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SCP-772 Giant Parasitoid Wasps/巨型寄生蜂

    分享
    avatar
    ashausesa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69
    注册日期 : 12-12-04

    SCP-772 Giant Parasitoid Wasps/巨型寄生蜂

    帖子 由 ashausesall 于 周四 十月 23, 2014 11:01 pm


    一只SCP-772在奶牛尸体喉部产卵的瞬间。少数SCP-772会如图中个体这般对产卵地点做出反常选择。


    项目编号: SCP-772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所有SCP-772个体将被收容于18 m x 18 m x 9 m的收容栏内,收容在 Sector-07的全密封房间中。建议最多同时收容15只个体,更多个体可能导致SCP-772进入进攻状态。房间将配有一充气氟化铝喷洒器,并在需要扑杀SCP-772的紧急情况下使所有SCP-772窒息并焚化。SCP-772紧急扑杀机制和所有相关设备必须定期接受维护以保证其正常运作。维护期不得超过7天。SCP-772的卵将被收容于冷柜中,温度不可超过-10º C (14º F)。多余不需要的卵将被立即焚毁并确认其残渣中没有生命迹象,否则须立即再次进行焚毁。同样的措施对所有已死亡/不需要的SCP-772宿主或潜在宿主适用。
    笔记: 对SCP-772的非研究使用必须得到O5授权。– Dr. Woodside


    描述: SCP-772是一种未知品种的黄蜂,外形与马尾姬蜂属物种十分相似。一只成年个体除开触角和产卵器从头到腹长60cm。其长有倒钩的产卵器长70cm,用于刺入宿主体内产下5到20枚卵。卵一般长6 cm,直径2.5 cm。SCP-772在产卵过程中十分小心,几乎是外科手术般精准;每次产卵时SCP-772留下的切口不会超过3cm,宿主也会昏迷/瘫痪数小时直至伤口完全愈合为止。和卵一起注入宿主体内的还有一种多分DNA病毒,能抑制哺乳动物的免疫系统反应,这与普通寄生蜂对毛虫宿主的寄生行为很相似。
    雌性SCP-772个体具高度威胁性,其产卵器极其锋利且灵活。在遭到威胁时,雌性个体会将产卵器用作武器攻击来犯者。这种伤害并不总是致命,据报告称伤口会极度疼痛,部分案例中甚至刺穿了骨骼。雄性个体没有可用作武器的产卵器,但在应对所有SCP-772个体时都应保持小心谨慎。
    雌性个体可在没有雄性个体存在时进行孤雌繁殖。SCP-772需要温暖、阴暗、富有营养的腔体来产卵。SCP-772一般会将卵储存在大型动物的腹部皮下脂肪内,但也会利用其他部分的皮下脂肪,如肩部、背部、臀部、大腿和[资料删除],参见对D级人员进行的扩展测试文件[需要更高权限]。SCP-772的卵需4到12天孵化,推测SCP-772的孵化时间与宿主体内应激激素的含量成反比。在孵化后,SCP-772 的幼虫会开始吞食宿主的身体组织,逐步深入宿主体内。幼虫常常被误认成脓肿/肿瘤,但随SCP-772幼虫穿透真皮组织,上述脓肿/肿瘤会自行缩小消退。
    SCP-772于████, 19██,当时████████教授,███████大学著名昆虫学家, 被发现死在家中卫生间地板上,其腹部胃肠被掏空,部分尸体已被啃食。当时数只成年SCP-772正在吞食他和两只猫的尸体,说明SCP-772在蛹化成年后仍然是肉食动物。对他同事的采访显示████████教授2星期前刚从亚述尔群岛返回。他在到达英国后没有联系任何人,也没有回到大学。████████教授已在亚述尔偏远地区进行了数月的研究,由于忙于工作与他人很少联系。他记录到的数据和一系列的个人笔记在现场被发现。与项目相关部分和值得注意的片段摘录连同尸检报告如下。


    日志772-B:
    52页
    12/██/19██

    终于,在几个月毫无成果的搜索、以及对当地植物昆虫平凡无奇的实验后,我发现了些有趣的东西。这是我一生都在寻求的伟大发现。某种从未被记录、从未有人听说过的新物种。这罕见的机会。我肯定史特勒和达尔文还有其他所有名人都曾体会过这珍贵的瞬间,那就是感觉自己真正见证了某种伟大的新发现。好吧。不是新的,其实已经很古老了,只是对人类的眼睛而言是新的,回溯过去,又或是展望自然选择的未来。这就和亚瑟·柯南·道尔或者儒勒·凡尔纳写的小说一样神奇,但这是真的。上帝啊,我知道我是个科学家,但就是George也会为这东西激动不已。你看见了吗George?我希望当你读到这篇日志的时候我已经拿着嘉奖向你挥舞了。热忱和献身,这绝不仅是实验室工作!冒着痢疾和瘴气的危险,不眠不休,甚至是面对死亡。我敢说这一切都值得了。这只幼虫至少有10cm长!
    58页
    13/██/19██
    我已把尸体带回营地。也许不太卫生,但这让我能全程观察这种幼虫。把这东西拖回去时我甚至有点负罪感,但其实没什么好负罪的。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大学时代,那时我甚至不想淹死一只无助的老鼠。噢好吧。这人已经死了,应该有段时间没人来看过他了。
    60页
    15/██/19██
    我已经近距离检查过了,看起来我的偶然发现实在是走运。它们钻到了尸体的最深处,寻找最暗、最紧的角落和缝隙,就像被过早地揭露在我面前一样。我把皮肤,或者说皮肤的残余放了回去,现在我能看到他身上有道清楚鲜明的刀口。这绝不是幼虫搞的,是刀伤,某种利刃。这要是个谋杀案那可就糟糕了。它们当然不会在乎这种事,但我最好确定没人能发现尸体。绝不能失去我的发现。
    75页
    21/██/19██
    它们在茧里了,我最初的怀疑是正确的,它们是某种姬蜂。[文本难以辨认]我很少这样,但这次我确实对数据收集多有顾虑。我回到最开始发现尸体的地方,你猜怎么着,凶器还在那里。我以前都没注意到。那是个大砍刀,上面还有干掉的血迹。我害怕要是有人发现我,他们都会觉得是我杀了人,然后我就成了一切指控的目标了。绝对不能报警。好吧,这也怪不了我吧?调查凶案比起为科学研究黄蜂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82页
    7/██/19██
    已经两星期了,我等不及了。放着具尸体的营地闻着绝对不像玫瑰。这些家伙要多久才破茧?
    85页
    15/██/19██
    上帝啊我太高兴了!我如父亲般自豪,它们终于出现了。幸好我几周前就在尸体周围建好了围栏它们真是太大了。真的是史前水准。它们色彩鲜艳,红黄相间,令人眩目。这种外骨骼我从未见过。当它们撞上围栏的墙时,绳子弯了,这么粗的绳子竟然都弯了。而它们用了这么大力却好像毫发未损,这种外骨骼一定十分坚固。雌性的产卵器也是无比神奇。整整60-70 cm长,信不信由你。但我不能把这记在两个地方,准备换新笔记本。
    89页
    18/██/19██
    我更害怕了,夜晚风声阵阵,它们已经啃光了尸体。让我不解的是它们把毛发和骨头都啃了个一干二净,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它们对一切能动的东西都极具攻击性,包括我。它们撞墙的声音也越来越让我不安。[部分文本损坏]我真不能确定围栏还能撑多久[末尾部分文本损坏] 我很惊奇围栏居然能撑这么久,特别是现在风这么吹着的情况下。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不能失去它们,但如果我去城镇求助,它们可能就会乘机打破围栏逃跑,再也找不回来而[文本难以辨认]
    91页
    11/██/19██
    该死。真该死, [数页极度潦草的笔记,力道大到撕破了书页] 该死,我有文字数据和照片、速写等等,但和真东西比起来这就都是垃圾了对吧?我能活下来已是幸运,但这魔鬼能让这一切都变成白费,因为我丢失了证据,没人会相信我。他们会说我疯了,篡改了一张普通黄蜂的照片而已。我感觉很糟糕,不只是因为丢失了毕生的发现,我似乎已经染上了什么病了。不是水就是那该死的尸体,又或是蚊子、寄生虫,鬼知道到底是什么[文本难以辨认] 呕吐,胃疼,胸疼,你无法想象,不管我染上的是什么,反正我的反胃恶化了。
    如果我能把它们杀光可能会更好,这样别人就永远发现不了它们了,但你能相信我的手枪根本不够用吗?砰,该死的砰声,我能听到子弹被压平的声音,它们全都卡住了,没用了。我在半夜醒来,身体疼的厉害,而围栏已经变成了一堆破木头和烂绳子,空气在振动着。我抓起日志跳进卡车,但我不知道该如何逃跑。我只记得我一边走一边开枪,而它们甚至能穿透车窗。我看见了它们蜇针,一头粗大一头尖利,戳进来时离我的脸只有几英寸,它们的翅膀凶猛地拍击着脆弱开裂的玻璃。我在树林里横冲直撞寻找回到公路的路,差点撞到树上,但终于还是找到了。想起来我真是懒到宁可开一条路也不愿下车步行。但这也救了我的命。我听到一阵恶心的声音,我的胃开始搅动,但我还是把头埋到了方向盘下。玻璃的碎片砸了我一身,碎玻璃还有蜇刺在我的手上背上划了几道口。我是踩足油门、摆脱了这群黄蜂。该死的诗。现在我该改行当科幻作家而不是该死的著名科学家 [文本严重扭曲,无法辨识]
    95页
    20/██/19██
    我不敢相信,但我不能入睡,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这早就是件明摆着的事了,我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但就是不愿意把它记下来、承认事实。要是这种事真的发生了,我去到医院,我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发现它们的殊荣将落入他人之手。不过我想这种事确实发生了,我必须嗑下成吨的止疼药再把自己灌傻。 [文本难以辨认] 这真的发生了,傻瓜。上帝啊,痛苦,痛苦,我像哭泣的孩童,但我知道人类本不应经受这种痛苦。
    97页
    22/██/19██
    我找到它们了。它们是我的。我会为科学而死但绝不能默默无闻。它们将以我为名。你们没把它们当作孩子你这懦弱可悲的[资料删除].
    144页
    27/██/19██
    那不是谋杀。他自己切开的。我也是。


    附录772-01: 在对SCP-722的幼虫进行系列实验后,我们得出下了结论:

    • 幼虫对亮光和低于21º C (70º F)的气温十分敏感。若长期处于具上述两种情形之一的环境下,幼虫会进入冬眠、接近假死的状态。幼虫能以这一状态存活数月,甚至有可能无限期保持下去,直至环境条件再次适于其生长为止。


    • 幼虫的唾液含有一种消化酶,能分解吸收宿主组织。


    • 幼虫对宿主的应激激素反应积极,出现能级增高、进食速度加快和生长速度加快。



    附录772-02: 在对SCP-772成虫进行了系列测试后,我们得出下列结论:

    • 在面对活体奶牛和人类尸体时,SCP-772百分之百会选择将卵产于活体的奶牛体内。尚未知这是否意味着幼虫需要活体组织才能生存、又或者这是母体的一种选择偏好。


    • 在活体奶牛和活体人类之间,SCP-772在84%的情况下会选择将卵产于人类体内,在做出决定前会活跃地以其触角敲击两个对象的皮肤。


    • SCP-772 在面对多名人类对象时也会做出上述行为,有时还会进行一种"敲击仪式",对每个对象个敲击至多五次。尚不清楚SCP-772选择目标的依据,但其偏好和 [需要3/772级权限]似乎具有相关性。计划进行更多研究。笔记:患黄蜂恐惧症的D级人员可能对SCP-772数据收集有所帮助。– Dr. Woodside


    • SCP-772是食肉动物,若处于资源缺乏的环境下也会同类相食。雄性会猎杀小型哺乳动物(如兔、猫等),但主要还是以搜寻已有尸体为食,包括被雌性个体杀死的大型猎物。SCP-772雄性被观察到会"蜂拥"到由雌性杀死的猎物处,而雌性会容忍一定数量的雄性在场。但若在场雄性数量超过额度,雌性会开始攻击雄性直至其逃离为止,有时还会杀死并吃掉来不及逃离的雄性。要查阅更多信息和关于SCP-722种内关系的假说,参见结论文件SCP-772。


    • 两种性别的SCP-722对热兵器、发火装置和杀虫剂都有极强抵抗力。缺氧窒息是最成功的消灭方式。



    • 显微分析显示其外骨骼并不像其他昆虫那样主要为壳质,而是由壳质、羟磷灰石和一种尚未被记录到的富勒烯复合而成。预定进行更多研究。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SCP-772 Giant Parasitoid Wasps/巨型寄生蜂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五 十月 24, 2014 1:43 am

    我想起藏地密码里的某只在混战中正好把口器插进了肖恩的“臀部多肉处”的蚊子
    avatar
    超现实的真空衰变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67
    注册日期 : 13-12-03
    地点 : 元气高中

    回复: SCP-772 Giant Parasitoid Wasps/巨型寄生蜂

    帖子 由 超现实的真空衰变 于 周五 十月 24, 2014 6:59 am

    第一眼为什么我觉得是长颈鹿.....
    avatar
    hyno111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79
    注册日期 : 12-08-15

    回复: SCP-772 Giant Parasitoid Wasps/巨型寄生蜂

    帖子 由 hyno111 于 周五 十月 24, 2014 10:11 am

    两种性别的SCP-722对热兵器、发火装置和杀虫剂都有极强抵抗力。缺氧窒息是最成功的消灭方式。
    我擦,这要是广泛传播就跪了

    不过,基金会收容过大量更危险,更容易传播,更难消灭的东西。。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三 十月 18, 2017 7:23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