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分享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五 十一月 16, 2012 9:50 pm

    Course032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Cigarettes
    故事名称:香烟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 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sick_beauty

    走进一间多人使用的盥洗室。一定是要是使用率很高的,不然,房间里潜在残存的能量不足以完成这项任务。旅馆里的盥洗室就很合适。确定那是在午夜12点之后,确保你带着两根卷烟。烟劲越大,成功率越高。坐在暗处,先开抽一根。确保这里有面镜子,边抽着烟,边一直盯着你在镜子里的映像。只用烟头烧着的那点光就足够亮了。你的眼睛肯定会自然地分泌泪水,但别眨眼。不管你怎么搞,总之别让你的眼睛离开镜子和你的映像。眨眼会让你到目前为止的一起努力前功尽弃。你会注意到,你在镜中的影子会逐渐隐变暗。镜子里燃着的烟头会逐渐分离,变成两只红眼睛。盥洗室里的烟雾会逐渐凝结,在你明白发生什么事之前,会有一个影子出现,坐在水槽边上。他会向你讨一支烟,这就是为什么你在开始应该带来两根烟。给他一根,当他萎缩的嘴唇叼起来烟的时候,它会自动燃起来。这是,你可以问那个影子任意一个你想问的问题,他会如实地回答你。你可以问,是谁杀了肯尼迪,开膛手杰克的真凶又是谁。任何你能想到的问题。你要时刻留神,注意他嘴里的烟卷还剩多长。在它嘴里的烟还剩几口的时候,掐灭它,这样,从另一根烟里飘出的烟雾会让他的形象更具体,让他的实体感更明确。

    这时,站起来,全力抠出他的眼珠。他主要的形体依然会是烟雾,所以你的手可以轻易地穿过他的脑袋。如果你让他抽完了他的那根,他就会来攻击你,基本上能一击夺你小命。在你手掌紧握到他的眼珠之后,那个影子会开始惨叫并诅咒你,你握着他眼珠的那只手会感到强烈的烧灼感。别撒手!即使他们的眼睛不在眼眶里,他们也能在你松开手的时候从手指缝隙间恢复视力。快去把盥洗室的灯打开。这回让那个影子的实体消弭并将他送回虚空。留在这里,等到凌晨三点再松开你握着的拳头。难以忍受的焚烧感会持续到那个时候,但如果提前松手,你所在的建筑内所有的灯光都会熄灭,这就能让那个影子趁机回来并找你报仇。当你松开手的时候,你的手掌里会有四个点状的疤痕。都是烧伤,并且基本上是已经愈合了。

    从此之后,你决不能在走进有镜子的黑房间,因为那些影子会根据你手上的烧痕来追踪你。这时的他会带上地狱的黑毛猎犬,用以弥补他因受伤而不足的视力,此时的他们已经比当日被你打败的影子们更加可怕。那些地狱犬的数量将由当日你所接触到暗影的力量来决定。从此之后,无论周围有多温暖,你将永远只觉得发冷,而同时,你将得到一些小的、超常力量。你的睡眠常为梦魇,而同时,你将得到某种天眼之力;你无法预见良辰佳事,你所能见的未来多为怖惧与厄运。你所预见的一切,都将无法挽回或制止。

    而这些都是,为了获取绝对的真理,所需要付出的小小代价。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五 十一月 16, 2012 9:52 pm

    Course033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Collision
    故事名称:碰撞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 entropyblues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21 Jan 2009.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sick_beauty

    在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瞬间,每个人都会遇到,那种在你回顾时会注意到的、充满可能性的节点,那些会让你人生前路方向发生根本性改变的闪光点,它们将你的人生带向一个不可预测亦无法预知的方向。我所自豪的是,有一次,在这种节点时刻发生之前,我预见到了它们的到来;而事实上,我们很难觉察到自己正站立于人生的十字路口,直到在错过它们的很久之后,人们才会发现。你可以穷尽心思地去猜测,让大脑像机器齿轮一样地让狂转、直到它们磨成滚轮,去尝试着推测将要发生的事情……如果,如果你当时拒绝了最后最后一杯酒、如果你当时是换乘了一辆出租车……如果你可以管得住你的脾气和你的臭嘴……如果你能信任她……
    如果。

    当我放纵自己,让思维在随着各种可能性的猜测而漂浮的时候,我梦想能在晚上好好睡上一觉,不会因为噩梦而惊醒,不会浑身发抖汗湿重衣地醒来。我梦想再看一眼我在荒漠中的故乡,嗅着那种干燥、温暖的阳光气味,不再像只羔羊般胃里翻腾、身体颤抖。
    如果。

    在我走向人生的新节点时,字面上来说就是在亚利桑那州沙漠的8064号印第安公路时,我没有感受到任何自己正处于人生峭壁之上的预兆。太阳已经沉下了地平线,浓重漂浮的红色余光投射过满是灰尘的空气,白天日晒的热度刚刚开始消退。在我面前的是穿越州际大片荒地直通向旗杆镇(Flagstaff)(= =|||)的公路。很久很久之前,我喜欢避开高速公路、沿着旧公路驾驶,那些已经碎裂的柏油三角洲沉默地穿越沙漠,不复繁荣往昔。每次,我都会选择一个新的岔路,走上一条陌生的道路,让安静的沙漠完全地吞没我。那种感觉类似于冥想,一种方式,可以让我放松心情、放下烦恼:不断增加的债务、破裂的婚姻、母亲身上正在转移着的癌变。那是一种简单而镇定的心境,大地与天空一片空寂。那就是我的天堂,治愈我的疑虑与担忧的万灵药。

    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那条路,仅仅在亮着绿灯的十字路口前稍作停留、检视手中的地图,试着寻找未曾涉足过的道路。那条路和其他路看起来一样,沿着地平线倾斜而下笼罩了整个世界的猩红色光芒也使我充满了勇气、毫无疑虑,我的开上了那条被遗忘的道路、轻松地飞驰其上。

    在撞击之前的几秒,我才看到那头郊狼,突然出现在我的车大灯前、它正在穿过公路。我发誓,我绝对猛踩下了刹车,因为我当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里、也听到了清晰的刹车声。轮胎抱死,顺着惯性在尘土路上滑行了一段,我猛打方向盘,然后、我和那头狼撞在了一起。我听到骨折声和金属的撞击声,到底是撞上了那头狼,还是我自己撞上了金属的方向盘,我不知道。

    当我醒来时,无月的沙漠之夜寂静而平和,只在偶尔有冷凝器的发出的咯哒声打破平静。我的眼里流进了血,三块裂齿散落在我的嘴里、像是杯子里摇晃着的骰子。在微渺的光照下,每样东西看起来都在我模糊的视线里蠕动着、蠢蠢欲动,我干呕起来,苦涩的胆液和象牙白色的牙齿碎片随之飞溅在仪表板上。

    从杂物箱里的黑影里摸索出的手电筒发出的光、在黑暗中投下朦胧的暗影,快要用光的电池只能供应出昏暗不清的暗黄色光柱。车前头全被撞坏了,保险杠被撕裂掉落,发动机在漏油,冷凝液滴了一地。我感到头晕目眩,才想着刚刚那个被我认作是郊狼的东西实际上大概会是一块巨石?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才能解释眼前这片撞击之后的惨状,但在撕裂的金属和塑料片里还才留着灰色和棕色的毛发、还有殷红的血液正混着引擎里的各种液体滴答着落在地上。

    那头郊狼在路的另一边,在一串不深的血爪印尽头。这头动物躺在一片深色的沙地里,干燥的土地贪婪地吸干着流出的血液,现在在微弱的手电光下、只剩下凝结成片的猩红色。他的腿被撞断了、粉碎性的碎裂,白色的腿骨残片上缠绕着黏连的粉色碎肉和被鲜血浸湿的皮毛。在他的前胸、凹陷下去的部分肋骨、撕裂的肌肉和血管糊作一团。抗拒着袭来的恶心和眩晕感,我的眼睛锁定在那头动物身上。

    被撞坏的胸膛上下起伏着,缓慢地。在我怀着难以置信和惊恐注视着它的时候,我看到它胸骨开始逐渐地向内弯曲,非常缓慢,以至于我在怀疑那是不是我自己眼花。然后,皮肤开始向前延生,像是逐渐聚集起的昆虫,覆盖上暴露在外的血肉。它的呼吸加快了,我听到从它胸膛里发出了一阵低吼,它的阴翳的眼睛张开了。
    我可以感受到那头野兽身上传来的体温,如熔炉般的热量,在它微微抽搐着、逐渐活动利爪做出抓挠般的动作时,我不自觉地耸肩后退。我眼前的那片黑暗如同一片浸满愤怒的海洋、我倾斜着跌坐在满是尘土的肮脏地面、身上各处都疼的令人头晕恶心。我已经记不清是怎么失去意识的,但当我的意识恢复时,天空已经呈现出清晨的灰白色。
    几码之外,那头郊狼已经用颤抖着伸直的腿撑着身体站起来了。它看起来虚弱、皮毛也满是血与沙砾,但它的身体至少是完好的,难以置信地活着。我的理智告诉我,这不是我昨晚看到的那头动物,但昨晚我看到的那头皮毛肮脏骨血模糊的郊狼已经不在原地。它走向我,低吼着,露出尖锐的利齿。发出高高低低的断续低吼,我突然与偶中感觉,这头个动物在笑。而此时,它开始了变化。
    它低下了头,我哑然而难以置信地看着、它的身体开始变厚并膨胀,兽皮崩裂、身体肿胀、四肢扩张。那头动物的下颚咯啦作响地摇晃着,掉到地面,我看到它的颅骨颤抖着开裂。在崩裂的皮骨之下,是一具苍白、赤裸、光滑的身体。
    弹动后肢,它暴跳起来,简直像是噩梦中、混了血、骨和肉的凶兽,我却发现自己身体不停使唤、无法移动也喊不出声音,只能眼看着那对脱离了皮毛外形的残余物开始扭曲成令人作呕的形态。它抖擞着身体伸展前肢、伴随其动作的是骨骼的噼啪作响和肌肉的撕裂声。
    它依旧在笑着,即使当它身上最后一片湿濡的皮肤也掉落在地,留下的只是一个苍白、毫无毛发、赤裸的人类形象。他的前肢瘦长、他的身体消瘦颀长。原本凝结在他赤裸身上的血迹和淤青随着逐渐明亮起来的阳光而消退,他以一种毫无疑问是犬科动物的姿态抖着身体。
    我的手臂不听使唤,只能绝望地试着爬开原理这恐怖的地方,我的颅骨像是被敲击般阵阵作痛。那个东西停止了低吼,黑色的眼睛锁定了我,踢开它脚边的残留着的血和皮毛。咧嘴而笑,它张开的嘴开始贪婪地亲吻着大地、嚼食着残骨吮吸着骨髓,不加咀嚼地吞咽下生肉。它凹陷的腹部逐渐膨胀起来,我最终晕了过去,放松意识,陷入了黑暗。

    当我在刺眼的正午日光下再次醒来时,我的脸已经被晒得干裂起泡。我的四肢僵硬、太阳穴一条一条地疼,身体像是被滚油泼过一样的疼。我忍着疼痛扭动脖子,慢慢地观察周围的情况。

    在我车后是一辆巡逻警车,开着门,空无一人。车窗如蛛网般碎裂、玻璃散落*。我没听到它是什么时候开来的,现在我也看不到它的驾驶员。但我知道,我不是独自在这里。

    那东西在我几码之外蜷伏着,想是条狗蜷缩在后腿上,露齿而笑。除了那双空洞的黑眼睛和扭曲的笑容,它看起来很像一个人。他现在比之前看起来更大,覆满干燥灰尘的皮肤下、拧紧的肌肉凸显出他强壮的身体。他的肚子膨胀,像是怀着孩子的孕妇,一个圆滑的凸起突现在那具强健的形如运动员般的身体上。

    他又笑起来了,干巴巴的动物笑发,前倾着做出呕吐状。他的下颚松散地摇晃着,以一种类似蛇而非人类形态的角度张开,他开始吐出一些东西、骨头和湿粘的消化液。一块人类的颚骨,被从中间咬断,被吐出来,反射着阳光。一堆股骨、衣服的残片、人类身体上所有难以被消化的部分,都慢慢地随着阵阵抽搐被吐出来,全都是不足一拳的大小。期间夹杂着发光的金属、闪耀的警徽、都被腐蚀性的胃液侵蚀的干净发亮。

    在我站起身开始狂奔的时候,身体自我保护性地蜷缩着,我的腿在沥青马路上抽搐着。我慢慢地意识到,自己的每一声呼吸都伴着刺耳的声音,在灼热干燥的空气中尖叫着,脸上的泪水狂流。

    它在跟着我,意料之中的适应,毫不费力地用四肢着地地跟着我,那种可怕的窃笑,像是相互磨砺着的沙石,和我的尖呼应做二重唱。在沙漠里狂奔了大约一英里之后,它逐渐停止了追踪,而我祈祷着、抱着愚蠢的念头、希望它停止对我的追击。而它只是从它的人类外皮中滑出,那只郊狼的形体只是暂停、吞噬掉变身时遗留下的骨血,而后又一次满意地咆哮着向我奔来。

    它紧追在我身后,而我如同追逐着太阳般地疾跑着,我的身体原来在沙漠中心地带干燥、脱水。它让我先领先一点,然后又紧紧追上我身后,每次当它这么游戏着的时候,总能听到它的低笑,一种带有非人的施虐愉悦的声音。我能感受到水份在干燥的空气里蒸发,我挣扎着不崩溃,不放弃求生、不主动将自己的脖子递向他的利齿以求个痛快。

    我不知道、它这么捉弄了我多久,或者是它打算在什么时候打算施加上最后一击。我猜想,它是不是后悔,没早点下嘴,就像我在后悔、不应该选择这条路。但它没能及时下嘴。

    当第二辆警车在傍晚时分尖叫着打破这片宁静、在我面前停下时,它尖吼起来,带着一种噩梦般的怒气、不悦和绝望。它开始加速向我跑来,瞬间拉近了距离。在它跑来的时候,我能听到它覆盖着厚重毛皮的脚掌拍击着地面的声音。

    后来,警官告诉我,他从没见过一头郊狼、像这样地袭击一个人,并且那头狼也的确吓到他了——甚至比他愿意承认的更可怕。但他毫不犹豫地向那头野兽开火。我转过身子的时候,正好能看到了金属子弹后的烟雾射穿它的皮毛、血液从弹孔中喷溅出来。但它没停止追击,它仅仅换了个方向,转向左侧并消失在灌木从中。我跌坐在地上,抽搐着、身体在疼,发泄般地哭吼着。

    从那之后,我再未曾涉足入沙漠。我的家,现在居于高山之上的小屋是我精神上的抚慰。那和沙漠完全不同。这里寒冷而湿润的空气、各种生命躁动的嗡嗡声环绕着我,而有时后,仅仅几秒,我又能感受得到那种开车奔驰与沙漠之中的冥想般的平静。这种时刻罕有而稀少,在每个平静的夜晚,和每一个温暖的午后,我都能听到那种脚掌拍击着地面的声音,环绕在我身边,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我听到干笑着的死亡之声、从每一声松涛中传来,从每一阵温柔的和风中传来。

    我确信无疑,总有一天,它会找到我。当那个时刻来临,它会带走我所剩无几的残生,我会如约地、自愿地向它献上我的生命。

    我已经,疲于奔逃。

    *原句: A constellation of dark and running droplets spattered the window.


    由sickbeauty于周三 十一月 28, 2012 12:27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プリニーさん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82
    注册日期 : 11-12-06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プリニーさん 于 周六 十一月 17, 2012 12:46 am

    cffrog 写道::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tongue
    故事名称:舌头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翻译:cffrog

    一个年轻的女孩独自一人被留在家中,只有她的狗陪着她。当夜晚降临,她锁上了所有的门,并尝试锁上所有的窗子,但是有一扇怎么也锁不上。

    她决定就让那窗子这样,然后上床睡觉了。她的狗遵循着习惯在她的床下趴着。

    在一个深夜,女孩被浴室里传出的滴水声吵醒。她太害怕而不敢去检查,于是她把手伸进床下面,她感觉到狗安抚的舔着她的手,然后睡着了;然后又被滴水声重新吵醒,又把手伸进床下,当她感觉到狗安抚的舔着她的手后,又睡着了;之后又再一次被滴水声吵醒,她又把手伸进床下,感到她的狗舔着她的手。

    她开始好奇那个不断的滴水声了,她从床上起来,慢慢的走向浴室,当她接近时,滴水声变得更大了。她到达浴室,然后打开了灯。迎接她的是一幅可怕的景象;她的狗被割开了喉咙挂在浴室喷淋头上,血正一滴一滴的滴进浴缸里。

    浴室镜子上的一些东西吸引了她的目光,她转过身。镜子上用她的狗的鲜血写着:人也可以舔。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tongue

    看过的另一个版本翻成“人也是会舔东西的哦”,我觉得恶意更浓些……
    avatar
    猫失前爪
    眼蛛寄主
    眼蛛寄主

    帖子数 : 30
    注册日期 : 12-10-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猫失前爪 于 周六 十一月 17, 2012 1:15 am

    プリニーさん 写道::
    cffrog 写道::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tongue
    故事名称:舌头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翻译:cffrog

    一个年轻的女孩独自一人被留在家中,只有她的狗陪着她。当夜晚降临,她锁上了所有的门,并尝试锁上所有的窗子,但是有一扇怎么也锁不上。

    她决定就让那窗子这样,然后上床睡觉了。她的狗遵循着习惯在她的床下趴着。

    在一个深夜,女孩被浴室里传出的滴水声吵醒。她太害怕而不敢去检查,于是她把手伸进床下面,她感觉到狗安抚的舔着她的手,然后睡着了;然后又被滴水声重新吵醒,又把手伸进床下,当她感觉到狗安抚的舔着她的手后,又睡着了;之后又再一次被滴水声吵醒,她又把手伸进床下,感到她的狗舔着她的手。

    她开始好奇那个不断的滴水声了,她从床上起来,慢慢的走向浴室,当她接近时,滴水声变得更大了。她到达浴室,然后打开了灯。迎接她的是一幅可怕的景象;她的狗被割开了喉咙挂在浴室喷淋头上,血正一滴一滴的滴进浴缸里。

    浴室镜子上的一些东西吸引了她的目光,她转过身。镜子上用她的狗的鲜血写着:人也可以舔。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tongue

    看过的另一个版本翻成“人也是会舔东西的哦”,我觉得恶意更浓些……


    感觉这个故事比另一个版本更恐怖,另一个还是第二天早上发现的,这个是当时发现,说明·····西斯空寂啊······
    avatar
    cffrog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76
    注册日期 : 12-09-29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cffrog 于 周六 十一月 17, 2012 2:06 pm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subway-ride
    故事名称:地铁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cffrog

    我居住在英国。我的一位同事从她的男朋友那里听说到这件事情。她男朋友的工友说他姐姐的朋友几周之前乘坐地铁末班车回家,当她上车后,车厢里有5排空座位,但是最后一排有三个人坐在那里。她有点害怕,于是坐在了那几个人的对面一侧。她坐下后抬头看到坐在她对面的那个女人正盯着她看。

    于是她拿出自己的书,开始阅读,但是每次她抬头看对面的女人的时候,那个女人总是盯着她。列车驶进了下一个站台,一个男人上了车。他走进来打量了车厢,看了看她和坐在她对面的几个人,然后在她边上坐下了。列车离开站台后,那个男人靠近她耳朵轻声道:“如果你觉得有必要,下个站台请和我一起下车。”她很害怕,但是她还是想听那个男人的最好下个站台就下车,那里可能有人在。

    到了下一个站台,她与那个男人一起下了列车。那个男人说:“感谢上帝,我并不是有意想吓唬你,但是我必须把你从列车上带下来。我是一名医生,那个坐在你对面的女人已经死了,坐在她两侧的人正在支撑着她,不让她倒下。”根据讲述这个故事的人说,之后那个女孩和医生呼叫了警察,在下一个站台截住了列车。
    avatar
    cffrog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76
    注册日期 : 12-09-29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cffrog 于 周六 十一月 17, 2012 2:08 pm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street-corner
    故事名称:街角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cffrog

    如果你独自一人在凌晨三点到南卡罗来纳州,Church街和Market街的拐角处,你会看到一个戴着黑帽子,穿着黑披风,一头白色发辫,皮肤干枯的男人从Church街走来。他会停在其中一个拐角处,然后径直穿过你站立的地方,向着他站立的拐角对面的拐角处走去。当他走到一半时,走到十字路口正当中时,他会停下来,然后径直看着你。

    如果你不眨眼与之对视20-30秒,它会向你行礼,然后继续走他自己的路,然后消失在街边树下的阴影里。没人知道如果跟上去会发生什么。

    如果你在他行礼前眨眼了,你会首先看见男人突然站在你的面前。他会露出牙齿带着一丝敌意对你笑,然后抽出藏在手杖中的利刃,斜割开你的喉咙,但是你不会感到任何东西。你会昏倒,直至太阳跳出地平线。

    在接下来的六个夜晚里,你会不停的做着那个男人走过街道,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割开你喉咙的梦。在第七个夜晚,一切还是在重复着,直到那个男人停在十字路口中间。在这时,他会说:“跟你玩很有趣,孩子,但是现在是时候让你走了。不要再让我看见你。”然后他会行礼,在你醒来前离开。

    没人知道如果你再一次拜访这个拐角时会发生什么。
    avatar
    cffrog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76
    注册日期 : 12-09-29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cffrog 于 周六 十一月 17, 2012 2:11 pm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static
    故事名称:雪花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cffrog

    如果你在看电视,然后信号突然中断变成雪花,马上关掉电视。如果你看着电视里的雪花足够久,雪花会突然停下。房间里所有的声音都停了,甚至电视自己发出的白噪音都消失不见了。如果这一切发生了,你一定不要去看电视屏幕。你可能没有注意到,在你把视线从电视上移开之前,你的身体就已经被冻住了。你和你周围的时间完全停住了。白色和黑色的斑点开始慢慢的苏醒,缓缓的向四周随机蠕动着。你知道那不是雪花,它正在你面前组成一幅图像。当雪花恢复正常,电视的白噪音重新出现,你重新控制了自己的身体。

    你必须不再看这台电视。它只会播放雪花图像,哪怕是没有接上电源。如果你再次看了雪花,同样的事情会再次发生,但是这次会伴随着严重的后果。但是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严重后果我们并不知晓,因为很明显的,所有一切发生过不幸经历的人都消失了。有传闻声称,根据他们的实验,当你再一次盯着雪花图像时,移开视线,黑白斑点会再次开始蠕动,但是你却不会。你的眼睛会被永远的固定在这一屏幕的雪花图像上,当你从这幅画面中苏醒过来,并且看起来就像是你的信号回来了(注)。但是你马上会知道情况并非如此,依旧是没有任何声音,电视显示着一幅熟悉的画面:你坐着的房间。

    你在电视上看到的下一个瞬间,是你看见你自己后背,而随后,你知道了失踪的原因。

    注:原文Your eyes will then be permanently fixated on the screen as you watch the picture come back to life, and what seems to be your station's signal return.这句球翻译…不太理解后半句想表达什么…
    avatar
    cffrog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76
    注册日期 : 12-09-29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cffrog 于 周一 十一月 19, 2012 3:31 pm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socratic-method
    故事名称:苏格拉底的方式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1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cffrog

    有一个秘密结社每三年会在一个西佛吉尼亚州的一个小餐馆举行会议。想要参加这个会议,你必须在九月二十一日晚上9点30分来到坐落于克里基特的一家美国烧烤餐厅。会议只允许穿着厚重的大衣和绿色的领带出席。点餐,“一份鸡蛋培根拼盘和咖啡”,服务员会告诉你那是早餐菜单而不被提供;你需要回答“好吧,只要咖啡”,之后你将被允许留在这儿直至会议开始前。这个会议是一场关于永生的思想和哲学的会议。而这个结社则被称为“苏格拉底的方式”。与会者举起他们的杯子在会议开始的时候,并在会议结束时齐声“斯格拉底之死”。有谣传说少量的毒堇(注)会被加入到第一杯里面,而在最后一杯里面加入解药。

    注:相传古希腊著名哲学家苏格拉底死于毒堇的汁液。
    avatar
    cffrog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76
    注册日期 : 12-09-29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cffrog 于 周一 十一月 19, 2012 3:38 pm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picture
    故事名称:照片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1 Aug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cffrog


    有一天在学校里,一个叫做Tom的男孩坐在教室里做他的数学作业。大约是在放学前六分钟的时候。当他做着他的家庭作业的时候,有东西吸引了他的视线。

    他的座位在窗户边上,转头就能看见外面。那看起来就是一张照片。当到了该回家的时候,男孩跑到了他看到照片的那里。他跑的很快,以至于没有别人能够得到它。

    他捡起照片,笑了起来。照片里有着一位他所见过最美丽的女孩。女孩穿着紧身衣和红鞋子,伸出手做出和平的手势。

    她是那么的美丽让男孩想见到她,所以他跑遍了整个校园询问每一个人是否知道这个女孩或者是否曾经见过她。但是所有人都回复“没有”。男孩非常失落。

    当他回到家,他问她的姐姐是否知道这个女孩,但是不幸的是回答依然是“没有”。已经很晚了,所以Tom上楼梯进卧室,将照片贴在床头柜上,然后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Tom被窗外的敲打声所吵醒,听起来像是敲钉子的声音,他很害怕。在敲钉子声音之后传来一阵咯咯咯的笑声。他看见窗户边上有一片阴影,所以他起床,走向窗边,打开窗户,寻找发出的笑声。当他走到窗户边时,笑声消失了。

    第二天,他询问他的邻居是否知道那个女孩。所有人都回答“抱歉,不知道”。当他母亲回到家的时候,他也问是否知道那个女孩,母亲也回答“不知道”。他走进自己的卧室,把照片放到桌子上,然后睡着了。

    又一次,他被敲钉子的声音吵醒了。男孩拿上照片,跟随着笑声。他突然被一辆轿车撞倒,当他横穿过马路的时候。他攥着照片死去了。

    轿车的司机走下车,企图帮助男孩,但是一切都太迟了。突然司机看见照片,并捡了起来。他笑了,他看见一个可爱的女孩伸出了三只手指…

    PS:看不懂的可以去查一查和平手势…
    avatar
    cffrog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76
    注册日期 : 12-09-29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cffrog 于 周一 十一月 19, 2012 3:46 pm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pendant
    故事名称:坠饰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6 Sep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cffrog

    你被一些似乎从远方传来的声音所吵醒。你看了看闹钟,红色的数字显示现在是凌晨3点21分。你又听到了吵闹声。有人正在敲门。

    你没有理由害怕,你提醒着自己,但是你想不出任何理由有人会在这么迟的时间来打搅你。你快速的走到门边。

    “你好。”

    敲门,敲门,敲门。

    “你好,你在家里么?”

    敲门,敲门,敲门。

    “我…希望有人在家…你好?”

    她自顾自的喃喃着什么。

    “我需要你的帮助!”

    敲门,敲门,敲门。

    你认得她的声音,从窗户往外看了看。那是你的邻居,她穿着睡衣,脖子上戴着闪亮的坠饰。她看见你了。

    “哦!”

    最开始她看上去有些害怕,然后露出了一副令人担心的笑容。

    “我…我能借用一下你的电话么?我需要进来。”

    为什么你不用自己的电话呢?

    “我的电话坏…”

    她停了停。

    “…我想有人在我的房子里。”

    你看着她惊恐的脸等了一会。

    当你打开房门,晨曦的微光慢慢洒在你的脸上。

    没人在她的房子里,他就在她背后,而且她脖子上闪光着的也不是坠饰。

    PS:SO,这又是一篇我不理解恐怖之处在哪的文章…难道她的头已经分离了,你看到的闪光其实是头颅与脖子间的空隙被晨曦所穿透的?但是在背后的他究竟是什么?撒~原来是刀子的反光,画面感顿时出来了…
    avatar
    cffrog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76
    注册日期 : 12-09-29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cffrog 于 周二 十一月 20, 2012 4:18 pm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other-watcher
    故事名称:另一个观察者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cffrog

    有一个男人住进了一家酒店,他先去酒店前台确认了入住。前台女服务给了他房间钥匙,告诉他怎么去他的房间,之后还嘱咐他酒店里有一扇没有房号的锁着的门,任何人不被允许进入那扇门,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向房间内窥视。之后男人遵照着前台的说明,径直走向他的房间,然后上床睡觉了。可是到了第二天夜里,男人已经按耐不住对于那个没有房号锁着门的房间的好奇心了。他走进大堂,到了那扇门前,扭动了门把手。显然门是锁着的。于是他蹲了下来,通过锁眼来窥视房间内。冰冷的空气通过锁眼,几乎冻住了他的眼睛。

    他看见一个和他房间一样的酒店卧室,在卧室角落里有一个皮肤全白的女人。那个女人把头靠在墙上,背对着门。他疑惑的盯着那个女人一会之后,出于好奇,他几乎就想要敲门,可是最终决定不这么做。这样的举措挽救了他的生命。男人悄悄的离开了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第二天,他又回到了房门前,再一次通过锁眼窥视。可是这一次,他看见的只有满眼的红色。他想不出任何一种东西可以用来形容这静止不动的独特的红色。他想也许这房子里的人知道他昨晚在窥视,于是用某种红色的东西挡住了锁眼。

    在这时男人决定要询问一下前台关于这房间更多的信息。前台女服务生叹了口气说道:“你透过锁眼看到里面了么?”男人告诉她他所看到的一切后,服务生又接着说:“好吧,我就告诉你这个故事好了。很久以前,一个男人在那个房间里杀害了他的妻子,然后她的鬼魂就徘徊在那房间里。不过有一些人并不是普通人种,他们有着全白的皮肤,除了他们的眼睛,红色的眼睛。”

    PS:老故事了…
    avatar
    cffrog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76
    注册日期 : 12-09-29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cffrog 于 周二 十一月 20, 2012 4:19 pm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odd-homeless-man
    故事名称:奇怪的流浪者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27 Sep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cffrog

    “他就坐在我的对面,在7点50分前往市中心的巴士上,我之前从未见过他。我通常戴着我的IPod,一般不会带有明确的目的去观察某人。他穿着衣服就像那些流浪汉一样,一件套着一件,不考虑搭配问题。他对着自己自言自语,眼睛盯着中间。

    他看起来并不在意我正盯着他,或者说巴士上根本没有其他人注意到他。他的嘴巴不停的蠕动着,蹦出一个个细不可闻又被忽视的词汇。

    正当我要去拉动停车绳的时候,他猛地站起来,直愣愣地盯着我看。

    我被视线定住了。他的眼镜干燥而充满着血丝。他看起来就像要逼近到我的眼前了,虽然我俩都没有移动。他急促的呼吸声就像潮水一般涌进我的耳朵。当他的眼镜越来越接近我的脸时,我发现那不是一双真正的眼睛,那是一双木质的义眼,描画着瞳孔和虹膜(注)。他的嘴唇干燥的难以想象,上面的皮肤都破裂剥落开了。而且,他没有舌头,一团落满灰尘依旧保持着弹性的蜘蛛网悬挂在他的牙齿上。从喉咙的黑暗中散发出一股古怪的令人愉悦的气味。

    直到我下了巴士,他依旧自言自语着什么。我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

    注:a carnival catalog?这是什么?
    avatar
    cffrog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76
    注册日期 : 12-09-29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cffrog 于 周二 十一月 20, 2012 4:20 pm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murderer
    故事名称:谋杀犯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cffrog

    你独自一人在家时,广播中新闻正在播报关于一个正逍遥法外的谋杀犯的外貌形容。你通过滑动门观察了一下后院,然后你发现一个男人正站在雪中。他的外貌正好和那个谋杀犯相符合,而且他正冲着你笑。你突然觉得喘不过气来,迅速的抓起你右手边的电话然后拨打了911。你将电话靠在耳边又回过头看了看玻璃外,那个男人现在离你更近了,然后你被震惊的丢掉了电话。

    雪地里没有脚印。那是他的镜像。

    PS:其实这则把最后一句去掉会不会更有感觉一点,直接点透了的话,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avatar
    丁令威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81
    注册日期 : 12-10-20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丁令威 于 周六 十一月 24, 2012 12:25 am

    cffrog 写道::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watch-where-you-sit
    故事名称:看看你坐的地方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27 Sep 2008
    翻译:cffrog

    一个被称作“不要更多”零人口增长恐怖组织已经在公共厕所的坐便圈下安装小型切刀。当压力传感器感应到有人坐在座便器上时,一个锋利的刀刃会斜伸向前一半马桶的距离,其目的在于伤害或切除受害者的睾丸。

    PS:这篇破晓十二弦也翻译过了… http://scpfoundation.123ubb.com/t394-topic 这帖子里…

    莫名的喜感…… Rolling Eyes
    avatar
    _Arthas_DK_
    幕后黑手
    幕后黑手

    帖子数 : 676
    注册日期 : 11-10-08
    地点 : 妖都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_Arthas_DK_ 于 周日 十一月 25, 2012 4:12 pm

    啊,不知不觉到5页了
    谢谢LZ,我一直很喜欢这个帖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O5可能是个抠脚大叔,也可能是个喜欢伪娘的变态,也可能是个懒到死却总要上班的人。
    也有可能同时符合以上的1/2/3项。
    ↑为SCP-001打的一种诡异的比方。
    avatar
    _Arthas_DK_
    幕后黑手
    幕后黑手

    帖子数 : 676
    注册日期 : 11-10-08
    地点 : 妖都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_Arthas_DK_ 于 周日 十一月 25, 2012 6:12 pm

    watch the picture come back to life
    图像(从一片雪花中)恢复正常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O5可能是个抠脚大叔,也可能是个喜欢伪娘的变态,也可能是个懒到死却总要上班的人。
    也有可能同时符合以上的1/2/3项。
    ↑为SCP-001打的一种诡异的比方。
    avatar
    _Arthas_DK_
    幕后黑手
    幕后黑手

    帖子数 : 676
    注册日期 : 11-10-08
    地点 : 妖都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_Arthas_DK_ 于 周五 十一月 30, 2012 6:52 pm

    故事名称:并非恶作剧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 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27 Sep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_Arthas_DK_

    在特拉华州的福得利卡镇,一个42岁的女人,也许是因为住在这个镇上很不爽,在一个周二的晚上上吊在一棵邻近马路的树上。第二天,她一直吊在上面,直到那些不知情(或者说傻×)的路人之中终于有一个人发现她并不是树上的装饰品并叫了警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O5可能是个抠脚大叔,也可能是个喜欢伪娘的变态,也可能是个懒到死却总要上班的人。
    也有可能同时符合以上的1/2/3项。
    ↑为SCP-001打的一种诡异的比方。
    avatar
    _Arthas_DK_
    幕后黑手
    幕后黑手

    帖子数 : 676
    注册日期 : 11-10-08
    地点 : 妖都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_Arthas_DK_ 于 周五 十一月 30, 2012 7:47 pm

    故事名称:食物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 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1 Aug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_Arthas_DK_

    二战后的柏林,资金短缺,供应紧张,似乎每个人都饥肠辘辘。在那时,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
    一个年轻女人遇见了一个瞎眼老头,他正在小心翼翼地穿过拥挤的人群。两人开始交谈,老头希望女人帮他个忙:把一个信封送到上面的地址去。那里正好顺她回家的路,于是女人同意了。

    女人为了那封信出发了,她突然想也许那老头还需要点别的什么帮助,于是她回过头去看那老头。然而,她看到了老人扔下了茶色眼镜和手杖匆忙地穿过人群。
    她为此报告了警察,随后那些警察突击了信封地址上的那个地方,发现了堆积如山的待售人肉。

    于是,那信封里面有什么呢?“这是今天我给你送来的最后一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O5可能是个抠脚大叔,也可能是个喜欢伪娘的变态,也可能是个懒到死却总要上班的人。
    也有可能同时符合以上的1/2/3项。
    ↑为SCP-001打的一种诡异的比方。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五 十一月 30, 2012 8:01 pm

    _Arthas_DK_ 写道::故事名称:食物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 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1 Aug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_Arthas_DK_

    二战后的柏林,资金短缺,供应紧张,似乎每个人都饥肠辘辘。在那时,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
    一个年轻女人遇见了一个瞎眼老头,他正在小心翼翼地穿过拥挤的人群。两人开始交谈,老头希望女人帮他个忙:把一个信封送到上面的地址去。那里正好顺她回家的路,于是女人同意了。

    女人为了那封信出发了,她突然想也许那老头还需要点别的什么帮助,于是她回过头去看那老头。然而,她看到了老人扔下了茶色眼镜和手杖匆忙地穿过人群。
    她为此报告了警察,随后那些警察突击了信封地址上的那个地方,发现了堆积如山的待售人肉。

    于是,那信封里面有什么呢?“这是今天我给你送来的最后一个”

    这个好赞~
    avatar
    RGM89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2-09-25
    年龄 : 28
    地点 : 魔都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RGM89 于 周三 十二月 05, 2012 12:18 pm

    娜英 写道::
    cffrog 写道::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ruck-driver
    故事名称:卡车司机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翻译:cffrog

    在落基山脉深处群山环绕之处,有一座黑暗森林。在森林的中央有一个湖,在湖边你可你找到一块巨大的黑色岩石。如果你向湖中心游去,那黑色巨石会将你拽入黑暗深处。

    你会出现在一座令人恐惧的黑暗都市的小巷阴影之中,这座城市中遍布大量的拱形屋顶,浮于虚空之中的建筑。你不能与城市中的居民进行任何交谈,否则你将被永远的困在这个城市中。城市中居住着各种可怕的变异生物,他们会诱惑你,诅咒你,那些可怕而丑陋的女人会向你提供未知而可怕的服务。

    在城市的边缘有一条高速公路,沿着道路的左边前进,是的,与交通规则相反,伸出竖起的拇指,之后一个男人开着一辆黑色卡车会带上你,载着你回到你来的地方。之后城市会消失,卡车司机会载着你去地球上的任何地方,只要你能说出名字以及有一条通往那里的路。
    去幻想乡的正确方法

    戴上750之后发现“可怕而丑陋的女人”其实是【资料删除】?
    avatar
    娜英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582
    注册日期 : 12-02-22
    年龄 : 26
    地点 : 尘世大陆 卢恩-米德加尔特首都普隆德拉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娜英 于 周四 十二月 06, 2012 11:08 am

    RGM89 写道::
    娜英 写道::
    cffrog 写道::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ruck-driver
    故事名称:卡车司机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翻译:cffrog

    在落基山脉深处群山环绕之处,有一座黑暗森林。在森林的中央有一个湖,在湖边你可你找到一块巨大的黑色岩石。如果你向湖中心游去,那黑色巨石会将你拽入黑暗深处。

    你会出现在一座令人恐惧的黑暗都市的小巷阴影之中,这座城市中遍布大量的拱形屋顶,浮于虚空之中的建筑。你不能与城市中的居民进行任何交谈,否则你将被永远的困在这个城市中。城市中居住着各种可怕的变异生物,他们会诱惑你,诅咒你,那些可怕而丑陋的女人会向你提供未知而可怕的服务。

    在城市的边缘有一条高速公路,沿着道路的左边前进,是的,与交通规则相反,伸出竖起的拇指,之后一个男人开着一辆黑色卡车会带上你,载着你回到你来的地方。之后城市会消失,卡车司机会载着你去地球上的任何地方,只要你能说出名字以及有一条通往那里的路。
    去幻想乡的正确方法

    戴上750之后发现“可怕而丑陋的女人”其实是【资料删除】?

    你理解错了,其实我的意思是去了一趟那个城市后,去高速公路找卡车司机去幻想乡!
    avatar
    RGM89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32
    注册日期 : 12-09-25
    年龄 : 28
    地点 : 魔都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RGM89 于 周四 十二月 06, 2012 12:49 pm

    娜英 写道::
    RGM89 写道::
    娜英 写道::
    cffrog 写道::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ruck-driver
    故事名称:卡车司机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翻译:cffrog

    在落基山脉深处群山环绕之处,有一座黑暗森林。在森林的中央有一个湖,在湖边你可你找到一块巨大的黑色岩石。如果你向湖中心游去,那黑色巨石会将你拽入黑暗深处。

    你会出现在一座令人恐惧的黑暗都市的小巷阴影之中,这座城市中遍布大量的拱形屋顶,浮于虚空之中的建筑。你不能与城市中的居民进行任何交谈,否则你将被永远的困在这个城市中。城市中居住着各种可怕的变异生物,他们会诱惑你,诅咒你,那些可怕而丑陋的女人会向你提供未知而可怕的服务。

    在城市的边缘有一条高速公路,沿着道路的左边前进,是的,与交通规则相反,伸出竖起的拇指,之后一个男人开着一辆黑色卡车会带上你,载着你回到你来的地方。之后城市会消失,卡车司机会载着你去地球上的任何地方,只要你能说出名字以及有一条通往那里的路。
    去幻想乡的正确方法

    戴上750之后发现“可怕而丑陋的女人”其实是【资料删除】?

    你理解错了,其实我的意思是去了一趟那个城市后,去高速公路找卡车司机去幻想乡!

    幻想乡在地球上有具体地址咩?
    avatar
    cffrog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76
    注册日期 : 12-09-29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cffrog 于 周四 十二月 06, 2012 6:36 pm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medic
    故事名称:医护兵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cffrog

    在1944年的冬季,在阿登高地不堪重负的补给线旁,一名德军医护兵已经用完了他所有的血浆,绷带和消毒剂。在一轮及其激烈的迫击炮打击之后,他所在的营地化成了一场大屠杀。有幸存者声称,直到现在他们还能听见迫击炮那掩盖住尖叫声,他们中尉咆哮的指令声如同淑女般咯咯笑着的声音。

    医护兵在炮火中巡视着,在那几乎完全黑暗的环境中就像他以前经历过的一样,但是从未像这次一般物资如此匮乏。不过没关系,他会尽到他应尽的职责的。他一向为自己的足智多谋感到骄傲。

    轰炸的范围移动到了补给线的另一侧,大多数人都在黑暗中睡去了,还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1945年的新年。一名士兵被第一束阳光唤醒后开始尖叫。他们发现他们身上的绷带并不是那些常见的绷带,而是块状和条状的人肉。有几名士兵得到了输血,但是他们已经没有血浆供应了。不过每一位被治疗的士兵从头到脚都几乎被栗色的的血迹所覆盖。

    那名医护兵被发现坐在一个弹药箱上,凝视着半空。当一名士兵接近他,轻轻拍着他的肩膀时,他的上衣滑落下来,露出他那满是满是豁口的身躯,他的皮肤,肌肉和筋腱从躯体上被剥离了,他的身体里的血液几乎已经完全干涸。在他一只手里,攥着一把手术刀,而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只输血器。那晚,在那个营地里得到救治的所有士兵,没有一个活过了1945年的一月(注)。

    注:saw the end of January, 1945.这里该怎么翻译才好?完全会错意了…感谢废渣兄…


    由cffrog于周四 十二月 06, 2012 8:20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avatar
    cffrog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76
    注册日期 : 12-09-29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cffrog 于 周四 十二月 06, 2012 6:37 pm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man-in-the-bed
    故事名称:床里的男人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27 Sep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cffrog

    在2003年7月10号,一个男人住进坐落在堪萨斯城东面的一家叫做“吉普岛”的汽车旅馆里。之后他开始抱怨房间里有一股恶臭,但是管理员告诉他对此毫无办法。男人在这个房间里住了三个晚上,直到他再也忍受不了这股恶臭并办理退房手续。当7月13号清洁工开始打扫房间时,他们举起床垫后发现了一具被肢解的七零八落的男性躯体。
    avatar
    cffrog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76
    注册日期 : 12-09-29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cffrog 于 周四 十二月 06, 2012 6:37 pm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the-man-at-the-crossroads
    故事名称:路口的男人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6 Sep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cffrog

    在靠近佛罗里达大沼泽的地方有一条公路,如果你在下雨天行驶在这条路上,白天黑夜都行,你会突然有一种你已经完全迷路的感觉。你的收音机将完全沉默,CD也无法播放,而且磁带也会播放的比平常慢。如果你试图去寻找一份之前准备着的地图,你会发现它神秘的消失了。如果你持续在这条路上行驶超过1分钟,你会发现你已经不能调头了,你的身后已经是一片漆黑。这条路上没有别的岔路和别的车辆。继续在这条路上行驶,直至来到一个没有路标指示的岔路前。有一个从头到脚穿着各种衣服拼成外套的男人站在岔路中间。全身上下只有明亮的绿色眼睛周围的皮肤漏在外面。你必须下车,但是不要关上你身后的车门。你必须走近那个男人,但是至少离他3英尺远。你必须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他先开口。如果你先打破沉默,你会发现你回到了主路上,但是你会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死去。如果他先说话,他会问你你需要什么。告诉他你需要知道哪条路能前往你的目的地。之后他会问你你能提供给他什么以换取他的帮助。

    如果你提出载他一程,你和你的车子会消失,然后你会成为这个路口新的守护者;如果你提供给他一把雨伞,他会用这把伞刺穿你的胸膛;如果你提供你的爱,他会掏出你胸膛里跳动的心脏然后吃掉,并谴责你在地球上行走却没有一颗心脏,而你会在在痛苦与迷惘中陷入疯狂。你必须要跪倒在他的面前,展现你的忠诚。如果你这么做,他会闭上眼睛,然后鞠躬回礼,伸出一只手,指出一条安全的路。如果你试图逃避他,你会在你回到车里之前就死去,你的尸体会被发现在车里并随机出现在任意一个地方。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三 十二月 13, 2017 7:47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