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分享
    avatar
    witchdo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5
    注册日期 : 12-08-01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witchdoll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3:00 pm

    事故784:第一部分:接触

    事故784-1

    “…D级人员一把容器外面用消防软管冲完,一个3级员工就去接近那容器,然后把那玩意添到设施外。对讲机应该能捕捉到七八四发出的声音。” Lorenzo博士指着控制台上的一个对讲机和扬声器。“对着对讲机说,它会把声音传到扬声器的通讯部件里。SCP-七八四应该可以通过空气振动感受到的。”

    “这还不够,Lorenzo博士。” Valentine主任的眼睛像块火石一样坚毅,和她铁灰色的头发正相匹配,她的声音中沉淀着多年来的威严,“我要进到收容室里直接和Andrews谈。”

    Lorenzo面露难色。“女士,”他那悦耳的西班牙口音透着一丝支支吾吾,“七八四是一个非常危险的Keter级SCP,已经杀死了至少一个人。我不能让你进去。”

    “你的反对意见我知道了,否决。”她打开了她的手提箱,取出了马尼拉纸制的信封递给了那个困惑的科学家。“我的文书。今天早上6点,十一号监督者给了我直接接触这玩意的权限。”

    那西班牙人瞥了一眼文书。“看起来这是死命令了,”他叹了口气。“看上去这完全疯了。好吧。左边有个基金会员工用的更衣室。脱下你的衣服,拿掉你所有的私人物品然后换上卫生衣。Angie会给你拿个防毒面具和护目镜过来,再听她给你讲讲安全步骤。”

    “谢谢,Lorenzo博士。”



    她原以为收容室里面会又黑又暗,到处爬满影子和污垢,毕竟,一个怪物只配呆在这种房子里。明亮的房间明显少了那么几分气氛,但是要在气氛和安全中二选一的话,Valentine宁愿保住自己那条小命。

    七八四会同化掉所有它触手可及的硅和金属,这意味着绝对不能用钢和玻璃来囚禁它。透明的塑料和混凝土便成了收容材料的首选。混凝土容器的底部是一个装满了丙酮的池子,刺鼻的味道连厚厚的棉布口罩都遮挡不住。丙酮是安保措施的一部分:构成七八四机械部分的纳米机械群和蛋白质的结构十分相像,都会在热和挥发性溶剂下溶解。

    她试着不去想这第一道收容程序失效的后果。

    “其实你不用跟着我来的,”她说。

    站在她旁边的那个套着蓝色防护服里的人影摇了摇头,虽然他那兜帽几乎掩盖了这个动作。“这玩意是由我负责的,”Lorenzo说,“我可不能让个外人一个人进来。”

    “我知道了。请让D级把它抬起来。”

    Lorenzo对着旁边两个穿着橙色防护服的人点了点头,随之他们开始卷起房间角落里的绞盘。混凝土制的收容器被非金属材料的绳子和滑轮拉起,这一堆混凝土从丙酮池中浮出的景象就像一个海怪从深海里探出头。第三个D级人员背着丙酮喷雾器提心吊胆地站在一边,手哆哆嗦嗦的把在喷雾器开关上。“我能不能问下,这是要干什么?” Lorenzo问到。

    “心理分析。”Valentine说。“上头想要知道他脑子里在琢磨些什么。”

    “真的?我现在就能告诉你,屁都没有。他就像个动物,只知道吃和疼。我知道他以前好像是个特工,但现在这货就是一怪物。”

    “他不仅仅是什么‘特工’,Lorenzo。”她解释着。“他是潘多拉盒子的一员。他曾经单枪匹马地阻止了Steel Doll。更有起码一打流窜在外的SCP栽在他和他帮忙的人的手上,其中包括3个Keter。他曾…他现在也是个英雄,而不是一只笼中困兽。”就像是为女主任的辩白作脚注一般,混凝土囚室发出呯的一声巨响,被卡在了溶剂池的正上方。

    “抱歉。我会尊重他的。”Lorenzo微微赔了个笑以示歉意。

    “看看你干的好事。这让我怎么和他面对面说话?” Valentine问到。

    “收容间顶端有个用来补充营养液的开口。一般来说只要不接到管子上的话那个口一直是封着的,但…”

    “打开。”

    Lorenzo点了点头,然后朝着橙衣服的人喊了几句西班牙话。几个人随之缩成了一团。其中一个用西班牙语申辩着什么,但还是被Lorenzo喊回去了。一段短暂的停顿过后,一个D级人员小心翼翼地靠近了混凝土块,另两个抓着丙酮喷雾器不安地站着。“请站在黄线后,主任,” Lorenzo说。“我们试过用厌恶疗法训练他来不越过这条线。结果…呃,勉强还算起效。”

    “多谢。”Valentine停在那条喷在地面上的黄线后方。“收容人员大多数讲西班牙语,有什么特殊原因么?”

    “很简单。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独*裁*者想要一些人消失?我们刚好想要点消耗品。双赢。” Lorenzo微笑道。“我记得正爬梯子那家伙在电视上管查韦斯叫胖杂种。”

    “唔嗯。”Valentine环起双臂。“倒是挺方便。”

    “当然。哦小心,来了。这可有点冷。” Lorenzo说,紧张地轻笑着。

    D级人员打开了接口,然后匆忙地滑下了梯子溜到他同伴的背后去,还不忘抄起一个喷雾器。随之,一条金属和玻璃组成的触须慢慢地探了出来,像条蛇一样前后摆动着。“我们确定那玩意是种视觉感受器,”Lorenzo低语到。“好像是由数千个感光器和镜头组成的,就像个虫子的眼睛。”

    “他能看清么?” Valentine问到。

    “能。”

    触须缓缓地滑向两名科学家,直到它伸到黄线前为止。触须犹豫了一会,然后把蔚蓝色的眼睛转向了那些D级人员——几个人抓着喷雾器的手不约而同的更紧了几分。触须停了一下,蹭回了线的一米后。橙装的那些家伙们明显地松了口气。

    “如果它越过那条线,我们就朝它使劲地喷溶剂,然后减少给它营养供应一周,” Lorenzo解释道。“看来这是唯一能他让听话的办法。”他朝着Valentine微笑了一下。但那年长的女人只是冷冰冰地回瞪了他一眼,年轻的科学家只好咳嗽了下,清了清喉咙。

    Valentine重新将注意力转回到七八四上,后者正在重组自己。最靠前的那团纳米材料慢慢地缩进了一段触须中,这幅画面让女主任联想到了正在吞咽一只老鼠的蛇。然后一张粗糙的脸渐渐的从那一团材料中浮出,原先的蓝眼睛旁又多了一只张开的眼睛。Valentine将自己脑中Andrews特工出事前的照片与面前的东西做了个对比,辨出了那胖乎乎的脸颊和撅起的嘴唇;剩下的部分则很抽象,看上去就像——实际上应该也是——一张被差不多忘了自己长什么样的人组成的自己的脸。

    “Andrews,”Valentine说,“能听见吗?”

    “七八四可以接收到空气的振动,” Lorenzo插话道。“它通过形状和振动来回话…”

    “闭嘴。”Valentine生气地打断了Lorenzo。“Andrews,”她重复着,“能听见吗?”

    那张嘴张着,嘴后的一张薄膜拉伸着,开始了振动。“能能能能能,”它用着一种伴着滋滋的机器电流声的人声回答着。“我能能能听见见。”

    “你知道我是谁吗,Andrews?”Valentine说道。

    “anddddddrrrrrers已经死死死了我是七七—”

    “你知道我是谁吗,Andrews?”Valentine的声音硬了几分。

    那眼睛转了过来,直直地盯着Valentine。“jjjjjanice valenvalentine主主任。你你你是是把我我我我从麻麻麻省省理工工工工招招来招来的人人人。”

    “是的,Andrews,”Valentine说,笑了笑。一双眼睛闪烁着胜利的光芒。“看来你还记得过去的事。”

    “记记得。无无无所所所谓谓。我现在是钢钢钢的。钢的。完美。比单纯的肉肉体更完美。”

    “真的?”Valentine绽出一个残忍而胜券在握的笑容。她甩掉了防护手套,赶在Lorenzo意识到她要干什么之前,从手套里取出了一张照片,高举到了那玩意的眼前。照片里是一个穿着医院病人服躺在床上的年轻女性,带着口罩,眼睛茫然地盯着照相机闪光灯。“那如果我告诉你,”主任说,“Beatrix Maddox还活着呢?”


    由witchdoll于周日 九月 14, 2014 1:27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4次
    avatar
    witchdo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5
    注册日期 : 12-08-01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witchdoll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3:01 pm

    事故784:第二部分:协商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现在想想,在看到那个疯婊子冲着784甩出那张照片的时候,我满脑子都在想784接下来要干什么,我真不清楚他会干些什么。如果真要我打这个赌的话,一种、它会朝她大嚎“你在骗我”,另一种,它会直接发飙,扑上来把我们撕成一堆碎肉,两种情况五五开。

    我想谁都不敢赌它会说“是是是是是是是,我知道。”

    那个疯婊子,Valentine,眼睛连眨都不带眨一下。“我猜着你就知道。你怎么猜出来的?”她问。

    “bbbb-b-beatrix-x-x madadadadadox对基金会有用。基金会不会会让让她随随便死掉,”(注,B的名字那里的三个x旁的-是译者加上去的,原因是论坛屏蔽了三个 x)那怪物咆哮着。

    她冰冷地盯向那同样冰冷的用硅和钢构成的蓝眼睛。我还注意到她的嘴比平常撅的稍稍有点紧。784说话时则难以让人找到他的“嘴”,但和它相处了几个月后,我还是可以认出他通气口有规律的一开一合的,虽然只有一点点。“当然,”Valentine说。“就像我们也不会让像你一样有用的人一直呆在那里把牢底坐穿一样。”她斜靠在栅栏上,摸来摸去想找根烟抽,然后才反应过来她穿着防护服,之后只能无奈地叉起了双臂。“最后我们从事故现场找到了Beatrix Maddox,然后治好了她,” Valentine解释起来,“但是,还未…完全康复。我记得术语叫‘闭锁综合征’。她的脑子和身体都挺正常的,但无法互相交流。她完全醒着,但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784对这话没反应。它那蓝眼睛眨了一下。“基金会决定唯一我们能用的办法就是用一片五百,”Valentine继续解释道,“但因为SCP-500非常有限,我们…我们应该…直说了吧,有人认为不该把它用在一个小特工身上。特别是官方已宣布死亡的。”

    “要要什么么条条件。”

    “你看出来了。” Valentine轻笑着,“我被授权来组建一支新的机动特遣队,编为Delta-九:费曼的蠢货。有十二个组员,他们被指定在战场上协助你。你得执行一些收容和捕获难度极高的SCP的任务。你过去可是潘多拉盒子的一员,这对你来说还挺熟悉的吧。作为回报,会给特工Maddox一片SCP-500来让她恢复。这样够不够?”

    “我能能见见见她么么?”784问道。

    “当然不可能。别开玩笑了。”Valentine报以嘲笑,“她会被施以A级记忆消除然后植入一个新身份的假记忆。不过你看,她至少会活着,并且会幸福地活下去。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让她幸福?”



    我还小的时候,在一个暴雨天里,一辆卡车冲进了我们当时在的车道,当时我在副驾驶坐着。妈妈立刻踩了刹车,但车仍在跑到倒沿前滑到了卡车底下。

    直到现在,我印象最深的都不是撞上的那一瞬间,而是车开始打滑的那一刻:那种我们马上就要撞上但是什么都做不了的讨厌的感觉。

    “喷它!立刻喷!”我喊道。那帮D级互相看了看,犹豫了一下。784有这些就够了。

    “不。”

    它中心的水晶用着一种嗡嗡的蜂鸣声吐出了这个字……然后三个D级就被纳米机械刺穿了前额。Valentine被吓得尖叫,而触须迅速伸到她前面绕住了她,把她拉到了半空中。几千根纳米机械组成的镰刀包起了她,使劲地切割她的防护服,就连铁处女都做不到他这程度。“保安!”我大吼。“紧急喷射器,全…”

    “等等!等等!等等!”Valentine喊道。“解除戒备!”她反回身子,一对眼睛迎向784的那冰冷的、愤怒的目光,锋利的刀刃在她面前好像不像个事一样。“等等…”她重复着。

    “肉肉肉体体肉体怎怎怎样都无无无所谓,”784的叽叽声重新响起。“只只只在乎意意意识。”

    “我没法让你见她,”Valentine说,“但我能取消A级记忆消除。这样够么?”

    “够了。”784低语道。刀刃消失了,重新变回触须的纳米机械把主任送回了地面上。

    “等你有第一个任务的时候我们会联系你的。”Valentine说。

    “还还还还还还还有有有有一一一一一一个个个要要要求要求,”784发出了嘶嘶的声音。“取取取取消消丙丙酮丙丙酮池。不必必必要。”

    “可以。Lorenzo先生,只要784还与我们合作,你就得保证他的收容舱不再被泡回丙酮池里。” Valentine下了命令。

    “女士,恕我直言,这他*妈的全疯了,”我反对道。“丙酮池是唯一的防止它失控的办法!”

    “不再是了。现在它愿意合作。是吧Andrews?”Valentine问道。

    “会合合合作,”784嘶嘶地回答,“直直到交易达达成。”触须缩回了混凝土容器中,就像一只海葵缩回了珊瑚中一样。

    “保安,打开大门。走吧Lorenzo。”



    我们用丙酮溶剂把塑料防护服洗了个遍,清掉了最后一丝纳米机械的痕迹。Valentine整整靠着墙,张着胳膊,头靠着墙,眼睛直盯天花板。老实说她这鸟样子渗人的很。

    “它很漂亮,不是么?”Valentine在我们正换下防护服时说。

    “抱歉,什么?”我正准备抖下肩膀套进大褂,听到这直接愣住了。

    “他那…美丽的身体。”Valentine正领子的时候碰了碰她的喉咙,捋了捋她那开始从发髻中散开的铁灰色的头发。“它永远也不会变老,永不衰退。只被意志和意念左右…而且那意念是多么强大。你能想象他有一天完全控制了它的话能做到些什么吗?”

    “女士,”我缓缓地吐出了这几个字,“你还好吗?”

    “嗯。我想我比你想象的还好得多。”Valentine披上大褂。“我要向Clef主任交份报告。分配下来第一个的任务应该这周内就到了。确保他准备好。”

    “如您所愿,女士。”她一离开我就流星赶月一样奔回了指挥中心。“Herrera?”我叫了声我的助手,“你从今天开始日班夜班都给我守在这儿,保证有至少两个人同时盯着这玩意,还得多一个人随时候着喷射开关:我要这玩意比173还看得更紧。然后上报要求给补充些新的D级,在我回来前把旧的处理了。”

    “没问题,老大。你要去哪?”

    “我得去和那个笑面佬谈谈,”我说,“如果我一小时内还没回来,告诉医生Clef办公室里有个被霰弹枪打死的家伙。”


    由witchdoll于周四 一月 31, 2013 4:35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3次
    avatar
    witchdo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5
    注册日期 : 12-08-01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witchdoll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3:02 pm

    事故784:第三部分:扩增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嘿,Clef?”

    “啥事,Draki?”

    “没啥大事。嘿,我周末能借下你的猫么?”

    “让我猜猜。你这货怎么会想借那只成天光知道TM的垃圾箱的脏畜生,我不知道,不过当然,要借就借咯。搞不好你会发现他在试着上Josie(译注:即SCP-529,那只半猫)。那蠢货根本搞不清就算她闻上去再怎么像只母猫,他也啪不了,她就彻底没洞可用。”

    “谢了。顺便,那TM的是什么玩意?”

    “噢。Lorenzo博士刚来过,给了我份要求审查Valentine博士对784所做的的正式请求。他觉得她做出格了,而且用了不正当的收容程序。想要我调查调查。”

    “那这也不至于这…”

    “我正准备处理那玩意呢。你看,我一坐到这个位置,每天就有一堆人跑过来抱怨一些TM的傻逼极了的玩意。他们老大讲了个笑话啊,少给他们放了天假啊,不停地跑过来抱怨喊叫,求我来一次终止审查。于是我开始试试看他们是不是认真的。其中一个测试就是我往桌子上放把刀,给他们说如果你真的想要我审查,那就砍掉你的手指头。当然啦,他们举起刀的话我就会说OK,够了,那么他停下来就好了。”

    “…我猜Lorenzo真的对这审查很热心。”

    “砍掉了他的中指,举起来,扔到我脸上,然后隐晦地提了下我和我妈妈的关系不正当,用了很多四个字母的词。”

    “…酷。”

    “我把他送到医务室去了。”

    “那么,你要调查么?”

    “我有点不得不去调查了。”

    “你对我示好干吗?”(此句不确定,求助。原句:You getting soft on me?)

    “别到处乱说,我得维持个好名声。”

    “没问题。尽管往Gerald的脸上打然后他们立刻就会再叫你‘杀手Clef’。另外,你得给Bright两千块。”

    “什么?”

    “没什么。”



    “你知道的,”Chang说,“我为这组人做了一堆傻逼卧槽的事。我和一班拿着自动武器的人弄死了一整间主日学校教室的人,因为他们被某种没救的病毒感染变成了嗜血的怪物。我亲眼见过地狱大门背后的景象是多么残酷而壮美……”

    “而这一切终将消逝,一如雨中之泪?”Roybal打趣道。(译注:《银翼杀手》经典台词之一,Clef这贱人知识面倒是广……-By Grimangel)

    “闭嘴,Roy。”Chang吼道。

    “来打我啊,傻逼猩猩!”Roybal吼了回去

    “你们两个狗*日的立刻给我打住要不然我现在就切下你们的蛋然后做成团子。”Takahashi叹气。她摸了摸她的眼罩,那眼罩是一次在科索沃的失败跳伞的纪念物,这次跳伞给她左眼里送了块弹片。每当事不顺的时候那个眼睛都会痛,而且现在疼的程度前所未有。

    “这不公平,中尉。不因为你在外面受了气你就能对着我们…”

    “Chang中士,你有十秒钟时间来切入TM的正题,否则我就要拿我的腌刀了。” Takahashi插了一句。

    “好吧,女士…”

    “‘长官’,Chang,我TM的是个军官,不是个家庭妇女也不是只鸡。”

    “好吧,长官,我一直想说的就是,长官,放养一只TM的僵尸纳米机器怪物是从我入职来干过的TM的事里面最TM傻逼的一个了。”

    “然后?你想表达什么?把你调到总部去如何?”

    “不,长官,”Chang噎住了。“总部”是被编为D级人员的一种委婉的说法:一个字面意义上的对任何机动特遣队成员的死亡之吻。“只是在提一个非官方的没有恶意的意见罢了,长官。”

    “继续这样下去,Chang。你看我会不会朝着你那脏狗头开枪。”

    “注意,铁婊子来了,”Vicks说。他把他的丁香香烟扔到了地上然后用脚踩了踩。

    “立正!”就在助理主任Janice Valentine进入简报室的同时,机动特遣队Delta-9(费曼的蠢货)全体猛地立了起来。“你们都在,”Valentine边说边把她的笔记本电脑放到了桌子上,“你们可能会想到战场上去,杀点什么,所以我现在要做这份简报。特工Sandoval报告有一个高危险性的生物正在通过水晶洞穴(Crystal Caverns)。我们派遣了784来收容它。你们要在行动区域内协助它,然后不管它要什么支援都给他做。就这些。有什么问题?”

    “呃,有,”Chang举起了手,“那TM的生物是个什么玩意?”

    “她意思那是个怪物,白痴。差不多就是个大、粘还艹TM的怪物。”Hopkins叹气着说。

    “CNM,狗*日的,我那个TM的问题是在问这位女士的。”Chang炸了起来。

    “吸我大屌,傻逼猩猩。”

    “我也为我们这位漂亮的女士准备了一个TM的问题,”Vicks挥了挥他的手,“我们TM的怎么没有TM的地图,没TM的目标信息,没TMB的支援和任务目标?”

    “784有你们要有的所有信息。”Valentine一字一句挤了出来。

    “那那个TM的垃圾怎么就够格知道任务信息,我们却不知道?”Chang大声抱怨着。

    “因为你们这帮白痴不需要知道。而且要不是因为基金会的条例里明确规定要求每个部署在战场的SCP都得有一队机动特遣队来支援,我肯定把你们这帮傻逼送去扫厕所,直到世界末日!”Valentine破口大骂。

    “你TM的说了个…”

    “立正!”Takahashi大吼。

    “艹,中尉,那婊子刚…”

    “Chang中士,你现在正在直接违抗命令!” Takahashi吼道。“我说,立正!”

    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除了Chang和Vicks以外的所有人,拿上你的装备然后在十分钟内在仓库里集合。列兵Vicks和中士…不对,下士Chang去换上你们的训练装然后到784的收容设施那里去报到,任务期间把收容室里外打扫个遍。我建议他同时也该在那里花点时间思考思考,细致地、深入地想想‘违抗’这个词的意思。解散。”

    “不过中尉…”

    “解散!”Takahashi大喊着。Delta-9的其余六名队员默默地走出了房间。

    “你的人看上去缺乏纪律性。”Valentine看了看。她把她的文件放回了马尼拉纸信封里。“我猜一个机动特遣队被个女人领导着也就这点出息了。”

    “原谅我说这话,助理主任,但这话从你嘴里面说出来就有点天真了。”Takahashi顶了句嘴。

    “一点也不。大吼然后下命令可是男人的专长。女人来的话就应该做的更巧妙和有魅力些。不过呢,我猜这两样哪样都没有的女人就只能用她仅有的本事硬来了。”她猛地关上了笔记本。“告诉我,中尉,围着一个阴*茎崇拜然后死命地射子弹的蠢货就能让你对没有真家伙感觉好点?”

    “感谢您的观察讲解。如果你能让我走的话,长官。”Takahashi并了并脚后跟,弯了弯腰,随后来了个标准的180度向后转,一步步地走出了房间。

    “老天,我恨那个婊子。”Valentine叹了口气。



    “我恨那个TM的婊子,”Vicks叹息道。他把拖把塞到了桶里然后随便地甩了甩。“老天,如果我手能卡在她脖子上,我要把她掐到她眼珠子蹦出来…”

    “给老子闭嘴,Vicks。我们现在这样都TM的怪你。”Chang举起了牙刷,然后仔细地研究着瓷砖上的水泥浆。“嗯,按照政府干活的标准这干的还不错。”

    “都不知道为啥中尉不给那婊子来一下。老天,要真这么来我宁肯付一大笔钱。”Vicks靠在了他的拖把上。“而且最好她们都穿着内裤坐在一缸子泥里面。”

    “等下,你确定你想看一个老疤脸婆娘和一个老得能当她妈的婊子在泥里摔跤?你TM的哪出毛病了,Vicks?”

    “得了,Chang,你得承认,疤脸对某些娘娘腔来说绝对不错,然后那个老铁婊子的B肯定很耐艹。另外,她名字可是Valentine,在床上她肯定是个怪物。”

    “TMD够了,Vicks,你当兵当腻歪了是吧…”

    “抱歉,我是不是打断了什么?”一个声音传来。

    两个士兵停止了争吵,头直直扭了回去。一个男人站在门口,穿着一件白大褂,头上那顶帽子只能用“极好的”这种敬畏的词汇来形容。他满面笑容,嘴张的特别大,几乎露出了满嘴的白牙,他的鼻子又红又大,活像一只番茄。除了这些,他看上去倒不是太起眼。“如果打扰到了,我可以过一会再过来。”

    “没,没事,Clef长官…博士…先生。”

    “Clef是我的绰号。真正了解我的人都叫我嘭嘭嘭嘭嘭(brummmm)” 如果这两个士兵真的精通音乐(当然没有)的话,他们就能分辨出他的最后一个词是用A大调和弦唱出来的。“这是Andrews的房间么?”(原文为Andrew's room,推测为笔误,应为Andrews' room。是不是自我陶醉过头了啊混蛋Clef。)

    “这儿是784的收容室,嗯。”Vicks承认了下。

    “这样。多好的住处啊。”Clef走到了房间的正中心,拾起了一片好像是薄塑料的东西。他敲了敲那玩意的中心:那东西又薄又脆,但是质地非常硬。“这是什么?”

    “784造的玩意。看样子他用这些东西造巢穴或其他玩意。”Chang指着房间里的一堆堆这种东西,它们差不多形成了一个圆。“鉴于这没啥危害,他们就让他干了。”

    “这样。”Clef弯下腰捡起了一块USB设备,读了读里面的文档。“你们还让他读Eric Drexler?”

    “Valentine主任的想法,长官。她说如果他知道些对他有用的理论的话他能更有效地利用身体。”

    “这样。那么继续。”Clef转头然后走出了房间,关上了他身后的重钢门。

    “艹艹艹艹艹,”Chang吹了个口哨。“看样子我们的麻烦就快受完啦。”

    “为什么这么说?”Vicks不解道。

    “那可是助理主任Clef。他是个审查官。”

    “一个TM的税务官怎么能处理我们的麻烦?”(原文的审查官Auditor可做税务审计官解。)

    “不是那种税务审查官,傻子。处决审查。他调研情况,然后如果他觉得有个人得死…嘭。”Chang用食指指着自己的脑袋,比出一个开枪的动作。“整一个SCP。传言说他TM的太牛了,以至于有时候那帮垃圾直到临死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得了,Chang,”Vicks哈哈大笑,“怎么可能有那么牛的人。”

    “我不知道,”Chang说,抓着他的下巴,“他仅仅走过来拿走了片784的巢穴原料和那个USB设备就完了。”



    “Lorenzo博士。”

    “Clef博士。”

    “请坐。手怎么样了?”

    “好点了。医生把指头接上了,不过还得一阵子才能恢复正常。打字…还挺难的。”

    “我能想到。不管怎样,我审查完了。我想请您在我把它交给O5前先读读它。”

    “谢谢。”

    “…”

    “…你认真的?”

    “绝对。”

    “…你不可能是认真的吧。”

    “Lorenzo博士,我得出的结论就是SCP-784保持在现今的收容措施下不会威胁到任何人。因为这样,所以你的处决审查被拒绝了。我已经,当然,建议你应该休一个短病假,因为对你的心理评估说明你现在承受着极高的压力和疲劳。”

    “…你不可能是认真的吧,不是么?”

    “请在这里签字。你有二十四小时来将你所有的工作交给你的助手。你应在明天中午前到医务室报到来一次两周的心理评估和咨询。”

    “你个婊子养的!你TM个傻逼婊子养的,那怪物绝对会干掉我们所有人!”

    “Lorenzo博士,如果您不合作,我就会被迫保护我自己。”

    “你TM个笑面杂种,我TM的要杀了—”

    <嘭>

    “…你朝我开枪?”

    “…你会好点的。”

    <咚>

    “耶稣…<唉>保安,我是助理主任Clef。Lorenzo博士现在躺在我的办公室里。请派些又高又壮的人来把他扛到床上把他绑起来…哇,这比我想的听起来更淫*荡…”


    由witchdoll于周日 五月 26, 2013 12:34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9次
    avatar
    witchdo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5
    注册日期 : 12-08-01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witchdoll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3:03 pm

    事故784:第四部分:突破

    “直到世界末日”

    十八个月前

    “好的,下个问题。”

    “嗯?”

    “想象一下,现在你刚赢了一场比赛,可以从两种奖品里选一种。”

    “你是不是其中一种?”

    “不是…拜托你认真点好吗?”

    “抱歉,我被在我床上的一个没穿衣服的漂亮妹子弄得有点分心。”

    “什么!现在你床单底下还有个妹子?臭不要脸!”

    “我在说你啦,宝贝。”

    “拜托,我可不漂亮。”

    “你当然漂亮啦。世上最漂亮的。”

    “骗鬼呢。”

    “我说的是事实。我要做什么你才能相信?”

    “再说一次…”

    “你很漂亮…”

    “一百万次。”

    “你很漂亮,你很漂亮,你很…”

    “别一次说完蠢货!说慢点…要不然一天一次?”

    “那…得要说差不多两千七百年。”

    “那你得保证咱俩能活那么长。”

    “没问题,亲爱的…”



    今日

    “…总的来说,行动伴随着最小的损失成功完成。SCP-784表现的极为出色。这东西最后在没有事故和专门回收行动的情况下返回了其原特殊收容措施设施。”Takahashi中尉用一种军队式的利落动作合上了她的记事本。

    “谢谢。你可以离开了。”Valentine主任随口回了几句。她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跳着慢步舞,一种梦游样的表情印在她的脸上,超脱现实的那种。Takahashi抿了抿嘴,无论这女人脑子里在意淫着什么,她都不想知道。

    “还有件事,”中尉迟疑地继续说道,“SCP-784问了我一个问题。”她听到一种隆隆声,准确的说,一种扰人的嗡嗡声,就像一群蜜蜂在合唱。“他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完成交易。”

    “嗯?什么交易?”Valentine问道。

    “特工Maddox。你承诺过…”

    “啊当然。告诉他申请已经被交上去了,正在被监视者审查。”Valentine说。

    “…真的么,主任?”

    “什么真的?”

    她一副气若游丝的样子挤出了这四个字。Takahashi开始感觉恶心了。“申请真的被交上去了?真的正在被监视者审查?”她重复了一遍。

    “如果这能帮你轻松点的话,你能知道的就是,真的交了。”Valentine说。她抿起了她的下嘴唇,而Takahashi…啊,她现在可以清楚明了听清那嗡嗡的声音。“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走了,中尉。”

    门在一声结实的咔嗒声后关上了。Takahashi深吸了口气。她能听见从她背后那房间里传来的嗡嗡声越来越大,显然的,那高音调的风情的女性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耶稣啊。”她小声说道,摇了摇头。



    事后访谈,████年██月██日
    采访者:你注意到了Valentine博士当时的状况了么?

    Clef:她的恋机械癖?嗯。她收集的…机械辅助用品…可在设施内挺有名的。

    采访者:那么你不觉得让一个这样的人来管一个大半是机械的SCP很不合适?

    Clef:Valentine博士私人的活动爱好不牵扯她对实验对象研究的能力。不。

    采访者:我真想知道你自己信不信这话。

    Clef:根据后来发生的事情,很明显我的想法是…错的。


    Site19内部没有日夜之分。地下牢房有一点让人想到了本应与它毫无联系的拉斯维加斯的赌场:用尽所有的办法让谁都看不到外面。一个无尽的,持续的,甚至枯燥的白天取代了日夜交替,唯一有变化的就是定点的警卫换班。

    特工Jared Thomas刚开始值他的夜班,带着一本最新的约翰•格里姆森(John Grisham)的小说和一包口香糖坐在了他那舒服的办公椅上,但偏偏这时门开了。他站了起来,疑惑地瞟了一眼。在这儿看到Valentine主任并不罕见,不过偏偏今天她凌晨两点就跑过来?

    “晚上好先生…Thomas…”Valentine说到一半,迅速地瞟了一眼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名牌。“Andrews特工今天怎么样?”

    “SCP-784很平静,跟平常一样,主任。”Thomas特工说。他指了一下石英玻璃后的场景:SCP-784蜷缩在混凝土收容器里面,恐怕只有“一只有着上千条触手的钢铁章鱼和几十万只硅蚯蚓缠在一起慢慢地扭着”这种复杂而罗嗦的话能形容它的姿态。“说实话,我想他在睡觉。然而这很难描述。”

    “嗯…睡觉。”Valentine倾靠在墙上,Thomas紧张地喘着气。那中年女人薄薄的白大褂刚好能让这小伙子看到她没穿内衣。“你上次晚上睡了个好觉是什么时候的事了,Thomas特工?”

    “我今天准备从上午9点睡到下午4点。”Thomas微笑地说道。

    “我说你晚上睡了个好觉,Thomas特工。”

    “哦?我已经值了五个月夜班了。下一次调回来是在…”

    “我知道了。去睡会觉吧,Thomas特工。白天睡觉晚上干活对你的生理规律不利。我会替你值余下的班的。”

    “其实,女士,我已经适应了这种作息几个月了。我现在可一点都不瞌睡。”

    “Thomas特工,你想被调去给SCP-053换尿布吗?”

    “不,那个,不…”

    “那么我建议你听从上级的命令。从现在开始,Thomas特工。”

    “是,女士。”年轻的特工不高兴地拿起了他的书,咖啡和夹克,随后离开了控制室。他随便地往背后望了一眼,能看见Valentine主任坐进了办公椅,直盯着显示器看,俨然一副专业的SCP基金会安保人员的样子。

    他还注意到了她开始解她白大褂的第一个扣子,稍微有那么点感觉。

    Thomas特工笑了。“逮到你咯。”他低声地对自己说着。他出去的时候,从他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型电子设备,然后把它用一坨口香糖黏在了那亮绿色的出口标志下方。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打给了Takahashi中尉。

    “嗨,Taki,”Thomas说,“还记得你当时让我在铁婊子有奇怪举动的时候通知你么?把你的队伍集合起来。我想她要开始了。”



    音频记录784-T-K-421
    Chang:耶稣啊,中尉,难道你从来不睡觉?现在才凌晨两点。

    Takahashi:别担心,Chang,你会喜欢的。来,看看这个。

    Chang:OK,我会看的。你给我们搞到了什么?

    Takahashi:看这个。

    [大声嘈杂]

    Vicks:我的老天!难道是…

    Chang:[吹口哨]艹!我平常得掏点钱才能看到这…等会,我看她好像是…喔!

    [高声的欢呼,中间插了一句“来,宝贝儿!”]

    Takahashi:Jared,你录了这玩意么?

    Thomas:嗯录了,艹,我都能把这卖给谁然后赚…

    Takahashi:Thomas,关掉这垃圾,你录了这玩意?

    Thomas:嗯,我录了一晚上。我们抓住她把柄了。

    Takahashi:把这给那个笑面鬼。我要去因明显的玩忽职守逮捕这个婊子。

    Chang:显而易见的对,你没看她都怎…

    Takahashi:Chang,Vicks,从那洞里出来然后拿上装备。

    Vicks:没问题,老大。哟呵,作为个老太婆来说,她还不错。

    Takahashi:老天…

    Thomas:等会,中尉,有点事…哦艹,Taki?你最好现在赶紧过去。

    Takahashi:怎么了?

    Thomas:目标刚刚离开了控制室,她在往里面走。

    Takahashi:艹艹艹艹行动!…等下,有人听到那声音了么?

    [记录结束]


    由witchdoll于周三 二月 13, 2013 4:24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4次
    avatar
    witchdo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5
    注册日期 : 12-08-01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witchdoll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3:05 pm

    事故784:第五部分:突破点

    “合理的推诿”

    事后访谈,████年██月██日
    采访者:那么就在那时Valentine主任破坏了SCP-784的收容。

    Clef:对的。

    采访者:而且那时,MTF-D9的Takahashi中尉已经让她的小队开始准备逮捕Valentine主任。

    Clef:对的。

    采访者: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下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Clef:说得委婉点,长官,TM的火上浇油。我没想到的是那时刚好基地另一边的一个处决的尝试严重地玩脱了,造成了极大规模的破坏和伤亡。

    采访者:…那么简而言之,在SCP-784试着逃脱的时候,正是…

    Clef:嗯,正是Kondraki往SCP-083身上泼猫尿的时候。

    采访者:…


    “TM的什么叫做没有支援能来!”Takahashi大声咆哮。“现在我这有一个TM的Keter级SCP突破了收容,还有至少一个人质,然后我这四个人只能靠四杆烧火棍去试着收容它!”

    “中尉,很抱歉,不过全部的资源都被调去处理另一个事故了。我可以在大约半小时内给你派来一支火力支援小队…”

    “半小时后就别派支援队来了因为半小时内我们就全死光了!”Takahashi骂了回去。

    “中尉!他来了!”Chang扭头喊。

    Takahashi骂了几句然后抄起了她的九毫米,紧盯着收容室收集弹夹补充子弹。十三发肯定不够。MD,几千发都肯定不够。她躲到一个汽水机后,红白色广告和那琥珀色的应急灯以一种莫名的和谐的配合奏着二重唱。她手中的枪和那个冲过来的玩意相比,显得又小又无力。

    麻烦开始的第一个标志便是Valentine。那老点儿的女人浑身赤裸,她苍白的皮肤像被妊娠纹和惨蓝色的静脉给绑起来了一样,她蹒跚地试着走出黑漆漆的通道,惨白的身体上沾满了血。“上帝,他还活着!”Vicks倒吸了口气。

    “死守在那儿,Vicks!”Takahashi下了命令。“Valentine主任,到这儿来!”

    那老一点儿的女人慢慢地转了个身,靠着墙咚的一声倒下了。Takahashi再次暗暗骂娘,扭头看Vicks和Chang,用两根手指指了指眼睛,接着指向了通道,快速摇了下拳头。Vicks和Chang重重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手电和手枪往通道那赶了过去。他们两个各守在走廊的两边,随后向Takahashi再次点头示意。

    “Thomas,你跟我来。”中尉跑到了Valentine的旁边。她的头无力地靠在肩膀上,全身都出了薄薄的一层汗,把头发粘在了头上。“嘿婊子,你还活着么?”Takahashi凑到后者头边轻声说。

    Valentine睁开了眼睛:她眼睛的巩膜被烂掉的血管染红了,说话也非常含糊。“中…咳咳…”她咳出了几口血。“它跑了……喷了喷射器但他还是逃掉了…他现在可能在任何地方。日…我犯了傻。我没…我一直以为我将死着他…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好难受…”她向前倒了下去。她的背上全是血,看样子她的后脑有一个大伤口。

    “艹,艹艹艹艹…Thomas,帮我把她扶到地上。我们得固定下她的头。”

    “会是脑震荡么?”

    “脑震荡,撞伤,动脉瘤,管他是啥,这婊子的头狠狠地摔了一下。”他们两个把Valentine背靠下地放到了地上。Takahashi按了下她的通讯器:“呼叫指挥部,我是Delta-9,这儿有个人受伤,请求立即给予医疗支援。”

    “Delta九,得告诉你我们正有一个…”

    “我知道你们正跟Kondraki玩得开心,傻逼,不过你肯定能省出一副担架来把一个女人扛到医务室!Takahashi完毕!”

    “中尉!”一个较高的男人向他们跑来,上气不接下气——背上的几个大尼龙袋看上去确实很沉。他身后紧跟着两个护理人员,带着一块板子,一个颈托和一个急救箱。

    “Roybal!噢感谢老天你在这儿!情况怎么样?”

    “情况被TM艹了。至少已经损失几十人了。有人把TMB的那个刷锅球(注:SCP-162)弄出来了,那玩意滚过了一整只特遣队。”他把一个包扔到了地上。“我们再不会有任何支援了。”

    “好吧,如果只有我们的话,至少我们死不了。”Takahashi说。她打开了包裹,抽出了一只大型武器,那玩意看上去就像个科幻小说里的镭射枪。“我们是费曼的蠢货。我们训练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这就是我们该做的。”

    “知道了…那您的真心话呢,长官?”

    “真心话是吧?我们得面对一个有着Keter级SCP身体的前Omega-7成员。” Takahashi将一块能源包塞进了她的HERF(高能射频)枪里。“我们TM的完蛋了。”

    “我猜也是。”Roybal无奈地同意了。



    他们已经沿着漆黑的走廊在通道里走了十五分钟了,这时Chang举起了他的手,示意其他人停下。

    随即如下一幕在Takahashi面前上演:一团又大又乱糟糟的东西在角落蠕动着,活像一盘意大利面,缓慢而有节奏地抽动着,给人一种它在慢慢地、优雅地呼吸的感觉。一个爪子从那团玩意里伸出来摸着墙,扣着墙上的墙泥和露出来的泥下面的金属。有一部分金属已经开始滑动并溶解,化成了组成它身体的另一根触须。

    她慢慢地解开了武器的保险,朝她的小队里其余三人打着手势。互相错开射击线。标准队形。我给信号时开枪。四个士兵慢慢地把他们的武器瞄准了那怪物。

    “开枪!”

    一声低声的尖锐的声音凭空响起,像相机闪光灯的声音一样,除了大、大很多,然后一大团闪电——高频率电磁辐射将空气电离开来。四道噼里啪啦响着的蓝白色能量波刺进了那群纳米机械组成的玩意中,从那堆缠着的钢铁触须中活生生扒下来一块。

    怪物咆哮了一声,然后它猛扑了过来,仅仅一跳,就用一种可怕的速度穿过了它和特遣队间的三十码。Chang第一个倒下,他被一堆钢铁压在了底下,唯一能做的只有用残破不堪的尸体给那继续跑过来的怪物留下一抹红色。它每受一次HERF攻击就颤抖一下,高能量波给它造成了伤害——但是依旧不足,不足以使那怪物不再从它的触须里形成一根嗡嗡响的链锯,不足以阻止它把Vicks的手从腕部锯掉,不足以拯救他免于被大卸八块,不足以防止它缠住Roybal的脚踝把他摔在地上,不足以停止怪物在他停止惨叫只能抽搐双脚时依旧将他的身体砸向墙壁发出一种像拍湿水泥袋一样的声音,也不足以不让它的触须绕着Takahashi的脖子缠了一圈,随后把她举到空中,把那年轻女士的灵魂从嘴里憋出来。

    她感觉她的视线开始模糊,整个世界开始变得黑暗。她已经能看见那群纳米机器人开始分解她小队成员的武器,再把它们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当她的眼睛开始眩晕,意识准备弃她而去的时候,她听到了最后一个声音,那不怀好意的轻蔑的声音,在她耳里回荡着…

    我一直说你应该更巧妙更有魅力些。

    Takahashi残存的意识足以理解这句话的含义…然后用她一生中最后的一口气来恐惧、惊愕地大叫。

    她作为一个活人发出的最后的声音。



    十分钟后,Thomas和那两个护理人员送到医务室的那个女人睁开了她的眼睛。她拔出了他胳膊上的吊针,切断了止疼药的注射(这疼痛甚至连吗*啡也不起作用)然后站了起来。

    一个医生试图拦住她,不过她完全无视了那个人,径直穿过了医务室的大厅,上到了三楼,走向了她的目的地。她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一条小小的纳米机械触须从后脑处伸了出来,那儿有一片金属板,她一直小心翼翼地藏着它,把它掩饰成头颅的一部分,完全不在意整个后脑壳都被敲掉了,里面的东西也都被摘掉了。不一会纳米机械就毁掉了锁,然后那个在Valentine身体里的家伙走进了重症加强护理隔离病房。

    它走到了病房的最里面,来到了一张小床前,一个年轻女性正在那里沉睡。它把手放上了她的脸,然后触须伸长开来,刺入了她的后颈,精妙地刺到了每一根神经的附近。对,就像猜的一样。伤会很轻易地治好。

    医护人员现在开始朝这边射击了,还抓了只手机呼叫支援:喊叫声惹恼了它,于是他吸收了一部分床的铁管,把他们变成了一根粗糙的长矛,直朝着那些医生的喉咙扔去。一个接一个,它的纳米机械把受损的神经元一个个地放回原位,细心地修复着它爱人的大脑。

    几分钟后,特工Beatrix Maddox自这几个月来第一次睁开了眼睛。“什么…谁…”

    “是我,B,”Valentine的嘴低声说道。“我为了你来的。”

    突然,旁边传来了一声温和的咳嗽,Clef在哪儿清着嗓子。这位助理主任跨过倒在地上的护理人员的尸体看着这对情侣——其中一位的旧身体刚刚被修复,另一位的新身体不是他自己的——然后露出微笑。

    “Andrews特工,”他说,“你能顺便来下这儿真好。”


    由witchdoll于周二 二月 12, 2013 1:41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7次
    avatar
    witchdo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5
    注册日期 : 12-08-01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witchdoll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3:06 pm

    事故784:第六部分:逃亡

    “你再也回不了家了”

    十八个月前

    “那么,你到底让不让我问完我的问题了?”

    “嗯?当然,当然…”

    “OK,那么开始了。刚才说到你得在两个奖品里选一个。一个是一份全部免费的三个月欧洲行。”

    “哦哦,这听起来不错。”

    “另一个是在月球上呆十分钟。”

    “哼嗯嗯嗯嗯嗯。”

    “你选哪个,说出理由。”

    “OK,简单的问题。我能带你去么?”

    “什么?嗯…当然。啊,你可以带一个客人一起去。”

    “那就没必要选了。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就够了,管他其他的呢。”

    “…”

    “…你在哭么?”

    “男人从不哭。我们只是眼里进东西了。”

    “骗子。”



    这时有一瞬间的犹豫。这就够了。

    Andrews——用着Valentine的身体——直视着他自己的死神,那是一颗HERF手榴弹,就躺在那微笑着的助理主任手里。那玩意是基金会设计的,是在一种闪光弹的基础上进行修改的,特地为了对抗电子类威胁而制造。拉开保险拉环,松开压柄,数到四,然后会发出一道高频率的电磁辐射,它将破坏一切电路图比灯泡或电池更复杂的东西。

    Clef右手握着手榴弹,左手手指不经意地晃着拉环,压柄仍被按着。Andrews压低了从Maddox的床架加工来的长矛。护理人员的血慢慢地朝着他流过来,被压低的长矛的矛尖轻轻的在地板砖上画着抽象画。

    “你知道,”Clef懒散地说着,“我一直都怀疑整个设施建的都有点斜。搞得我总感觉失去了平衡。”

    “你要杀了我们么?”Maddox小声说着。她把头靠在了Andrews的肩上,但由于昏睡了几个月,身体仍然很虚弱。她的背上有几块明显的褥疮,透着那敞开的病人服能看见她皮肤上有几块红色的斑点。

    “嗯,看情况,”Clef说,“我现在得同时处理两个收容失效。其中一个是你的老朋友纳米机械,这很糟。另一个是Kondraki,那也很糟。那么,从一幅‘大画面’来看,两个特工从一个已经半毁了的设施中走出来,然后再也见不到他们…看样子这种事我应该往后放放。”他叹了口气。“特别是这种手榴弹的引信有四秒。在这四秒内Andrews可是能对我做很多事情的。这将会害死他…和你…当EMP烧掉那些把你的大脑和身体连起来的精巧的小连接时,你就只能痛苦地死掉啦。这样死挺可怕的,躺在那儿,脑子有意识,不过没法呼吸,没法让你的心脏跳起来。可能是最差劲的死法啦。”

    “那么是要我们做笔交易?”

    “不。”Clef直接了当地否认了,“不过我想要安全地走出这扇门然后活到下一个日出。”

    “我不会给你找麻烦的,”Andrews说,“我没打算用完这些该死的机器虫子后还留着它们。B一治好,我就会把这些剩下的玩意塞进个罐子然后再用微波炉烤它。”

    “随你便,”Clef说。助理主任转身走出了房间,随意地跨过一具护理人员的尸体。“这跟我再没有什么关系了。”



    在他准备赶去帮忙处理Kondraki惹的祸的时候,他跑进了前主任Valentine的房间。这个房间的主人已经杀了一堆无助的研究员了,还拿了Takahashi中尉的几节脊椎骨当大棒来用。Clef漫不经心地松开了EMP手榴弹的压柄,然后把它扔进了走廊。它爆炸了,SCP-784的纳米机械群也溶解成了惰性的粘液。

    他用脚轻踢着那坨泥,直到他找到了Valentine主任的脑子,随后将它取了出来。他得承认,Andrews的确做的挺好。大脑被从脊髓处完美的移出,和纳米机器的连接做的特别漂亮,以至于和Andrews自己的连接没什么区别。对于一个完全没受过专业医疗训练的人来说,做的不错。

    他在想是否会有一些神经元现在仍是受损、无力的:现在还不是很清楚那些纳米机器在更换神经胶质细胞时对这个大脑结构做了哪些变动。他想知道在这玩意被破坏后,Valentine能不能感觉到她意识的消失,还是说她早都死绝了,更何况意识。

    仅仅为了确认,他剥掉这颗大脑上的残渣和碎片,再像个小孩扔花瓣一样把它们扔掉,然后把这颗大脑装了起来。接下来,就该往Kondraki在闹事的那地方赶过去了,他现在正把SCP-682当只小马骑着呢。至少那个刷锅球终于不动了,不管怎么说,这让他感觉好了很多。

    今天,总的来说,还挺不错的。



    “那么,为什么是意大利?”

    “嗯…我刚刚在想。想那个我去年问你的问题。”

    “那什么月亮和欧洲的那个?”

    “嗯,是那个。看起来对我而言…我没法把你带去月球。但是至少我能带你去托斯卡纳。”

    “诶听起来不错啊。酒,美食,还有音乐…”

    “你确定你想和我呆在一起?”

    “我得承认倒是会有点奇怪,不过…你还在这张皮底下,没错吧?”

    “到现在为止,是的。”

    “那么,还记得我的答案么?其他事无所谓了…”

    “…只要我们在一起。”

    “而且什么都没改变。”

    “…”

    “…你在哭吗?”

    “嗯,我猜是的。”

    “我还想着男人从不哭呢。”

    “什么事都有第一次。”


    由witchdoll于周五 二月 01, 2013 2:07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avatar
    witchdo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5
    注册日期 : 12-08-01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witchdoll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3:08 pm

    事故784:第七部分:结局

    “可曾在苍白的月光下与魔鬼共舞过?”

    “Delta1,就位。”

    “Delta2,就位。”

    “Delta3,就位。”

    “Delta6,上。”



    Beatrix Maddox光脚坐在湖边,一边享受着清凉的湖水漫过她的脚,一边微笑地在等Andrews拿着午餐箱过来。他带着酒、奶酪、橄榄还有这块从街上面包店买来的美味的面包。

    意大利能够满足她期望的一切。美食,美酒,音乐,还有和她爱人相伴的那一个个晚上,在地中海沿岸的乡村巡游的那一天天。Andrews…那个Andrea…实现了给她的这些承诺。

    不管是在堪萨斯州的一个僻静的小农场里呆着,还是在纽约的一间吵闹的公寓里度日,都无所谓。对她来说,只要他们俩在一起,就够了。

    这是她在一颗.22口径的子弹穿进她眉心前最后的想法。她猛然地向后倒去,血慢慢地在头下散开来,慢慢地变成了暗红色。



    “Delta1,目标已击毙。”

    “Delta2,收到。”

    “Delta3,正在交火。”

    “Delta1,正前去支援。”

    “否决,Delta1,Delta3。Delta6会亲自处理这事。”



    “你TM个狗*日的杂种。”Andrews轻声说着。他…她…吐了一颗牙出来,那是Delta6用手枪柄敲下来的。“你TM个狗*日的杂种。你承诺过的。”

    “有吗?我可不记得我有说过这种话。我只说过我当时不关心这个。”Delta6,也就是助理主任Clef,微笑着…他永远微笑着…即使当他拿起了Maddox的包,抓出了钱包,取出了现金,然后再把剩下的所有东西扔进湖里的时候,他还在微笑。“现在我关心了。”

    “你TM个狗*日的杂种!你个混账!我宁可没和你谈过!我们只是想…我们只是想安静地离开,为什么你连这都不肯给我们!”

    “因为,我的朋友,你没法安静地离开。”Clef平静地说道,“你牵扯进来了,而且你没法不牵扯进来。”他笑了笑。“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的人一个个都随随便便的…退出,那这世界能成什么样?谁逼着你继续干这行的?神经病和混球,再没了。”

    “那你是哪种?”Andrews讥笑道。

    “我?我没疯。我猜因为这所以我是个混球。” 他平举手枪,枪口直指Andrews眉心。“我是说,干,看着我。最棒的狙击小队,然后我跑到这儿来近战。远距离射击可没法让我满足,不是吗?我难道就不能让你像你女朋友一样,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打死了?不,我得先过来看看你再说。”

    “我知道,”Andrews低声说,“我就指着这呢。”



    “Delta1,有人受伤!有人受伤!”

    “Delta2,正在交火!正在交火!”

    “我看不清没法开枪!”

    “艹!”



    “艹。CNM。CTM的傻逼,”Clef喘了一口气。他紧紧地抓着他的胃。这可不是个好兆头,这是个他的内脏都要流出来的兆头。

    “就像你说的,Clef。只有两种人仍然在这儿工作。”Andrews说。他举起了一把沾满了血的纳米机械加工成的匕首,先是用他…她…夹克的袖子打下来了Clef的手枪,然后再用手枪变成了这个。“混球和神经病。我过去哪个都不是。”他微笑地跪在Clef身边。“我猜,只要弄死了足够多的猫,就都是了。”

    “艹。CNM…CNM的骗子,你说过你要处理掉那些TMB的纳米机械的……”

    “我知道。我撒了谎。你应该早都知道的。”

    “别想这么简单就能逃走!你敢动一下就会死!”

    “我没想逃。因为事实是,Clef,我从没想逃。我只是想告诉你点东西…告诉你事实。”Andrews倚下身,靠近Clef,接着Valentine主任的声音传进了Clef的耳朵里。

    Clef的脸变得惨白,身体突然颤栗了起来。

    Valentine的身体站了起来然后朝着湖转了过去。它伸出了它的手臂然后把那把刀扔在了地上。它闭上了眼睛,微笑着朝着码头走去。在那儿,Beatrix Maddox静静地躺在又冷又硬的木头上。

    它刚刚碰到她,狙击手的子弹就射进了它的颅骨,然后它猛然倒在她的上面,胳膊乱伸着。他们两个各在对方上方,就像两个恋人互相拥抱着入睡一样。



    …另一则今天的新闻,意大利警察正在调查发生在托斯卡纳区的一起针对两名美国游客的谋杀案。警察相信犯罪的动机是抢劫。当地善良的居民对这起事件感到十分震惊,这是当地一世纪以来的第一起谋杀案…



    他往脸上泼了点水然后看着镜子。看上去这张脸不是他自己的那一张。

    作为助理主任Clef,他在这么长的职业生涯中给自己捞到了很多伤疤…一个基于谎言和欺诈的职业生涯。他的指头沿着那最新的一道疤滑了过去:一道既宽又深的肚子上的伤疤,这是特工Andrews给他的最后一击,也是他在死前最后一次骂了句CNM世界前的最后一击。

    记忆不自觉地涌上来了,那来自Valentine主任的声音的低语,不过那些话,那些想法,都是Andrews的。

    “你不是个战士。你不是个英雄。你甚至连个杀手都算不上。你就是个暴徒…而且SCP们只不过是你为了掩饰自己是个寂寞的人皮壳而被你打来打去的小屁孩。”

    他拾起了身边水池里的手枪,卸掉了弹夹。他看了看枪膛。一颗子弹。这就够了。多出来的都没必要。

    他把枪口对向了他的太阳穴然后闭上了眼睛。

    喀哒。

    他睁开了眼睛,微笑着。“要是开始就把保险拉开的话,”他自言自语道,“就能好点。”

    然后他拿起了他的剃须膏和剃须刀开始刮胡子。他极其小心地用着这块锋利的刀片。不小心的话,搞不好能把自己弄死呢。


    由witchdoll于周三 二月 13, 2013 5:02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avatar
    witchdo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5
    注册日期 : 12-08-01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witchdoll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3:09 pm

    后记
    感谢Grimangel小夜小姐校对润色
    感谢David Lee认出AA喊的那堆乱码是MIT,麻省理工
    感谢狐狸皮看出Skip的意思

    救命2W字累死了。

    从上,我们可以得出AA姓Andrews,麻省理工学院毕业。

    Beatrix Maddox即AA的个人记录里的B██████,是那个AA觉得的“世上最好的姑娘”,还和AA在9月19日凌晨两点共处一室然后[数据删除]的妹子。

    第二部分标题是尼采的话。

    第七部分标题是《蝙蝠侠》1里小丑的台词。

    AA和B打情骂俏那三段逻辑上有问题。从第四部分可看出是B在问AA,但到了第六部分成了AA问B了。

    与AA人事记录不同,这里AA的乱码并不是拼错而是拉长,故为使AA的文章形成一个体系,这里用单纯拉长来描述。

    目前的Delta9,Task Force Delta-9 "Hacks":永久指定用于收容SCP-567-9的实体。由于SCP-567的性质,TF Delta-9需要满足多项要求。详情见SCP-567的报告。

    顺便,Takahashi即高桥。


    由witchdoll于周四 一月 31, 2013 6:04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avatar
    grimangel
    D级人员
    D级人员

    帖子数 : 15
    注册日期 : 12-01-25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grimangel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4:44 pm

    校对者的话:

    witchdoll 写道::后记
    救命2W字累死了。

    首先纯引用一下

    虽然老实说校对这种事情不用查太多词,还能好点

    另外,整篇文再次告诉了我们这一真理:鸡精会有两样东西能躲就躲,一个是吉祥物682,一个是天启四博士(好吧B博士相对好打交道一点——前提是别碰那个挂坠)

    AA栽就栽在他信了Claf的瞎blah上

    露露你欠我一张天才卡

    继续翻译百战天虫新作去……我还得争取死亡空间3出来前把它翻译完……

    Enjoy it,Bros.
    avatar
    ahshow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223
    注册日期 : 12-08-08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ahshow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4:47 pm

    还以为会是good end呢!大人渣clef!
    avatar
    Ground0
    SCP-001
    SCP-001

    帖子数 : 92
    注册日期 : 11-10-15
    地点 : 幻想的境界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Ground0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6:22 pm

    这么宏大的工作量辛苦了,好评,mark一记慢慢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ut we found out that there is a God, and it is SCP-001.

    And it’s a bunch of horror writers.

    avatar
    Aceri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438
    注册日期 : 12-07-31
    地点 : 此次元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Aceris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7:08 pm

    CELF居然还特意为了AA的Dem写文档……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4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7:42 pm

    翻译GJ
    avatar
    ppp83221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50
    注册日期 : 12-12-09
    年龄 : 23
    地点 : 台灣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ppp83221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9:56 pm

    一直都很愛特工AA的個人紀錄那篇外圍,
    今天終於知道中間的故事了,果然很棒~ 喜闻乐见
    非常非常感謝辛苦的翻譯,真是浩大的工程啊
    感想:
    1.Clef真讓人生氣=''=
    2.這事居然是跟馭龍記同時發生的XD
    3.雖然不可能,不過真想看全盛時期的784跟亞伯PK啊 喜闻乐见
    (拿起SCP-000-J打電話訂DVD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基金會裡,最殘酷的處境造就了最深刻的愛。」─by Dr.Pishop 亞伯和AA啊啊啊啊
    [23:51:48] Dr.Parallax : 其实是:Parallax和Gray的脑洞造就了深刻的爱

    Dr.Pishop的人事檔案
    原創區新手教學(感謝Lynows、HD、Parallax、Darkequation及眾多翻譯菌)
    Scarlet博士的基金會文件翻譯流程及指引
    Dragon Cave
    avatar
    grimangel
    D级人员
    D级人员

    帖子数 : 15
    注册日期 : 12-01-25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grimangel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10:01 pm

    ppp83221 写道::一直都很愛特工AA的個人紀錄那篇外圍,
    今天終於知道中間的故事了,果然很棒~
    非常非常感謝辛苦的翻譯,真是浩大的工程啊
    感想:
    1.Clef真讓人生氣=''=
    2.這事居然是跟馭龍記同時發生的XD
    3.雖然不可能,不過真想看全盛時期的784跟亞伯PK啊
    (拿起SCP-000-J打電話訂DVD中)

    而且俩其实都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一个是铁婊子恋物癖坏事,一个是Konny脑子抽了要骑682……Konny那个没准没法避免(天启四博士没一个能当正常人对付的),铁婊子这个太抽了……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少吃草,换我是AA我知道她一直利用着我然后不放人质我也得采取极端手段。
    avatar
    aleph
    人畜无害小猫咪
    人畜无害小猫咪

    帖子数 : 96
    注册日期 : 12-08-10
    年龄 : 35
    地点 : 台灣某處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aleph 于 周四 一月 31, 2013 10:21 pm

    所以蛇之手的存在是必然的
    avatar
    GMG使者
    眼蛛寄主
    眼蛛寄主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2-09-24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GMG使者 于 周五 二月 01, 2013 12:33 am

    咦,没想到在渔场外面还能见到小夜
    avatar
    grimangel
    D级人员
    D级人员

    帖子数 : 15
    注册日期 : 12-01-25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grimangel 于 周五 二月 01, 2013 10:58 am

    GMG使者 写道::咦,没想到在渔场外面还能见到小夜

    (° Д °;)你是谁!
    avatar
    Kal-El
    眼蛛寄主
    眼蛛寄主

    帖子数 : 39
    注册日期 : 12-11-10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Kal-El 于 周日 二月 03, 2013 2:06 am

    Clef在这个故事里表现出的威能,就是扔了一颗EMP手榴弹?而Takahashi小队之所以全灭就是因为他们虽然有什么听上去很拉轰的HERF高速快能成形枪,但没有这一颗EMP手榴弹?挨了这发手榴弹,所谓的“有着Keter级SCP身体的前Omega-7成员”立刻就扑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故事虽然跌宕起伏,细节却经不起推敲......就算说Clef用了什么SCP也好过EMP手榴弹啊,这样Takahashi小队完蛋也就仅仅是因为装备不当而已了,况且原来的784收容措施也没说它怕EMP什么的
    不过SCP这种多重作者大杂烩式的写法,也没有什么正史,感觉那篇文章有趣就行,而感觉无趣的就当是待删除信息吧...除非784的级别被改成neutralized
    avatar
    橘子宇宙
    新D级人员
    新D级人员

    帖子数 : 4
    注册日期 : 13-02-03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橘子宇宙 于 周日 二月 03, 2013 5:08 am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手雷比枪管用。。。。
    avatar
    witchdoll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15
    注册日期 : 12-08-01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witchdoll 于 周四 二月 07, 2013 12:14 am

    Kal-El 写道::Clef在这个故事里表现出的威能,就是扔了一颗EMP手榴弹?而Takahashi小队之所以全灭就是因为他们虽然有什么听上去很拉轰的HERF高速快能成形枪,但没有这一颗EMP手榴弹?挨了这发手榴弹,所谓的“有着Keter级SCP身体的前Omega-7成员”立刻就扑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故事虽然跌宕起伏,细节却经不起推敲......就算说Clef用了什么SCP也好过EMP手榴弹啊,这样Takahashi小队完蛋也就仅仅是因为装备不当而已了,况且原来的784收容措施也没说它怕EMP什么的
    不过SCP这种多重作者大杂烩式的写法,也没有什么正史,感觉那篇文章有趣就行,而感觉无趣的就当是待删除信息吧...除非784的级别被改成neutralized

    我觉得这很正常…且不说当时Konny正在骑682导致无法提供充足武器和装备,也没有说过EMP手榴弹是基金会人员标配…高桥中尉一开始可是拿着9毫米手枪指望着对抗784。基金会是着重于收容而不是处决,即使是个很好解决的keter但是也没有必要直接处决掉,keter指它的危险性而不是它有多好摧毁,要不然239之流早死了…装备不当也不是一个小问题,虽然我也觉得高桥中尉4个人冒失正面上784是有点不妥。顺带那会784里面已经不是AA而是V主任了。最后,784的确已经neutralized。
    avatar
    _Arthas_DK_
    幕后黑手
    幕后黑手

    帖子数 : 676
    注册日期 : 11-10-08
    地点 : 妖都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_Arthas_DK_ 于 周六 二月 09, 2013 12:59 am

    Incident - The further adventures of Agent AA… I mean SCP-784— The following timeline is no longer Prime.
    Part 1: Contact
    Part 2: Negotiation
    Part 3: Escalation
    Part 4: Breach
    Part 5: Breaking Point
    Part 6: Escape
    Part 7: Conclusion

    好多,LZ辛苦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O5可能是个抠脚大叔,也可能是个喜欢伪娘的变态,也可能是个懒到死却总要上班的人。
    也有可能同时符合以上的1/2/3项。
    ↑为SCP-001打的一种诡异的比方。
    avatar
    Kal-El
    眼蛛寄主
    眼蛛寄主

    帖子数 : 39
    注册日期 : 12-11-10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Kal-El 于 周一 二月 11, 2013 8:42 am

    witchdoll 写道::

    我觉得这很正常…且不说当时Konny正在骑682导致无法提供充足武器和装备,也没有说过EMP手榴弹是基金会人员标配…高桥中尉一开始可是拿着9毫米手枪指望着对抗784。基金会是着重于收容而不是处决,即使是个很好解决的keter但是也没有必要直接处决掉,keter指它的危险性而不是它有多好摧毁,要不然239之流早死了…装备不当也不是一个小问题,虽然我也觉得高桥中尉4个人冒失正面上784是有点不妥。顺带那会784里面已经不是AA而是V主任了。最后,784的确已经neutralized。

    是整个784条目都换掉了吧,大概原来这个784的得分不高?重点是如果这784这么脆这么好杀,一开始其保管人员就没有怕成那样的必要,申请配发颗EMP手榴弹就行了。虽说重点是收容,但有这么个能立刻消灭掉目标的东西在手吓唬784它也会老实很多。另外那中尉一组人说是辅助,其实还是负责监视这家伙的,没理由不给他们配备对应武器,只能当成是剧情漏洞
    avatar
    grimangel
    D级人员
    D级人员

    帖子数 : 15
    注册日期 : 12-01-25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grimangel 于 周一 二月 11, 2013 6:20 pm

    Kal-El 写道::
    witchdoll 写道::

    我觉得这很正常…且不说当时Konny正在骑682导致无法提供充足武器和装备,也没有说过EMP手榴弹是基金会人员标配…高桥中尉一开始可是拿着9毫米手枪指望着对抗784。基金会是着重于收容而不是处决,即使是个很好解决的keter但是也没有必要直接处决掉,keter指它的危险性而不是它有多好摧毁,要不然239之流早死了…装备不当也不是一个小问题,虽然我也觉得高桥中尉4个人冒失正面上784是有点不妥。顺带那会784里面已经不是AA而是V主任了。最后,784的确已经neutralized。

    是整个784条目都换掉了吧,大概原来这个784的得分不高?重点是如果这784这么脆这么好杀,一开始其保管人员就没有怕成那样的必要,申请配发颗EMP手榴弹就行了。虽说重点是收容,但有这么个能立刻消灭掉目标的东西在手吓唬784它也会老实很多。另外那中尉一组人说是辅助,其实还是负责监视这家伙的,没理由不给他们配备对应武器,只能当成是剧情漏洞
    我是不想说了……你说的这些都在你引用的回复中回答过了,我再提出来重新说一次:
    1:老784被arc的原因是剧情需要,不是得分问题。
    2:基金会不是蛇之手,这方面已经强调的没人想重复了。
    3:大过年不想说话太冲——不过他们小队的枪怎么不是对应784的?他们当时只准备逮捕V主任,听见报信了才准备收拾失控的784,而且别忘了这时候天启四博士另一位正骑着682,整个基地鸡飞狗跳,他们小队那个被砸墙砸死的倒霉鬼有工夫给他们全队顺到四把枪已经不错了。
    avatar
    Kal-El
    眼蛛寄主
    眼蛛寄主

    帖子数 : 39
    注册日期 : 12-11-10

    回复: The 784 Incident/事故784

    帖子 由 Kal-El 于 周一 二月 11, 2013 10:44 pm

    grimangel 写道::
    我是不想说了……你说的这些都在你引用的回复中回答过了,我再提出来重新说一次:
    1:老784被arc的原因是剧情需要,不是得分问题。
    2:基金会不是蛇之手,这方面已经强调的没人想重复了。
    3:大过年不想说话太冲——不过他们小队的枪怎么不是对应784的?他们当时只准备逮捕V主任,听见报信了才准备收拾失控的784,而且别忘了这时候天启四博士另一位正骑着682,整个基地鸡飞狗跳,他们小队那个被砸墙砸死的倒霉鬼有工夫给他们全队顺到四把枪已经不错了。
    1.我并不知道老784为何被替换,一般SCP被neutralize都是在原文标明,同时给出相应文章的,要是其它原因还请指教。
    2.蛇之手?你想说的是GOC吧?基金会确实重点在收容,但这不代表他们不会尽一切手段防止收容失效。另一方面,784原文“这个纳米机械群体暴露出两个弱点:其一,纳米机械群无法在失去与生物部分的物理连接的情况下运行。其二,接触高温(高于100摄氏度)或某些溶剂会使纳米
    机械以与蛋白质相似的方式变性:100%浓度的丙酮溶液已经显示出其在此方面的优越性——既有效又便于大量采购,且已被选为收容介质。”对电磁辐射根本只字未提,连这个故事在前面需要强调784牛13的时候也说了“丙酮池是唯一的防止它失控的办法!”我只能认为,作者是觉得Clef拿丙酮罐轰杀784的画面太富喜感,中途修改/新增了设定
    还有这篇文章本身就是那种将基金会人员都描写成“神经病和混球”的故事,连文章本身都借Clef之口这么说了......虽然我并不介意这一点,基金会那么大有些神经病跟混球也很正常
    3.那些枪械确实对784造成了伤害,但跟后面一颗手雷干挺784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在需要强调784牛13的时候784就无比牛13,在需要展现Clef威能的时候784就成了挨一颗雷就扑街的弱鸡,这种都合主义前后不一是我不喜欢这故事的原因,你要喜欢这故事自然可以说你的理由,想好好讨论就好好讨论想战就说想战,不用屈尊纡贵说什么大过年不想说话太冲这样的话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二 八月 22, 2017 7:34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