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分享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4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四 四月 14, 2016 10:32 p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二周,星期五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五,第二十二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七十一天


    今天我们来到了这片森林的暗处。我们头顶上的树长到了一起,编织成了一片密不透风的屋顶1。由于是白天,有时会有几缕阳光射下来,然而我还是需要点着灯才能看清路。

    不时我们脚边会有小动物经过,它们行动的如此迅速以至于根本看不清是什么。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有动静,应该是比Torne要小,但比兔子大的生物。这些生物正和我们保持着一段距离。他们可能只是好奇。然而……只闻其声,不见其形,还是令人感到不安。即使在灯光下,我对周围的环境所知甚少。就像在洞穴里或者没有灯的建筑物里。

    我们周围的树上裹了一层厚实的,溃烂一样的真菌。白色的丝线像头发一样从树上垂下来。还有各种各样的蘑菇。烂叶子令人作呕的气味直让人喘不过气。

    细长的,蠕虫形的生物偶尔会在落叶堆里出现。乍一看还以为是蛇,但后来发现它们身上覆盖着粘液,而且比蛇类要柔韧许多。它们身体细长,躯体呈黑色,一端有白色的触角2。有一只缠在Torne的脚腕上,他清理的时候差点摔倒。粘液麻痹了他的皮肤,过了几个小时感觉才完全恢复。现在他把裤脚塞到了靴子里。幸运的是,我的身体似乎有抵御它们的手段。就是说,它们的毒液可能对我作用不大。

    我们睡在由两棵倒在一起的树形成的洞穴里。我们清理了地上的叶子,然后搭起了我们的营地。今晚放风时我们要格外注意。指不定有什么会找上我们。

    附注

    1.从描述来看,此地为三冠雨林区。

    2.麻痹虫​(petescus torpeus),一种小而危险的动物,喜好生活在潮湿的洞穴和极度密集绵延的森林。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4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三 五月 11, 2016 8:27 p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二周,星期六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六,第二十二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七十二天


    我们仍在黑暗中。真是个奇怪的地方。我在黑暗里看得更清楚了,Torne也是,然而我们还是需要借助灯光。​但我们能看得更远些了。我们发现,黑暗的环境里有一些奇异的生物。

    今天,我们在黑暗中发现了一只白色的小动物。​一开始只是我们视野边缘模糊的一抹白,随着我们靠近,它的真面目也渐渐呈现在我们眼前。它用四条腿走路,惨白的皮肤上有几根近乎透明的毛发。四只脚又大又厚,脚趾很长,末端是小小的钩爪。它的耳朵十分奇特,有它脑袋的两倍大,还长着承重的肋骨。鼻子上长着触须,当它的鼻子接触地面时,这些触须不停扭动,像是在搜寻什么。头上没有眼睛,甚至没有地方长眼睛。本来是眼窝的地方只有光秃秃的皮肤。我们靠近它时,它的头猛地一抬,发出了一串颤音,一边还竖起它的大耳朵。它转过身直对着我们,然后便逃开了,在落叶上留下一溜烟。我们又听到另一串叫声从很远处传来,但我不能确定是不是前面那只发出的1

    这里也有蜘蛛。它们的躯干并不像狼蛛那么大,但是腿很长,全身有我两只手掌那么宽。它们通体呈土灰色。它们织的网也很奇怪:并不是连接在两个支撑物上的,而是像面纱一样直接从树枝上垂下来2。只要风一刮它们肯定会被吹得乱七八糟,除非……除非根本没有风。这里连一丝微风都没有。空气是静的,是死的。真是怪了。我想不起来风是何时停下的。我很确定我们还能看见天的时候还是有风的,但我无法想起风是在什么时候不再吹拂的了。

    附注

    1.我不认得这个物种,但它似乎有某种回声定位能力。可能是蝙蝠的近亲​,或者一种陆生鲸类?

    2.又是一种我不熟悉的生物。​他们的网倒是让我想起了一种苍蝇的幼虫,它们使用从洞穴顶部垂下来的丝捕食猎物。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4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三 六月 22, 2016 12:01 a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二周,星期八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八,第二十二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七十四天


    在这里的第三天。这里开始令人厌烦了。这地方就像一座古墓,可能还有古老的鬼魂徘徊在此。食物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难以下咽。真菌长在烂叶子上,小虫长在真 菌上,大虫吃小虫,叮人的飞虫吃大虫,蜘蛛又吃飞虫。也有较大的生物,像我们看见的那只没有眼睛的动物,但大部分都离我们很远。然而这些毕竟还是小动物, 危险也小。我们今天认识到了丛林中潜伏着更大的威胁。

    我有时会忘了Torne对这片森林中的危险了解的比我多。虽然他有时候心不在焉,但今天他又救了我一命。

    当我们遇到这从树时我们已经走了不知多少个小时了。即使在微光下,我们也能看到这丛树有些与众不同之处。一个,它们笔直向上生长,就像钉在地上的钉子;再 一个,它们又小又矮,只有几根枝叶。它们似乎遭到了某种破坏,可能是由于疾病,或者只是因为缺乏光照。森林中的这个区域很少能看到小树。

    我打算靠近看看,但Torne建议我小心。树丛里有什么令他厌恶的东西。“莫要靠近此树,多加小心。所见并非全部,牢记在心。”他退到离我们最近的那棵树足够远的位置,然后拿起一根树枝把一只大蠕虫挑进树丛里。蠕虫落在陈年的落叶上,发出一声闷响。

    最近的那棵树从中间纵向裂开,射出了一条又长又粘的粉色舌头击向蠕虫,力道之大让周围的落叶都飞了起来,形成了一片云。粘住蠕虫后舌头又迅速收回树里,蠕虫卡在树梢1。我不确定它能不能举得动我这个体型的动物,但我不想试验。

    我注意到树与树之间有一条小路,但是距离哪棵树都很远。又用几条蠕虫试验了一番后,我们发现没有一棵树,就说是树吧,能够接触到小路。我们尽可能沿着小路 中线,小心翼翼地走出了小树丛。我们抱在一起,因为如果哪棵树伸出舌头把一人卷走,另一人的体重能有所牵制。有时候一人走偏了,舌头便会伸到离我们近在咫 尺的距离。有一次一根舌头把我吓得窜到了路右边,差点被另一边的第二根舌头攻击到。后来的几分钟我们都不敢再动,连大气都不敢出。
    当我们到达小路终点时,我感觉之前悬着的心突然落了地。我差点就垮掉了。我们决定再走一小段路就休息。当我们听不到舌头拍打地面的声音时,我们坐下来休息,感觉筋疲力尽。

    附注

    1.显然,某种动物。明显是一种伏击生物,等猎物离得足够近就吐出舌头捕捉。我好奇“树干”到底是这生物的一部分,还是这生物在它周围建起来的,还是天然形 成,被它寄居的。可以想象,如果树干是这生物的一部分,树干就应该扎根在地里,就像真的树一样。是的,树干本身必须是固定在地面上的,这样才能抵消“舌 头”的力量。否则,每次攻击的时候它都会翻倒。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三 七月 26, 2017 12:42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