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分享
    avatar
    风干的狐狸皮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23
    注册日期 : 12-05-08
    年龄 : 25
    地点 : 杭州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风干的狐狸皮 于 周一 五月 06, 2013 2:33 pm

    深蓝之雷简介(混沌分裂者简报)



    早安,各位。边上的咖啡与面包圈请随意取用。

    先让我来对那些还不认识我的人做个自我介绍,我是Neil Hornby上校,基金会情报机构的高级管理人员。这次正好轮到我来给你们介绍混沌分裂者。在你们面前的文件夹中有一份保密协定。这次简报被认定为“敏感分类信息”,所以如果你待在这里,就意味着你得签名。否则,拿上你的面包圈出去。

    好,都准备好了吧。

    我知道你们在刚加入基金会或是在每次升职时都会签署一份保密协定。你是…三级人员对吧?那你一定是才刚接触到整个基金会的情报系统。我知道你对基金会从L0到L5的安全分级系统十分熟悉。那群书呆子们(没想冒犯读者,我父亲就是个书呆子,所以我这么说并没有看不起你们这类学识丰富的人。)想出来的主意。这系统在处理SCP时是够用了。但是基金会情报系统的工作与处理SCP相比有所不同。我们仍在使用美国那套绝密/机密/最高机密分级制度,但这并不意味着五级人员就能随意阅读他们肮脏爪子摸到的任何东西。我们以“按需获知”的方式运作。当你在研究部门工作时,那些去做收容或是侦测工作的人会因为你没有让他们知道那些必要的信息而被杀,而在我们这里人们会因为信息落入坏人之手而死。

    因此,就如我刚才所说,签保密协定,或者离开。

    每个人都签好名了?好。Ms. Buyanova会把你们面前的保密协定换成一份深蓝之雷的文件夹。

    第三排穿毛衣的那位,请问吧。

    “深蓝之雷”。那是我们这个敏感部门的代号。至于这个文件夹,我接下去要说的东西里面都有,所以你在听我说的时候可以放松些。我不在乎你是否会认真听我讲或者去看文件夹里的东西。可如果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出来,不要憋在心里。这些文件是Greg Lewis教授编写的,他是基金会里研究混沌分裂者的领头人。他在我们这里绝大多数人出生之前,包括我,就开始研究他们了。

    所以,说到混沌分裂者。他们是基金会最古老的敌人之一。我们对他们了解多少?

    是的,他们是一群自私自利而又冷酷无情的人,可如果你仔细想想的话,会发现这也能用来形容基金会或是大多数政府机构。他们会干预政治,这毫无疑问,但我不敢打包票说基金会就对政治没兴趣。我的意思是,在那时候 - 事实上,你们中有些人的权限不够去了解这些东西。所以就让我们当作基金会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介入政治吧。

    不,他们并不是高层们口中的行为过激的员工。基金会的确会时不时的“清洗”一些人员,你不会想成为那些可怜虫的,但那(通常)与混沌分裂者没关系。

    “他们为了私人利益做着与基金会想同的事情?”我不记得我有这么说过,但我觉得的确 - 至少有几分相似。

    没错,他们用了好多外雇人员作为作业人员。事实上这也使我们的工作更艰巨了,因为要从众多的承包商,雇佣兵,游击队员,暴徒与罪犯中区分出为他们工作的那一群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CI部门 - 我指的是“反间谍”,不是“混沌分裂者” - 专门设立了一个分析作业的特遣部队,只为将他们区分出来。

    后面那个穿制服的 - 把你手里的便条给Ms. Buyanova!在这里不允许记笔记,也不允许你们把文件夹带出这个屋子。抱歉,我还以为你们已经知道这一点了。总之,这些文件夹是数好了的,在这次简报结束以后我们会回收它们。

    第二行那个穿红衣服的,你说。不,他们本质上不是“恐怖分子”,而是“叛乱分子”,当然如果你把这两者搞混了也没什么 - 现在绝大多数人都会搞混。恐怖份子视恐怖既是行为也是目的:你开着飞机去撞高楼大厦,死去许多人而更多的人会为此感到恐惧。你的动机也许会有很多,但是归根结底,恐怖行动其本身就是目的。而另一方面,一个叛乱分子则会使用许多工具或是策略,包括恐怖主义,来引起回应:你开着飞机去撞高楼大厦,死了好多人,然后政府开始严打并试图把你揪出来,然后结果永远是 - 永远是! - 无辜的人被当局布下的天罗地网所逮捕,并让民众对当局大失所望,然后这对政府与社会的危害远大于一架飞机失事所能带来的。911是一次恐怖袭击,但这个策略几乎可以肯定是一种分裂主义行动,而不是恐怖主义。好吧,我离题了。

    你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混沌分裂者最开始是怎么成立的。不,我是认真的。如果你看一下你文件夹中的第一页,你会看到官方说法:一群特工在24年带着几个有用的SCP擅离职守。这就是官方说法,你过去一直被如此告知,你以后在遇到那些还没加入深蓝之雷的人时也得按官方说法对他们说。否则,我们将会把你丢进一个黑洞中,丢进去很久 - 如果你运气好的话,里面什么都不会有,空空如也。如果运气不好…

    总之,这个官方说法就如同在四十年代说主要政治力量能约束彼此,或是把安德鲁飓风说成是毛毛细雨那样的可笑。除非有人严重的违反了安全协议(如果真的有,告诉我是谁,我好把丢尽黑洞中去),否则你们应该从未听说过三合会。

    看起来都没有。很好。

    三合会是混沌分裂者在叛出基金会之前的身份。你瞧,在1924到1926年间,基金会里有一场内战。

    是的,女士,你没听错,基金会内战。

    事实真相当然已经被掩盖了。我们这个组织就是通过不让那些疯子知道不该知道的秘密来保护众人的。不要告诉我你以为我们不会对基金会里的人保守秘密。

    在基金会内战时候,我们有一方忠于基金会,而三合会是另一方。最终,三合会输了,而那些少数的三合会幸存者们组成了混沌分裂者的前身。顺便说一下,“混沌分裂者”这个词是我们想出来称呼他们的。他们接受了这个称号;他们挺擅长接受新东西的。

    总之,如果你把文件夹翻到下一页…




    SCI警告

    机密资料
    敏感分类信息:深蓝之雷

    根据基金会通用安全协议第02章第183节规定,这个文件所包含的信息会威胁到基金会安全。协议规定禁止以一切可能方式向未授权人员透露文件中信息或是给予其文件,也不许用作以任何形式损害基金会的安全及利益,或有利于任何未授权实体及基金会的威胁。该文件只允许五级人员及(或)经特殊洗脑并被书面授权的人员在指定的渠道下阅读。必须严格按照深蓝之雷规程来维持该文件的安全性。

    未经授权的阅读,拥有,复制,传播该文件人将会被基金会按照基金会通用安全协议第18章第2381小节的规定惩罚。

    官方概要

    关于混沌分裂者概要的官方通用发行本
    因为有关于混沌分裂者的大部分信息都是敏感分类信息,所以O5议会发行了此附录文件,文件#008956(官方关于混沌分裂者概要的通用发行本)。该文件被认定为“常识”并只需要一级权限即可阅读。所有加入深蓝之雷部门的人员均被指示绝对不允许与未加入深蓝之雷部门的人员讨论#008956中没有的信息,包括(但不仅限于)透露“深蓝之雷”及(或)透露任何深蓝之雷补充认定为敏感分类的信息,及(或)与#008956文件陈述有出入的信息。



    文件 #008956

    标题:官方关于混沌分裂者概要的通用发行本。
    安全许可等级:

    混沌分裂者是从基金会中分裂出来的组织,于1924年由一个内鬼带着几个极度有用的SCP擅离职守而创建。。从那以后,分裂者跳上了世界舞台,用其带走的SCP为自己牟利,并巩固自己的权利基础。分裂者不仅仅收集SCP,还做军火生意与情报收集。

    该组织充分利用着第三世界的独裁体制,并像基金会使用D级人员一样使用第三世界的人口。因此,它帮助维持极端政权并让国家遭受战争的苦难,以此来保证自己的残酷实验得以继续,保证自己能更容易的征集到武装力量,保证自己能与叛军做生意并获利。

    基金会只了解分裂者拥有的部分SCP的信息,在这些已知SCP中,最应该注意的是“赫尔墨斯之杖”,它能改变接触到的物品的物理与化学性质,还有“熵之铃”,根据敲击的部位不同,它能造成各种各样毁灭性影响。当初基金会花了相当大的代价才得到这些SCP,而它们被分裂者的创始人偷走了。分裂者也与SCP-355,SCP-884有所接触。

    目前尚不知分裂者的主基地位置,也不知道它的领导者是谁。该组织是基金会的敌人,与基金会因为SCP的关系起过几次冲突。基金会员工应当小心潜在的袭击,恐怖行动,间谍渗透,并且当周围同事有什么奇怪举动时需通知司令部。

    混沌分裂者历史(机密)


    混沌分裂者历史(机密)
    以下的是混沌分裂者的简史,下文着重于讲述1924至1933年间该组织建立之初的事情。(混沌分裂者1933年后的历史在其他的敏感分类中)由于该信息是归类到“深蓝之雷”门下的敏感信息并且不是基金会所有成员都能接触到的“常识”,因此基金会数据库中其他的文件或是记录中的信息可能与本文件相悖,届时对外应以文件#008956(官方关于混沌分裂者概要的通用发行本)中内容为准。



    1919-1924:序幕

    一战结束以后,基金会从欧洲的战场上吸取了大量新员工,由于军费缩减纷纷失业的军中科学家,并且那些为了自己国家而请辞的人员也纷纷回来了。摆脱了战争的恐惧之后,许多基金会的成员们认为SCP可以也应该被用来造福人类。具体的主张各有不同:有些人想要武器化SCP并用其来帮助巩固战后世界格局;有些人想要复制并出售SCP物体,借用工厂(The Factory)或是MC&D公司(它们俩在都通过这场战争发了大财)的运作模式来拉动经济发展;也有人想要公开基金会的收藏,让那些中立科学家们研究,以此来让全人类获利。不出所料,员工就着这些老问题争论不休,但是谁都不觉得这些争论会引起什么问题。但是他们没有意识到一点,虽然这些争论自基金会成立之初就已经存在了,但是由于全球社会在此之前被战争极大的损害了,而且那时基金会的员工都是些退伍老兵,既来自作战方面也来自战时研究项目,基金会本身从结构上面对这些争论时显得前所未有的脆弱。。

    虽然主张各不相同,但是异议者并不会威胁基金会现状。而在1924年五月,一份名为“新宣言”的统一宣言匿名发布并广泛流传以后,一切都改变了。这个宣言是几个基金会高级成员共同写就的,宣言中他们职责组织的管理部门一直“毫无作为,只会将组织领向痛苦与毁灭”,并且呼吁基金会需要改革与重组。随后O5-7下达命令取缔并严禁私下收场传播这份宣言,不满开始在基金会中蔓延。五月末六月初的时候,在几个较大的安全设施中发生了暴动,迫使O5议会不得不立即着手处理此事件。

    1924六月:大分裂

    新宣言的发布以及随后对其的镇压行动导致许多基金会成员开始武装反抗基金会,而O5议会对如何处理该事件也各有看法。大多数监督者们希望能和平解决该事件并尽快恢复基金会日常的保卫,收容,保护工作。而少数几个监督者,特别是O5-7,O5-10和O5-13,他们想要对那些参与破坏基金会的员工实行严酷的惩罚。这些强硬派们坚持要把那些行为“不符合基金会成员应有作为”的人派去处理Keter或是将他们降成D级人员。而还有一些,比如O5-9(Nigel Weston上将)和O5-11(Vladimir Borisovich Frederiks伯爵),强烈支持着反对者们,赞同那份煽动性的宣言中的某些部分。

    六月十日:不信任O5议会投票

    在1924年六月十日的O5议会会议上,九号监督者强烈要求进行一场不信任O5议会投票。

    O5议会不是通过选举而是会自行选择其成员。议会成员在退休或死亡之前将一直为议会服务,但如果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伦理道德委员会成员赞同,议会成员将被弹劾。每个监督者都各有等值的一票,而O5-1通常会在大多数会议中担任首位平等职能。根据议会章程,任一监督者都能在一次至少有九名其他监督者到场的议会会议中要求进行不信任投票。如果这么做了,所有五级人员(除了监督者们),站点与部门主管,部队指挥官和伦理道德委员会成员都会被要求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做出匿名投票。如果赞成的票数超过三分之二,那么旧的O5议会将会解散并会成立一个新的议会,新议会的领导者将会是发起投票的那个监督者。如果投票没有通过,发起者将会自动退休。

    不信任投票在那之前从未被发起过(在那以后也没有),所以O5-9的行为在基金会中引起了轩然大波。O5议会的办公员忠实的发出投票通告并开始统计投票。

    六月十一日:政变企图

    第二天早上,百分之八十八的投票收集完毕,显然不信任投票失败了。有百分之五十三的反对解散旧议会,所以很明显即使剩下的选票全都支持解散议会,总票数也不会超过三分之二。

    在六月十一日议会会议开始之前,O5-9(前英国陆军上将)和O5-11命令基金会中负责保卫基金会司令部(注1)的机动特遣队去逮捕并拘留其他O5议会的成员。而当前法国陆军上校,机动特遣队指挥官Jacques特工接受命令后发现他只能抓到O5-3和O5-12。监督者一号,二号,四号,五号,六号,八号,十号和十三号已经在前一天晚上秘密的离开并前往英国,意大利,加拿大和美国的基金会设施中寻求庇护。监督者七号早在投票发起前就已前往华盛顿。O5-3和O5-12的保镖们因为试图拒捕而与机动特遣队进行了一场枪战,O5-3,O5-12与机动特遣队指挥官均死于枪战中。随后反对阴谋者的机动特遣队的副指挥特工Robert Brown,试图以背叛罪名逮捕监督者九号和十一号,但是失败了。两个背叛的监督者逃跑了。

    六月十二日-六月十三日:公然背叛&奋力反击

    Weston上将(现已被剥夺O5-9身份)和Frederiks伯爵(由于缺席而被从O5议会中除名)在奥地利阿尔卑斯山脉中的Site-37中寻求庇护。前德意志帝国的研究员Dr. Wolfgang Fritz十分赞同Weston与Frederiks的所作所为。他们三个人成立了一个理事会“三合会”,他们第一个正式决定就是向外声明O5议会是个“非法团体”,并宣称他们对基金会有控制权。三合会允诺在那些拥护O5议会的武装力量被清理出当局以后他们会在基金会中创建一个“中央会议”制度,允许基金会员工民主推选领导人。他们认为基金会的政策应当反应其成员的意志,旧体质下O5强行镇压异议的做法毫无价值。

    很显然,O5议会对此很不开心。他们宣布三合会与其的拥护者都是“基金会的叛徒”,那些拥护O5议会的MTF成员被秘密派遣到基金会司令部与Site-37中。

    在Weston与Frederiks逃逸之后Brown特工封锁了基金会司令部并迎接那些到来的MTF成员。不幸的是,遵照O5-7的命令,MTF逮捕了所有基金会司令部的员工,包括Brown特工。虽然七号事后解释说她的指令在当时是必要的(因为不知道当时司令部内的这些人是否真的忠诚于基金会),但是这么对待司令部的员工还是太苛刻了。随后司令部设施中关押的员工与收容的SCP都被转移到其他设施中,司令部设施被停用。

    Site-37在知晓基金会司令部的命运之后开始武装反抗拥护基金会的MTF。MTF在弹尽粮绝之后不得不从Site-37中撤退。作为对此次进攻的报复,三合会向那些基金会正在追捕的人透露O5议会的决策,并造成了大规模的骚乱。既是出于对骚乱的愤怒也是出于对三合会主张支持,许多原本属于基金会的设施与个体背叛到三合会那一方。在一次龙卷风袭击并摧毁了位于匈牙利Páty一个村庄中的Site-87之后,三合会与议会相互指责对方利用SCP制造了这个“狂野堪萨斯”龙卷风。这个F4(富士达四级)初始登录于 Bia并在三小时后结束于Vác附近。这是欧洲遭受过的最强的龙卷风之一,它留下了一道宽约500-1500m,长达70km的废墟,使无数人无家可归,杀死了2个当地居民与两打Site-83的员工,并致使55人受伤。这个龙卷风被公认为基金会内战开始以后的第一次袭击行动,而在几十年之后真相才被揭露,龙卷风狂野堪萨斯事实上是被与O5议会,三合会或是其他日后与混沌分裂者扯上关系的组织完全无关的一个MC&D会员引发的。

    1924-1926:基金会内战

    概述

    基金会内战从1924年6月12日开始,到1926年10月10日结束。拥护者(忠实拥护O5议会存在的那些成员)与三合会(拥护反叛的三合会那一方;这批人后来成立了混沌分裂者)起了无数冲突。基金会对当时双方的力量做了冲突分析与统计:
    基金会拥护者三合会/分裂者
    战前基金会员工拥有百分比,最高与最低。61%-43%57%-39%
    冲突时双方各自投入武装力量站自己总力量的百分比40%未知,推断>90%
    战前拥有基金会财政资源百分比56%44%
    战前拥有的SCP物品在战后还保留的百分比70%的Safe物品,89%的Euclid物品,95%的Keter物品未知(推断还有30%Safe物品,11%的Euclid物品,5%的Keter物品)
    战前拥有“有用的”,“能逆向推导所用科技的”,“可复制的”或是“可武器化的”SCP数量百分比61.7%未知(推断为38.3%)
    伤亡(百分比)52.3% KIA,WIA或是MIA(阵亡,战斗中受伤,战斗中失踪)87.9%KIA或是WIA;11.3%在战后拘留或是处决;0.8%在战后下落不明
    最后,基金会内战是自成立以来基金会所经历过的最血腥也是毁灭性最强的一次冲突事件(基金会被直接牵扯入其中)。而且由于这次冲突的起因过于敏感,O5议会随后就动用了一切力量把所有低于五级许可的资料中有关冲突的那部分细节删除了。由于基金会这个机构的特殊性,一场严酷的清洗与反间谍作战开始了,而且因为内战时冲突双方大多为基金会内部的安保机构,军队,准军队和情报机构,所以O5议会的掩饰行动十分成功。在基金会内战终止的十二年之后,也就是在1938年之后招聘的员工中的绝大多数都对基金会内战一无所知,这也印证了掩饰行动的成功。如今只有少数人知道这场巨大的灾难,组织内大多数的人只知道混沌分裂者是在1924年从基金会中分裂出来的“一小撮基金会中的坏特工”(“三合会”这个词已经被彻彻底底的删除了)。

    1924-1925七月:三合会优势期

    战争开始后没多久,三合会就将他们的人排遣到世界各地的安全机构与机动特遣队中。三合会组织的结构与战前的基金会十分相似,除了有几点关键性的不同:
    • 三合会中有类似于O5议会和基金会最高指挥部(在战前基金会中指挥控制武装机动特遣队和所有安保人员的部门)的机构存在。严格的说,三合会否认他们有O5议会或是基金会最高指挥部这样的机构,相反的他们宣称三合会的三位成员(和他们指派的下属)
    • Frederiks伯爵承担管理三合会中行政管理的职责。事实上,Frederiks才是三合会真正的领导人,虽然就名义上来说Weston与Fritz有和他相等的地位。
    • Weston将军承担管理三合会中军事与安保的职责。在绝大多数情况下,Weston是三合会在内战时期的最高军事领导人。
    • Fritz博士承担管理三合会中科学研究工作的职责。尽管冲突不止,但无论是拥护者还是三合会都各自继续他们对异常物品的的保护,收容,保卫工作。与基金会不同,三合会在为扩大其影响力而使用SCP时毫无顾忌,并且Fritz监管所有与SCP有关的事情。
    • 三合会没有伦理道德委员会;Frederiks伯爵允诺一旦当前紧急情况结束,伦理道德委员会将被立即重建。
    • 任何公开宣誓效忠三合会的基金会成员将在下一次中央议会投选举票获得一票选举权。

    在1924年混乱的六七月份中,O5议会与其拥护者努力的尝试去重组他们的势力。虽然基金会有着一整套能完美应对外部威胁的应急方案,可应急部门对组织当前基金会的状况毫无办法。不仅如此,那时三合会有一份与基金会完全相同的应急方案的副本,因此他们能够预测并反制O5议会的一切行动。基金会关闭了位于巴黎郊区的基金会司令部,当时基金会认为这样可以阻碍三合会的行动,可事后当基金会得知那个设施中绝大部分的文件(从职员名单到财务信息到军事调动命令到SCP相关材料)都莫名其妙的遗失之后才知道那么做会损失惨重。虽然基金会的情报机构并没有确切证据能证明这些文件消失是三合会的责任,可在当时人们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基金会的特工偷走了那些文件。

    基金会在八月之前成功在美国重建了一个总部,这个总部在后来发展成了瞭望总部。考虑到安保问题,新的设施中没有任何SCP物品。而议会在替换了两个死亡的以及两个背叛的监督员以后宣布基金会进入紧急状态,并制定了一系列强硬措施来反制三合会。
    • 解散基金会原有的内务以及职业责任部门,成立异端审判办公室(OHI)以取代其职能。监督者六号,七号和十三号(所有在先前叛乱事件中就无条件公开反对异议者的议会死忠强硬派)承担监督OHI的职能。OHI以近乎无限的权利承担着过去基金会中DIAPR,反间谍以及基金会最高指挥部安保机构的职能。OHI在1930年之前在基金会的官僚机构中承担着重要作用。
    • 基金会最高指挥部,其内部有许多三合会的支持者以至于其机能几乎停止运作并被O5议会于1924年八月解散。O5议会直接掌控那些效忠于他们的武装力量,同时建立了O5指挥部来作为指挥控制机构。而基金会的安保工作则由OHI负责。
    • 成立了十支军团级别的新机动特遣队(每支有大约3200-4500人),命名为Genga-1到Genga-10。“Genga”是一个来自科普特语字母表中的字母,选择用它来命名是为了将新的机动队与现有受控于基金会与三合会之手的用希腊字母命名的特遣队区分开来。“Genga部门”,顾名思义,被用来应对与三合会武装力量所有计划上的(注2)冲突。与通常的MTF小队不同,所有Genga的单位与其二级单位都有诸如“政治委员”/“政治官员”/“政治副官”/“政治军官”的兼职。这些职位上的军官与部队指挥官(少尉至上校之间的各级指挥官)有同等权力,这些人员都经由OHI直接任免以确保军队会效忠O5议会。(由于政治制度在基金会军队中的废除,Genga部门遣散于1927年)
    • 所有基金会员工都被禁足于各自的设施中。只允许在任务授权下外出行动。
    • 对所有向外发送的电报或是书信进行审查。对所有接收到的电报,书信以及电话(接收或拨打)进行监视。禁止一切私人通信。
    • 基金会中原有的半独立的周报以及学术季刊《基金会之窗》停工。直到1948年才重新发行。

    议会采取的对抗措施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到八月中旬时,议会已经有能力冻结所有宣布拥护三合会的人可动用的金融资产;可在此之前背叛者就已变卖了大部分资产。因此,真正冻结的只有一小部分流入三合会口袋的钱。更为直接的,尽管OHI跟踪并清理基金会中那些被怀疑与三合会有染的人无可厚非,但是审讯者们使用的审讯方法过于严酷以至于数之不尽的员工转投到三合会的怀抱中。

    Genga部门,虽然他们每次在与三合会的会战中都能占据人数优势,但是仍然在1924年秋冬季与1925年冬季的作战中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战后报告中Genga的指挥官解释说损失如此之大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三合会在作战中使用武器化的SCP(而O5指挥官严禁Genga部门使用SCP),有一部分原因是Genga部门的战略战术计划长期的被人泄露给三合会,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军队政党一直在掣肘与制约。拥护者们的士气不断下跌,以至于越来越多的人背叛O5议会或是公开发动兵变。

    就其本身而言,由于大量叛逃人员的涌入,三合会于1925年二月决定在中央议会召开一次投票选举。中央议会在苏格兰佩斯郊外的一个由三合会控制的12号部门中举行。然而中央议会中百分之七十五的成员是代表着Weston将军与Fritz博士控制下的三合会军事与政治力量,以此来确保他们三个人能继续完全掌控三合会。基金会情报机构探听到那时伯爵正遭受着老年痴呆症的困扰,并且症状在其于1924年末至1925年初经历了一系列中风以后更加严重。缜密的政治表演使得基金会(拥护者与三合会)没有意识到伯爵的衰老对他能力的影响。

    1925年七月:最高峰

    基金会的军队屡战屡败,而且由于政治官员的毫无作为与审讯者的滥用刑罚,在1925年七月之前三合会与基金会的人数比已经达到了三比二。O5指挥官意识到他们迫切需要采取新的策略。

    Genga部门的指挥官更换于1925年七月初。新的指挥官,活力四射的年轻陆军准将William Chatterton,秘密的向O5-1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策略,随后O5-1单方面的接受了提议。为安全起见,没有让其他监督者或是O5指挥官们知晓该策略的运作。Chatterton通过数个已经被三合会监听的渠道向Genga部门以及其他拥护者的军队散发送了一些列命令。这些命令表明军队将会集结并攻打一个三合会控制的非洲设施。与此同时,一架坐着带有伪造五级计划的情报员的基金会飞机由于机械故障坠毁于距离十二号部门作战基地20千米远的地方。三合会的军队忠实的带回了机长与情报员的遗物,还有那份计划。这份计划暗示在苏联以北的北冰洋里一个小岛中的哨站,也就是Site-99中正在秘密研制一个武器化的SCP。这个武器化的SCP“一经启用就能扭转局势” - 基金会显然已经违背了他长期以来坚持的反对武器化SCP的方针,而三合会不能承受该计划成功运行以后的结果。据估计Site-99中只有不到一百个Genga-3中的精锐士兵,士兵因他们卓越的技艺以及忠诚而入选。推测O5-1是为了防止信息泄漏而选用了这么一个小设施。而情报员在坠机前正在往瞭望总部运送进度报告。被假情报所欺骗,三合会在阿尔汉格尔斯克港中集结了他们三分之一的军队,并用船将他们运送往目的地。Weston将军指派海军准将Yuri Zolnerovich,一个有天赋的海军军官,来监督此次行动。

    而三合会不知道的是,Genga-2,-3,-4,-5的所有兵力都早已战略的分布到卡宁半岛,可尔古耶夫岛以及新地岛上了。而Site-99中的Keter级SCP,甚至,Site-99本身,都是虚构的。由MTF Xi-13中一小队操作人员组成的突击队潜伏在阿尔汉格尔斯克,并在三合会的船底装水下爆破弹。

    当时身处赫尔辛基的Frederiks伯爵从他的亲信口中收到此次行动的消息。由于Zolnerovich曾涉嫌与俄国沙皇的死,Frederiks对Zolnerovich收到的任命很不满,并私自前往阿尔汉格尔斯克指挥战局。虽然Frederiks伯爵曾在俄罗斯帝国的军队中担任要职,这是他作为沙皇的宫内大臣所必须担任的,可他并没有什么指挥军队的经验。当Zolnerovich反对Frederiks插手,并强调Weston才是三合会军队的最高指挥官时,年老并且情绪化的Frederiks当场大吼着这是为沙皇尼古拉斯复仇并射死了他。而这正中Chatterton将军下怀。

    在当地时间1925年七月24日22:00,三合会的舰队离开阿尔汉格尔斯克。Frederiks取消了Zolnerovich先前下达的检查水雷的命令,并解释说既然基金会不知道他们要来攻打那么检查水雷是没必要的。舰队由十五艘大型运兵船与十二搜护卫舰组成。在第二天凌晨五点,水雷在舰队通过科尔古耶夫岛时爆炸了。十艘护卫舰与六艘运兵船立即沉没。剩下的船只也遭受了巨大的损伤,有一搜护卫舰与七艘运兵船的引擎完全无法运作。Frederiks伯爵的旗舰是引擎还能运作的运输船之一。在Genga部门的船只以及战斗轰炸机介入战斗之后,Frederiks抛弃了无法移动的船并下令让三艘引擎还能运作的船立即停靠到科尔古耶夫岛上。只有Frederiks的船成功的停靠上岸,Genga-4的机枪手屠杀了所有其他试图上岸的三合会水手与士兵。大约两个小时以后,三分之一拥护三合会的军队消失了。这预示着三合会走过了他们的最高峰,并且受到了难以挽回的打击。

    Frederiks伯爵没有死在科尔古耶夫岛战役(三合会称其为“远北大屠杀”)里,而是被基金会军队抓了起来。他被带到了摩尔曼斯克的基金会拘留所中,随后他以提供三合会信息作为交换被软禁在赫尔辛基。当Weston将军与Fritz博士得知Frederiks带来惨痛失败以及对三合会的背叛行为之后他们抛弃了他,并象征性的剥夺了他在三合会中担任的职位。他再也没有复职,Weston与Fritz瓜分了他之前的职权。在被捕的一周之后,Frederik遭到了一次严重的中风,他差一点就死于中风并且以后终日卧床不起。他最后于1927年,孤独而又默默无闻的去世。

    1925年八月 - 1926年三月:三合会衰退

    在科古尔耶夫战役结束之后Chatterton将军利用拥护者作为战胜方的优势先声夺人。他于八月九月分别在印度支那南美对三合会的军队展开了一系列进攻。由于损失了装备最精良也最精锐的那三分之一武装力量,并且许多后备武装都用来守卫比属刚果与埃塞俄比亚帝国的设施(表面上看来毫无意义的举措),三合会在两个战区中都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Weston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他将从三合会在非洲的领地中调用后备军。O5指挥官的情报机构发现三合会将在十月份有一次军队调动,随后Chatterton开始准备在冬天进攻非洲。

    拥护者与三合会在物理战场上冲突不断,当然在宣传战上也一样。O5议会于八月一日对“所有基金会成员,无论忠诚与否”发布了一则“在冲突之下的通告”。通告中呼吁结束内战,称赞了对战双方士兵们的英勇,并恳求三合会军队中的普通士兵能认识到他们误入歧途的领导者们已经忘记了他们真正的任务并正在将那些跟随他们的人带入到一条“除了毁灭,耻辱与极度痛苦以外什么都没有。”的道路上。三合会的宣传机构很快的反驳,宣称那则通告只是“一群利用残忍屠杀的弱者的谎言与沾沾自喜。”双方都使用了无处不在的审查员以控制这场斗争的舆论走向,虽然拥护者在这一点上做得更成功。

    到了十二月,Chatterton将军,O5-1,O5-6和O5-7秘密成立了一个由O5指挥官负责处决那些对基金会有威胁的非异常个体的组织。这个组织的细节即使是在今天,简称为█████████████,仍是基金会内部的机密;O5议会直到1970年代中期才知晓该组织的存在。█████████████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三合会剩下的两名成员,Dr. Fritz和Gen. Weston,还有他们的直系下属。

    在1926年一月二月中拥护者们不断的进攻三合会。战场上有一个普遍的说话,在对战双方间均有流传,就是三合会为了自身利益而滥用SCP。但是直到战争结束前六个月为止,三合会并没有使用任何一个SCP来对抗基金会的军队。Weston想要充分利用三合会拥有的所有资源,但是Frederiks(被捕之前)和Fritz以滥用SCP过于危险的理由驳回了他。但是三个人均同意利用降临到拥护者一方或是有利于三合会一方的天灾人祸。不幸的是,除了莱茵河于1926年一月在科隆的一次洪水以外就没有任何他们可以宣称对其负责的灾难了。击败了大部分常规部队,通过有力而精准的反间谍活动阻断了所有可能的人员背叛行为,以及不愿意战略部署SCP,三合会已经没机会扭转战局了。

    在1926年三月二十六日,█████████████的操作员秘密渗透进Site-37,并在Dr. Wolfgang Fritz入睡时刺杀他。Fritz死了,年寿已高的Frederiks在去世前一直被软禁,因此Gen. Weston是剩余三合会军队中仅存的一个指挥官。

    1926年四月-九月:新策略

    由于三月份的Fritz遇刺事件以及之前一个月里三合会军队遭受的重大损失,Weston决定采取一个新策略。三合会极度缺少资源;无论是在人力资源,掌控的设施数量,收容的SCP数,武器数,资金量还是后勤运作能力方面拥护者军队都大大超过了三合会。但是有一点关键性的差别:虽然就绝对数量而言,拥护者控制着更多“有用的”SCP(那些可以使用,武器化或是没什么风险就能对其进行逆向工程的SCP),但是与两边各自拥有的SCP总数相比,三合会手中可以使用的SCP比例要高得多。拥有战前基金会所收容SCP清单的Weston意识到了这个优势。他提高了三合会所拥有的SCP的使用限制,命令他的研究员尽全力为三合会创造战略战术优势。

    这一决定在三合会成员中引起了广泛的争论,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中央议会成员牵扯其中。许多人认为基金会的根本任务是 - 确保,收容和保护SCP,而不是利用或是摧毁它们 - Weston的指令让人开始怀疑三合会这个组织的正义性。当Weston听到这些担忧与疑惑后他宣布使用与研究限制的提高仅限于与拥护者们的会战期间。虽然这一举措平息了一些恐惧,但是许多三合会成员,包括区域-09的全体员工,叛逃到拥护者那一方去了。Weston随后秘密地解散了中央议会,抓捕(并处决了一些)议会成员。

    Weston的新策略来的太晚了。虽然拥护者在最后六个月里的人员伤亡数量是之前所有战争伤亡总和的两倍,但这不足以延缓他前进的势头。到了八月,三合会掌控的研究机构数量已经不足一打,Weston命令将所剩SCP遍布全球的隐藏起来,以减少拥护者发现它们的可能性并让三合会的军队在以后能进一步利用它们。到了九月,最终Genga部门攻占了Site-37。抛弃了大部分设施,三合会撤退到苏格兰珀斯郊外的12号部门中。在那里,他们深挖地底以期长期固守。

    1926年十月:12号部门之战

    1926年十月,几乎所有三合会剩余军队都躲藏在12号部门中(注3)。Chatterton将军想设施提供一次无条件投降的机会;但是被拒绝了。

    战斗持续了两个星期。Weston指定了消耗战计划,但是在人数比高达十二比一面前,胜利机会渺茫。不间断的炮火与空袭,毫无节制的神经毒气使用,以及基金会坦克阵的不断推近摧毁了部门里的防线。

    1926年十月十七日,在Weston将军被一发炮弹炸死以后,三合会剩下的五十七人投降了。在一场七比六的投票结束以后,O5议会命令对那些投降者以背叛基金会的罪名判处死刑。基金会内战随之结束。

    1926-1933:灰烬重生,混沌分裂者

    在12号部门投降并且处决了“最后的五十七人”之后,作为一个武装组织的三合会彻底的不存在了。在接下去的七年里,基金会认为(错误的认为)没有一个幸存者逃出来他们的监管。巧合的是,事实并非如此。一组未知数量的人员与SCP下落不明;现在估计当时大概有几十到上千人,五到五百件物品下落不明。

    在12号部门的事件落幕后不久,那个原先是三合会,以后将成为混沌分裂者的组织支离破碎,孤立无援,似乎无法威胁任何人。他们忙于舔舐自己的伤口,没功夫去制造混乱。许多人相信这个小东西会藏起来,消失在视野中并度过一个偏执而又默默无闻的余生 - 毕竟,基金会的许多作业人员都接有一经发现立刻消灭他们的命令。

    Damien O'Connor少校不愿意承认这次失败。他是一个魅力超凡而又睿智无比的爱尔兰叛乱者,他被从Michael Collins领导的爱尔兰共和军中的刺杀部队“暗杀班”招聘出来以后就在基金会的机动特遣队中担任指挥工作,O'Connor将当三合会遇到的困境类比成爱尔兰民族主义者在爱尔兰革命中反对英国皇室以及阿拉伯在一战期间的阿拉伯起义时遇到的困境。作为一个热情洋溢的演说家与天才的战略家,O'Connor以几次战略演讲而著名(大部分演讲内容仍未被基金会情报机构所获)并且会对三合会残党做定期演讲。本文件中有O'Connor于1928年在Podlogistan对一打同志进行的演讲的部分副本,基金会情报机构于1933年获得此副本。

    在O'Connor不断巩固他的支持者队伍时,O5议会正在发起一场正对基金会内战的内部情报镇压运动。由于基金会内部高度分级的机制,由于经济大萧条4而涌入大量新员工,以及由于O5议会在非常时期给予审查机构无与伦比的权利,将那件事从组织成员的公众认知中清洗出去的行动取得了难以置信的成功。在1930年代以后,基金会中几乎没有不直接参与基金会内战而又知道这场冲突的员工存在了。这场大分裂和之后为期两年的血腥战争落幕,官方对这段历史的说法是,一小撮擅离职守的特工背叛了基金会。

    三合会的残党直至1933年都没有出现在基金会的视线中。Arthur Pierce,基金会反间谍机构的中级分析师,他在综合分析了过去七年里发生的看似毫无关联的事件以及在里斯本安全屋中恢复的文件(包括部分O'Connor的演说词)之后发现了一些端倪。Pierce向O5议会送了一张便签,他在便签里警示道“一股分裂的混沌试图抵抗基金会。”当O'Connor得到了便签的副本之后他十分欣喜,当场就决定将三合会残党命名为“混沌分裂者”,这一名称沿用至今。



    1933年之后的混沌分裂者

    备忘:为了安全起见,混沌分裂者1933年之后的机密信息不在深蓝之雷分类中。想要访问这些信息需要得到记录与信息安全主管的书面授权。

    正如上文中提到的,篇混沌分裂者1933年后的历史数据汇总因为安全问题而有所删节。以下内容节选自分裂者历史中几个重要事件。

    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

    基金会与分裂者没有加入同盟国或是轴心国中的任意一方,但分裂者利用这场动乱巩固了他在第三世界国家以及殖民地中的政权。与此同时,分裂者开始或直接进攻或利用同盟轴心国的军队来进攻抗击基金会。在二战期间,基金会与分裂者之间最大的一次冲突就是在纳粹分子包围了列宁格勒时分裂者进行了一系列试图夺取Site-41的行动。这些行动最后失败了

    (更多信息需看敏感分类“███████████████”)

    代理人战争(1947-1967)

    虽然混沌分裂者总是选择战争与军事化的武装纷争的手段,但在1950-1960年间分裂者选择向西方以及苏联的军队和情报机构中安插间谍并借此来在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中发起分裂或是民族解放运动,以此来同化他们。混沌分裂者在1950-1970年间换了一大票领导人,而且许多后起之秀来自CIA或是KGB的军官,或是特殊军队的顾问,他们被送到各地并支持当地的反对者,努力动摇并颠覆当地的政权并扶持一个服从他们的新领导人。不断的遇到并利用当地的异常现象,被指派或是(秘密的)接受混沌分裂者高级代理特工的指示,这些作业员被逐渐同化进混沌分裂者中。

    (更多信息需看敏感分类“█████████████”)

    武装Site-59反叛未遂(1962年十月)

    1962年十月,陆军上校Andre Foch,西藏Site-59的主任,试图在中印战争的掩护下将武装Site-59反叛到混沌分裂者那一方。基金会应急武装特遣部队Xi-13成功介入其中,随后反叛失败了。随后基金会宣布Foch已经死亡,虽然不断有留言说其实他从基金会手里逃走了。这是自基金会内战以来最大的一次叛乱行动。

    (更多信息需看敏感分类“███████████████████”)

    现代的混沌分裂者(1991-现在)

    如今的混沌分裂者被认为是一个多元化由不同单元连接而成的松散社交网络组织,而不是有着明确目标的结构分明的组织。虽然有“领导人”的存在,但是他们指导,组织,和/或控制单元能力是有限的。此外,抓捕或是击杀这一些个体并不会对组织的行动有太多不利影响。虽然他们经常出没于第三世界国家,但是混沌分裂者并没有一个地理上的基地。虽然后现代时期分裂者的总体战略是击队进行不对称战争来对抗基金会,全球超自然联盟和其他组织,但是分裂者的具体战术,战略部署和意识形态总是相当多样化的。分裂者与许多团体,组织,政府,从合法而又受人尊敬的实体到秘密犯罪组织都有密切联系。基金会理论家至今还未找到一个可以有效镇压并战胜混沌分裂者的办法。

    注脚:
    1.在那时是一个位于巴黎郊外的安保设施,其(与现代的瞭望HQ不同)中收容有中等数量的Safe与Euclid级别的SCP物品。
    2.显然,拥护传统基金会的军队在遭受三合会攻击时会反击,但他们很少主动进攻。
    3.在那时,拥护者相信三合会的所有武装力量都在12号部门里;随后他们才知道有一部分三合会人员下落不明。
    4.基金会于1929-1938年间招募了许多失业于经济大萧条中的有才能的或是有熟练技术的个体,尤其是那些院士。基金会的资金情况相较于大萧条时期的许多同行组织而言十分良好,这允许基金会在当时进行一次史无前例的组织扩充。

    相关原始文献


    相关原始文献

    以下是混沌分裂者原始文献的节选副本。



    新宣言(1924年五月)
    新宣言


    致全体基金会成员

    1924年五月一日

    或许下文内容会带有个人情绪,或许下文中所含内容,尚未足够风行以获得大众的青睐;人不知其非,久将自以为是,而改变习惯之初会有许多抗议。但是抗议很快就会消退。时间比理性更能够让人改变观念。

    十年前,人类文明陷入了一战的深渊,我们的国际社会在其中没有受到外部或是非自然的威有许多奇异而又非自然物品,胁却受到了内部与世俗的威胁。这场充满前所未有的军事屠杀的战争摧毁了人类文明。而拥能在短短一瞬间结束这场战争的基金会,却始终保持沉默,坐视欧洲土地上最聪明,最优秀的人类互相残杀,鲜血飞溅。我们视而不见,毫无作为。我们,曾发誓要确保并收容会威胁人类文明的一切事物,保护世界免受荒芜,破败,绝望之苦,我们就坐在那里,看着人类把毁灭强加于自身。我们怎能如此?世间称之为伟大的战争,期望这场战争能结束所有其他征战,可是战争怎能伟大,而且如此好战的人类怎么可能会想要停止愉快地残杀他们的同胞?在这场本应结束所有战争的战争结束以后下一场将什么时候到来?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除非有外力介入来停止冲突,否则人类将最终摧毁他们自己。基金会,这个凝视深渊并与可憎可怕而又古老的存在斗争不止的组织,必须拯救人类于其最大的敌人:人类自身。

    自基金会创建之初,O5议会就认为我们应当避世以及远离国际社会的日常事物。那群愚昧无知的群众打的过家家战争与我们无关,他们这么告诉我们。然而,当一个监督者或是谁觉得其中有利可图时又会干预这些日常事物,为了便利而推翻政府发动战争。我们,在战壕中的士兵们,为他们作战,我们,实验室里的科学家们,为他们进行研究,难道我们就不想自己决定何事作战,自己决定研究对象吗?议会要求我们为了人类最大利益,为了基金会最大利益行事。可如果议会不来代表我们这些组织内的平头百姓们甚至不代表绝大多数人类的利益,那么这一点又如何能做到。我们,每天面对各种威胁的我们,才是最适合来指导组织前进方向的人,而不是那些匿名的管理员们,应该是我们,而不是他们,来领导组织。

    当然,一味的向世人展示那些他们无法理解的东西是愚蠢的。毕竟,我们的责任是站在光与暗的分界线上,在世界不知道有怪物存在的情况下保护它。但是黑暗本身并不邪恶:科技与道德无关,知识就是力量。正如一战中展示的那样,力量,科技,以及现代工业生产有着近乎无限,能摧毁世界的能力,可如果能正确的使用这些东西就能创造奇迹。火焰,如果被滥用,就会有无与伦比的破坏力,就会有能力将繁华城市与万顷良田摧毁殆尽。而然,当谨慎处理小心使用时,我们能用它来加热,照明,并为我们的城市供能,清理我们的农场以便种植更多更好的作物。我们,人中龙凤,我们研究了无数奇异诡谲的东西,我们已经有足够的知识来引领一个全新的启蒙运动。从过往的灰烬中能升起象征人类通知自然与神秘的方尖碑。

    宇宙中善意与恶意并存,宇宙中满是秘密与威胁,宇宙中充满了知识与财富但又冷酷无情。一如既往的,人类正在并且一直将会接受考验。一如既往的,人类会在前进的道路上遭遇挑战,正如我们已经遭遇的那些。我们必须充当先锋,高举着光芒四射的火炬引领大众不断前进。基金会应该监视着黑暗之地,并且我们有权也有义务为社会照亮这些它们,只有这样人类才能享受他们而不用担心受到威胁。我们不仅应该确保并收容这些荒诞的危险的东西,而且应该掌控它们的秘密,将它们转化成工具与技术。我们,我们基金会与人类,不仅如此,还必须,如果我们想生存下去的话,但又不仅仅只为了生存,还为了我们的繁荣与昌盛,人类要成为主宰,掌控自然与异常。

    署名,
    沉思者



    少校Damien O'Connor在Podlogistan所做演讲的副本(1928年)
    …Weston是个老蠢蛋,一个还停留在战争就是数以万计的人排兵布阵,骑士集体冲锋杀入死亡之谷年代的老古董。但是我们不是为了决一死战,我们是为了弄清楚为什么。Weston和Frederiks自欺欺人,以为三合会同拥护者一样有着正统性,有着重组的物资与巨大的能量。他们算计错了,可就算他们预判正确又能如何?一战已经告诉了我们这些过时的策略是多么的无用。只有傻瓜才会在敌人的优势期攻打敌人,而这恰恰就是我们过去在做的。我们在基金会越来越强壮,规模越来越大,资金越来越多,装备越来越好的情况下与他们战斗;我们会输还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我们应当使用挑逗的战法:或许就像是一群狗挑战一头熊。狗不应该集结方阵向熊冲锋,熊体型,重量与力量优势让它能很轻易的冲散这种阵形。不该那么做,相反的,狗应该咬抓伤这头大东西,激怒它,时不时的让它流一点血,让它精疲力竭,让它累到再也直不起身,直到它精疲力尽的倒下之后它们才应该上前结果它。

    但是现在,我们不足以让基金会重视我们。他们认为我们已经倒下并出局了 - 他们已经宣布自己胜利了,并且开始掩盖这场斗争。他们把我们这群残党当成是个小麻烦,不是一群狗,而是在一边嗡嗡作响吵个不停的小苍蝇小跳蚤。就让我们来做一群小跳蚤吧。我们啃咬,跳走,找个地方继续啃咬。在基金会抓挠一处瘙痒的地方时,其他新的瘙痒会出现。他们的“收容”设施遍布世界 - 他们必须在每一处都派重兵把守。而我们只需在我们攻击的地方,在我们进攻的时候,集结足够的力量,随后各自消失即可。他们的体型限制了他们的速度;我们人少,可是灵活。我们在正面作战上赢不了,但是如果是游击战,如果是一场小规模的暴动,我们不会输。

    基金会,我们的敌人,无视我们,那么我们就渗透进他们之中。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我们将成为无处不在的幽灵,借由黑夜的帮助将恐惧印入他们内心。我们需要回首过去 - 如果不这么做我们会变得鲁莽 - 但是我们能强迫他们也回首过去。我们能使基金会感到恐惧。而恐怖行动的目的不仅仅只是为了恐惧基金会,而是利用他的恐惧来对抗他。三合会的失败将会暂时使基金会中普通员工收敛他们的不满与逆反,可当我们的努力 - 在我们进攻与渗透下 - 让基金会开始镇压他的员工时,这种收敛又能持续多久?我们不是惟一会对抗基金会的人,O5议会将会同我们一起。

    我们不要忘了他们会对保密性有所顾忌。他们十分小心的给自己罩上“面纱”,向全世界隐瞒他们自己还有SCP的存在。而我们不必顾虑这一点。我们惟一需要保密的理由就是为了不让他们找到我们,我们如鱼得水。在我们进攻的时候,我们能偷取他们的武器,他们的设备,他们的神器,然后在下一次进攻时能用这些来对付他们。如果我们的进攻伤及无辜,好吧,战争需要有牺牲。基金会或许会选择去保护民众 - 那更好,那样他们的人员就会更分散。我们是混乱的代理人,我们想世界散播火焰,不是为了看它燃烧,而是为了累死那些消防员。


    好吧,那么,这东西带我们回到了1933年。正如你在底下的总结里看到的,混沌分裂者在近代的行动都被分到其他敏感分类信息里去了。我知道你们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来到这里的,所以这次我们就不继续讲有关他们近代行动的事了。

    还有问题吗?

    好。Ms. Buyanova和我将会回收这些简报用文件夹。记住在那些还没有阅读过深蓝之雷的人面前使用官方说法,否则你将在一个黑洞里度过余生。

    这里还有一些面包圈,走的时候想带就带走吧。


    由风干的狐狸皮于周二 五月 07, 2013 7:04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4次
    avatar
    风干的狐狸皮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23
    注册日期 : 12-05-08
    年龄 : 25
    地点 : 杭州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风干的狐狸皮 于 周一 五月 06, 2013 3:11 pm

    原文地址
    又臭又长的东西总算搞定了,大概没人会想看这个吧。
    avatar
    Lynown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923
    注册日期 : 13-01-17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Lynowns 于 周一 五月 06, 2013 3:21 pm

    加精!【不对

    唔!真的辛苦了呢
    avatar
    Dr.Parallax
    基金会水源
    基金会水源

    帖子数 : 1872
    注册日期 : 13-03-02
    地点 : 外层空间,脑洞内部。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Dr.Parallax 于 周一 五月 06, 2013 3:24 pm

    基金会内战好棒!辛苦了!混沌分裂者的名字帅多了【重点错

    好想看《基金会之窗》


    由Dr.Parallax于周一 五月 06, 2013 5:58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milk2015
    传说级别的翻译
    传说级别的翻译

    帖子数 : 1813
    注册日期 : 11-10-14
    地点 : 魔都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milk2015 于 周一 五月 06, 2013 5:49 pm

    狐狸皮真是辛苦了!GJ!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的人事档案
    avatar
    Holy_Darklight
    传说级别的翻译
    传说级别的翻译

    帖子数 : 1125
    注册日期 : 12-03-02
    地点 : 幻想乡白玉楼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Holy_Darklight 于 周一 五月 06, 2013 6:53 pm

    辛苦了……感谢,万分感谢!狐狸皮我从未觉得你如此可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y words breaks the chaos The world starts with my song I am the Genesis sung by Hamonias
    avatar
    EyelessKay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16
    注册日期 : 13-02-03
    地点 : 魔都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EyelessKay 于 周一 五月 06, 2013 8:28 pm

    好长啊,辛苦辛苦。
    基金会秘辛吗?
    avatar
    camellia18
    烤面包机
    烤面包机

    帖子数 : 55
    注册日期 : 13-02-07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camellia18 于 周一 五月 06, 2013 8:33 pm

    辛苦了~

    这篇好赞内战什么的看的燃起来了!
    avatar
    ppp83221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50
    注册日期 : 12-12-09
    年龄 : 23
    地点 : 台灣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ppp83221 于 周一 五月 06, 2013 9:31 pm

    超級長的啦!樓主辛苦了,由衷地佩服

    混沌分裂者果然還是很混沌...感覺什麼都沾了一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基金會裡,最殘酷的處境造就了最深刻的愛。」─by Dr.Pishop 亞伯和AA啊啊啊啊
    [23:51:48] Dr.Parallax : 其实是:Parallax和Gray的脑洞造就了深刻的爱

    Dr.Pishop的人事檔案
    原創區新手教學(感謝Lynows、HD、Parallax、Darkequation及眾多翻譯菌)
    Scarlet博士的基金會文件翻譯流程及指引
    Dragon Cave
    avatar
    G-UMJ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203
    注册日期 : 12-05-04
    年龄 : 23
    地点 : β-9营地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G-UMJ 于 周一 五月 06, 2013 10:33 pm

    我跟你们说,狐狸皮的翻译,赞! 喜闻乐见
    avatar
    藤野研究狼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1
    注册日期 : 12-07-04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藤野研究狼 于 周二 五月 07, 2013 12:48 am

    三合会?不是中国的吗?黑礁里的张维新不是出自三合会吗?(该死怎么打删除线啊,回复选项里没有啊)
    avatar
    tom282f3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24
    注册日期 : 12-08-30
    年龄 : 19
    地点 : 你的正後方。別往回看,不然我會[刪除]了你。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tom282f3 于 周二 五月 07, 2013 12:54 am

    我们运作那些“需要知道的信息。”
    Need to know是一種機密分類,就算一個人有足夠的權限去瀏覽(例如,骯髒的O5們),或者是他參與了一項機密行動,只要他沒有Need-to-know權限就無法存取機密文件。例如諾曼第登陸,數十萬人都參與了這項秘密任務,卻只有少數人知道全部的資訊。
    至於怎麼翻嘛...考驗你的智慧啦LOL(耍屁中
    想到什麼我會再回(無法編輯的可悲手機黨)
    avatar
    Joinone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87
    注册日期 : 13-04-24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Joinone 于 周二 五月 07, 2013 1:15 am

    “我们运作那些“需要知道的信息。”
    =》我们以“按需获知”的方式运作

    “恐怖分子把恐怖行动当成目的”
    =》恐怖份子视恐怖既是行为也是目的

    “911是一次恐怖袭击,但是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叛乱行动。”
    =》911是一次恐怖袭击,但这个策略几乎可以肯定是一种分裂主义行动,而不是恐怖主义

    “你会看到官方说法:一班带着几个珍贵SCP的擅离职守的特工。”
    =》你会看到官方说法:一群特工在24年带着几个有用的SCP擅离职守

    “我们有着一批拥护者,三合会有着另外一批。”
    =》我们有一方忠于基金会,而三合会是另一方

    “也不允许为了私人利益而将其用来威胁基金会的安全或是基金会的利益或是直接损害基金会。”
    =》也不许用作以任何形式损害基金会的安全及利益,或有利于任何未授权实体及基金会的威胁。

    “该文件被认定为“尝试”并只需要一级权限即可阅读。”
    尝试=》常识

    “一个基金会内部人员带着几件有用的SCP擅离职守并创建了混沌分裂者。”
    于1924年由一个分离的细胞带着几个极度有用的SCP擅离职守而创建。

    “用他带走的SCP为自己牟利”
    他=》其

    “有些人想要把SCP研制成武器并用其来帮助强化战后政体的政权”
    有些人想要武器化SCP并用其来帮助巩固战后世界格局

    “也可能因为当时还存在着对战时研究项目的争论,基金会面对这些争论时显得前所未有的脆弱。”
    =》既来自作战方面也来自战时研究项目,基金会本身从结构上面对这些争论时显得前所未有的脆弱。

    “但是意见的分裂并不会对基金会产生什么威胁。”
    =》基金会的异议者并没威胁到其现状

    “(因为整个基金会都被牵扯进去了)”
    =》(在基金会直接参与的其中)

    “政派战争使得基金会(拥护者与三合会)没有意识到伯爵的衰老对他能力的影响。”
    =》缜密的政治表演使得基金会(拥护者与三合会)没有意识到伯爵的衰老对他能力的影响。

    “他们秘密的进行地下挖掘以期望逃出包围圈。”
    =》他们深挖地底以期长期固守。

    “但是他们直到,组织,”
    直到=》指导

    “或许下文内容会带有个人情绪,或许用于也不够风趣,无法满足大众口味”
    =》或许下文中所含内容,尚未足够风行以获得大众的青睐

    干的不错。几个文件翻译的很好,个别笔误再读一遍改一下就好
    avatar
    hyno111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79
    注册日期 : 12-08-15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hyno111 于 周二 五月 07, 2013 4:37 pm

    我靠,混沌分裂者居然有这种内幕。。
    翻译菌太赞了

    顺带一提,评论里对这篇文章的看法也很分裂。。
    avatar
    风干的狐狸皮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23
    注册日期 : 12-05-08
    年龄 : 25
    地点 : 杭州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风干的狐狸皮 于 周二 五月 07, 2013 6:48 pm

    啊啊~感谢各位的阅读与回复。还有感谢Joinone与tom282f3的校对与指导!真的很感谢~
    avatar
    autapomorphy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52
    注册日期 : 12-08-16
    年龄 : 23
    地点 : 西经149°28′ 北纬9°52′ 海拔-3000m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autapomorphy 于 周二 五月 07, 2013 8:02 pm

    真长……
    翻译君辛苦
    avatar
    赤道上的水分子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681
    注册日期 : 13-02-02
    地点 : 赤道上空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赤道上的水分子 于 周二 五月 07, 2013 10:23 pm

    赞!辛苦了
    avatar
    Nautilus_x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15
    注册日期 : 13-03-16
    地点 : L空间内部或门口,水族箱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Nautilus_x 于 周二 五月 07, 2013 10:44 pm

    辛苦了狐狸皮!

    --好想看《基金会之窗》啊--
    avatar
    gm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83
    注册日期 : 12-05-12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gm 于 周四 五月 16, 2013 10:46 pm

    这篇外围文档很好,构思缜密,代入性强,而且有力地补充了基金会的相关背景和世界观
    avatar
    Hoffer
    惊奇口味冰淇淋
    惊奇口味冰淇淋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7-18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Hoffer 于 周三 七月 24, 2013 11:27 pm

    这是我读过的最有趣的外围文档(很有可能没有)之一。这对虚构世界中的历史的演绎是如此卓越,我的表达能力已经无法承载我对作者的倾慕之情了。
    总结一下:
    1.森严的等级制与高低层间沟通的缺乏令争论难以得到有效的疏导和解决,最终发展为分裂。
    2.基金会分裂后:(面对压力与动荡时总会发生的)行政机构权力的过分扩大化造成专制;试图把一切事务都集中交给一个部门管理又引起了官僚主义的滋长。
    3.三合会:注重管理者与民众的垂直交流,却忽视多种权力、各个部门间的横向制约,令管理者的权力无限制扩大,最后一样导向了专制,同时必然会引起高层的权力斗争,折腾得所有人鸡飞狗跳。
    3.三合会失败后背离了初衷。O'Connor的讲话不再像三合会曾经的领导者一样描绘愿景、发出呼吁。他谈论取胜却不说为什么要取胜。三合会的建立是为了实现其愿景(至少初衷如此),但混沌分裂者只是一群心怀不满的前基金会人抱成团而已,无怪乎后来成了个“雇佣兵兄弟会”似的组织。

    Ps:基金会这种组织也会沦入僵化与争权的无聊泥沼,真是令人悲伤。虽说也是情理之中的。
    avatar
    a123iku3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25
    注册日期 : 13-02-10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a123iku3 于 周四 七月 25, 2013 8:40 pm

    Hoffer 写道::这是我读过的最有趣的外围文档(很有可能没有)之一。这对虚构世界中的历史的演绎是如此卓越,我的表达能力已经无法承载我对作者的倾慕之情了。
    总结一下:
    1.森严的等级制与高低层间沟通的缺乏令争论难以得到有效的疏导和解决,最终发展为分裂。
    2.基金会分裂后:(面对压力与动荡时总会发生的)行政机构权力的过分扩大化造成专制;试图把一切事务都集中交给一个部门管理又引起了官僚主义的滋长。
    3.三合会:注重管理者与民众的垂直交流,却忽视多种权力、各个部门间的横向制约,令管理者的权力无限制扩大,最后一样导向了专制,同时必然会引起高层的权力斗争,折腾得所有人鸡飞狗跳。
    3.三合会失败后背离了初衷。O'Connor的讲话不再像三合会曾经的领导者一样描绘愿景、发出呼吁。他谈论取胜却不说为什么要取胜。三合会的建立是为了实现其愿景(至少初衷如此),但混沌分裂者只是一群心怀不满的前基金会人抱成团而已,无怪乎后来成了个“雇佣兵兄弟会”似的组织。

    Ps:基金会这种组织也会沦入僵化与争权的无聊泥沼,真是令人悲伤。虽说也是情理之中的。

     
    人类政权的特点就是总会倾向专制
    avatar
    Hoffer
    惊奇口味冰淇淋
    惊奇口味冰淇淋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7-18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Hoffer 于 周四 七月 25, 2013 10:16 pm

    a123iku3 写道::
    Hoffer 写道::这是我读过的最有趣的外围文档(很有可能没有)之一。这对虚构世界中的历史的演绎是如此卓越,我的表达能力已经无法承载我对作者的倾慕之情了。
    总结一下:
    1.森严的等级制与高低层间沟通的缺乏令争论难以得到有效的疏导和解决,最终发展为分裂。
    2.基金会分裂后:(面对压力与动荡时总会发生的)行政机构权力的过分扩大化造成专制;试图把一切事务都集中交给一个部门管理又引起了官僚主义的滋长。
    3.三合会:注重管理者与民众的垂直交流,却忽视多种权力、各个部门间的横向制约,令管理者的权力无限制扩大,最后一样导向了专制,同时必然会引起高层的权力斗争,折腾得所有人鸡飞狗跳。
    3.三合会失败后背离了初衷。O'Connor的讲话不再像三合会曾经的领导者一样描绘愿景、发出呼吁。他谈论取胜却不说为什么要取胜。三合会的建立是为了实现其愿景(至少初衷如此),但混沌分裂者只是一群心怀不满的前基金会人抱成团而已,无怪乎后来成了个“雇佣兵兄弟会”似的组织。

    Ps:基金会这种组织也会沦入僵化与争权的无聊泥沼,真是令人悲伤。虽说也是情理之中的。

     
    人类政权的特点就是总会倾向专制

     政权这个词可能有点不准确,但意思是这样……(任何一种)权力一旦不受制约,必然导向专制。
    avatar
    a123iku3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25
    注册日期 : 13-02-10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a123iku3 于 周日 七月 28, 2013 3:51 am

    Hoffer 写道::
    a123iku3 写道::
    Hoffer 写道::这是我读过的最有趣的外围文档(很有可能没有)之一。这对虚构世界中的历史的演绎是如此卓越,我的表达能力已经无法承载我对作者的倾慕之情了。
    总结一下:
    1.森严的等级制与高低层间沟通的缺乏令争论难以得到有效的疏导和解决,最终发展为分裂。
    2.基金会分裂后:(面对压力与动荡时总会发生的)行政机构权力的过分扩大化造成专制;试图把一切事务都集中交给一个部门管理又引起了官僚主义的滋长。
    3.三合会:注重管理者与民众的垂直交流,却忽视多种权力、各个部门间的横向制约,令管理者的权力无限制扩大,最后一样导向了专制,同时必然会引起高层的权力斗争,折腾得所有人鸡飞狗跳。
    3.三合会失败后背离了初衷。O'Connor的讲话不再像三合会曾经的领导者一样描绘愿景、发出呼吁。他谈论取胜却不说为什么要取胜。三合会的建立是为了实现其愿景(至少初衷如此),但混沌分裂者只是一群心怀不满的前基金会人抱成团而已,无怪乎后来成了个“雇佣兵兄弟会”似的组织。

    Ps:基金会这种组织也会沦入僵化与争权的无聊泥沼,真是令人悲伤。虽说也是情理之中的。

     
    人类政权的特点就是总会倾向专制

     政权这个词可能有点不准确,但意思是这样……(任何一种)权力一旦不受制约,必然导向专制。

     但我觉得不可能将权力永远束缚【就算是电脑也会出现逻辑错误】,因此我认为在人类社会中政权组织要么导向专制要么没完没了的扯皮,剩下的就是颠覆
    avatar
    Hoffer
    惊奇口味冰淇淋
    惊奇口味冰淇淋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3-07-18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Hoffer 于 周一 七月 29, 2013 2:04 pm

    a123iku3 写道::
    Hoffer 写道::
    a123iku3 写道::
    Hoffer 写道::这是我读过的最有趣的外围文档(很有可能没有)之一。这对虚构世界中的历史的演绎是如此卓越,我的表达能力已经无法承载我对作者的倾慕之情了。
    总结一下:
    1.森严的等级制与高低层间沟通的缺乏令争论难以得到有效的疏导和解决,最终发展为分裂。
    2.基金会分裂后:(面对压力与动荡时总会发生的)行政机构权力的过分扩大化造成专制;试图把一切事务都集中交给一个部门管理又引起了官僚主义的滋长。
    3.三合会:注重管理者与民众的垂直交流,却忽视多种权力、各个部门间的横向制约,令管理者的权力无限制扩大,最后一样导向了专制,同时必然会引起高层的权力斗争,折腾得所有人鸡飞狗跳。
    3.三合会失败后背离了初衷。O'Connor的讲话不再像三合会曾经的领导者一样描绘愿景、发出呼吁。他谈论取胜却不说为什么要取胜。三合会的建立是为了实现其愿景(至少初衷如此),但混沌分裂者只是一群心怀不满的前基金会人抱成团而已,无怪乎后来成了个“雇佣兵兄弟会”似的组织。

    Ps:基金会这种组织也会沦入僵化与争权的无聊泥沼,真是令人悲伤。虽说也是情理之中的。

     
    人类政权的特点就是总会倾向专制

     政权这个词可能有点不准确,但意思是这样……(任何一种)权力一旦不受制约,必然导向专制。

     但我觉得不可能将权力永远束缚【就算是电脑也会出现逻辑错误】,因此我认为在人类社会中政权组织要么导向专制要么没完没了的扯皮,剩下的就是颠覆
    民主的真义就是各方利益代表不断扯皮呀,扯皮(或曰协商)就是制约和分化权力的过程……总统和国会扯,国会和媒体扯,法院和国会和总统扯,工会和企业扯……通常而言,扯皮越成为惯例,讨论越能趋向理性、良性,越能解决矛盾,也就不容易颠覆了。这是个动态的过程。你说不能将权力永远束缚,可权力的主体却是多种多样的。
    当然,公众理性总有无能为力的时候……但我认为只有面对可能毁灭人类的危机时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到那时,人类将遭遇的就是人类本身的局限了。
    那就没办法咯。
    avatar
    YakumoRan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743
    注册日期 : 13-05-19
    地点 : 橙酱的内裤里

    回复: Briefing on SLATE THUNDER (Chaos Insurgency Orientation) - 深蓝之雷简报

    帖子 由 YakumoRan 于 周五 八月 09, 2013 10:46 am

    关键时刻需要迅速果断的随机应变,所以专制一些比较好;和平发展时期就可以慢慢扯皮理清关系并且尽量说服所有人。我相信随着人类社会发展,基金会能够在这方面越来越安定化。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六 八月 19, 2017 7:58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