,直到有一天只有猎犬回到家中。我去找他,却只找到那冰洞。我跪下来,窥入其中。我见到绿的冰,听到了人声。[迟疑]

    Rosenthal:那人声说了什么?

    SCP-828:我记得这,因为它要我记得。那声音。它说我的儿子侵犯了她的子民,没有作应做的奉*献。

    LeChatlier:那孩子一定在猎到的海豹死前没有作安抚仪式。

    SCP-828:我决定奉*献自己。如果她要带走我儿子,何不让我替代他呢?我看到冰湖上浮起绿冰,将他吐出。我抱住他,直到他睁开眼睛。我向他告别,然后站到了绿冰上。我一路往深渊坠落,听到奇妙的歌声,感到一股热流扑面而来,好想全身都起火一般。之后怎样,我大多已不记得了。

    Rosenthal:你还记得些什么?

    SCP-828:孩子。我记得孩子在天空的洞口看下来。当他们掉下,我抱住他们,将他们带到海底那熊熊燃烧的地方。在那儿,他们不再坠落。

    LeChatlier:我以为你说什么也记不得了。

    SCP-828:我只是告诉你我还记得的东西。虽然他们相貌不一,我总会见到孩子们。你的族人到来后,很多孩子长得像你那样[指了指LeChatlier]。有一阵子,你的族人是我唯一见到的人。我唯一见到的人啊。[悲伤的音调逐渐减轻]

    Rosenthal:我想今天可以到此为止了。我们下一次约好了继续采访。

    《记录结束》


    注释

    1. 见纪律文档117-138
    2. 详细内容见SCP-828-1:项目膳食与健康
    3. 一种海带
    4. 杜父鱼
    5. 传统的因纽特上衣,前面有个可以携带小孩的袋子
    6. 不是
    7. 萨满
    8. 巴芬岛(加拿大北极圈里最大的岛——译注)



    剧透!不想受主观影响的朋友谨慎点开:

    条目的名字ᖃᓪᓗᐱᓪᓗᐃᑦ是因纽特文。转成拉丁字母为Qallupilluit,为因纽特人传说里的一种类人生物。其貌似女人,但有鱼一般的皮肤。它们会从从冰洞或海滩浮起,拐带在附近玩耍的儿童。
    828屡次提到的“她”,还有“海母”,应为谢德娜(ᓴᓐᓇ/Sedna)。谢德娜为因纽特神话中的海神,掌管海洋和海底的冥界。由于所有的海生动物,包括海豹海狮等都是谢德娜的子民,因纽特猎人在狩猎需要先膜拜她,以免遭她的报复。


    由heartlessed于周一 三月 16, 2015 10:42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法柯林
    D级人员
    D级人员

    帖子数 : 10
    注册日期 : 12-10-09

    回复: SCP-828 ᖃᓪᓗᐱᓪᓗᐃᑦ/极地鱼女

    帖子 由 法柯林 于 周一 三月 16, 2015 9:29 am

    标题看上去是一堆乱码?
    avatar
    法柯林
    D级人员
    D级人员

    帖子数 : 10
    注册日期 : 12-10-09

    回复: SCP-828 ᖃᓪᓗᐱᓪᓗᐃᑦ/极地鱼女

    帖子 由 法柯林 于 周一 三月 16, 2015 9:37 am

    爱德华 啊,楼主做了说明的……其实比起把一堆乱码放到标题,还不如弄个音译的中文名上去吧?
    因纽特人的传说倒是满新奇的
    avatar
    YakumoRan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743
    注册日期 : 13-05-19
    地点 : 橙酱的内裤里

    回复: SCP-828 ᖃᓪᓗᐱᓪᓗᐃᑦ/极地鱼女

    帖子 由 YakumoRan 于 周一 三月 16, 2015 10:58 pm

    还以为是模因影响到了标题...
    avatar
    DALTangerine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48
    注册日期 : 13-05-29

    回复: SCP-828 ᖃᓪᓗᐱᓪᓗᐃᑦ/极地鱼女

    帖子 由 DALTangerine 于 周二 三月 17, 2015 5:40 pm

    賽德娜呀,這女神很有名呀,十指全斷的海生女神
    不過那網膜是?...是蹼嗎?
    難得一個比較好溝通的項目
    果然基金會收服世界各地神祇指日可待了嗎?
    avatar
    annyo
    新D级人员
    新D级人员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5-03-04

    回复: SCP-828 ᖃᓪᓗᐱᓪᓗᐃᑦ/极地鱼女

    帖子 由 annyo 于 周三 三月 18, 2015 3:21 am

    为何总是无法打开隐藏条目啊!!!心塞!求换个发布方式TAT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五 十月 20, 2017 7:32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