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分享
    avatar
    プリニーさん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82
    注册日期 : 11-12-06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プリニーさん 于 周日 四月 06, 2014 10:53 pm

    第81回,第七年,第十九周,星期七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七,第十九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四十九天


    一切都是Torne的错。我早就应该知道的。

    我们昨晚休息后不久就到达了发动机这里。它和我们离开时候已经是两个样了。

    机器的大半都毁掉了。我们看到一地的齿轮,以及坏掉的气缸。余下的部分在断断续续地动着。机器的一端已经炸毁了,损坏的金属零件一地都是。

    Abbot工程师一瘸一拐地向我们走来。他的一条腿断了,但手上有一根显然是从残骸里面拿来的拐杖。他一脸愤怒。

    “你们真是白痴!”他向我们大喊大叫。“你们这些无可救药的智障!”他用拐杖痛打我们,直到跌倒。这看起来很是好笑,如果其他侍僧没有包围我们的话。他们不少都一样受了伤,但我第一眼留意到的是他们大多都装备了诸如小刀、棍棒,以及像Abbot工程师的拐杖那样的临时武器。

    这位老人重新站了起来。他向我们语无伦次地大喊大叫了好几分钟,直至骂不动为止。然后和我们说过话的那位技术员也走了过来,但他的一条腿已经断了。和他们剩下的人一样,他一脸愤怒,而神情又带着绝望。然后他开始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

    我们离开发动机不久,它就爆炸了。数位侍僧死于爆炸,但用那位技术员的话来说,相比起机器本身来说只是点小问题而已。因为他们压根就没疯。他们是对的。

    他解释说,这台机器保持着事件的相互联系。它保证一件事件随着另一件发生,保持事物得以顺利运作。机器一坏,事物的运作不再会那么顺利,很快就出了问题。而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错。

    我有想过告诉他们是Torne按下按钮的,但我很肯定接下来他们就会找他算总账,我不能这么抛弃我的朋友。

    Abbot工程师没再骂了,行动也停了下来。“你们搞坏了发动机,”他说,“你们必须修好它。很快,你们就会是唯一能修好它的人了。”

    当我问到他这意味什么的时候,一位守卫身上出现了变化。前一分钟他还是一个白发苍苍的长须老人,下一分钟就变成了一位有着长长头发的妙龄女子。

    “如你所见,”他说,同时那个少女惊慌地看着她的身体。“我们身上也在产生着异变。到了明天,也许我们连物种也会变化掉。在此之后,我们已经没法长时间一起思考两件事,何况是去想那机器的事情呢。不过,你们处于这一切的中心。你们将会是最后受到影响的人。那会为你们争取到一些时间。”

    “争取时间做什么?”Torne问道,听起来很渴望帮助他们。我想他一定很内疚。

    “你们必须找到——”老人说,然后他消失于须臾之间,只留下一只装满头发的碗。

    “你们必须找到非确定性鳟鱼(non-deterministic trout)。”那个技术员补充说,小心翼翼地捡起了碗1

    我们问这是什么,他耸了一下肩。“你们找它出来。你们比须浩好研就它。Dnaa ude tih eelkiwk。”我们试着跟他多说几句,但从他以及其他侍僧身上都获取不到更多有意义的信息。

    我们在发动机的残骸边上睡了一晚,这个早上就动身离开。我们一个侍僧都看不到。不过,在他们昨晚的营地处有一份非常丰盛的早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觉得最好还是一点都不要碰。与其在那抱歉,还不如先保证自身的安全。

    我们边走边讨论我们的任务。Torne说鳟鱼是一种鱼类,不过之前从未听过什么非确定性的鳟鱼。我们怎么可能找到我们根本连什么样子或住在哪里都不知道的东西呢?

    随着我们的前行,怪异的迹象更多了。那些空洞变得更加的大。Torne叫那做负空间。这里同样也有年龄变化的树,不过没动物这样子变化。我们见过的那些动物行为都甚是异常。我看到,那些颤动着爬树的生物的其中一只在树之间跑步而行。它忽然坐下,给出一声尖尖的咆哮,然后飞走了。之后有只多刺的生物在我们面前数十码开外的地方自行爆炸。很幸运的是我们没更加靠近它,它的尖刺都连根没入了附近数尺以内的树上。

    我们还发现一个地方,发出的声音要经过半分钟才能传出来。这使得我们的交谈非常困难。

    我们到处在找任何种类的鱼。不过我们只找到数条干涸的河床,水都流到负空间里了。

    希望我们能及时找到它。

    附注

    1. 无独有偶,Truedart Zephyr最近报告说在Centariland的部分地方他们崇拜他们先祖遗下的头发。
    avatar
    プリニーさん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82
    注册日期 : 11-12-06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プリニーさん 于 周日 四月 06, 2014 11:17 pm

    星期八?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八?


    异变开使影响到我门身上了。我们找布到那跳鳟鱼,无论我门去哪找。现在Torne边说边昌个不停。他在补停唱的话,我必须

    不对。我的想发错了。都是异变热的祸。负控间边大了。窝可以看到导出都是。我们必须更为小心才是。

    Souja告诉我她很不高兴。她兑这些树下到她了。我告诉她我也被吓到了。洗碗我们可以尽快早到鳟鱼。但愿它就在这里。
    avatar
    プリニーさん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82
    注册日期 : 11-12-06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プリニーさん 于 周日 四月 06, 2014 11:17 pm

    星期一?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一?


    来了。那鳟鱼来了。我们没必咬去着它。我们必须嗖索它。你搜所它的话,它就会来着你。也许是这样,也许不是,我不垦丁。但它有帮住我们。它告诉我门必须找到什吗。我门必须眨到那位公程师。不是Abbot。是另外一个。是Abbot提及的那一位。那个工程室可以休好所有动系。那个工成师确实很帮。我们必须找到他。鳟鱼会帮我们的。它说这样会很尾纤。但我们必需选择这样。我究竟在说什么?

    窝很抱歉。我的思绪正在离我四三而去。我们必须这羊做。我们必须
    avatar
    プリニーさん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82
    注册日期 : 11-12-06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プリニーさん 于 周六 四月 12, 2014 11:34 pm

    第81回,第七年,第十九周,星期三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三,第十九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四十五天


    这是何等怪异的事情。我翻开日记本准备写日记,却发现有谁已经在上面写了一堆东西。

    实在太奇怪了。字体明显是我的手迹,但除了我们都不记得上面写的一切事情之外,写这东西的人也不像是我。我们可不会干上面写的那些事情。Torne的举动确实愚蠢,不过他可不会去手贱捣鼓一台奇怪的机械。他可没那么蠢。此外,Souja很明显是不会说话的。这些究竟是谁写的,他们是如何在我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做到的?我很确定这些日记今天早上还没有的,我唯一放下行李的时候是在吃午饭。但即使是那时候,我的行李也一直在我的视野之内。

    在那本书里还有着一个差不多一模一样的故事。不过,和我的日记相比,署名却是一个叫Haversh的人类,身边有一位叫Garlickin1的矮人同伴,以及一个叫Tabisha的人类女孩。此外,他们刚从沙漠出来而不是从沼泽出来。大多数的细节,甚至连不少的对话都和我的日记一模一样。这使得我今天发现的那只生物似乎有点微不足道。

    唔,它确实微不足道。不过我感觉还是描述下它比较好。这可是Torne在我的请求之下花了数分钟时间才抓到的。

    那是关于一只老鼠的大小。它的身体相对较瘦,但那浅褐色的毛皮感觉也还是差不多。它动的非常快,很警觉地四处张望。现在我们把它藏在一只杯子里面,Souja一直在用很感兴趣的眼光看着它。

    对我而言它最有趣的是它有六条腿。我有注意到过对于大多数有皮肤、羽毛或鳞片的生物(鱼不算)来说,都有四条或更少的肢体。鸟类,飞龙,Baro人,人类,狗,马……都是这样。但六条肢体的生物确实很少。这样的生物据我所知大多长有翅膀,像是龙或griffon。也有一些动物的肢体数量更加的多,如kreshli2或kin。

    从这一点来看我当时还是觉得挺有趣的,而且Torne为了我,在它爬来爬去的那个山坡上上下下攀爬的很辛苦才抓到它的。现在看起来它其实也没那么有趣的说。

    现在我差点就在期望我们早上走的是右边分叉路而不是左边分叉路了啊。

    附注

    1. 据我所知,Garlickin不是一个矮人用的名字。不过,在Ludar的Crald简史(卷94-97)里有数个明显的人名Haversh。

    2. 这个词字面意义是“装甲的”,过去曾用来代指一切节肢动物。
    avatar
    プリニーさん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82
    注册日期 : 11-12-06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プリニーさん 于 周六 五月 03, 2014 8:22 pm

    第81回,第七年,第十九周,星期五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五,第十九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四十七天


    今天Souja和我们走散了。我们刚开始拆除营地,就发现她不见了。

    我们找了她半个小时,但她其实早已自行走回营地去了。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她早就跟着我们了,但我仍十分担心。她迷路了的话怎么办?如果有什么东西袭击她呢?
    也许只是我杞人忧天而已。她正在长大呢。其实她的体型已经比之前大了一倍了。

    即使如此,我仍要对她负责。我已经搞到她失去了母亲和兄弟了。如果她没命的话我要如何承担这一切?我希望保障她的安全,但我不可以把她绑在营地里,那样对她太残忍了。

    今天我不想再在这点上面多说了。我必须优先考虑她的安全才是。

    Torne今天吃了不少苦头。在我们停下来吃午饭时,他躺在一片长而又软如羽毛的草地之上。五分钟后,他整个人跳了起来,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他开始发疯一样地脱衣服。我马上站起来查看他究竟怎么了,此时他死命乱抓1。他在大喊大叫诅咒的话语。就我所能理解的来说,最温和的一句是“上帝都被自己的内脏呛死了。”余下的话语就不那么让人愉快。我试图抓住他看看出了什么事,但他还是到处乱跳,满身乱抓。然后他跳入我们休息处旁边的池塘,一边继续抓,一边往自己身上泼水。我最后才察觉的到他全身瘙痒难当,虽然我一早就想过了。过了五分钟,他才停了下来,我们才能继续说话。

    看来他似乎对那些草过敏。他出了一身皮疹,痒到他抓个不停。事实上,他到现在还在抓痒。都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他偶尔还会抓几下,皮疹也蔓延到他的脸上,身体的不少娇嫩处也是。他看起来红的就像是parchroot一样2

    我知道我不应该嘲笑他的,但实在忍的很辛苦啊。

    附注

    1. 听起来,应该是Balden草。

    2. 相比起Maiden's Delight或Black Parson,Parchroot这个名字更加为人所知。
    avatar
    プリニーさん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82
    注册日期 : 11-12-06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プリニーさん 于 周日 六月 15, 2014 12:27 pm

    第81回,第七年,第十九周,星期六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六,第十九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四十八天


    今天我看到了一些美丽的东西。

    在小径绕过一座高高的小山之处,有一条通往上面的小路。那里有一块指示牌,上面写着“商人Maish Trascible”。

    一开始我们自然十分怀疑,但直觉告诉我们这里没什么问题,所以我们沿着小路上去看看。小路意外的陈旧,上面有着似乎是马车留下的凹槽。

    到了小路的顶端,我看到了一艘船。看起来和水上漂的那些差不多,但更加的大。就我所见底部是楔形而不是平的,对我来说甚是奇异。除此以外,它撞到石头的话怎么办?但此时我想起了那个沼泽,里面的水是那么的深。我想这应该是用来航行在比Trescu河更深的水里面的。甲板上面有着两大块木材,似乎曾是树干。木材之间拉了不少绳子。

    不过,很明显这船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航行过了。它半截埋在地里,已经变成了一座房子。上面装着一扇门,甲板上还有一张桌子和椅子。椅子上面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的身上覆盖了皮毛,有黑的也有白的。Torne说他看起来很像一种就他知道的而言叫獾的动物。那个人往我们喊叫,叫我们进门,他很快就会下来见我们的。他消失了,我们听的到他从甲板下来的声音。

    我们开了门,发现身处于一个很狭窄的房间里。我不得不蹲下来适应这里,这里到处都放满了零零星星的东西。我看到有很多长度不一的绳子,墙上有着很多工具和奇奇怪怪的东西,地上到处都放着箱子。

    甲板上的那个人从我们的右面走了过来。他体格魁梧,穿着一件红色上衣和褐色皮裤。他的其中一条腿的末端是一根雕成腿的形状的木头。

    他是个好人,但太会讨价还价了。最后,我们用抓来的两只鸟、身上一半的钱,以及旧长袍余下的部分为代价,交易到了一圈绳子,一座帐篷,以及一块厚布,Torne保证说他可以用这块布为我做一件冬天穿的长袍。我还买了一把雕刻用的小刀,不过没告诉过Torne。虽然他偶尔会唠唠叨叨到烦死人的地步,但他在过去的几周来说对我还是不错的朋友。我打算为他削一根拐杖。

    做完买卖后,Maish邀请我们住上一晚。虽然每周都起码有一次买卖,但顾客们都是买完就走,不会留下来跟他说什么话。他的顾客多数都是樵夫或者住在森林里的人。他也知道Pella Veypal,显然他就是那个卖给市民们用来做球形潜水装置的金属的人。

    他的故事很有趣。这艘叫做狂野少女(Wild Maiden)的船1,并不是用来航行在水里面的,而是用来航行在天空里面,Maish还是这艘船的二副。那时他们在森林上空探险,遇到了一场迅猛而又恐怖的暴风雨。最后它撞在了这个山顶上,等到风暴结束,这船再也飞不起来了。用来让船在空中飞行的魔帆撕坏了,他们没有替代品。

    大多数船员都回家去了。Maish留了下来,但是他在碰撞中失去了一条腿。船长和船员们在离开之前,把船改修成了给他住的家。他们拿走了船上的必需品,但把船留了下来。

    最后,其他人知道了这艘船的存在,知道了这里可以搞到补给品。他开始和那些过来的人做生意,很快一个可靠商人的名声就这么在森林里传开来了。

    当他缺少东西的时候,贸易公司(Trading Company)就会过来卖给他所需要的物资。他说到这里的时候,Torne全身发白,马上后退了一步。看到这样,Maish耸肩说道,“我不做奴隶买卖的。但我总得活下去,我也无法从别的谁身上买到东西。我也希望可以找到别的人进行贸易,但实在是找不到。这种事情在森林里面屡见不鲜。”Torne点了点头,但我可以看的到这使他很不舒服。

    那晚我们坐在甲板上,他叫我们看他家一侧的山后。往西看,他说道,但我不确定往东或往西又有着什么意味。

    等到夕阳西沉,我渐渐注意到了远方有些什么。那些东西很高,还很瘦削。很快我就认识到了:那是建筑。它们高耸着,有着优雅华丽的尖顶,最尖端为穹顶。这些建筑沐浴于夕阳黄而发红的光芒之下,我说不清它们本来是什么颜色的。它们一开始似乎是透明的,然后渐渐化为实体。我不知道它们离我们有多远,只看到它们位处于远处一座小山那里。不久,它们变的很巨大,远远都能看的到。

    有些什么东西在建筑之间移动。有些东西在城市里面飞着。我试着看个仔细,但闪耀的阳光照的我眼睛生疼,看的甚是艰难。

    Maish告诉我们:“那是船。”他递给我一根长长的锥状金属管子,两头都装着玻璃片。

    透过这管子一看,他说的对,这些东西看起来像是船,从建筑里面来回穿梭。上面还有着人,但我说不清这些人是什么样的。我把管子递给了Torne,他也透过管子来观察。

    然后,夕阳沉至山后,城市也从我们视线里消失不见。

    它叫做Glittering城,Maish解释道。Torne点头,说他曾经听过这地方。显然,如果在日落时候去看的话,从森林任一座山都能看到它。但如果你试着接近它,却永远不会到达。

    还有一个故事,是关于一个不断试着接近这城市,却一无所获的老人的。Maish声称他还见过这人一次,那时候他来购买补给品。

    Maish说,听说那是一座住满了天使的城市,虽被驱逐出了遥远的天堂,但仍远于像他那样来自地狱的外来人想象以外。这个老人是个魔鬼,尝试着找到离他最接近的救赎。可是Torne说那是群星在白天时候的栖息地,会在它们准备去往天空时候现身。这老人是颗流星,在着地时候迷了路,试着找寻回家的路2

    不管这城市是什么或什么人住在里面,我都看到了令人激动万分的景象。

    附注

    1. 当然了,“狂野少女”的故事广为人知,特别是那些在晚餐派对上被Ouster Brownden困住的人。

    2. 闪光之城(The Glittering City)是一个很著名的现象,但关于其本质并无定论。不过,这些理论多半不太可能。
    avatar
    ilovecforever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49
    注册日期 : 13-12-24
    地点 : 任何图书馆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ilovecforever 于 周日 六月 15, 2014 2:16 pm

    来顶啦!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一 七月 20, 2015 12:36 am

    第81回,第七年,第十九周,星期七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七,第十九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四十九天
     
    一早我们离开了Maish的家。他很高兴有我们陪伴,而且我们中途休息吃午饭时,我们发现他在我们的包里装了馅饼,肉和奶酪馅的1。​要是在以前我可能会怀疑是那些夜间的拜访者所为,但我昨天夜里看见他在准备这些东西。我希望有机会我能再次路过这里感谢他的馈赠。

    午饭时Torne在我身边跳来跳去,唱他那恼人、欢快的歌曲。我对他低吼,喝令他停下。他像是被伤到了,但还是停了下来。

    我希望我没这么做。Torne是个好朋友。但今天我不舒服,有些没耐性。我冷静下来后我对他道了歉。

    是发情期来了吗?我现在足够成熟了,但今年的发情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发情只可能在春天,并且有女性在场时。可能是这地方奇怪的季节变化影响了我。但这里并没有女性。我的内分泌不应该这么紊乱。

    另外,我的新长袍有点紧。是缩水了吗?

    附注

    1.大部分Untkin都像Maish Trascible一样友善,慷慨,对待客人很好。注意是大部分。


    由Undefinedepss于周三 七月 22, 2015 5:37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一 七月 20, 2015 1:05 am

    这坑没有别人要接的话我就接了


    由Undefinedepss于周三 五月 11, 2016 8:37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三 七月 22, 2015 5:27 p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周,星期二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二,第二十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五十二天


    我不确定我是怎么了,但我快被逼疯了。今天下午我差点攻击了一个路人。

    Souja在我们前面漫步。在我整理我的长袍让它能在我身上固定住时,我发现她跟我们走散了。我看见她拐了个弯,便冲上前去找她。

    转过拐角时,我看到了一个很像人类的生物,但比较矮,长着长圆形的鼻子,下巴上有毛发1。他站在Souja身边,用手抚摸着她的肚子。

    我没有多想。我咆哮一声,冲向那只生物。它尖叫一声,钻进了灌木丛。我听到它仓皇穿过矮树丛时发出的声响。

    我向下看了看Souja,她疑惑的望着我。然后我明白了,那个陌生人只是在爱抚她。她没有遇到危险。

    为什么我会做出这样的反应?我不该做出这样无理的举动。我的反应就像个护蛋的母亲。我只想着她遇到了危险,我需要保护她。

    我的长袍在我跑路的时候扯了。我试了另外几件,但都太小。为什么它们会缩水得这么严重?我觉得我已经发育完全了,但我也有可能迎来了生长期的最后冲刺。但愿我不会长的太高。没有女生会喜欢和她一样高的男生。

    我希望我能回家。我要去找治疗者看看,他应该知道我是怎么了。但我知道这不可能。不管怎样,在我完成任务之前我只能呆在森林里。

    附注

    1.从描述来看,这可以是很多种生物。可能是人类或类人生物。似乎是男性(人类与其近亲的雌性一般没有胡须,但也有例外;参见《人类:一种裸体的猿》,作者Thursday Cetema),然而没有更多信息的话无法准确判断。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四 七月 30, 2015 7:05 p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周,星期四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四,第二十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五十四天


    今天我们找到了一处废墟。

    这是一座塔,很高,用黑色的岩石制成。有风化迹象,但似乎足够坚固。没有石头掉下来过,灰浆似乎也尚未剥落1。Torne坚持要求进去看一看。我劝他小心为妙,但他不听,还是走了进去。我跟他说我敢肯定他会摔断他的歪脖或者把塔弄倒,但他已经钻进阴影中了。我叹了一口气,跟了上去,弯下腰钻进门口。

    塔内一道石质阶梯向上通往黑暗处,地板上有个正方形的洞。洞口似乎有铰链,然而即使洞口上有个门,也早就烂掉了。

    Torne点亮了他的灯笼,走上台阶,Souja紧跟着他。台阶似乎支撑不了我的体重,因此我把目光转向了洞口。

    洞口足够大,我可以进去。比我想象的有一点挤,但我还是成功钻进去了。进去的时候我还得小心别把灯笼弄灭。

    然后我站在一堆破旧腐烂的木头上。我认为它曾经也是一道楼梯。木质的楼梯没能通过时间的考验。这房间大致呈方形,墙壁由建造这座塔其余的部分的石头制成。空气中弥漫着水汽和泥土的味道。墙上挂着各种武器。

    这里挂着刀剑、棍棒、盾和长矛。也有一些奇怪的武器,比如一个全是刺的铁球,接在一根铁棒上。

    我还看见了一面镜子。我站在它面前,看着自己。Torne用我那件扯破了的长袍加大了另外两件,所以我现在穿得齐齐整整。在灯笼的昏暗的光下,我的身形看上去也是昏暗的,尤其是我身上的条纹。我注意到我好像胖了。我是不是吃得太好,体重增加了?也许我该少吃点。尽管我现在比以前更容易饿。

    然后镜子不再显示我的倒影了。

    镜子上出现了一间满是财宝的屋子。Torne和Souja都在里面。Torne正在好奇地走近一堆碎金子。在右边,他的正后方,我看到一套盔甲开始移动,高举起一把斧子2。我喊了一声,跑到洞口,费半天劲才把我的身体拽上来。

    我爬出洞,站起身来后,Souja跑过我身边,冲出门去。Torne还在台阶上,以最快的速度向下跑。他在两倍于我身高的高度滑倒,滚了下来。他撞到了楼梯平台,然后我接住了他。我把他带了出来。我拿着我们两人的包,抱着他,拼命地跑。

    几分钟过去,我最后停下来时,我们发现Torne的胳膊摔断了。他会痊愈的。我很高兴他能全身而退。

    他说,是Souja救了他。他听到我在远处的叫喊声时,他并没有意识到我是在喊他。但Souja发出了嘶嘶声,吓了他一跳,向前摔倒在了金子上,然后躲过了盔甲的攻击,跑下了楼梯。

    他没拿一点金子,因为这样的守卫看守的金子也一定受过诅咒。我对他的小心谨慎表示赞同。我只希望他当初就没有冒险的念头!

    附注

    1. 很奇怪,森林里的一些建筑物会保存得很好。一般这些建筑物在初期的加速风化阶段过去后,在几百年后都不会再有变化。

    2. 如果流浪咒术师没有把他们的造物丢得到处都是的话,这座森林就安全多了。这让我想起了有一次一整个考察队的毕业生全被变成了蟾蜍。我记得他们都拿了附加学分。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五 七月 31, 2015 8:03 p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周,星期六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六,第二十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五十六天


    我的脾气仍然不好。我今天又对Torne发火了。他就是不老实。

    我们在一个山洞里宿营,为了能让他好好呆着,让我能看看他的胳膊。如果他一直乱动,他会再次上到他的胳膊。如果他还不老实,我可能要把他捆起来。如果他听我的劝了,他就开始说话。他在洞穴深处发现了一块石头,让他觉得很兴奋。石头里刻着一个贝壳。

    我的确对它很感兴趣,只是我更担心他会把自己伤得更重。贝壳呈螺旋形,类似Pella Veypal的大贝壳房子。他一直在说什么古老的海洋,什么几百年泥土的沉积1。这的确很有意思,但如果他不注意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固定好的胳膊,我可能坐到他身上来让他老实待着。

    有时候我真觉得我是在照顾一个非常年轻的conlin。我知道他是成年人,但我觉得当他做傻事的时候我要对他负责。

    在他老实一会之前我是不会跟他说起那块嵌着水晶的破碎石头的2

    附注

    1. Ravelwoods中发现了大量的化石,大部分是由Greepley-Fxantha考察团寻回的。这些化石很有趣,但是研究很困难。由于森林各区域地层的差异,无法按时期将不同地区的化石归类。

    2. 可能是一个晶洞?​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一 八月 03, 2015 12:39 a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周,星期七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七,第二十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五十七天


    我们还呆在洞里。我相信Torne很快就能继续上路了。很幸运他的骨折不严重。只要他不过多移动他的胳膊,他就会好的。在他康复之前,我会背着我们两人的包。Torne和我争论过,但我坚持我的看法。他必须注意别再让胳膊伤得更重了。

    与此同时,我抓了几只跑到洞口附近的兔子。Souja抓到了她的晚饭,一只像老鼠的动物,但体型是我见过的任何老鼠的三倍大1。每天她要离开几个小时。她去了哪里?每一次我都在问自己她还会不会回来。

    她现在躺在我的臂弯里。她长大了不少。她的体型已经接近她的母亲了。现在她已经陪我走过七个星期了。对于Baro人来说很短暂,但对于一只猫呢?我想,她已经快长成了。

    Torne说她很快就要离开我们了。一想到这件事我就难受。我不想让她离开。我希望她和我们在一起,我们可以保护她。我会享受她的陪伴。

    但这对她不公平,不是吗?总有一天她要离开我们。她是一位伙伴,不仅仅是只宠物。我现在明白了,当初想把她的母亲当作宠物是个错误。她是一只野兽,而我在干涉我都不了解的一些东西。很多人驯化野生的动物。马、大象、山羊、sarlifin。他们做到了。但这仍是一件严肃的事。像我这样轻率是不对的。我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Martap付出了代价。Souja的母亲付出了代价。

    我不会对Souja犯下同样的错误。我不会驯养她。她很快就要离开,我不会阻拦她的。

    附注

    1. 可能是一只水豚?我必须承认我一直不很擅长辨别中等体型的啮齿动物。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三 八月 05, 2015 12:34 p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一周,星期一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一,第二十一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五十九天


    我们走了很远了。Torne似乎决意证明他断掉的胳膊对他没有影响。有时我甚至有点尊敬他,很奇怪吧。他从不甘示弱。他使我回忆起了我的表哥,曾经尝试背起和我长父一般大的重物,并没有意识到需要多年的锻炼才能有如此的力量。

    事实上,Torne注意到我了。他觉得我生病了。呃,当然,的确是这样,但我并不希望他知道。尤其是现在他断了条胳膊的时候。他的胳膊绝对够他操心的了!

    然而他不仅意识到了我的脾气变差了,他还指出我身上的条纹变淡了。它们正在渐渐消褪。它们不再是蓝的了,只是呈浅一点的绿色。我告诉他这完全是正常现象,这是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我想他不是唯一一个想隐藏自己的短处的人。

    然而这的确让我很伤心。我对我身上的条纹很自豪。部落里有几个女生很喜欢它。我被公认是个帅哥。如果事情有变,老婆可能就不好找。如果我出色的完成了任务,我可能还能做正室。呃,这不是事儿。我不可能再回去了,这里也没有欣赏我的条纹的女生。面子上没什么好担心的。

    Souja还跟着我们,但她越来越独立自主了。她很少再骑在我的肩上,或者藏在我的包里。事实上,她的体型已经太大了,没法再钻进包里或者骑在我的肩上。晚上她睡觉时一般不和我在一起。她很友好,但似乎经常分神。我怀疑她还会不会和我们在一起。不过,她很强壮。她会活下去的。不仅如此,她还会活得很好。我坚信。我不知道我为何如此肯定,但我相信没有我们她一样会过得很好。


    由Undefinedepss于周四 十月 29, 2015 1:22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六 八月 08, 2015 12:19 a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一周,星期二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二,第二十一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六十天

    今天我意识到我身上发生什么了。我曾经怀疑过,但我不想承认。我仍然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感受。

    的确,是有如释重负的感觉。我不会死。我肯定会找回平衡。然而……

    我不确定现在我准备好变成女生了。

    当然,我知道这是可能的。这从没发生在我身上过,但我的父亲听说过一个曾经是男生的女子。我只熟悉反向的变化。女生经常变成男生,尤其是在年轻时。在我出 生之前,我的哥哥曾经是女生。但是男生很少变成女生,至少在Baro部落是这样的。我记得这种现象在Desder部落更常见1。我的确吃得太多了。这种现象总发生在食物充足的时候。我吃得挺好。周围又没有女生。所以我自然就变成女生了。

    我长得更高了。我可能还会再长,长到女性的一般身高。我的条纹将消失不见。内在……内在方面,我感受到了别的变化。我现在已经感觉到了身体的恢复速度的变化,尽管我以前一直以为我是得了什么病。

    我想这不会改变任何事。我必须继续前进,怀着任务成功完成的希望。如果我回来,只要我想,治疗师肯定有办法把我变回来的。

    我觉得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Torne。他又不是Baro人。他不会明白的。就让他以为我还是男人吧。

    附注

    1. 显然,Baro人和Desder人是雌雄同体的,既可以是雄性先熟,又可以是雌性先熟。食物短缺时,女性变为男性。食物充足时,男性变为女性。这种变化一般发生在幼年。再考虑到孕期的性别选择,这就解释了为什么Baro族男性比女性多,而Desder族正相反。


    由Undefinedepss于周四 十月 29, 2015 1:16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3次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六 八月 08, 2015 12:26 am

    传说中的性转回,现在很好理解为什么Baro人会是一妻多夫制了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日 十月 11, 2015 10:29 p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一周,星期四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四,第二十一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六十二天


    今天我感觉好多了。我的脾气好点了。我还在因为Souja有一天要离开我们而伤心,但这总会过去的。我又长高了,内心仍然不平静,但我又找回平衡了。和我曾经的平衡不同,但仍然是一种平衡。

    我仍然能感到对Torne和Souja的强烈保护欲。我认为这种感觉不会消失。Torne和我一样大,但他看上去很幼稚。

    我希望当年我能与我的妹妹更亲近一点。我们相亲相爱,但我们是很不同的人。哈。可能现在没那么不同了。

    如果我当年与她更亲近一点,我也许能从她身上学到一些我可能会遇到的事。我了解男性的本能,但女性的本能又会让我怎样呢?

    嗯,这只意味着我更需要维持我身体内的平衡了。沙漠让我们学会了平衡1

    然而,这座森林中,不能让我找到任何一种平衡。对于这样一个冬天离夏天只有几里地的地方,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这里的居民也不比这里别的东西平衡到哪去,看看他们留下的东西就知道了。今天我们发现的是一扇门。

    它就在路中央。旁边没有建筑物。只是一个门框。门板只连着一个铰链,大大咧咧地开着。另一个铰链被扯掉了。门板和门框都被漆成亮红色,令它们更加显眼。

    这里有两条足迹。一条来自一只两足动物。从足迹的形状和大小判断,可能是个人类。足迹来到门口便截止了。另一条足迹来到门口,停下,然后绕过大门一路向前。足迹延伸了一小段,之后离开了小路。这条足迹来自一只四足动物,可能是一只猫,然而比Souja大很多很多2

    我们没有动它,不想靠近观察。我想,Torne在高塔里学会了小心谨慎一点。大体上我还是为此高兴的。他人格的一部分如今稍有磨灭,虽然令人感伤,但却能让他活得更长。

    附注

    1. 在Baro文化中,平衡的概念十分重要。平衡的含义包括中庸适度、自我约束与言行一致。

    2.显然,无法判定这只四足动物为何种生物。然而,这扇门很可能是一个损坏的传送门,由Lybers使用。他们是一些跨纬度交易的商人,建造通往他们的商店的门。他们经常尝试在Ravelwoods里建立入口,但能成功的不多,主要是由于贸易公司的干预。


    由Undefinedepss于周四 十月 29, 2015 1:20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ilovecforever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49
    注册日期 : 13-12-24
    地点 : 任何图书馆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ilovecforever 于 周四 十月 22, 2015 7:59 pm

    Undefinedepss 写道::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一周,星期四
    前辈,现在是由你来继续吗?在下能把你续翻的内容放在特珞蛇之手区和百度贴吧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吧吗?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四 十月 29, 2015 12:44 pm

    ilovecforever 写道::
    Undefinedepss 写道::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一周,星期四
    前辈,现在是由你来继续吗?在下能把你续翻的内容放在特珞蛇之手区和百度贴吧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吧吗?
    当然可以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四 十月 29, 2015 1:47 p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一周,星期五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五,第二十一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六十三天

    今天晚饭时我们遇到了一个怪人。

    他长得和人类几乎一样,只是前额上有一对树枝状的角,有点像我之前见过的那种美丽的马型动物。他看上去有点野蛮,也有点危险。

    他的皮肤比Torne黑。他的头发也是黑的,带一点卷。他穿着动物皮毛。他说他不会碰绵羊身上的任何东西。他还拿着一杆长矛。

    他说他叫Benedam。他这么说的时候,嘴角讽刺的上扬着,像是在自嘲。

    有一点很奇怪。显然,他是一名猎手,他来到我们的营地时肩扛着一对兔子。他说从他记事起就一直在狩猎。但他看到我们早上采集到的蔬菜时,他却像饿狼一样扑了上去。

    我问他是不是在独自游历。他说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在独自游历。他说他不害怕任何人,任何事。他还跟我说,动物们不敢伤他。

    可能这是种魔法?Souja似乎很喜欢他,但她不会像和Torne或我一样和他玩耍。

    Torne看上去很紧张。我觉得他可能知道这位陌生人的一些底细。等Benedam睡着以后我问问他。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二 十一月 17, 2015 9:37 p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一周,星期六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六,第二十一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六十四天


    昨晚Torne给我讲了一个诡异的故事。他讲到了一个流浪的猎手,长着“雄鹿”的角。有时候这位猎手会领导大型的狂猎活动1。故事越讲越长,猎手的名字和人格也时有变化。有时候他是一位神。有时候他是一个冤魂。不管他是什么,他肯定是个危险人物。他要么把人拉进他的狩猎中来,要么把别人当作猎物。Torne担心Benedam就是那个猎手,而且还担心我们正处在危险中。

    我同意他是个危险人物,但逃跑可能更危险。如果他如Torne所想的那样,是一位传奇猎手,他肯定会跟踪我们。相当于我们在明处,他在暗处。

    至少现在Benedam还是很有用的。他给我们打到了一只野猪当晚饭。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给他找水果和蔬菜。他都欣然接受了。我很奇怪他为什么会成为猎人,显然比起林中的走兽他更喜欢树上的果子。

    他说了很多关于森林中的各种动物的事。如果他的故事可信的话,他是一位令人敬畏的猎人。他狩猎过龙,狮鹫,大象,还有更奇怪的生物。他提起过一只带硬壳的,长着可怕钳子的生物2。这只怪物威胁着一个小村庄,因此他把这只怪物杀掉了。他没有提到他是如何杀死它的,但他详细地告诉我们他是如何寻找它的踪迹,跟踪它找到老巢的。他提到他是怎么观察它的生活习性,找到进攻的最佳时机的。他提到了他与怪物作战的山谷,但关于作战本身他却没有详细描述。“然后我把它杀了。”就说了这么多。

    他描述所有他经历过的的狩猎时都这样。追捕,跟踪,但从不描述杀戮。Torne不想强迫他说。我也不想。没人想把话题引到杀戮上。

    附注

    1. ​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狂猎活动由Transitive Norton领导,此次狂猎长达数年。

    2. 可能是一种巨型蜘蛛或甲壳类?


    由Undefinedepss于周四 一月 07, 2016 12:08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三 一月 06, 2016 11:42 p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一周,星期八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八,第二十一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六十六天


    旅途上又只剩我们二人了。我们先前的同伴今天下午离开了我们。

    Torne和我终于鼓起勇气,问他到底是不是Torne听说的那个猎人。

    他向我们笑了。他说他不是。不过他还说,他已经料到了我们的疑虑。他是那个猎人的父亲。然后他讲述了他的故事。

    他和他的家人曾经都在同一个神的监护之下。这位神十分多疑,想方设法让他们证明他们是爱着祂的。他们将十分之一的食物献给了神。那时,Benadam是一位农人,他把谷子献给了神。而他的兄弟是一位牧羊人,将羊肉献给了神。

    相较之下,神更喜欢羔羊的鲜血,因此对Benadam的兄弟很满意,而对Benadam很不满。因此,兄弟间起了争执。

    Benadam的兄弟十分虚荣,他开始向Benadam嘲笑他的失败。最终,Benadam愤怒地攻击了他的兄弟。他们之间从没发生过肢体冲突。更为强壮的Benadam获得了胜利。然而他赢得太过了。他的兄弟死了。Benadam说他的家人从未见证过死亡。他说这是一次意外,但神不相信他。他被流放了。

    他也被标下了记号。他头上的角标志了神的愤怒1。所有生灵都知道标记的意义,他的家人也知道。标记意味着所有伤害他的人,会遭受反馈的数倍伤害。神不想让他的家人杀掉他。不是出于仁慈,而是因为神想看着Benadam流浪。

    Benadam流浪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一位伴侣。他有了很多孩子,然而他既不会衰老,也不会死去。衰老和死亡都不想遭受他的诅咒。之后他也一直在流浪。土地不再给予他食物,因此他无法再耕种了。他只能狩猎。于是,他成为了史上的第一位猎人。

    狂猎的领导者,如传言中所讲,是他和一位女神的儿子。他有时会去看望他的儿子,有时也会加入狩猎。然而他告诉我们,他真正狩猎的目标,是他自己的死。

    我为他祈祷,祝他有一天能成功。


    附注

    1. 据推测,Benadam(以及狂猎的领导者,称号包括Hearn,Heran,Herian和Harel)属于一个和人类有联系但又有所不同的物种。他们头上的鹿角和更长的寿命便是证明。鉴于鹿不可能自发进化为此物种,我推测他们是由魔法创造的生物,可能是由Benadam提到的“神”所造。目前已知巫师在过去曾经进行过此种行为。说实话,稍微赋予他们点能力他们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由Undefinedepss于周四 四月 14, 2016 10:38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十六夜咲夜
    人畜无害小猫咪
    人畜无害小猫咪

    帖子数 : 81
    注册日期 : 15-04-15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十六夜咲夜 于 周四 一月 07, 2016 7:31 pm

    该隐你走错地方了233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四 一月 14, 2016 12:05 a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二周,星期二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二,第二十二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六十八天


    Souja离开了。一个小时里我们一直在找她,唤着她的名字,但还是没有她的踪迹。我们觉得是时候继续前进了。

    当我意识到她已离开时,我内心中有一股奇怪的感受。

    我预料到我会感到悲伤。我预料到我会感到孤单。的确是这样。在我心里这两种感受共存。然而,我心中还有一种感受,远远强于这两者。自豪。

    Souja,我曾经将她护在我手中,如今已健康强壮。她已成为一位猎手,她会开辟出自己的一条路。我不再需要担心她的安危了。我坚信她会过得很好。她会茁壮成长。也许她还会找到一位同类,然后成为一名母亲,像我当初不该误杀的那一位。

    我还记得她当初只是个婴儿,一只手就能轻松的托住她。我还记得她捉到的第一只老鼠。我还记得她是怎么和我的手较劲,然后给我手指头一口的。关于她我记得的事情太多太多。

    我会想念她的。照顾她时我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我很开心。我喜欢听她睡觉时在我的耳边打着小呼噜。我喜欢被她揉着脸。我喜欢看着她探索周边的丛林。但让她探索自己的一条路是再好不过的。我不会太伤心,因为我知道她会向正确的方向前进。

    Souja,愿星辰指引你前进的方向,露水滋润你干渴的喉咙。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Journal Of Aframos Longjourney/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一 二月 29, 2016 10:52 pm

    第81回,第七年,第二十二周,星期四

    来自朝圣者,Aframos Longjourney的日记​

    由Rheve 图书馆的学者,Avos Torr注释​

    星期四,第二十二周,第七年,第81回

    丛林中的第七十天

    我现在几乎完全是女性了。我觉得我不会再长高了。我的髋部大到足够产卵。我的身体变成了古铜色。我的内心不再感到不适了。与曾经的我大有不同,但不像之前那样情绪不定了。我感到比开始旅行时更加平衡。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回到家,但我会活下去。

    今天我们赶路时又看到一条河。

    河面很宽,水流很慢。河水中有几条鱼,我们本来打算抓上来当晚饭。最后我们还是决定上别处找吃的。我们不想碰离那座桥那么近的生物。桥不该用骨头建成。

    骨头的大小各有不同。有些骨头来自比我还大的动物,而有些可能只是田鼠的骨头。桥里还嵌着很多头骨。这些骨头形成了一座横跨水面的拱桥。大部分骨头由一些不知名的灰色材料牢固地连接着,另外一些骨头用线绳系在桥上,随风摆动1。我们不敢冒险过桥,而是游到了对岸。

    我们尽快远离了这座桥。我不敢想象什么人会造这种桥。我希望我们不会遇到他们。

    至少今天下午我们看到了更舒心的景象。当时我们在一片矮树林里,很多植物长在树之间的空地上。突然,眼前闪过一抹色彩,一只小鸟落在枝头,离我很近。它色彩十分艳丽,羽毛蓝绿相间,还有一条长而多彩的尾羽2。它也反过来盯着我,一会便飞走了。

    真是座古怪的森林啊。

    附注

    1. 在powry族人口爆炸时期,这样的桥很常见。此后巨人族的复兴平衡了powry人口的增长。

    2. 很可能是某种格查尔鸟,可能是绿咬鹃属的某种。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二 十一月 21, 2017 1:05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