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 foundation

欢迎来到SCP foundation
希望大家能注册ID,踊跃发言,使论坛的气氛活跃一些...

想初步了解的,请到指引区看看。
右上角的“SCP汉化目录”有具体的汉化整理。
SCP foundation

SCP基金会汉化组官方聚集地(原百度帖吧scp_foundation吧) 欢迎各位加入成为D级人员。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分享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一 八月 06, 2012 12:03 am

    皆出自于此http://scparchive.wikidot.com/
    敬意归于原创者
    本帖每周日集中归档
    每日更新见此http://weibo.com/u/2795837122
    每日更新点2,且含其他作品
    http://bbs.saraba1st.com/2b/read-htm-tid-831169-page-1.html

    DK注:此楼内容请勿随意转载,
    详细请看LZ的说明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an-a
    故事名称:最佳答案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信息:Posted by 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27 Sep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sickbeauty


    最佳答案

    某位教授,以其创造了将题目提前告诉学生的期末考试而著称。
    这次考试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是勇气?”

    唯一一份得到A的卷子,出自一位安静的年轻人之手。

    卷子上简单地写着
    “这 就 是。”



    在上交试卷之后,他举起一把左轮手枪,对准自己脑袋,开了一枪。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an-alternate-soul
    故事名称:替魂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1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sickbeauty


    替魂

    在任何一晚的凌晨00:17,就会有可能召[唤到一个替魂。
    最有可能看到他们的方式?那就是通过一面镜子。

    召[唤过程是由中世界流传下来的方法:熄灭所有的光源,只留下一支蜡烛,在一面镜子前站好。
    凝神静心十分钟,全神贯注地盯着你在镜子中的影像。
    直视你镜子中的眼睛,不要转开视线——如果避开眼睛的接触,就会被认为是脆弱害怕的表现,而你必须克服这种恐惧。

    在十分钟后,你必须用血在你的镜中倒影上画一道线,遮住镜中的眼睛。
    这样,会让“它”无法视物,然后你就会看到,你自己在镜中的影响开始扭曲,变形。缓慢地,逐渐地,它们会变形为另种可怕的生物,那种可怕的样子无人曾见,无人曾知。
    在这个变形过程中,你的眼睛一定不能离开它!

    很快地,这个生物挣扎变形就会逐渐减缓。现在,一种类似回音的声响会响起,一种非人的声音会环绕着你。那个生物将会逐渐的贴近镜面,而此时,你依然必须要紧紧地盯着它!

    如果你没能精确地在00:17点燃蜡烛,这个生物就会逃开。

    小心谨慎,你就能召[唤到它。


    任何抛光的表面,无论是镜子、木材还是窗子,那些你反映出来的影子,一直都在注视着你。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a-deadly-phone-call
    故事名称:亡灵电话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信息:Posted by 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27 Sep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亡灵电话
    Ball Brothers是一个著名的制造业家族,尤其以生产透明的水果罐玻璃瓶见长。
    而这个家族中的一员,却深深被一种恐惧所困扰——被活埋。
    (在确诊死亡下葬之后,又重新在棺材里恢复意识)

    为此,他在自己的坟墓地特地装配了一台电话,一旦他在被下葬后重新恢复意识,就可以通过它向外界求救。
    但在他下葬后的几天,他遗孀的家族开始感到不安,他们给她打了很多电话,但电话的一段始终只有忙音。


    当担心的人们打开她的家门时,他们发现这位遗孀已经死了,恐惧的表情凝固在她的脸上,而她的手里依然紧紧地抓着电话。

    而在她下葬的那天,准备将二人合葬,在人们打开她丈夫的墓地的时候,
    他们发现,原先,在丈夫下葬时安置的墓内电话,听筒已经从电话上取下了。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a-child-s-eyes
    故事名称:童眼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 Posted by 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6 Sep
    相关连接:不详

    童眼

    每个孩子都会对他们的床下感到恐惧。如果他们不是怕床下,那么就是害怕衣柜,或者,还有可能是虚掩的门留出的那道缝隙。

    科学家们认为孩子们更为敏感,能看到许多成年人无法看到东西。孩子们还未被社会的需求所束缚,他们可以看清真实的存在。

    他们看到了异常。

    如果能借用孩子的眼睛并通过它们观察一晚,你会陷入疯狂。你将会看到你记忆中依稀存在的事物,渗透着你穿着火车睡衣的躯壳之中。乞求上帝吧,让你对这一切的理解仅仅局限在:“它”没能发现你重获了看到这一切的能力……
    这一切都能让一名成年人彻底发疯。
    因为,成人已经忘记了那些守则:

    1)藏在被子里。
    如果你看不到它,它也不会看到你,即使这种尝试让你觉得呼吸困难。

    2)不要出声。
    任何一声呜咽都会招致灾祸。

    3)不能动。
    移动会吸引它们的注意力

    4)只有光线能驱散它们。
    要注意的,是明亮的光。闪电只会让事情更糟。


    那些少年人,他们正处于成人与儿童之间。他们依然可以感受到它们,却无法看到它们……而他们,也忘记了这些守则。


    你觉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失眠?彻夜守着他们的电脑打字?那是因为,他们在无意识地向来自他们显示器的光芒乞求着,希望这光,能让“它们”离开。

    如果不是,现在,试着向你的身后看去,用孩童的那种眼睛,然后,竭力抑制住你的尖叫吧。


    由_Arthas_DK_于周六 二月 09, 2013 6:34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8次 (原因 : 把几个楼合并了,以后楼主再有这样的短故事不必另开一贴,就在这里更新好了;12)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一 八月 06, 2012 12:24 am

    怎么全是凯汪发的……
    avatar
    プリニーさん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382
    注册日期 : 11-12-06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プリニーさん 于 周一 八月 06, 2012 12:30 am

    很重的既视感,貌似已经有翻译了?
    avatar
    Undefinedepss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865
    注册日期 : 11-11-13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Undefinedepss 于 周一 八月 06, 2012 10:55 pm

    这些都来自基金会的一个专门用来放文章的附属网站,可能有些会和random stories重复
    avatar
    格里菲因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2-02-13
    地点 : 赛诺比亚,鲁尼夏市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格里菲因 于 周二 八月 07, 2012 12:34 am

    童眼那篇不错,我很喜欢
    avatar
    the42
    D级人员
    D级人员

    帖子数 : 12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the42 于 周二 八月 07, 2012 1:02 pm

    在宅坛最基上看过,我最喜欢亡灵电话ww
    avatar
    风干的狐狸皮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23
    注册日期 : 12-05-08
    年龄 : 25
    地点 : 杭州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风干的狐狸皮 于 周三 八月 08, 2012 2:27 pm

    嘛。按照说好的,我也来抢东西翻译了




    故事名称:分身/你的分身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信息:Posted by 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1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风干的狐狸皮
    分身

    传说如果你遇到了自己的分身,那么意味着你很快就要死了 — 对你的分身来说也一样。因此,当你看到自己的复制品时,就快点逃命吧。如果你盯着自己的分身看,那么可能你剩下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因为你很快就将迎来自己的死亡。讲遭遇到自己分身的故事有很多,但没有一个是愉快的。通常,一些人不会真正见到自己的分身,但另一些人会。你能同时出现在两处地点吗?不能,但是很奇怪,有时候你的熟人会坚持说他在三十分钟前见过你 — 而你当时并不在附近。想象一下这类事情一次又一次的发生而你很快会被这些事逼得发疯。因此,在故事里面分身总是会先于本人抵达某地。很多讲述遭遇自己分身的故事在这一点上都是想同的。或许他就在你要去的下一个地方?[code]
    avatar
    风干的狐狸皮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23
    注册日期 : 12-05-08
    年龄 : 25
    地点 : 杭州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风干的狐狸皮 于 周四 八月 09, 2012 9:05 pm

    故事名称:写在日记里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信息:Posted by 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1 Sep 2009.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风干的狐狸皮


    写在日记里

    -2009年一月一日
    我制定了新年计划。我准备重新开始写一个故事。我在Barns and Nobel里买了这本日记本,以后我就能记下一些有创意的点子了。我将记下每个想到的东西,然后我就不会忘记对写故事有帮助的新点子了。祝我好运!

    2009年一月一日
    想法:有关生化恐怖的故事。或许是一个被政府掩盖了的真相。我知道这想法老掉牙极了,但是它仍然值得一记。

    -2009年一月二日
    我今天无法思考,日记。但是,我猜这可能不仅仅只是想法。今天,总统向全国公布了一个地址。一些诸如“我们已经尽力了”的事情。我一个字也打不出来。我甚至无法好好集中注意力。

    -2009年一月三日
    我已经找到感觉了,日记。我在几分钟里写了三页的内容。噢,我从来不知道写作还能这么有趣。我打算看会电视,让我的手休息一下。写作多么有趣啊!

    -2009年一月三日
    我现在不想看电视了。电视机屏幕底下出现一条暴风警报,发出烦人的嗡嗡声。它说让我们待在家里,所以我猜一场大风暴就要来了。我继续回去写作了。

    -2009年一月四日
    有人来敲我家的门。我猜他们是来卖东西的,但他们看起来十分歇斯底里,所以我直接甩上了门。我的注意力现在只应该花在我的小说上。还有,这里写一个小说的进度标记:前两章已经完成了。我现在不能向你透露任何东西,日记,但是我要说:这篇小说比我以往写过的任何东西都要更真实。

    -2009年一月五日
    我给我的小说起了一个题目,日记。我叫它“天启四骑士”这名字听起来有些做作,但是见鬼,这故事真的比我预想的还要好。现在的剧情是,在一次可怕的生化袭击之后,主人公似乎成为了地球上最后一个活人。我之前从来没有那么投入到一个故事中过。我甚至没有意识到我已经有好几天没离开过家了。

    -2009年一月五日
    停电了,所以我在烛光中写下日记。我想我明天得去同电力公司谈谈,如果我没有忙于写作的话。

    -2009年一月六日
    我想我已经忘了时间。我今天没有去拜访电力公司,虽然家里已经完全没电了。幸好我的打字机是纯机械的。我猜我会在完成这章以后去以一趟电力公司。

    -2009年一月七日
    出事了。我终于出了一次门,但这太安静了。我住在高速公路边上,但那儿一点声音也没有传来。我有些害怕,但我没功夫去管这些事。我的故事就要完成了。

    -2009年一月八日
    仍然没有声音传来。我仍没去电力公司。我觉得我的小说太短了,所以我删去了之前的结尾,并把故事加长了。我告诉你,当我的出版商拿到这个的时候他将会欣喜若狂。

    -2009年一月九日
    我的蜡烛快用完了,所以我猜我应该去再买一点回来。电力公司离我家太远。我不想离开我的小说太久,以防当我有一个好点子时无法写下来。

    -2009年一月九日
    去不了商店,路堵住了,并且车流看起来完全没有前进。那些车子仍发动着,所以应该是堵车了。这儿老发生堵车。我想比起在那种交通状况下出门我更愿意在家写作。

    -2009年一月十日
    好吧,这惹毛我了。这些车子仍旧没有移动。我的车仍旧插在那辆白色的庞蒂亚克车子后面,就和昨天一样。我要回去了,在此之前我决定向前面的人说个够。

    -一月十日
    那混蛋在我对他咆哮时不敢看我的脸。他像一个没脑子的白痴一样盯着前面看。但是我想我的小说比一些蠢蛋要重要的多。

    -2009年一月十一日
    打字机的墨水用完了,前往商店。我走着去,所以花了一些时间。

    -2009年一月十一日
    商店里看起来很荒芜,并且闻起来糟透了。店里完全停电了,所以,食物都变质了。我拿走我要的墨水,并逃离了那儿。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偷窃。那个坐在白色庞蒂亚克里面的人今天是微笑的表情。他的车子没有发动。他的微笑吓坏我了。他的嘴咧得太开,还龇出了牙,就好像有人要把他的嘴唇扯开一样。或许写作能让我忘记这一幕。

    -2009年一月十五
    我写太久了,我不认为我的手还能继续打字。外面有巨大而又吵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人在外面嘶声竭力的大吼,而且这声音已经持续了好几个小时了。我得出去看看。

    -2009年一月十五日
    是那个坐在白色庞蒂亚克车里面的男人。他的头压在了方向盘上,按响了喇叭。当我走过去的时候他的脸正好对着我,那可真吓人啊。我打开车门将他拉了出来。我以为他已经死了。

    -2009年一月十六日
    日记,我觉得如果不马上去找个伴的话我会发疯的。除了这个庞蒂亚克里面的家伙,我已经有两星期没见过任何人了。虽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的时间被小说占去了。

    -二月二十日
    很抱歉我那么久没写日记。但是小说内容一直在不断充实。几天前我检查了下那个庞蒂亚克人,并和他说了几句话,他没回话。他是一个好伴儿。得走很多路才能见到他,所以我下次会邀请他过来。

    -2009二月二十三日
    庞提亚克人来了。他看着我写作,虽然我觉得他看东西会很困难。他的眼睛全白了。我希望他没事。

    -2009二月二十四日
    庞蒂亚克人浑身发臭了,所以我给他洗了个澡。他藏在衣服里的身体充满了淤肿。我问他他是不是被谁揍了,但他什么也没说。我认为他有什么瞒着没告诉我。

    -2009二月二十五日
    我有了一位新客人。商店里那位漂亮的女士。她也在看着我写作。我爱我的伙伴们。

    -2009二月二十六日
    庞蒂亚克人和商店女士现在不在我边上。他们在聊天,所以我离开了屋子。我想庞蒂亚克人正试图调戏她,并且我不打算打扰他们。我的小说很棒,现在很棒,日记。

    -2009二月二十七日
    我很饿,但是罐装食品吃完了。我不想去商店。

    -2009二月二十七日
    庞蒂亚克人唱起来很棒。

    -2009二月二十八日
    商店女士疯了因为我吃了半个他的男朋友。我把她锁在了浴室里,但我仍能听到她在向我大叫。她没有庞蒂亚克人那么好。我打赌她尝起来也没那么好。

    -2009二月二十八日
    的确如此。
    avatar
    风干的狐狸皮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23
    注册日期 : 12-05-08
    年龄 : 25
    地点 : 杭州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风干的狐狸皮 于 周四 八月 09, 2012 9:05 pm

    故事名称:X光眼镜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信息:Posted by 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风干的狐狸皮

    X光眼镜
    在1971年里,一家新泽西的公司通过在Mavel的漫画书中刊登广告的方式来邮寄销售在当时看来十分新奇的“X光”眼镜。而据报道说,当那些买了眼镜的人戴着它看电视时,他们将能看到“地狱”或是“像地狱的地方”。值得注意的是无论电视打开与否,该现象都会发生。那家公司很快就没生意可做了,并且对那家的调查结果表明公司地址是一座许多年前建立的墓地。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日 八月 12, 2012 12:07 am

    _Arthas_DK_ 写道::不好意思我想那个应该是Archive而不是Achieve..
    感谢指出……当时没注意,想当然了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日 八月 12, 2012 12:11 am

    Course007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an-apple-a-day-keeps-the-doctor-away
    故事名称:每日一苹果,医生远离我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sick_beauty



    你听说过,“每日一苹果,医生远离我”这句谚语吗?大部分人认为,这话没有任何深意,仅仅一个押韵的句子,意在对年轻人强调饮食健康的重要性。但是这句谚语最初并非仅仅是如此无害的警句。这句话起源于淘金热时期,那时,是个无论食物还是金钱都极其匮乏的时代。

    在某年的八月,异常大干旱席卷了整个地区,一系列血腥的杀人事件也在镇上应运而生。每个夜晚,都会有一家被人强行闯入,任何一个目击了袭击者的人,都会被迅速而残忍的杀死。
    在现场,除了少量的一点食物,没有其他物品被盗。


    在事发两周后,一名杂货店老板把着几个苹果和一杯牛奶放在了镇上的广场上。他藏身于教堂的塔楼上,希望看看有谁会来取走这些食物。

    努力抗拒着倦意,这个老板等待着塔下将会出现的人。刚刚过去午夜不久,他就看到了令他战栗不止的一幕。
    一个男人,手里拎着一个满装着反射着微光的金属工具,身体从头到脚都被绷带缠绕,踉跄着出现在杂货商的视野中。当看到那些苹果和牛奶时,他停下了脚步,并转着头向四周打量,似乎是在寻找那个留下这些东西的人。杂货商被恐惧所慑,躲开了那个人的视线,一直藏身到天亮。


    这个奇怪的男人,只拿走了一个苹果,至于牛奶,则是一碰也不碰。当晚,没有屋子受袭,没有人遇害。几十年来,这个镇一直保持着每晚在外放上一两个苹果的传统,即使是在之后,那一个苹果也不再消失了。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日 八月 12, 2012 12:14 am

    Course008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angel
    故事名称:天使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sick_beauty



    几年前,有一对父母想要放松一下,于是,他们想找个小镇,过上一夜。他们喊来最信任的保姆,当这个保姆抵达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在床上睡熟了。于是,这个保姆就仅仅坐在一边,确认了孩子们一切无恙。但在这夜的晚些时候,保姆感到疲倦起来,于是她走去看电视了。但她没有在楼下看电视,因为这家的一楼没有电视(由于父母不想让孩子们看太多电视)。

    于是,她给那对儿父母打了电话,问他们是否允许她去他们的房间里看会电视。当然,那对父母同意了,但这个保姆还有另一个请求……
    她问,她可不可以把在卧室窗外的那个天使雕像盖起来,给它批件衣服或者毯子,因为它让她觉得有点神经紧张。

    电话了另一端沉默了一会,然后那个做父亲的告诉保姆,“带着孩子们,马上离开那栋屋子…………我们去报警。我们没有什么天使雕像。”

    当三分钟,警察赶到的时候这里,发现保姆和两个孩子都已经死了。
    而他们找遍了所有地方,也没有看到那座“天使雕塑”。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日 八月 12, 2012 12:15 am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日 八月 12, 2012 12:16 am

    Course010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a-smooth-rock
    故事名称:光滑的石头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sick_beauty

    在太平洋的边界,某些无人的热带海滩上,会有一块巨大而光滑的岩石坐落于潮水能涉及的最高水位处。它不可被敲碎或划伤,并且这块黑色光滑的石头反射着炫目的光。它的弧度和外形是可以让你小心翼翼地攀登上去的形状,在它的顶部,有一快平整的可以站立的位置。

    如果你当你站立在其上的时候,恰好是满月而明朗的时刻,而海潮又涨到了最高水位,你就会看到在你脚下的海水里有某样东西。一道黯淡的微光,闪着光泽的某种东西,但你无法确切的辨认出它。当你沿着岩石的边缘跪下并靠近,就会发现它的光芒变得更亮。一旦你前倾到危险的校对,你的腿就会沿着光滑的石缘滑下,你会跌落进那道光芒之中。
    不会有溅起的水花,也不会有落水的声音,你仅仅是简单的消失于海洋之中。即使当你失踪之后,也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有些人看起来像是来自过去的人,宣称他们曾从这块石头上滑落。根据世间的历法,他们仅仅走失了一天,然后就在另一个海滩上被潮水带起,这些海滩可能与他们声称走失的地方相隔半个地球。
    他们的眼神僵直并且寡言少语,偶尔会嘟哝一下,也都是一些关于燃烧的小径和低语不休的魔鬼之类的事情。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日 八月 12, 2012 12:16 am

    Course011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a-perfect-routine
    故事名称:完美常规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4chan,/ X / imageboard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1 Oct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发布备注:其实,我不知道这是谁写的。只是上/ X /随机creepypasta(译著:复制粘贴下来)。
    对不起
    翻译:sick_beauty


    JM(Joseph Marigold )是个寡言少语的人。
    他知道他的大部分同事认为:即使仅仅是生意上的往来,也要了解他们的客户。
    但他更倾向于严谨的只关注生意往来。

    实际上,JM是个很严谨的人:
    每天早上6点起床,
    十分钟洗漱,
    五分钟吃早餐
    (每天都是同样的高纤维谷类),
    接着是三十分钟的慢跑。
    之后的一个小时被归类为“娱乐”,
    从7:45准时开始,他离开家,开始会面客户的一天。
    通常在晚上8点睡觉之前,他会结束工作回家。
    JM是个非常,非常严谨守时的人。

    今天也没有任何不同,身着并不起眼的周二固定棕色西装,并把他昂贵的皮质公务箱夹在腋下,J离开了他在郊区的家。
    走57步,转身,他向邻家的老人挥手道别。完成了他在周二例行公事的微笑之后,他开始大步继续走向巴士站的其余600步。
    等待15分钟,和往常一样地,他耸了耸肩(高度保持在惯例的5°),然后和平时一样决定步行去工作。


    行走的过程中,包括一个500步的进程,(东向),直到抵达一个公园。
    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J会走在路侧,为那些骑自行车的人留出通行空间,当和自行车旗手交错的时候,他们会互相点头示意,然后再各自进行自己的行程。
    10分钟步行,其中5分钟要被扣除,那是他用以欣赏自然的时间。

    离开公园后,J身处于通向这座城市商业区的一条繁忙要道。
    在令人惊叹的耸立塔楼之间稍作停留,(32秒,精确时间),把他的行李箱从右手臂转到左手臂,然后J继续自己的行程。

    这部分步行是他喜爱的乐趣之一:
    商业建筑的特定角度、统一的灰调颜色,以及必不可少的,统一在同一条道路上疾行的灰衣行人,年年如此。
    一切都井然有序,一切都一如既往,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在行走到惯例的800步时,聚集起面部的五官,他控制出一个满足而得意的笑容;
    转身90°,踏进一间小小的咖啡厅。

    “早上好,John.”他叙述道(一如既往),然后大步走向柜台。
    店主报以困惑的微笑,和平时一样,然后用和过去三年中一样的方式回答着。
    “早上好,Joe”
    “是Joseph,”
    和平时相同的回应。

    这一系列问答用了J两分钟,然后用30秒钟扫视菜单,(记得要哼唱着胜利之歌[yankee doodle dandy ],并且和平时一样唱错两个地方。),他点了惯例的黑咖啡,不加糖。
    店主负责地询问是否(像平时一样)要外带。
    点头认可了这个问题之后,J等待了51秒,拿到自己的咖啡,然后挥手,道别,离开咖啡店。

    再一次走上了街道,J行进了23步,然后低头啜饮了一口咖啡
    ——太烫。
    73步之后,咖啡降低到令人满意的温度。
    边走边喝,J享受着用于思考世界的5分钟,
    (再一次地,考虑着,如果不知道未来,人就只能活在当下。)
    在计划中的第3步,J被一块松动的规整铺路石绊倒,并把容纳了500ml的咖啡泼洒在了他的西装上。
    “妈的,”他说着,(这个可恶的周二诅咒),这是并非针对任何人的粗口,
    而后J走完了剩下路程,抵达他的工作地点。


    这就是J的日常清晨行程,并且,除了那么一点点强迫感,这看起来非常完美正常。
    完美的精确。
    正如J本人所想的那样,(这个念头在每天早晨准时8:47浮现,精确时间):
    ——人应该活在当下;人不应该去预期未来。

    这是一句你会在平常偶尔听到的话,但J知道这是一个不完善的观点。
    实际上,无论何时都是不可靠的:
    ——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不可被计划或安排。
    ——唯一可以被控制的就是时间观念,
    J每次只计划一天的工作,以实践他的观点,精确地。


    现在是周三的早上。
    遵循惯例,J穿上他周三的灰色套装并把昂贵的皮质公务包夹在腋下。
    再一次地,J的一天开始了

    行走,停步,向邻居挥手,即使她在两年前就不再回应他的挥手
    ——两年前,她已过世。
    带上他周三早晨的惯例微笑,他再一次走向公交车站。
    徒劳的等待了十五分钟
    ——公交车早在四年前就已经变更了它的路线。
    再次行走,向想象中的自行车骑手点头致敬,
    J漫步着,享受着树林和草地的美。

    繁忙的街景又一次出现在J的眼前,感受着统一的色泽、角度和行人,走进他习惯的咖啡厅并点上一杯和以往一样的咖啡。
    ——自从一年前买下这个店,店主Edward已经习惯于这套无声的把戏,他只是平静的走出来为这位顾客服务。

    开始时太烫,然后是合适的温热,J享受着他的咖啡;脑海里重现着他的时间表。
    再一次在一块失修的浦路转上绊倒,再一次弄撒咖啡,再一次咒骂,(“擦!”这句是周三用的),然后走完通向工作场所的剩下路程。


    [backcolor=#CCCCCC]在这里,他的手伸进口袋,掏出了一块金色的怀表。他轻轻地按下去,打开了怀表的外壳,然后无声地笑了起来。他的眼睛扫视着那些奢丽的曲线和表面玻璃上的磨痕,(目光以他过去三十年从未改变过的路径扫视着),最终欣喜地停留在一个指针上
    ——它已经折断,并被被可疑的棕色污渍环绕。

    完成这个日常的动作后,他走进了这座崩塌荒废的建筑。
    跨越残留着的境警戒线,沿着灰尘满布的道路上由他自己踩出来的脚印,走向一张已经腐烂前台桌,
    向“接待人员”问好,然后在发霉的记录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他的名字是那上面唯一的字迹,在每日同一时刻登记。
    ——按照他的怀表所指向的时间。


    走进他自己的办公室,J向其他人招呼,
    ——点头并挥手,向他那些早已死去的同事,
    然后,他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脱下他的外衣,把它放置在一个行李架上
    ——而它早已朽坏。

    然后,J转身问候着他今天的客户,并把他珍视的皮质公文包放在桌子上。
    稍微停顿,J欣赏着自己的手指从特定角度打开箱锁的瞬间,以及那道照亮了这间阴暗、发霉的房间的光芒。
    【是的,】
    在取出那把手术刀的时候,他暗自想着,
    【精确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作者修改版本
    [/backcolor]
    在这里,他的手伸进口袋,掏出了一块金色的怀表。抚摸着表壳,他轻轻地微笑起来,每天如一的笑容。他的眼睛扫视着那些奢丽的曲线和表面玻璃上的磨痕,(目光以他过去三十年从未改变过的路径扫视着),最终停留在一枚指针上
    ——已经折断的指针。
    完成了这个最终被他归为日常独立动作的一环,他轻快地跃入了这座崩塌荒废的建筑。。
    跨越残留着的境警戒线,沿着灰尘满布的道路上由他自己踩出来的脚印,走向一张已经腐烂前台桌,
    向“接待人员”问好,然后在发霉的记录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他的名字是那上面唯一的字迹,在每日同一时刻登记。
    ——他的怀表不断低语着的声音。

    走进他自己的办公室,J向其他人招呼,
    ——点头并挥手,向他那些早已死去的同事,
    然后,J走进了那间他永远不会忘记的办公室。
    脱下他的外衣,把它放置在一个行李架上
    ——而它早已朽坏。
    然后,J转身问候着他今天的客户,并把他珍视的皮质公文包放在桌子上。
    稍微停顿,J欣赏着自己的手指从特定角度打开箱锁的瞬间,然后抽出了一个泛黄的文件夹。
    【是的,】
    在他坐下来,面对着一无所有的空间时,他暗自想着,
    【常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日 八月 12, 2012 12:18 am

    Course012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baby-dolls
    故事名称:娃娃们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2 Aug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sick_beauty

    瓷娃娃,洋娃娃,那些有着空洞地望向虚无眼睛的塑料娃娃——小姑娘们总会至少有一种。并不是因为她们想它们来玩“妈妈游戏”。大部分孩子也会举得它们很怪异。

    它们是为了姑娘们长大后生下她们自己的孩子而做的训练品。
    当她们看到自己的摇篮里孩子,并发现它们表现一种强撑出来的笑容,并有一双过于聪明和冷静的眼睛时,她们就会辨识出“它”是个异类,并会尽快的除掉“它”。

    这种事情并不经常发生,但的确有这种可能。
    而如果她们诞下的是一个女儿,并且能成长到幼童时期,她们也一定会给她一个洋娃娃,以训练她同样学会辨识未来可能诞下的“它”。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日 八月 12, 2012 12:19 am

    Course013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baby-doll
    故事名称:婴儿人偶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 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sick_beauty

    在伊利诺斯州的南部,一个玩具工厂开始向未来的妈妈们兜售一种“仿真”婴儿人偶。
    但当妈妈们生下了自己的孩子后,这些婴儿人偶就会开始啼哭。即使是广告说明上进行“摇晃动作”,也不能制止它们的哭声,只有猛力的摇晃才能让它停止啼哭。
    最终,当它发出哭声时,家长们会开始拍打它,而即使是这种拍打也会越来越难以让它们安静下来。
    唯一能让这些婴儿玩具彻底安静下来的办法,就是将它的脑袋砸到墙上,以此损毁娃娃内部的发声部件。

    在不止一个的案例邻居向有关部门举报虐婴案例中,赶到的警察目击到现场的墙壁和地板上涂满了婴儿血淋淋的残骸。
    在绝大部分案例中,那些母亲们不能理解警察们出现的原因,她们只是觉得“处理掉了一个愚蠢的玩偶”,而她们的手臂依然在轻轻摇晃着一个包裹成婴儿形状的襁褓。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日 八月 12, 2012 12:20 am

    Course014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baby-sitting
    故事名称:保姆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 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27 Sep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sick_beauty

    一对年轻的夫妻期待不安地想要离开家去享受他们生下孩子之后的第一个假期,但妻子的阿姨,那个自愿来代替他们照顾孩子的人,已经迟到了三十分钟。
    年轻的妻子给那位年长的阿姨打了电话,想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而那位老妇人对表示抱歉——她忘了这件事,而她马上就会出发。

    由于这位老妇人和夫妻的住处只有几里远,所以这对夫妻打算先出发,如果继续等下去,他们很可能错过飞机。
    两周后,这对夫妇回到了家。
    他们惊恐地发现,婴儿和他们离开时一样,依然躺在他的高高的儿童椅里,而现在,他已经死去,尸体开始肿胀,苍蝇爬满了他的尸体。
    至于那位老妇人,她的确“尽快赶过去”了,但不幸的是,她摔了一跤,在抵达目的地之前,她也已经死掉了。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日 八月 12, 2012 12:22 am

    Dish001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100-000
    故事名称:100,000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 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这可能发生在一个早晨——你在自己的家里,独自醒来。
    周围的一切都很正常,但这个早晨的确有什么不一样。
    你所处的环境看起来和平时完全相同,但你会注意到,相比起平时,今天的一切更加寂静。


    当你走出家门,你会发现,鸟、昆虫,都未曾出现。
    无论你行至何处,都不会发现第二个活生生的人类。
    这个世界,毫无人迹,空阔荒凉,而是唯一的例外,就是你的存在。






    目前,在美国有超过10万例失踪人口。
    只有其中的一部分是普通的谋杀或绑架受害人,
    至于其他的失踪者,既未有合理的失踪解释,也没有留下任何相关他们去处的痕迹和线索。
    avatar
    _Arthas_DK_
    幕后黑手
    幕后黑手

    帖子数 : 676
    注册日期 : 11-10-08
    地点 : 妖都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_Arthas_DK_ 于 周日 八月 12, 2012 1:54 am

    LZ真勤快...辛苦了啊
    话说 http://bbs.saraba1st.com/2b/read-htm-tid-831150.html 这里也有不少作品..或者该询问一下作者可不可以转载,翻过的再翻貌似有点浪费

    还有一集咧,转过来比较好
    索尼克大冒险66集
    http://scpfoundation.123ubb.com/t1137-topi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O5可能是个抠脚大叔,也可能是个喜欢伪娘的变态,也可能是个懒到死却总要上班的人。
    也有可能同时符合以上的1/2/3项。
    ↑为SCP-001打的一种诡异的比方。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日 八月 12, 2012 8:21 pm

    Course015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ball-pit
    故事名称:球池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sick_beauty

    一个小男孩,在进入一个本地汉堡王的儿童游乐“球池”里玩耍的时候,指着自己的后背,抱怨着“好疼,好疼”。

    他的母亲发现孩子的后背上,有个像是小刺一样的东西扎在皮肤下。
    她赶紧带着孩子去找了医生。

    几个小时之后,孩子陷入了昏迷,并最终死亡。
    那枚“小刺”,被证实是一支断掉的针头
    ——它来自一个满是海洛因的注射器。
    而那个注射器,不知被谁丢弃在了充满了小球的儿童游乐设施里。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日 八月 12, 2012 8:22 pm

    Course004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adventures-of-sonic-the-hedgehog-episode-66
    故事名称:刺猬索尼克历险记 第66集
    作者信息:4chan image board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信息:Posted by seisatsu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6 Mar 2010
    相关连接:不详
    附注:
    这篇并非由我原创,我之前忘记说了,这!不!是!我!写!的!
    所以我把之前的那贴删了,因为大家的表扬让我觉得很惭愧。
    这篇实际上是不久之前出现在4chan上文章,我觉得它不错,应当被收录于此。
    以上
    BY -Seisatsu
    翻译:sick_beauty




    这里有人那能帮帮我吗?
    我正在寻找一集“刺猬索尼克历险记”。



    我相信,如果你是来自弗吉尼亚的北部而且看过“刺猬索尼克历险记”,那么就可能还能记得,那么就有可能看过这一集。

    嗯,让我先从过去说起吧,我能回忆到的,最早看过那一集的记忆,在我八岁的时候。

    那是第一季的第66集,当然,这部动画也仅有一季。
    据说,这集只在北弗吉尼亚播放,因为当时的电视台忽略了“本集含有成人内容,不宜播放”的警示。
    这是电视台做出的选择,因为他们需要为本地区的联合播放组织买单,但后来,不少家长对电视台提起了诉讼。
    因为他们的孩子在观看之后,被诊断出光神经出血,并由此导致了严重的噩梦和呕吐。
    并没有人因为观看这次播出而丧命,年龄较大的观众也没有受影响,但不需多说是,这套系列遭到了雪藏,相关报道也被封禁,这套动画片也被简单的更名为“刺猬索尼克”。


    我对那集的寻找过程,开始于那次播出后的16年。
    那场噩梦依然历历在目,其中有个画面是,排成一队的一群人在绝望地抓着自己的脸。
    那条队伍挤满了一条街,而更多人也在从他们的汽车里、屋子里走出来,加入这条等待着的队伍。
    每个人都是瘦骨嶙峋,赤裸着身体,当他们开口时,说出的语言似乎是颠倒的口音,但更多的是在发出无助的抽泣。

    一切都笼罩在一种暗红的色调下,就像是夕阳时,还未沉底没入地平线的余晖。那些不在队伍之中的人,都如垃圾一般地散落在街道上,死了。
    对那个梦境,我无法回想起更多的场景,有些细节暗示了一场骚乱,例如:一群死掉的防暴警察,被砸烂的窗,翻倒的汽车和远方坍塌的摩天大厦;但那条队伍对这些异象毫不在意,他们只是随着队伍缓慢地前行着,低声的抽泣着。
    这场噩梦终结在这支队伍中的一员直视我的眼神里,他嘴上什么也没说,身体却移动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手臂呈45°弯折,脚踏入地上的一个箱子,嘴巴像队伍里的其他人一样大张着,身体扭转成一个异常的角度,眼睛直视着我。
    然后,我猛然从梦中惊醒,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


    为了寻找到这集遗失的动画,我理智的第一个尝试步骤,就是去拜访了最初播放它的电视台。
    这里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原来的前任管理人员已经离开了很久,现任管理者告诉我,他已经自杀。
    在喝了一杯热咖啡之后,我和现任管理者讨论起关于这个电视台的事情,我装作轻松地聊起了那集失踪的动画,所得到的结果说明我的尝试是正确的。当我对John(暂时这么称呼他吧)提到这个话题时,这位管理员把他的咖啡全部打翻在了衣襟上。

    John告诉我,这位管理员与他有私人关系,而实际上,这位John就是那位最初持有者的儿子。
    他好心地向我解释,是因为那些受害孩子和家长们们的索赔信件,让John把自己挂在了自家厨房里的绳结上。
    这个消息对我的查找并没有什么帮助,所以我觉得可能是我在这个旧事件上挖掘的太深了,因此,我决定停止这个疯狂的念头并且今天到此为止。
    但在我离开John的办公室时,他告诉我,他将会把那些相关信件交给我,至于理由,则是因为他希望我能搞明白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实际上,他差不多和我一样好奇,更别说因为这集动画片而死去的那人是他的父亲。所以,我告诉他我会继续在这个事情上探索下去,并且一旦有所发现,就会来告诉他。

    那些信件,和人们能想象到的一样,愤怒的母亲们质问电视台怎么能播放这种亵渎的影像,数十万美金的赔偿账单(那是在90年代足以搞垮一个电视台的金额),以及看过那集动画的孩子们对于所见的描述:
    鲜血或是异常阴暗的色调之类特殊的事物,贯穿了那集动画;
    罗伯尼克教授(Robotnik)呕吐出的血或者是双尾狐狸塔尔斯(Tails )的惨叫,穿透了覆羽无头鸟的尸体。
    但其中的一封信,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一封来自这个系列制作公司的信件:

    “感谢您对正版刺猬索尼克历险记(Adventures of Sonic the Hedgehog (c) Sega 1993-1994 all rights reserved)播放权的购买,
    附:系列目录,情节简介,第一季完整版本1-66集以及相关收视率与播放时间的法律信息。”
    在这张信笺的底部,一个歪歪扭扭的笔迹写着,
    “第66集不可播放!这是一个数据库错误,并包含损坏的材料”
    (“Episode 66 is not to be aired! This is a database error and contains corrupted material”. )
    落款为JS

    我试着去找了这集,但一无所获。


    我的第二个计划,就是去询问那些看过这集动画后来抗议信的人。
    那些还没有搬家的人对此守口如瓶,答复不过是:“我什么都不知道!”或是“别来烦我!”。
    但我还是幸运地找到了一个男人,和我年纪相仿,并且还记得并录下了这集动画。
    他邀请我进了他家,并且给我看了他录有这集的录影带。
    因为在车库里放的太久,那盘带子已经严重的失真。
    我唯一能看清的就是塔尔斯(Tails )含着泪对索尼克嘶喊:
    “索尼克,你怎么能这么做?! 你都干了些什么啊!?”
    这盘袋子上,其余的部分仅仅剩下静态的画面,间或发出的尖叫,或是已经扭曲的人物图像。没有动画人物,只剩下盯着观众的、尖叫着的人物他们圆睁着嘴,大张着黑色的眼睛,发出微弱的尖叫。
    这盘带子传达出一股侵入脊髓的寒意,我询问物主,我是否可以带走这盘带子用以调查,对方立即同意了。
    和与John交谈时那样,我向这位录像带的主人保证,我们会保持联络,也会告诉他新的发现信息。


    我把这盘带子带去John那里,然后我俩一起看了大概有15分钟的时候,John跌坐进他的座位,告诉我,他见过那黑眼睛的人物,而“它”在一瞬间说了什么。John说,它的嘴唇翕动着,做出了一个口型,他觉得,那个词是“永恒”(eternity)。
    我们一起反复看了三十多遍这个片段,每一次我们都一起努力定格在这个人身上,但每次都错过这一帧。
    我先提出,今天到此为止,如果真想搞明白为什么这集会终止了这个系列,并且造成了我的童年的大部分噩梦,我们就需要一份好点的拷贝。


    在短途的法国之旅期间,我找到了当年制作动画的工作室,并打了电话过去。
    他们只是含糊地告诉我,根本没什么66集,全剧也只有65集。
    明白了在这里不会有什么突破之后,我拨打了另一个电话,尝试着寻找当年配音演员的联系方式。
    但所有的相关信息看起来都已经过期, Robotnik, Scratch, Grounder 和Sonic 的声优电话都变成了空号。
    无论如何,我还是联系上了克里斯蒂分·威尔齐(Christopher Evan Welch ),他是双尾狐狸塔尔斯(Tails)的配音者。
    并且,我以新闻90秒(90’s Television)节目采访的名义,与他约定了一个访谈。

    克里斯(Christ)如预期般地出现,休闲装、轻松地笑容,和普通的处在人生后20年的家伙一样。
    (附:有句话是人生前20年学习,30年工作,后20年衰老)
    当他落座,我开始提问一些关于他在乐队和电视里的问题,然后,就聊到刺猬索尼克。
    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他看起来很依然很平静,有点心不在焉。

    我继续提问他,关于第66集的问题,在说到一半的时候,他的呼吸停滞了一下。
    他的瞳孔明显地收缩到几乎消失,而后,他盯着我,告诉我,那只有65集。
    当然,我知道得更多,于是我又提问了索尼克系列的剧作者和他所参与的工作。
    他抓着自己的脸,并不是用那种沮丧的方式,而是揉着他那双流露出祈求神色的眼睛。
    深吸了一口气,他告诉我,这集是由杰弗里·斯考特(Jeffrey Scott(JS)0写的脚本,
    他告诉我,一般说来,杰弗里·斯考特(Jeffrey Scott)的脾气还是不错的,而且对个其他人讲解剧本也挺有耐性(克里斯那年才11岁)。但在第一季快要结束的时候,杰弗里(Jeffrey)变得对每个人都很火大,其中也包括了11岁的克里斯(Christ)。
    罗伯尼克教授和刺猬索尼克( Robotnik and Sonic )的声优威胁,如果他继续这样,他们就不干了,但是执行总监在看了杰弗里(Jeffrey)的剧本之后,给了他们两倍的两倍的报酬,以平息此事。
    很明显的,杰弗里(Jeffrey)有来自世嘉(Sega)和其他相关高层的授意,一切以商业利益为重。


    克里斯(Christ)告诉我,在他们根据脚本配音的时候,他感到了巨大的哀伤和恐惧,就像是他们在看着自己的挚友或亲人死去。
    他告诉我,他配音里的惊恐的尖叫声,是在他读到脚本里对罗伯尼克和索尼克( Robotnik and Sonic )呕吐着鲜血的描述,所唤起的恐惧而造成。这一季的配音,以保安人员把配音演员们从录音棚里拖出来而告终,在他们结束剧中吐血致死的情节之前。
    第二天,克里斯(Christ)的母亲出于对孩子完全的担心,把他带离了这个剧组。
    我的采访到此为止,我问过,这集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备份,但答案是演员都没有收到相关的拷贝。


    这就是我来到这里,不远万里地来到法国搜寻着第66集的故事,而现在,我身上已经一分不剩了。
    但我知道了它的存在,而要知道更多,就需要那份录像带的拷贝,所以我在此,在网络上发帖求助。

    请帮助我,完成我的寻找。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日 八月 19, 2012 1:07 am

    感谢26L提醒,
    崩溃的发现无法删帖

    于是找了按顺序下去,最短的一个,翻了放上来




    Course018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birthday
    故事名称:生日
    作者信息:Black Fedora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sick_beauty

    在你33岁生日那天,去一个本地的加油站拿一份报纸吧。
    你会看到,在分类广告的那栏里,有一个小小的板块,上面有庆祝你生日的信息,并要求你,转过身去。

    向你的身后看去,一个披着黑斗篷的男人,正在向你走来。

    如果你此时选择逃走——那么这个人就会在你的余生中不断的追踪你,并在最后杀死你。
    但是,如果你在停下,当着他,并且毫无逃跑的意思,他就会送给你一个小小的包装盒。
    在那里面,你会看到你最渴望的东西。


    由sickbeauty于周日 八月 19, 2012 2:06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avatar
    sickbeauty
    小丑巴伯
    小丑巴伯

    帖子数 : 66
    注册日期 : 12-08-02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sickbeauty 于 周日 八月 19, 2012 1:08 am

    Course016
    http://scparchive.wikidot.com/story:benjamin-franklin
    故事名称:本杰明·富兰克林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Posted by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0 Jul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sick_beauty

    共济会会员本杰明·富兰克林与秘密结社的故事,早已是众所周知。
    在以下的剪辑中,历史频道(译注:www.history.com/)将为您带来他与秘密火俱乐部的往事,那是一个充满了黑暗信众和狂欢的秘密结社。
    这些光怪陆离的隐秘活动至今仍未停止,波西米亚俱乐部等社团传承了这些仪式。

    1998年,在工人们在维护富兰克林位于伦敦的住宅时,意外地在这栋房子的地下发掘出了6具儿童和4具成年人的遗骸。


    伦敦时报在1998年2月11日的报道中写道:
    “经过初步认定,骨殖应为200岁左右,并于富兰克林居住于此时埋入地下,推断为1752至1762或1764至1775年之间。
    大部分骸骨带有被解剖、砍锯或切割的迹象。
    一枚头骨带有若干钻洞。
    威斯敏斯特验尸官Paul Knapman于昨日做出声明:
    “我无法完全排除犯罪的可能性。这里也许还有其他的可能性,但我仍需进一步进行尸检以做出最终判断。”
    avatar
    格里菲因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2-02-13
    地点 : 赛诺比亚,鲁尼夏市

    回复: SCPArchive故事小集(每周日更新

    帖子 由 格里菲因 于 周日 八月 19, 2012 1:42 am

    游泳池里的注射器那篇发了两次哦

      目前的日期/时间是周三 十二月 13, 2017 11:13 am