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Assessment/评估

    分享
    avatar
    heartlessed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80
    注册日期 : 13-11-11
    地点 : Site-CN-██的员工娱乐室

    Assessment/评估

    帖子 由 heartlessed 于 周日 八月 03, 2014 5:39 pm

    “现在重新出动Sparkplug小队还为时过早。”

    D.C. al Fine,全球超自然联盟副秘书长,站在一片无尽的黑暗中,身边是108个光点。今天,她打扮得像奥黛丽.赫本,穿着Givenchy小黑裙,打着小伞,戴着漂亮的帽子。不过,赫本不会有一双冷酷而凶狠的眼睛,或一副严肃,令人生畏的表情。D.C. al Fine的美人打扮无可挑剔,但她一直无法脱掉那给了她“可怕女人”绰号的强硬气质。

    “首先,你要了解Sparkplug小队是我们最优秀的评估小队之一,”她解释道:“那三名老兵都在超自然领域有超过三十年的经验。作为一个团队,他们数次成功完成了任务。他们之间的配合相当默契…然后他们失去了重要的一员。不错,已经有了替补,但他们还没有时间适应队列的变化。你要他们几个月后就重返前线,实在太快了。”

    其中一个光源开始闪烁发亮,扩张成一个放着紫光的高大穿黑袍的人的形态。在其胸部漂浮着的字样显示该形体为Marcus Crowley大人,联合撒旦教派科学派的反教宗。“您对下属之关怀令人钦佩,女士,”黑袍人吟诵般说道“但那并不必要。您的下属已准备充分,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先知们们同意邪王大人的意见”一个身着白裙,手里拿着一团丝线的年轻女人说道。她的身份是命运三女神的人类传言者
    “这是真的竞合,还是仅仅多数同意?”al Fine问道

    “竞合,”传言者说“Urthor, Verthandi和Skuldr都认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个人之感情须弃于一边。必须行动起来了。议会于本事一致对此同意,”Marcus大人说“不要因选择愚钝而非智慧而酿下大祸。”

    在她身边的一百零八颗星辰闪烁着,表达自己安静的同意。

    “既然这样,那我会考虑议会的意见,”al Fine说道“如果没有别的事,那么我宣布本会议结束。”

    星辰们一个接一个黯淡,留下al Fine一个人站在沉默的虚空中。她闭上眼睛,又慢慢地睁开它们,回到了她在联合国总部大楼40楼的办公室,窗外便是曼哈顿。她揉了揉额头,花了点时间从思维聚集带来的眩晕感中恢复过来。

    副秘书长拿起电话,打去了一个不存在的号码。电话还没响就接通了。

    “给我接到心智部门。”她说。


    “你对基金会了解多少?”Bullfrog问道。

    “他们是不属于全球超自然联盟的超自然组织中规模最大之一。他们主要集中于捕获和收集超自然物件。他们拥有一个庞大,跨越全球的秘密收容站点网络,使他们成为极少数国际化的非联盟组织之一;这里面还包括了蛇之手和所谓的混沌分裂者。目前指令为除极端情形下不得接触基金会人员。反应级别为3.”

    “好吧。”Bullfrog点了点头“你至少读过了那本手册。现在告诉我你到底对基金会了解多少。”

    Spider轻轻叹息,然后深吸了一口气。“他们喜欢储藏物品,”她说“和其他一些组织不一样,他们这样做似乎没有什么政治或经济的目标。即使有少量使用过超自然威胁物也是主要为了筹集资金。他们与美国政府的Bowe委员会有过一次短暂的联盟,但很快就分道扬镳了。官方上,他们是一个非法组织。在台面下他们却得到了许多不愿意和联盟规章打交道的国家的支持。他们还对某个三字母序列特别着迷。一开始我们以为那跟他们的座右铭有关系,但目前的设想为这个序列对他们有宗教意义,因为他们的前台公司和内部文件里都出现过。目前关于该三字母序列的指令是任何情况下都避免使用它,因为感染原则可能会导致内部组织安全泄漏。因为这,我们的电脑都不能使用Secure Copy Protocol1。”

    “不错嘛,”Bullfrog说“概括得挺全的…如果你是文书人员的话。现在我来给你外勤人员的版本。”

    大个子压了压指关节,靠到椅子上,身处的小型私人飞机在云端中飞翔。“外勤人员最容易碰到的基金会人员是他们的收容小组。他们等同于心智部门的评估小队。他们很优秀的,和我们的训练,装备与后勤支持旗鼓相当。我们不同之处在于我们的任务和目标。”

    “基金会主要是寻找,捕获和寻回超自然威胁物,”Bullfrog继续到。“他们的装备显示了这一点:很多非致命武器和捕捉器材。而联盟的小队主要是执行五大任务。这些任务中没有一条有说我们得活捉所有发现的超自然威胁。”

    “最重要的是,许多基金会的评估是由招来的人员做的:他们叫这些人‘D级人员’。当他们不想送正式小队进入危险情形时,就会强迫一些政治犯和已定罪的犯人进去。所以他们小队的士气一般都很低,因为里面有一半的人不想加入,也不想做什么任务。”

    “简单得说,一支优秀的GOC评估小队完全可以偷偷越过基金会的防线,在他们眼皮底下拿走他们找的东西,然后在他们察觉之前一走了之。我们之前做过这,在基金会介入之前解决超能威胁。上级命令是尽量不要接触基金会人员…但这不代表他们收走一个个超能威胁时我们只能袖手旁观。”Bullfrog总结道。

    “事实上,阻止这些混蛋抓住超能威胁是个好主意。”Skunkboy说。他坐在Bullfrog对面,无聊得翻看着一本色情杂志。“天知道他们拿了这些东西在干什么…最好还是不要让他们建起一个超能威胁仓库。”

    “当然了,这是如果我们遇到了基金会收容小队,而不是机动特遣小队的情况下,”Bullfrog解释道。“那是他们的精英部队,就像我们的攻击小队一样。”

    “如果我们碰上MTF小队,我们让他们对付超能威胁,”Skunkboy同意道。“紧跟他们,观察收容过程,尽可能收集信息,但千万不能接近他们。”

    “明白,”Spider说道,心里反复默背这些信息。“我们跟他们有没有外交上的联系?条约或协议之类的?”

    “联盟有,我们没有。”Bullfrog解释道“有几个GOC成员叛逃去了基金会那儿,反之亦然。有几次事件里双方之间在…一些行动上…达成了共识,并联手起来。另一方面,联盟的官方立场是基金会作为非法组织不受议会的承认,且不会被邀请加入联盟。”

    “Bull的意思是,我们相敬如宾,但永远不会是朋友。”Skunkboy说。“要亲朋友,更要亲敌人。大概就是这样。”

    Spider点了点头,在她的记事本里写下笔记。用的笔是一支笔管看似象牙的钢笔,但它是以一个被处决的杀人犯的腿骨做的:一个古老而粗糙(但相当有效)的反魔法间谍工具。“有什么要补充的吗,Kitten?”她问道正在过道里做着快速仰卧起坐的小队第四名成员。

    那七英尺高的女人从仰卧起坐中停下来,一只手穿过自己的头发,脸上的严肃表情一直不变。“没了。“她简短得说到,然后翻过身来开始做俯卧撑,她结实的肌肉充满了力量。

    Bullfrog耸了耸肩。Kitten一向是寡言少语。

    客舱里叮了一声,之后是短暂的杂音。“机长提示:我们将于十五分钟内到达机场。请回到座位上,系好安全带,并将座位和伸缩桌调整至原位置。目的地当地时间为下午四点。气温为华氏八十度,天气晴朗。”

    Spider关上笔记本,将它放回自己的背包,里面还有她的魔法书,平板电脑和一本老旧的“Robert W. Service2诗歌全集”。“还有什么最后提醒吗?”

    “有,就是放下心来。你可以的。”Bullfrog说。

    “当然,如果真的出事啥也帮不了你,但至少你可以自我安慰不是稀里糊涂死掉的。”Skunkboy擦嘴。

    “不要放肆,小屁孩。”Bullfrog吼道。

    “是,长官。Semper Fi3,让我们进入状态吧。”Skunkboy喃喃自语。

    飞机降落时,Spider胃里的不适感可不是因为晕机而引起的。



    我看去傻透了,Spider一边看着自己镜中的映像一边想到。她看上去像个糟糕电子游戏里的士兵造型。

    Mark Three潜行紧身服作为单兵装甲十分有效,但不幸的是它是一件十分贴身,附带了少量护具的灰色紧身衣。她想,这件衣服适合穿在某个大胸水蛇腰的美女身上,但穿在略有些“丰满”的书呆子身上就不尽然了。虽然经过了几个月的体能训练,她还是不能完全去掉腰部和腹部里的脂肪。

    紧身效果在一个个子矮却肌肉发达,有着宽阔的肩膀和树干般粗的大腿的中年大叔身上更为显著。Bullfrog悄声进了房间,看了Spider一会儿,然后调整了几个绑带的松紧。“胸部和腹部那儿的带子绑松些,”他建议“这样你呼吸起来会轻松些。”

    “Kitten身上的带子都绑到最紧的。”Spider指出。

    “Kitten已经疯掉了。”

    好吧。Spider耐心得等待Bullfrog继续调整她的战斗服,以及携带的各种包裹与装置。“真希望我可以有更多时间教你习惯灰色装套。”他说,嘴唇因精力集中而紧闭着“你还没完全掌握如何穿着它啊。”

    他们这么快把我们从训练中拉出来又不是我的错,Spider心想。她等Bullfrog终于对她的装备满意了,然后拿起她的单兵自卫武器斜背在肩膀上。虽然已经接受过训练,那轻型武器依然令她感到不适。

    Kitten和Skunkboy已经全副武装在会议室里等待他们。Spider注意到Kitten的装备包括一把看上去十分先进的卡宾枪和一把手枪,左臀部那儿还挂了一把大到吓人的刀。Skunkboy带了一把装有一看上去很复杂的视镜的狙击枪,以及一把口径很大的手枪。Bullfrog则装备了一把附带了一个很大的弹匣的班用自动武器。三人对待武器都显示出了对年训练下的熟练。

    “检查弹药,”Bullfrog说。

    四人按了下头盔上的按钮,那覆盖着他们身体与武器的灰色布料开始变得模糊。变色龙布料并非真正的隐身衣:它只不过能以反应式色素作料尽量融入周围环境,就像名字里的那种动物一样。其缺点是它只能在黑夜里会远处有效,且只用穿着者不动的情况下。优点则是与真的隐身衣不同,丢掉一小片变色龙布料犯不着将方圆五十英里炸成平地,好防止2代技术落进敌人手中。

    “最后更新,”Bullfrog说,四人正为任务做最后的准备。“上头认为一直基金会收容小队已经在区域里寻找那超能威胁了。遵守标准纪律:避免接触,不要被发现,不要和他们打起来。还有别的问题吗?”

    没有。

    “那么出发吧。”


    路已是年久失修:崎岖不平,七弯八拐。如果那辆车的阻尼效果好倒也可以忍受,但现在路上的每个小小的激凸和碎石都因为汽车糟糕的结构而透过车座微薄的垫子冲击着Spider的屁股,大腿和脊椎。

    Skunkboy是司机:他把车头灯和控制板上的灯都关掉,一路开上山只靠着夜色里零星的星光和他的AR视镜。视镜上的庞大镜片令他看上去像一只奇怪的昆虫:苍白而诡异的星光更加强了这效果。他轻声地诅咒,车子刚刚开过一块大而尖利的石头,颠簸强烈震荡到了Spider的臀部。“ETA?4”他轻声问Kitten。

    “两分钟,”他身材健壮的女战友回应到。“开到前面的空地那儿,接下来的路我们步行。”Kitten坐在SUV的前座上:部分是因为她是本任务的导航员,部分是因为空间狭小的后座容不下她高耸的体形。

    又过了颠颠簸簸的几分钟后,车终于在丛林里的一小块空地上减速,最后停在一棵高耸的梧桐树下。“带上面具和视镜,”Bullfrog说“从现在开始:不出声,不露面。”

    Spider戴上她的AR视镜,紧紧得将它系在头上。就像练习时那样,她闭上眼睛,数到十后再睁开。图像一开始暗而模糊,但稍微调整面具左侧的滑块使图像清晰了起来。

    OCULUS是心智部的四功能视觉系统,包括了暗光视觉系统,红外线成像和紫外线成像。第四个视觉系统,VERITAS(因为研发部的某个家伙为了一个听上去很酷的拉丁文简写将它命名为生命能量放射成像战术意识系统{VITAL ENERGY RADIATION IMAGING TACTICAL AWARENESS SYSTEM})是第二代的超能科技。实用了卡尔兰成像技术5来侦查生物的生命能量:伊兰生命能量(Elan Vital Energy),简写为EVE。从VERITAS系统看出来,她的队友们都成了为火焰般的光环包围着的黑色人影:Sunkboy的光环混乱而充满能量,Bullfrog的激烈而集中,Kitten的则冷静而稳重,如同波浪一般。

    Spider举起手。她自己的光环明亮地闪着,没有规律,如同缠绕在手指之间的电流。

    她换回到暗光模式,然后将潜行服的头套罩在(包括了视镜)头上,拉上拉链。戴上面具的四个评估小队成员看上去如同低档科幻电影里的机器人一般。Bullfrog和Sunkboy一起将一块伪装布料罩在车上,然后转过身来面对队友们。他指了指喉咙,示意要检查通讯信号。

    “Sparkplug三号,通讯正常。”高大的女战士说。

    “Sparkplug二号,通讯不错检查完毕,”Skunkboy轻松地说。

    “Sparkplug一号。通讯如何?”Bullfrog说。

    “S-”Spider吞了口唾沫,然后清了清嗓子。在沉静的夜里即使最轻微的声音也显得刺耳。“Sparkplug四号,”她说“我的通讯正常。你那边呢?”

    “清清楚楚,”Bullbrog说。“Sparkplug小队已到位。总部,你那边如何?”

    “总部听得清楚,”一个低沉的男声在耳机里响起。“注意了,Sparkplug小队。监控发现基金会势力在你的附近区域里。我们估计你将早他们一个小时到达。快点出发吧。”

    “明白。通讯结束。”Bullfrog举起武器,上了膛,然后将武器挂在身上。“出发。三号带队,我来殿后。”

    那想必是Kitten的高大蒙面人形向Bullfrog点了点头,然后就敏捷地由山间小道进入了树丛中,其他三个Sparkplug小队的成员紧跟其后。



    她的大腿发热,脚底酸疼。罩住了嘴巴和鼻子的面罩使她呼吸困难。面具下,她闻得到自己的汗水和恐惧,间杂着隐形布料的化学气味。Spider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潜行。

    她稍停了一下,从她的背包里喝了些水:吸管连到面罩下面,这样她即使喝水时也不用除去面罩。水尝起来淡而温,还有些塑料的味道。但她口干舌燥,管不了这么多。

    小队走了两小时多后碰上了基金会。Kitten先听到了动静,举起手来头歪向一边,然后快速地示意大家躲到一边。Kitten立即跟着Bullfrog避开丛林小道,躲到一棵高耸的橡树根后趴下来,并启动潜行功能。Bullfrog在她身上披了些枯叶和断枝,然后自己也在几英寸处隐蔽起来。他也启动了潜行功能,慢慢地消失,直到他看上去只是树丛中的石头而已。

    当基金会队伍出现在视野里时,Kitten摇了摇头。他们都乘坐着ATV:四轮的全地势车辆,上面的单缸发动机大声地响着。他们甚至还打开了车头灯。四辆车上都是穿着迷彩服和防弹背心的士兵,每辆车上两人。第五辆车上还有一个穿着橙色制服的男人,坐在司机背后的一个小笼子里。他身上没有武器,双手被锁在笼子上。

    打头车辆的司机举起手,车队停了下来。头两辆车里的士兵聚在一起,似乎围着一张地图在讨论。其他的小队成员则乘机放松一下。

    第五辆车的乘客(关在笼子里的那个)咳了一声:“嘿,你们能不能放我出来一下?”他问到“我要‘嘘嘘’。”

    “忍着点吧,”他的司机和看守说:“我们快到了。”

    “老兄,我真的要上啊。难道你要我就地解决不成。”

    “该死的。好了好了,把手放在我能看见的地方。”司机说。另一个看守拔出手枪,对准囚徒。司机解开囚徒的枷锁,同时一只手谨慎地放在佩带的武器上。然后,Spider惊恐地看到囚徒径直走向她躲藏的那棵橡树前,拉下了裤裆。

    她悄悄躲开,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空气中充满了尿酸味。谢天谢地,他没有直接尿在她身上。但她能肯定他随时会发现树根那儿的景象不对头,或听到她像小鼓般的心跳声…
    穿着橙色连身服的人办完工,吹了下口哨。基金会的人员集合时,Spider慢慢地喘了一口气,一直到车队离开才肯重新呼吸起来。她终于稍稍抬头,想找到她的队友们。

    当Bullfrog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时她差点叫出声来,但她咬住舌头没有出声。Bullfrog耐心地等她平静下来,然后示意她跟上Kitten和Skunkboy。“总部,是Sparplug,”她听到他悄声报告:“注意,我们碰上了基金会人员。对方乘坐ATV车辆。完毕。”

    “明白,Sparkplug。总部完毕。”

    “我们的一小时时间优势去哪了?”Skunkboy在通讯里低声道。

    “我们没料到他们会乘车去,”Bullfrog说:“我们没料到他们会这么蠢。”

    “但他们要先到先得呢,Bull。”Skunkboy指出。

    “有什么事别在通讯上说。”Bullfrog回应到。



    当评估小队Sparkplug赶上基金会收容小队时,他们已经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等他们到达时,一切已经结束了。

    超自然威胁正躺在地上,在一张银丝制成的网下挣扎着。三个基金会特工躺在地上,其中两个的伤势看上去是致命的。穿着橙色服的囚徒坐在一边惊恐万分地颤抖着,脸上都是血。

    Spider无法不注视那被捕获的超自然威胁。她从没有见过一只独角兽。它完全不像她小时候用的文件夹上画的那些闪闪发亮的小马。它看上去有点像马,而且也的确有一只角,但相似之处到此为止。没有哪个十二岁的女孩会希望自己的魔法小马上长有粗糙的鳞片,狮子的鬓毛和牛的尾巴。

    “总部,是Sparkplug,”她在通讯频道上听到Bullfrog低声说:“已发现超自然威胁。基金会已先捕获了它。请作指示,完毕。”

    “Sparkplug,这是总部。基金会不能活捉该超自然威胁。你可自行行动。完毕。”

    “总部,Sparkplug接到指令。基金会不会活捉超自然威胁。完毕。”

    Spider的心沉了下去。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精灵族是不会容忍人类捕获他们的圣兽的:精灵与人类的千年条约中其中一条便是可以对任何违反了条约的人类展开报复。从她对基金会的了解来看,他们也是不会心甘情愿地将超自然生物拱手的。

    她想象到逼真而血腥的画面。树丛化为魔法门,上百只骷髅戴着尖角的皇冠,骑坐着老虎和雄鹿,手中是星光铸成的利剑。她想到人类和他们平行世界的对面之间的和平烟消云散,转为一场界面之间的混战。即使精灵军团能被大败,GOC的第二条任务,向人类隐瞒超自然的存在将被人类与精灵之间的战争彻底毁掉。

    “大家有什么建议?”Bullfrog的问题打断了她的思绪。

    “给我准备一分钟,我可以往独角兽的脑袋里射两颗子弹。比让他们活捉它要强多了。”Skunkboy简短地说。

    “干掉他们的话,基金会肯定要光火,”Skunkboy说:“我们真要冒这样的风险吗?”

    “总比令整个精灵世界光火好。”Kitten反驳。

    “我们干掉独角兽,基金会顶多就弄到一具奇形怪状的尸体。”Skunkboy回应:“我们——”

    “够了。Spider,”Bullfrog打住:“你的意见呢?”

    该死的。“等一下,”Spider轻声说。她感觉天旋地转。这一切对她刺激太大了。她的第一个任务便令她在丛林中面对一场可能爆发的超能战争,必须选择激怒强大的精灵王国或世界上最强大的人类超能组织之一。她的思绪依旧在想象这个夜晚会引发的可怕景象。更别提她穿着一件极其紧身的衣服,带这一把她勉强会用的枪,而且闻起来有股尿味…

    …尿的味道…

    她悄悄地退后几步,转过身来。她慢慢地拉开面罩的拉链,将其撤下头来。她先在新鲜的空气中深呼吸一下,然后将面罩凑近脸,闻了一小下。

    不错,她肯定能在布料上闻到轻微的尿液味。她躲藏的时候,囚徒的尿液肯定溅到了面罩上。

    “Spider?”Bullfrog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了。

    在这次糟糕,烦人而累的要命的任务中,Spider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我想,我找到了第三个选择。”她说。



    他们花了半小时找到合适做仪式的地点。同时,Skunkboy报告说基金会在包扎伤员,并准备将独角兽移走。

    Bullfrog将隐身布料盖过她的上身。Spider掏出她破旧的平板电脑,调出了她的魔法书。荧幕的亮度设得很低,她只能靠视镜发出的微光阅读:她找到了她需要的咒语,然后双击了一下屏幕。闪闪发亮的复杂的分形图案出现。

    她掏出沾有尿液的面罩,将其放在图案的中央,然后从裤袋里拿出黑色手柄的献祭匕首刺破了她的左拇指。一小滴血从破口中流出,落在了面罩上。分型图案开始闪烁起来。

    她将祭祀匕首放在面罩上,闭上眼睛,然后伸出了手。

    她的脑海中浮现她的实用魔法教授的声音:“接触守则是最重要的魔法守则之一。守则的内容很简单:曾经连结的将永远连结。部分影响全景,两样接触过的东西之间会形成永恒的魔法关联。这是为什么巫毒诅咒需要目标的头发或指甲,为什么圣人和殉道者的所用品会成为圣物,以及为什么GOC定有规矩,男性员工性交后都要适当处理用过的避孕套…”

    几滴干尿不是Spider用过的最好的链接,但对她来说足够了。

    D-75213不是一个坏人。虽然他的却杀了人,但那个侵犯了他弟弟的混蛋是罪有应得。他接受了那个黑衣人的提议,只因为一个原因:无论你怎么看,一个月比十五年至终身监禁要强多了。他越快能出来(无论出来前是在坐牢还是给童话里的怪物做诱饵),他就能越快回家照顾妈妈。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做Spider将要让他做的事,但他刚刚从该死的独角兽角下死里逃生,脑袋还有些迷糊…

    D-75213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伸出手,把七个将独角兽压在网下的银桩之一拔了出来。但独角兽立即意识到了。它一记将网挣开,向自由奔去。它并不想杀掉D-75213,但他不幸挡在路上…

    珍珠色的角将不明不白的囚犯一劈两半,野兽奔入了黑暗中。



    “操!”Lombardi看着野兽跑进树丛中吼道。他追了几步后停了下来,一边摇头一边低声骂了几句:“可以收拾了,伙计们。任务失败了。”

    “我们可以去追它啊,Max!Vance叫道。”

    Max Lombardi走向他的下属,一把抓住了小伙子的衣领:“你想在没有处子身做诱饵去捉独角兽?你倒是去啊?到时候我带头给你撒纸钱。我么,我准备就此打住了。我们伤了三个人,还丢了诱饵。我们现在什么也做不到!


    “他这么做干吗啊?”Beckett疑问:“他为什么要拔那根桩呢?他就不知道这会发生吗?”

    “他知道么?我可TMD不知道。我只知道任务结束了。真是可恶,功亏一篑啊…”

    Vance摇了摇头,没再多说什么。太阳渐渐升起,七个基金会收容小队的成员装好三个同袍的遗体(加上一个D级的),打道回府了。


    他们发现独角兽静静地在一圈蘑菇的中心吃草。那可怕怪物用鲨鱼般的尖齿吃草的景象真是令人敬畏。

    它的头突然抬起,直直瞪着站在空地边缘的Sparkplug评估小队。四人站在原地,静静回瞪着致命的生物。

    独角兽呼了口气,慢慢地走向Spider低下头,温柔地摩擦着她伸出的手。

    Spider紧张地咽了口气。怪物的长鼻在她的脸上摩擦着,充满了铜臭味的呼气围绕着她。

    太阳升起,怪物眨眼间便消失了,留下一团荧光的雾气,转眼也没了踪影。

    “我不知道你是处子身呢。”Bullfrog柔声说。

    “在变性手术6之后?我想我是吧。”Spider说。

    她擦了擦被独角兽摩擦的侧面。手上充满了小而透明的鳞片,随即就化为粉末,飞入空中,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好了。”Bullfrog清了清嗓子:“我们出发吧。”


    D.C. al Fine关上任务报告,将它放回桌上的一堆文件中。

    “总体上说,”她对面前的空气说:“Sparkplug评估小队的表现意外地优秀。”

    “先知们是不会撒谎的,”人类传言者回应,她的图像出现在al Fine的电脑屏幕上:“命运女神早已看到的这一结果。”

    “邪王大人也一样,”Marcus Crowley在她耳边轻语,字字都充满了硫磺的味道和罪人尖叫的回音。“你不相信他们的能力是大错特错。”

    “那为什么你听上去很失望?”al Fine问道。

    “我们没有——”

    副秘书长打开另一个文件夹,放在桌上。“命运女神的预言全文。”al Fine说:“别问我是从那儿拿到的,我可不会告诉你。女神的却预言任务有百分之九十的成功率,但她们同时预言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会导致基金会的关系紧张。基于其他小队有同等的成功率,但不会惹怒基金会,这的却很有趣呢。”

    “至于你么…科学派不是一直反对联盟与精灵王国维持亚瑟协议么?”al Fine说:“如果Sparkplug小队没有惹恼基金会,代价将是和精灵们的关系要跌入低谷。于是两个之前没有关系的组织突然联合起来,强迫联盟重新启动Sparkplug小队。真是有趣。”

    “我不知道你在暗示什么——”

    “我没有暗示,我在直话直说。你们不准再利用心智部门来达成你们的目的”al Fine严厉地说:“如果我再发现你们在搞什么花样…”

    她按下一个按钮。突然,Marcus Crowley和人类传言者的图像打了个冷战。两个战斗小队突然出现在他们所处的地点,关闭了战斗服的隐形功能并举枪对准了两人。

    “…我知道你们是谁,躲在哪儿。”她结论:“你们下一次见到他们,他们将是你看到的最后一样东西。”

    “你不能——”
    “我当然可以这么做。第一与第二任务优先。‘保证人类生存’和‘隐蔽超自然世界’远比两个人的小命来的重要。会议结束了。


    她又按了一下键盘。战斗小队移下枪口,回到隐身状态,随即消失在黑暗中。

    D.C. al Fine看到命运三女神和撒旦教会科学派代表在下线前满脸愤怒和惊讶的表情。他们不会忘记这次的。

    当然,她也不会。



    “现在,所有任务最重要的部分,”Bullfrog一边说着一边举起啤酒杯:“任务结束后畅饮一番。至任务圆满成功,而且没有伤亡!”

    “还有那个沾了尿的面罩帮了我们一把。”Skunkboy提议。

    “干杯!”

    四个小队成员干了一杯,各自喝了一大口Lucky Killigan酒吧的特制啤酒。你不会在任何地图或旅游导向上找到这个酒吧:它没有酒吧执照,应该是非法的。不过老板,调酒师和所有的酒客都是GOC的人员,当地政府也自然睁眼闭眼。

    Spider又喝了一大口啤酒,享受着冰冷而苦涩的味道。她放下酒杯,咳了一声:“我不想坏了气氛,”她小心地说:“但我一直在想一件事。”

    “说吧,Spider,”Bullfrog一边说一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Beagle是怎么死的?”Spider问。

    她的三个队友停了下来。“你不知道吗?”Skunkboy反问。

    “他的档案就写了‘殉职’二字,就没了——”

    “他被一头龙吃掉了。”Kitten回答。

    “应该叫从平行空间来的非地球生生物…”Skunkboy指出。

    “它有三百英尺长,有鳞片,会飞,而且能喷火。”

    “它又不能真的喷火,只是喷出白磷和钠的混合物而已——”

    “就是龙。”Kitten不肯让步。

    “行行行,你说是龙就是龙。”Skunkboy让步:“言归正传,它一口把他吃了。”

    “先烤熟,再像吃麦乐鸡那样吃了他。”Kitten附和。

    “你知道他的遗言是什么吗?‘顶住啊,伙计们。我来应付。’真TMD笨。”

    “至Beagle特工。”Bullfrog说着,举起了酒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最勇敢,最光荣,最TMD笨的傻瓜。”

    “干杯!”

    他们一饮而尽。


    注:
    1. Secure Copy Protocol:简称SCP。一种在远程电脑间安全传送文件的方式。
    2. (1874-1958)加拿大诗人。
    3. 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格言。
    4. 美国军队术语。为Estimated Time of Arrival (估计到达时间)的缩写。
    5. 一种可以拍摄到围绕物体的能量场的拍摄技术。
    6. Spider原为男儿身。她变性的故事可见http://www.scp-wiki.net/goc-tale-comeintomyparlor,作者也是Clef。


    说GOC战斗力渣的好好看看!完爆基金会啊有木有!
    avatar
    守序之剑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564
    注册日期 : 13-04-30
    年龄 : 19
    地点 : “枯枝败叶”中

    回复: Assessment/评估

    帖子 由 守序之剑 于 周四 八月 07, 2014 10:15 pm

    屌过头啦!精灵什么鬼啊!作者已经停不下来了糟糕……不过可以看出总管的手段还是很强硬的,足以镇住那些神棍
    avatar
    Dr.Parallax
    基金会水源
    基金会水源

    帖子数 : 1872
    注册日期 : 13-03-02
    地点 : 外层空间,脑洞内部。

    回复: Assessment/评估

    帖子 由 Dr.Parallax 于 周四 八月 07, 2014 10:41 pm

    虽然看起来很带感但我也想说精灵什么鬼……
    avatar
    超现实的真空衰变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67
    注册日期 : 13-12-03
    地点 : 元气高中

    回复: Assessment/评估

    帖子 由 超现实的真空衰变 于 周一 八月 11, 2014 10:06 am

    很明显的Clef风格
    avatar
    Darkequation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227
    注册日期 : 12-04-02
    地点 : 猫沙盆

    回复: Assessment/评估

    帖子 由 Darkequation 于 周一 八月 11, 2014 10:22 am

    我懷疑MTF真的贏得過這樣一個評估小隊嗎 盗自bangumi 
    魔法耶 盗自bangumi 
    而且還只是評估小隊 盗自bangumi 

    Eric32154
    眼蛛寄主
    眼蛛寄主

    帖子数 : 33
    注册日期 : 13-05-15

    回复: Assessment/评估

    帖子 由 Eric32154 于 周六 九月 06, 2014 11:17 am

    我在思索攻擊小隊會施放炎降術的可能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Assessment/评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一 九月 22, 2014 3:39 am

    为什么穿着高科技战斗服的家伙,居然还会使用魔法
    而且怎么Lombardi也出场了
    Clef你把这个世界怎么了
    avatar
    死蝴蝶
    D级人员
    D级人员

    帖子数 : 7
    注册日期 : 16-08-07
    地点 : 喀山

    回复: Assessment/评估

    帖子 由 死蝴蝶 于 周日 八月 07, 2016 6:21 pm

    先不管GOC完全沦为Clef同志的魔法文章实验地
    这个108议会究竟是个什么鬼组织啊 一群神棍

    还有别以为KGB没有注意到Spider用的那个笔跟O5的某些标志物描述很相似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二 十一月 21, 2017 1:07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